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5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trategic Business Development, Assistant Manager - Travel Retail Asia Pacific (Based in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L'OREAL GROUP
(Assistant) IT Manager - Devop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Trade Marketing Manager,cs,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ampaign Too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Retail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Ecommerce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are,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Compliance & Cs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E-Commerce Business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小品牌的噩梦,梅根穿过的高定品牌Ralph & Russo破产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3月24日

同为拥有高级定制业务的品牌,这些品牌并没有像Chanel一样建立起一个缜密的商品帝国,动荡的市场不需要高级时装。


 
据时尚商业快讯,英国高级定制时装品牌Ralph & Russo上周宣布进入破产管理程序,或将退出6年前加入的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工会,以减轻与保持会员身份相关的种种成本。Ralph & Russo董事会目前已经将公司置于行政管理状态,公司业务将正常运营。
 
虽然由于欧美相关法律的原因,进入破产管理程序并不意味着品牌关停,但是消息依然引起了业界和时装爱好者的广泛关注。

品牌创始人之一Tamara Ralph表示,公司破产的原因是过去12个月的疫情给其业务和全球各地的零售商带来巨大压力,导致Ralph & Russo标志性的礼服产品销量下滑。在此期间Ralph & Russo仍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但是时至今日,进入破产管理程序是确保公司持久发展与成功的唯一途径。 
 
目前Ralph & Russo由Quantuma Advisory Ltd.的Andrew Andronikou与Appleton担任联合管理人,并聘用美国咨询公司Hilco Streambank,该公司专注于知识产权资产的评估和货币化。他们将调查拟定一份潜在买家名单。
 
Ralph & Russo在过去11年经营过程中得到了英国企业家Nick Candy的投资。根据Ralph & Russo递交的文件显示,Nick Candy的Candy Ventures是其主要担保债权人,品牌欠其1700万英镑。
 
据Candy Ventures的发言人称,潜在买家可能包括竞争对手时装公司、主权财富基金、私募股权公司和超级富豪。联合管理人Appleton则表示,他们一直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意向电话。根据彭博社的数据,今年服装行业的并购已经增长了一倍多至23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Ralph&Russo是近一个世纪以来第一家被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工会接受的英国会员,而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工会素来以严苛的标准著称,该工会的认定是高级定制与非高级定制之间的分水岭。
 
创意总监Tamara Ralph和联合创始人Michael Russo于2010年在伦敦富人云集的Mayfair区创立了Ralph & Russo,二人花了八年时间才获得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工会的正式认证。品牌在英国高端百货Harrods和中东市场设有多家专卖店,并一直计划向其他欧美和亚洲市场扩张。
 
长久以来,Ralph & Russo与Elie Saab等高级定制品牌一同被视为明星红毯的热门选择。品牌的高级客户包括Jennifer Lopez、Beyonce、Angelina Jolie、Rihanna等。
 
而在2018年,哈里王子与梅根王妃Meghan Markle宣布订婚时,梅根穿着的一件价值5.6万英镑的Ralph & Russo黑色礼服让品牌的市场地位和话题曝光得到了质的提升。
 



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梅根在订婚照中穿着Ralph & Russo黑色礼服
 
事实上,英国时尚在高级定制服方面一直空缺,该国时尚市场主要是由Topshop、All Saints、Reiss等高街品牌、Roksanda、Erdem等精品设计师品牌,以及一批时装院校毕业生创立的先锋设计师品牌支撑。Ralph & Russo原本在竞争不够充分的高级定制服方面占据了明显优势。
 
然而唇亡齿寒,以Topshop的破产和被迫出售为分界线,当高街品牌和百货商场开始溃败时,整个英国时尚产业实际上已经陷于危机之中。
 
今年2月,Topshop和Topman已被英国超快时尚电商ASOS收购,但不包括任何实体门店资产。Topshop和Topman所欠的债务总数已增至1.76亿英镑,比去年11月Arcadia集团宣布破产时预估的8220万英镑高出一倍多。
 
与Topshop同样位于伦敦牛津街的英国百货零售商Debenhams旗舰店也已经停业,此外Debenhams百货在朴次茅斯、斯坦斯、哈罗盖特、韦茅斯和伍斯特的门店也按计划关闭。随着消费者不断向线上转移,Debenhams于去年4月申请破产保护,并寻求买家接盘。
 
去年5月,英国政府为议会拨款5000万英镑用于支持本地高街品牌,以及6月15日英国商店重开后的一系列安全措施。款项于6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范围从拉特兰议会的3.5万英镑到伯明翰议会的100万英镑不等。高街部长Simon Clarke表示,重新开放高街将是英国启动经济复苏的关键。
 
然而这笔拨款并未带来明显的改善。受疫情和电商发展的影响,英国商业街上随处可见空置的店铺。为缓解零售商和业主的压力,英国政府继续宣布将向零售行业提供50亿重启基金,但行业人士表示希望政府能支持更多。今年以来英国零售行业已有1023家商店永久关闭,平均每天有850人失业。
 
英国时尚已在崩溃边缘,有分析预测英国时尚业或倒退10年。
 
英国社会市场基金会SMF建议将传统的商业街变成住宅区,并认为高街的减少是不可避免的,与其试图支撑已经开始衰退的高街零售,不如制定新政策以更好地为城市中心和人口服务。据零售研究中心数据,受商店客流量下滑影响,今年英国的零售总额预计将下降4.6%。
 
与高街时尚相比,高级时装更加不堪一击。
 
去年,英国奢侈品牌Mulberry曾宣布裁减全球四分之一的员工,并决定从2021年春夏系列开始终止鞋履和成衣系列,将把重心放在核心的手袋皮具业务上。
 
与已成规模的Mulberry相比,Ralph & Russo等中小品牌作为时尚产业最薄弱的部分更加难以抵抗风险。
 
在去年8月发生的黎巴嫩大爆炸中,高定时装品牌Elie Saab和Zuhair Murad总部和工作室被摧毁,损失不可估量,Elie Saab原定于1月27日在巴黎高定时装周期间以视频的形式进行的发布会不得不取消。不过所幸截至目前翻新工作已经完成,所有确认的订单均未受到影响。
 
实际上在疫情之前,全球时尚市场已经在逐步淘汰商业效率低下的中小品牌,欧美市场成重灾区。
 
2019年底,以明星红毯礼服著名的时装设计师Zac Posen就宣布关闭2001年创立的同名品牌Zac Posen和其名下的House of Z公司。虽然Zac Posen以为名人设计红毯礼服著名,但他对创意和高端面料的执着,令赚钱业务的收益不足以支撑品牌运营。
 



曾经为众多明星定制红毯礼服的Zac Posen于2019年底关闭了同名品牌
 
由Ashley和Mary-Kate Olsen共同创立的美国极简主义品牌The Row也于去年传出可能关停的消息。该公司受疫情影响陷入财务困境,有消息人士透露该品牌将裁员并计划关闭男装生产线,女装联合设计总监James Robinson和Anna Sophia Hövener以及男装设计师Paul Helbers均已离职,其他相关的设计、销售和开发职位也被取消。
 
疫情对大众消费水平的影响虽然远高于高净值人士的影响,但是高级时装的使用场合和需求依然受到了冲击。上述品牌大多没有成熟的数字化建设,在线上市场的布局有限,也还未涉足中国等新兴市场,只能与英国和美国的时尚零售市场泥沙俱下。
 
就设计师的才华而言,这些中小品牌的创始人都有过人之处,但是在品牌经营的层面,无论是Zac Posen还是Ralph & Russo都从未成为一个定位清晰的设计师品牌,在消费者认知中,Zac Posen、Ralph & Russo等品牌等于红毯礼服,他们对品牌实际上在销售什么毫无概念。
 
品牌需要缜密的商业规划与定位,尽管Applet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Tamara Ralph的创意才能让Ralph & Russo有可能成为下一个Chanel,但是同是拥有高级定制业务的品牌,本质的区别在于,这些品牌并没有像Chanel一样建立起一个缜密的商品帝国。
 
对投资者而言,这些年轻的高级定制品牌也缺乏商业吸引力,这也是Zac Posen最终被迫关闭的原因。它们不是历史老牌,没有品牌故事,很难推出高利润的香水线。LVMH重启历史老牌Jean Patou,时尚行业热衷于复兴Schiaparelli、Carven等品牌,而不愿意投资新品牌,正是基于此。
 
与此同时,中国小型规模的设计师品牌却在疫情后呈现快速繁荣的趋势,这主要受益于国际旅行受限的市场现状,曾经热衷于海外购物的消费者向中国市场回流。
 
随着国内时尚市场的成熟和人才的涌现,中国设计师品牌开始出现与全球设计师品牌平等竞争的创意能力。而在供应链和市场需求上,中国设计师品牌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优势资源,并面临商业化经营的挑战。
 
尽管如此,这些中小品牌仍然需要在短时间内实现规模的突破,否则在市场资源明显向头部倾斜的环境下,中小品牌的挤压和踩踏只会越来越明显。也就是说,无论在火热的中国市场还是低迷的欧美市场,小而美的梦想已然破灭,中小品牌的生存环境均不乐观。
 
高级时装以稀缺感为核心,但时尚产业的本质属性是以商业效率取胜。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标签 :
其它
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