×
528
工作信息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yber Security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Supply Chain (Assistant) Manager, Demand Planning, P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la M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Total Rewards Operations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月1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性骚扰传闻事态升级后,Alexander Wang的同名品牌会就此沉沦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月13日

虽然近来Alexander Wang在中国市场受到欢迎,但在高级时装领域,品牌已经失去了专业的口碑
,在上周遭到多名模特指控性骚扰后,知名设计师Alexander Wang终于在几天后进行了正式回应。


 
在此前向业内媒体提供的声明以及昨日于个人Instagram账号上发布的声明中,Alexander Wang否认了多位模特对他的性骚扰指控,强调自己从未也永远不会做出虚假指控所描述的暴力行为,他将追究虚假指控的来源和网络恶意传播者的责任。
 
他写道,“首先,我想借此机会与那些多年来关注和支持这个品牌和我的人直接建立联系,并解决最近对我虚假捏造,并且大部分是匿名的指控。虽然我一直活跃于社交场合,经常参加各种行业聚会、派对和音乐会,其中有毒品和药物的存在。但是与人们所说的相反,我从来没有以性的方式占别人的便宜,也没有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情。我也从来没有滥用我的地位和名声来谋取自己的利益。” 

“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是由一些网站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这些网站一再无视证据或事实核查的价值和重要性。我的当务之急是要证明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完全是出于机会主义的动机。人们畅所欲言和被倾听是很重要的,但有必要确保指控是可信的。我们的团队正在尽其所能调查这些指控,我们承诺在整个过程中保持诚实和透明。我们很幸运在过去的几天里得到了大量的支持,感谢我们的员工、客户和业内同行在这个时候站在我们这边。”
 

图为Alexander Wang在Instagram发布的声明 - 图为Alexander Wang在Instagram发布的声明
不过,知名律师Lisa Bloom的介入意味着此事不会不了了之。

Lisa Bloom近日公开表示,她正在为该事件中的几名指控者担任代理律师,但没有透露有多少人,也拒绝说明具体协议。Lisa Bloom以在一系列针对娱乐界和媒体界权势男性的性侵指控中为性侵受害

 
不过,知名律师Lisa Bloom的介入意味着此事不会不了了之。
 
Lisa Bloom近日公开表示,她正在为该事件中的几名指控者担任代理律师,但没有透露有多少人,也拒绝说明具体协议。Lisa Bloom以在一系列针对娱乐界和媒体界权势男性的性侵指控中为性侵受害者进行代理而著名,她曾参与爱泼斯坦、特朗普、韦恩斯坦等性侵大案。
 
2017年,Lisa Bloom代表三名女性指控时任福克斯新闻主播Bill O’Reilly性骚扰,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Lisa Bloom主动提出代理四名女性,她们指控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有不当性行为。不过在震惊好莱坞的韦恩斯坦案件中,Lisa Bloom因为站在了韦恩斯坦的一边而被舆论谴责,但也因此被社会广泛认识,随后她进行了公开道歉并退出了顾问团队。
 

Lisa Bloom以在一系列针对娱乐界和媒体界权势男性的性侵指控中为性侵受害者进行代理而著名
 
Lisa Bloom此次参与Alexander Wang案件,似乎也让这个指控从小范围的社交媒体舆论上升到了社会公共层面,与爱泼斯坦、韦恩斯坦等案件并列。她表示,参与对Alexander Wang的指控是因为她认为这很重要。目前她的团队已经联系上了很多人,他们或者是对Alexander Wang的行为不端进行指控,或者是作为证人,或者是提供了他们认为有帮助的信息。
 
即便如此,在很多人看来,诉诸法律途径或许是对双方最公平的途径。Alexander Wang事件体现了如今社交媒体舆论发酵的典型路径。
 
Alexander Wang性侵指控的源头是男模Owen Mooney在Tik Tok上发布的一条视频。起先他只是跟随Tik Tok当前流行的讲述偶遇明星经历的内容形式,披露有一名设计师曾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酒吧对其进行性骚扰,迅速引发了关注,评论区猜测他所指是设计师Alexander Wang。随后Owen Mooney发布了第二条视频,证实该名设计师就是Alexander Wang。
 
随后这两条视频被诸如@shitmodelmgm等关注模特行业的账号关注,该账号又陆续收到并公布了包括跨性别女性在内的更多Alexander Wang性骚扰受害者的消息,一些人声称曾亲眼目睹受害者被设计师下药,或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下药以导致昏迷。另有一位名为Nick的Twitter网友也曾在2017年9月发布帖文称在酒吧遭到Alexander Wang的性骚扰。
 
紧接着被称为时尚行业警察、拥有242万Instagram粉丝的@DietPrada对此事进行爆料,将传播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更多关注时尚行业的群体,进而引发《纽约时报》、《Vogue》及其他权威媒体的关注,使该事件受到整个消费市场的重视。
 
不难看出,任何个体的指控如今都可以被社交媒体这个放大器在短时间内扩大到难以收拾的地步。虽然目前指控方实际上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但损失却是显而易见且即刻发生的。近一周内Alexander Wang品牌账号粉丝数已减少近3万,设计师本人的Instagram账号粉丝数也在不断下滑,他不得不关闭了所有账号的评论功能。
 
假设Alexander Wang的确如指控所称长期存在性骚扰的行为,那么社交媒体和自媒体账号的确为受害者提供了有效的发声途径。DietPrada通过在Instagram平台曝光奢侈时尚品牌抄袭设计师品牌积累了雄厚的粉丝基础,也在新一代年轻人中建立了话语权。
 
由于整个时尚行业对从业者的保护机制不完善,权力分配不均衡,越来越多时尚从业者寄希望于通过DietPrada等自媒体账号进行维权。
 
模特行业作为弱势群体,尤其缺乏保护。在Alexander Wang事件中,很多人倾向于相信模特的指控,原因是早在2017年,歌手Azealia Banks就曝光了有人对Alexander Wang的匿名指控,相关指控在行业内也存在了好几年。
 
况且此事已有先例。
 
2018年1月13日,《纽约时报》发表长文报道多名男模对时尚行业两大重量级时装摄影师Bruce Weber和Mario Testino的性骚扰指控。继男模Jason Boyce对Bruce Weber提出性骚扰指控后,又有15名男模曝光了相似经历。他们向纽约时报描述了与Bruce Weber合作时,后者所要求的不必要的裸露和强制性性行为,多数都是在拍摄照片的时候。 
 
除此之外,备受Vogue和英国皇室青睐的摄影师Mario Testino也卷入其中,90年代曾与其共事的13名男模及助理向纽约时报表示也曾遭到骚扰或强迫。
 
事情曝光后,康泰纳仕集团立即宣布不再与两名摄影师合作。更早以前陷入性骚扰指控的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也被康泰纳仕集团拉入了黑名单。
 
康泰纳仕集团在上述事件中鲜明的立场,主要是由于美国Metoo运动后,性骚扰成为了一个敏感而受到广泛关注的话题。
 
但是这种通过揭发、检举和匿名指控等方式进行维权的行为日益显现出弊端,引发众人反感。抵制文化(Cancel Culture)日益增长,文化界几乎无人能幸免。
 
时尚界也开始反思DietPrada对行业环境的负面影响。随着这类爆料账号影响力的增大,其权力的增长并没有匹配相应的制约与监督机制,它们无法像《纽约时报》等媒体一样进行事实核查,而是无差别地选择站在看似弱势的一方,这样的行事方式显然存在很大的问题。Alexander Wang就在最新声明的字里行间对这类“传声筒”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满。
 
假设Alexander Wang此次的确被蓄意诬告,那么这意味着,如今甚至不需要任何证据,只要指控一个设计师性骚扰就可以毁掉一个设计师和一个品牌的名誉,这对于整个行业的公平发展而言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法律途径虽然是目前看似公平的解决方式,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一旦进入旷日持久的法律程序,过程中的损耗不可估量。
 
时尚法律媒体The Fashion Law指出,在法律层面上Alexander Wang案件有几个关键点,例如在纽约,强行触摸的诉讼时效为被指控事件发生后两年,对于重罪,提起性骚扰索赔的窗口期为五年。
 
有人认为此案中的受害者可以提起集体民事诉讼,类似于2017年好莱坞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指控。不过由于拟提起集体诉讼的原告对韦恩斯坦的指控从性骚扰到强奸不等,其伤害太过多样,法庭决定无法集中进行和解。通过该案中和解范围与条款长达数年的反复推倒重来,可见法律程序的复杂性,而这种困难可能会让更多没有站出来的性骚扰受害者望而却步。
 
The Fashion Law认为,时尚界面对这些问题的态度一直很迟钝,围绕在Alexander Wang身边的性骚扰指控实际上已经流传了多年,而像Terry Richardson这样的摄影师在为各大刊物和时尚品牌工作的数十年中,对其不当行为的指控也一直层出不穷,直到最近才被抵制。
 
无论后续事态如何发展,性骚扰传闻对于Alexander Wang品牌的影响会是致命的。
 
Alexander Wang被认为是在高级时装界发展得最为顺利的华裔设计师。他在2007年发布第一个完整的女装系列,一年后便获得CFDA/Vogue颁发的 “年度最佳新人奖”。2012年,Alexander Wang加入巴黎世家Balenciaga担任创意总监,后于2015年离任,继续专注于个人品牌业务。
 
Alexander Wang是最早一批将高级时装与街头运动潮流相结合的设计师品牌,也是最早一批获得社交媒体注意力的设计师品牌。该品牌将黑色作为标志,其时装秀以热闹的秀后派对和明星嘉宾著称。
 
2014年,Alexander Wang与H&M的联名系列让品牌的知名度继续暴涨,此后Alexander Wang还与adidas Originals、优衣库和Gentle Monster等时尚品牌,以及麦当劳、百事可乐等大众消费品牌合作。2019年,Alexander Wang还与宝格丽推出了联名手袋系列。
 




Alexander Wang与H&M的联名系列让品牌的知名度继续暴涨,2019年品牌还与宝格丽推出了联名手袋系列
 
不过Alexander Wang的先锋势头在2015年之后开始减弱,随之而来的是彻底的商业化,该品牌2016年的年收入超过1.5亿美元,此后便没有再披露相关数据。
 
在2015年重新回归个人品牌后,Alexander Wang一度专注于品牌的战略性改革,开始出任同名品牌CEO与董事长职位。同时肩负着品牌的创意和商业两项重任的Alexander Wang希望通过改变公司人事运营架构和简化品牌架构以刺激业绩增长,因而将品牌男装成衣与 T by Alexander Wang系列合并,并试图寻求外部投资进行扩张。
 
但是他本人在兼任CEO一年后便放手,由Lisa Gersh担任CEO,该名高管也在短短一年后离职。持续的人事动荡、设计师品牌的商业化难题,以及家族企业的管理问题令Alexander Wang五年来几乎止步不前。2015年业界曾有消息称品牌即将要达成一项投资交易,但时至今日该公司目前仍然保持私有化。
 
虽然近两年来Alexander Wang在中国市场受到欢迎,被千禧一代时尚博主青睐,凭借钻石手袋、高跟凉鞋、logo印花外套等爆款产品实现了短时间的热卖,然而品牌更多与“网红”、“派对”、“社交媒体”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在高级时装领域,品牌已经失去了专业的口碑。更多行业人士的注意力已经被Virgil Abloh、Jerry Lorenzo等后起之秀所占据。
 
时尚评论人Vanessa Friedman曾提出质疑,“我并不否认Alexander Wang的才华,他同名品牌的成功无疑提升了当代时尚界对他的关注度,但是这个品牌的作品并不酷,他只是在顺应时尚趋势。”她指出,无论在时尚界还是其他行业,真正具有影响力的人需要拥有变革能力,能创造新的服装廓形,或改变商业模式,而Alexander Wang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消费者是健忘的,但是由于性骚扰等问题的敏感性,一部分主张道德消费的消费者会十分在意他们在为什么买单。另一方面,Alexander Wang近年来吸引的很多消费者是受到时尚趋势和社交媒体的影响而购买爆款,他们没有与品牌建立较高忠诚度。一旦品牌声誉受到影响,变得不“酷”了之后,这些消费者也将很快抛弃品牌。
 

即使指控不属实,此次事件对于原本就根基不稳的Alexander Wang品牌而言,损伤都会深入骨髓。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