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9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EE LAUDER
Creative Director, m.a.c,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ESTÉE LAUDER
Executive, Retail Operations, Retail,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Consumer Engagement Manager, Estee Laud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 佛罗伦萨小镇 奥莱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Auditor Quality Assurance Cobr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Head of Costing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2月23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五个子女,谁有潜力成为LVMH接班人?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2月23日

LVMH家族接班事宜正在按照计划稳步进行,五个子女已分出两个梯队且各有侧重,现年72岁的前全球首富Bernard Arnault正稳步推进接班人计划,五个子女均已进入LVMH任职。


 
据时尚商业快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现年23岁的小儿子Jean Arnault已于8月底悄悄加入核心品牌Louis Vuitton,担任腕表营销和产品开发总监,将在巴黎总部和瑞士日内瓦附近的工作室往返工作,并向Louis Vuitton腕表和珠宝总监Catherine Lacaze汇报。
 
Jean Arnault在子女中排行第五,是Bernard Arnault最年轻的孩子。Jean Arnault拥有麻省理工学院金融数学硕士学位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硕士学位。在加入Louis Vuitton之前,他拥有投行摩根士丹利和迈凯轮一级方程式车队的暑期实习经历。

此后他在Louis Vuitton香榭丽舍大街旗舰店担任销售助理,然后在总部的腕表和珠宝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内部文件显示,Jean Arnault将参与Louis Vuitton腕表业务的整个价值链,负责战略制定,领导产品开发和创新。
 

最小的儿子Jean Arnault现年23岁 - 最小的儿子Jean Arnault现年23岁
值得关注的是,腕表业务在Louis Vuitton发展历史较短,销售占比也相对低,属于潜力业务。2002年,Louis Vuitton推出首款腕表Tambour,此后该品牌不断整合生产能力,成为一个完全集成的垂直腕表制造商。

另一个专攻钟表领域的是排行第四的Frédéric A

 
值得关注的是,腕表业务在Louis Vuitton发展历史较短,销售占比也相对低,属于潜力业务。2002年,Louis Vuitton推出首款腕表Tambour,此后该品牌不断整合生产能力,成为一个完全集成的垂直腕表制造商。
 
另一个专攻钟表领域的是排行第四的Frédéric Arnault。
 
去年6月,年仅25岁的Frédéric Arnault被任命为奢侈腕表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首席执行官,而泰格豪雅是LVMH旗下销售收入最高的腕表品牌,年收入约为10亿欧元。
 
Frédéric Arnault被法国媒体誉为父亲的得意门生。他的简历十分出色,毕业于法国顶尖大学、同时也是父亲母校École Polytechnique理工学院的应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专业。此后他在Facebook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后又进入咨询公司麦肯锡。他还遗传了父母对钢琴演奏的热爱,曾与莫斯科爱乐乐团合作,掌握了法语、英语、德语和意大利语四国语言。
 

由Frédéric Arnault担任CEO的泰格豪雅是LVMH旗下销售收入最高的腕表品牌
 
Frédéric Arnault于2017年加入泰格豪雅,负责管理该品牌智能手表的开发,成为当时五个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在集团钟表和珠宝部门任职的人。2018年10月,他被任命为泰格豪雅的首席战略和数字官,与时任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Bianchi推动品牌数字化转型和智能手表的发展。 
 
加入泰格豪雅仅三年,Frédéric Arnault便登上CEO一职,可见其个人野心和Bernard Arnault对他的期望。有分析人士此前猜测,随着Bernard Arnault对于硬奢的布局愈发重视,作为唯一一个在腕表珠宝部门任职的子女,Frédéric Arnault可能成为新收购高端珠宝品牌Tiffany&Co.的领导人。
 
不过Bernard Arnault最终将这一关键职位交给了炙手可热的Alexandre Arnault,出生于1992年的他是子女中排行第三的次子。
 
在年初正式收购Tiffany后,LVMH便任命Alexandre Arnault为Tiffany执行副总裁,负责产品和沟通。其余Tiffany管理层也遭大清洗,由原Louis Vuitton团队接管,Louis Vuitton高管Anthony Ledru代替Alessandro Bogliolo担任Tiffany首席执行官,Louis Vuitton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Michael Burke则成为Tiffany的董事长。
 

Alexandre Arnault已经拥有管理Rimowa和Tiffany的经验,他还同时监管Off-White品牌
 
Alexandre Arnault依靠其对Rimowa的年轻化转型一鸣惊人。他说服父亲在2016年10月以6.4亿欧元收购德国奢侈箱包品牌Rimowa 80%股份,随后Bernard Arnault便将其全权交给Alexandre Arnault打理。 
 
Alexandre Arnault上任后积极拓展线上市场,带领品牌加速向年轻消费者靠拢。Rimowa于2019年2月更换了品牌logo,并通过与潮牌Supreme,Off-White,以及奢侈品牌Fendi的一系列联名合作,频繁制造话题,成为老牌焕新的成功案例。
 
而在进入Tiffany之后,Alexandre Arnault继续展开年轻化革新,通过Tiffany与Supreme的联名合作、“Not your mom’s Tiffany”等激进举措帮助Tiffany打开新局面。Tiffany还宣布为创意部门引进贫困的年轻人,以开拓视野,更好地了解年轻市场。
 
Alexandre Arnault关注数字营销的鲜明行事风格得益于其学科背景,他毕业于巴黎高等电信学校和巴黎综合理工学院计算机专业。LVMH前任数字主管 Ian Rogers盛赞其为集团数字化进程的重要幕后推手,曾推动成立电商网站24S。
 
现在Alexandre Arnault还同时监管集团最新收购多数股权的Virgil Abloh个人潮牌Off-White。
 

长女Delphine Arnault和长子Antoine Arnault进入LVMH的时间相对较长
 
相较于刚刚步入轨道的三个年轻儿子,长女Delphine Arnault和长子Antoine Arnault在集团中已经站稳了脚跟,二人行事风格延续了家族的低调和老派。
 
五个子女中在LVMH资历最深的是长女Delphine Arnault,她也是Bernard Arnault唯一的女儿。
 
去年年初,Delphine Arnault正式加入集团董事会,成为首个加入LVMH董事会的Arnault家族后代,45岁的她是董事会中最年轻的成员和第二位女性成员。Bernard Arnault在一份声明中强调,Delphine Arnault加入董事会将有利于集团更好地推动年轻化发展。  
 
目前Delphine Arnault在集团最核心的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负责管理产品部门。她涉足奢侈时尚行业长达20年,拥有丰富的零售和管理经验,是业内少有的女性高管。 
 
毕业于巴黎EDHEC商业学院的Delphine Arnault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继续深造后加入麦肯锡公司,成为一名国际管理顾问。2000年,Delphine Arnault加入设计师品牌John Galliano负责业务发展,正式踏入时尚领域。 
 
2001年,Delphine Arnault被任命为Dior商品总监,负责开发推广Dior的新香水和手袋等产品,并迅速获得市场认可,后升任副执行董事,与当时的Dior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一起共事。
 
2011年,时任Dior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在Delphine Arnault的任期内作出了“歧视犹太人”言论,对Dior形象造成严重损害,她随即果断决定开除这名设计师,并力排众议邀请设计师Raf Simons加入。2013年,Delphine Arnault加入Louis Vuitton担任副总裁一职。  
 
作为Bernard Arnault与第一任妻子Anne Dewavrin的女儿,Delphine Arnault和她父亲一样为人低调,在物色人才方面有着大胆且独到的眼光,善于发现年轻、有突破性创意的设计师,曾有业界人士认为Delphine Arnault对新兴人才的兴趣与她对手袋的兴趣一样浓厚。 
 
在Delphine Arnault的倡议与领导下,LVMH于2013年正式推出青年设计师大奖LVMH Prize,目前已进行到,发掘了Marine Serre、Grace Wales Bonner和Marques'Almeida等设计师人才。Bernard Arnault表示,Delphine Arnault对设计师和创意人才的深入了解是推动LVMH不断成长的关键。  
 
年龄仅次于Delphine Arnault的大儿子Antoine Arnault出生于1977年,目前是Berluti首席执行官、Loro Piana董事会主席和集团传讯和形象负责人,负责统管集团旗下奢侈品牌形象。他也是俄罗斯超模Natalia Vodianova的丈夫。
 
Antoine Arnault早在2002年就开始在Louis Vuitton的营销部门工作,负责监管品牌在法国地区的营销事务,并于2006年成为LVMH董事会成员,后于2007年成为Louis Vuitton的宣传总监,不仅扩大了品牌在电视和电影院中出现的频率,同时也强化了品牌的在线业务。 
 
2011年,Antoine Arnault被任命为奢侈男装品牌Berluti首席执行官。有媒体报道,由于其对产品用料、品质、做工、历史传承有着浓厚的兴趣,Antoine Arnault主动跟父亲争取到了Berluti的领导权,该品牌于1993年被LVMH收购。
 
2013年,LVMH斥资20亿欧元收购奢侈羊绒品牌Loro Piana 80%股权,随后又任命Antonie Arnault为该品牌董事会主席。在收购Loro Piana时,Antoine Arnault曾公开表示, “我和我父亲平常穿的衣服都是LVMH旗下的品牌,只有Loro Piana是个例外。”  Berluti和Loro Piana虽然规模较小,但二者为LVMH在奢侈品行业的话语权提供了背书。
 
除了对此类注重工艺和历史传承的顶级奢侈品牌尤为喜爱,Antoine Arnault也擅长打点企业公关和传讯。在Antonie Arnault的带领下,LVMH首次推出了一项名为“Journées Particulières”的开放日活动,活动期间受邀的公众可以探访LVMH各个部门,为珠宝、皮具制品、香槟和其它产品提供意见。2018年6月,他又被任命为LVMH集团的宣传和形象负责人。  
 
截至目前,Bernard Arnault已经入职LVMH的五个子女在这个庞大版图中展现出了各自的特长,Delphine Arnault关注新兴设计人才和产品,Antoine Arnault聚焦工艺品牌和企业宣传,Alexandre Arnault推动年轻化和数字营销,Frédéric Arnault和Jean Arnault主攻腕表业务。
 
短短一年间,涉足高端腕表和珠宝业务的子女从一个发展为三个,也不难看出Bernard Arnault对于硬奢领域的野心。2021年前三季度,LVMH腕表和珠宝部门的收入猛涨2.7倍至61.6亿欧元,主要得益于Tiffany的贡献,排除Tiffany销售额后的有机收入与 2020 年同期相比大涨49%,较2019年相比增长4%,其中第三季度的有机收入增幅为18%,基本恢复疫情前水平。
 
此外,五个子女中有三个都曾经或正在核心品牌Louis Vuitton任职,可见该品牌对LVMH不可动摇的地位。
 
相较于Bernard Arnault对LVMH的家族化统治,集团对于旗下收购的品牌却实行去家族化管理。在Loro Piana的交易中,该品牌家族第六代继承人Sergio Loro Piana在与LVMH达成交易时提出的唯一“忠告”便是不启用明星设计师,即不希望品牌变为由设计师主导的品牌。 
 
尽管Loro Piana仍然遵守这一承诺,但近期Loro Piana在管理层、产品和营销层面的一系列变化意味着LVMH把Loro Piana“捂”在手里8年,终于要开始用它赚钱了。相较之下,与Loro Piana亦敌亦友的Brunello Cucinelli则仍然保持家族运营,维持相对稳定的品牌形象和奢侈羊绒属性。
 
Fendi去年任命Kim Jones为女装艺术总监,而创始家族的现任设计总监Silvia Venturini Fendi仅担任品牌男装及配饰系列的艺术总监。而在LVMH宣布收购旗下意大利奢侈品牌 Emilio Pucci 创始人家族所持有的剩余33%股份,实现100%控股之后,其首要举措就是去家族化,品牌创始人的女儿Laudomia Pucci已辞去担任超过20年的副总裁和形象总监等职务,并将致力于研究品牌档案和推广已故父亲的遗产。
 
LVMH家族接班事宜看起来正在按照计划稳步进行,五个子女分出了两个梯队且各有侧重,长女被认为最有可能接过Bernard Arnault的最高权杖,而较小的三个儿子中Alexandre Arnault在行业内呼声最高,但子女之间的内部竞争才刚刚开始。
 
在把子女送入LVMH的核心时装皮具部门和有潜力的高端腕表珠宝业务后,状态甚好的Bernard Arnault仍在瞄准新的版图。LVMH的酒店业务正在肉眼可见地壮大,集团日前以2亿美元的价格,从Harkham家族手中收购位于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豪华酒店。LVMH 2019年以32亿美元收购了Cipriani酒店运营商Belmond,将于伦敦Mayfair区开设一家Cheval Blanc白马庄园度假酒店。
 
今年年初,Bernard Arnault还与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原首席执行官Jean Pierre Mustier联手创立了一家SPAC公司(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名为 Pegasus Europe。据悉,该公司瞄准“创新型”欧洲金融公司,将在阿姆斯特丹上市。
 
据福布斯财富榜,Bernard Arnault身价1913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和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
 
从去年1月以来,LVMH股价在疫情影响下逆势上涨70%,市值以达到惊人的3970亿欧元,距离4000亿欧元大关咫尺之遥。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