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7
工作信息
深圳前海壹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上海丽致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宏颜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企划方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沃尚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上海复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好孩子 商贸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主管
正式员工 · 上海
深圳市安奈儿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Assistant) Manager - Skincar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乾塘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女装-亚马逊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National Training Manager,Shu,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管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PUMA
Senior Manager Manufacturing Operatio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Ass. Mgr- Digital Cont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A MER
Product.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尚魔师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助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星图商贸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深圳
上海玉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上海
上海怡铭服装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助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乐狮传扬 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北京
北京木真了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北京

深度 | 现金为王? 香港消费者正疯狂抛售奢侈品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2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作为非必需品的奢侈品成为消费者第一个抛售的“资产”,如果说全球零售业对2020年初的急转直下依然惊魂未定,那么香港可能是个例外。新冠疫情的打击对于低迷的香港零售业自然是雪上加霜,但是基调早在去年就已定下,这个亚洲经济支点在过去12个月的动荡中,理应拥有足够时间为下滑的新常态做心理准备。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香港旅游业进入至暗时刻,香港旅游发展局3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月访港旅客初步统计数据为19.9万人次,按年暴跌逾96%,3月访港数字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当前环球经济动荡令香港承受更大压力,影响远超非典,多个行业的生意面临断崖式下跌的压力,员工则面对无薪假、减薪,甚至裁员的接连打击。据悉,香港最新失业率已恶化至3.7%,创下九年来的最高纪录,其中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的失业率升至6.1%。

据香港官方统计数据,今年1月临时估计零售销货价值大跌21.4%至378亿元,已连续12个月下跌,其中珠宝首饰和钟表大跌41.6%,药物及化妆品大跌32.3%。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谢邱安仪透露,在1月24日至2月2日期间,珠宝首饰、钟表及名贵礼品类从收窄至30%和40%的跌幅重新扩大至60%至80%,她预计该态势将会延续至夏季。
 
据消息人士向微信公众号LADYMAX透露,位于游客区的尖沙咀北京道附近的多个奢侈品旗舰店近期人流量暴跌80%至90%,推断销售额也将锐减70%至80%。海港城在给租户的一封内部邮件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商场客流量骤减,多个品牌商家业绩受到严重影响,为减缓商户压力,海港城决定将2月租金减半。这也是香港奢侈品地标海港城历史上首次为奢侈品牌等减租。
 
“逛街的人明显减少,消费意欲减弱,并趋于收紧和理性化,本地人基本上都主张保留现金。”从事香港企业制服制造的U-Vision创始人及设计师Eddie Lam表示。对于香港服饰企业而言,新冠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仍在持续,此前停工的工厂虽仅恢复到五到八成左右,依然对运营产生影响。
 
无论是高昂租金与人力成本的奢侈品门店,还是风险抵御和资金周转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在这种形势中均无法逃脱现金流问题。现金为王,成为香港人新的座右铭。
 
现金为王,通常是投资者在股市熊市的一种保存资本避险策略,在经济不明朗、企业盈利下滑、失业率上升的情况下,投资者应多持有现金,增加现金流量,减少持有股票、债券、基金等投资工具,以便在经济最坏时候应付基本生活。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从2020年1月2日至今日,香港恒指累计下跌21%,在香港上市的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股价累计下跌29%,一个月熔断四次的美股则被认为正式结束十年牛市。
 
作为非必需品的奢侈品,成为消费者第一个抛售的“资产”。据日本经济新闻社消息,虽然香港奢侈品销售大跌42%,但奢侈品二手交易却在加速,香港一家名为Yes Lady的金融服务公司已推出以奢侈品手袋作为抵押的贷款,三月上旬的贷款额较年初增长近四倍。该公司透露,一些客户急需用钱,有客户用五个奢侈品手袋贷出100万港币。
 
同时,二手奢侈品网站上奢侈品的出售意向也增加70%。专门从事二手钻石贸易的跨国公司WP Diamonds表示,2020年的前两个月该网站上有关出售珠宝和名贵手表的咨询量同比增长了70%。WP Diamonds首席执行官Andrew Brown表示,在长期危机中,人们似乎开始通过货币化,来确保他们财务的流动性。现在是消费者考虑出售珠宝首饰的最佳时机。
 



创立于2001年的米兰站是香港最早的二手奢侈品平台
 
成立于2001年的香港老牌二手奢侈品平台米兰站向日经新闻表示,过去两个月米兰站从消费者手中收购的手袋数量增加了30%。董事长兼创始人姚君达称,人们正在拿出此前市场上罕见的手袋款式。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该公司就收购了10多个爱马仕鳄鱼皮手袋,每个手袋的价值均超过30万港元。
 
“经济低迷给个人财务造成了压力,出售奢侈品是解决短期现金紧缩的最快方法之一。只要股市出现重大波动,就会有更多的珍贵手袋流入市场。” 
 
实际上,由于新兴二手奢侈品转售平台的崛起,米兰站过去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已经连亏五年。有业界分析认为,中国市场难以兴起二手交易的原因在于中国传统文化对于旧货的忌惮。旧货以往是不体面、不气派的体现,更谈不上与时尚流行挂钩。这与欧美世界盛行的Vintage古着文化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随着中国年轻消费者心智的不断开放,事情正在发生改变。2017年成立的二手奢侈品转售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于2018年1月在香港建立了亚太区总部和物流中心。
 
Vestiaire Collective联合创始人Fanny Moizant向路透社表示,其一站式VIP寄售服务的需求十分旺盛,该网站在2018年在亚洲的活跃用户增长了200%以上。
 
Vestiaire Collective CEO Max Bittner近期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他注意到疫情期间卖家活动略有增加,特别是人们在网上出售的商品有所增加。平台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呆在家里,有更多的时间整理衣服。他认为,人们对可持续性的认识和兴趣不断提高,开始将转售视为快时尚的可持续替代品。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使用和转售时尚单品,他们对所有权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
 
奢侈品转售市场规模约为280亿美元,但预计到2023年将翻一番达到510亿美元。除了Vestiaire Collective之外,全球最大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The RealReal也在这一全球趋势中乘上东风,其第四季度GMV同比大涨39%至3.03亿美元,其中寄售和服务收入为8070万美元,同比大涨46%。值得关注的是,来自重复买家的GMV较2018年第四季度的81.6%提升至82.9%,显示The RealReal有较高的客户黏性。
 
综合来看,疫情危机一方面让人们注重现金流,另一方面则加强了消费者对于可持续性消费的重视。
 
有分析称,疫情的警示在于人们需要谨记的是我们需要的是食品、水和药品这样的必需品,而不是过高估值的奢侈品。
 
香港时装评论人Ivan Lau则认为,这一“疫”对社会未尝不是好事,只会令不少人从舒适区中觉醒,寻找其他出路或可能性。奢侈品从来都只是满足物欲的一种心灵寄托,尤其当人们今日连“廉价”的厕纸和口罩也买不到的时候,便知道所谓奢侈品,根本一点也不“奢侈”。
 
已经有迹象表明消费者对于一手奢侈品的消费正在趋于谨慎。根据罗德传播集团与市场研究公司精确市场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有10%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20%的中国香港消费者计划未来12个月将减少支出,相较去年的6%和12%,未来计划减少支出的消费者明显增加。值得关注的是,该调查结果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得出。
 
值得关注的是,相较于奢侈品消费仍未冲到顶峰的中国内地市场,香港市场或许更有可能率先突破传统文化的桎梏,像日本一样成为奢侈品转售的爆发点。日本之所以形成了如此完善的二手交易市场,与上世纪80年代爆发的奢侈品消费狂潮有直接的关系。但是1990年代,奢侈品消费狂潮戛然而止,日本消费者开始回归理性,开始疯狂出售二手奢侈品手袋,导致市面上出现了一大批中古奢侈品。
 
虽然香港曾是奢侈品中心,但是长达12个月的低迷让人们不得不为未来做好打算。路透社分析称,对于一个因奢侈品而繁荣、消费者主张时尚造型从不重样的城市,开始出售和购买二手商品是迈出的重要一步。
 
据路透社报道,可持续品牌咨询公司Catalysta的创始人Joleen Soo在香港开设了首个二手设计师品牌仓库,Sarah Fung创立了二手奢侈品商店Hula,自2016年以来,Hula的在线销售量每年增长三倍。曾在连卡佛工作的Sarah Garner于2016年成立了童装转售网站Retykle,去年该平台销售额增长了400%。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正在倒逼香港消费者养成网购的习惯。在此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香港因便利的实体购物环境,迟迟未形成普遍性的网购习惯。而在疫情减少外出的期间,部分香港电商网站访问量上涨,或将推动香港零售业转型,从而带来新的利好。Vestiaire Collective、Retykle等二手转售网站自然也在其列。
 
香港时尚零售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但是时尚从业者对未来的预期持谨慎乐观,Eddie Lam认为,香港市场此前在非典和金融风暴中都恢复了过来,此次零售低迷和疫情打击虽然与此前不同,但仍对未来市场抱有期望。因为年轻人本性热爱时尚,对个性化的需求强烈,理财概念相对不强,因此他们对奢侈品时尚的欲望不会减弱,只不过会寻求更具性价比的购物方式。
 
短期内,香港二手奢侈品转售由获取现金的卖方驱动,不过长期来看,将有更多年轻消费者承接二手奢侈品和时尚单品,从而盘活香港奢侈品转售乃至时尚零售的局面。眼下的危机孕育着新的机会。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