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7
工作信息
COMUNELLO & ASSOCIATI SRL
Administrative Manager - Chinese Branch
正式员工 · QUANZHOU
L'OREAL GROUP
Senior Buyer - Contract Manufacturing (Outsou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ackaging Manager/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Lancôm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Lid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Marketing Executive, l'Oréal Paris, B2C Beau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o2o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Kielh's,Fuzhou
正式员工 · Fuzhou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Manager,Cpd,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gram Manager- Beauty Tech HR Lear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actice Head For Finance &Legal - Regional Campu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a&Sapmena IT Risk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a&Sapmena IT Cyber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2月1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为什么李宇春和Lisa能够成为权威时尚大奖评委?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2月19日

评委名单成为话语权分配的缩影,他们代表不同的立场,为不同的品牌发声,影响时装产业的力量发生了剧变。


 
法国时装大奖ANDAM近期发布的最新客座评委名单引起业界关注,在Balenciaga首席执行官、今年ANDAM评委会主席Cédric Charbit的领导下,韩国女团Blackpink成员LISA和中国歌手李宇春被任命为今年的评委,使得这一时尚行业事件的影响力首次蔓延到娱乐产业和大众社交媒体。
 
李宇春担任法国时尚大奖评委的微博话题获得了1.2亿阅读量,她在微博拥有1388万粉丝,LISA在Instagram则拥有4677万粉丝。

美国年轻男装设计师品牌Pyer Moss创始人Kerby Jean-Raymond和以Pam Boy名号活跃于Instagram的新生代评论人Pierre M'Pelé也跃升评委。前Celine创意总监Phoebe Philo则令人意外地出现在评委名单中,这也是她在2017年隐退之后首次出席行业公开活动。
 
其他评委还包括法国歌手和演员Lou Doillon、摄影师Juergen Teller、研究员和教育家Linda Loppa、Farfetch原创始人和企业家Natalie Massenet、亚马逊时尚业务负责人Sally Singer、Vogue网站编辑Chioma Nnadi等。
 
法国时装大奖ANDAM由时尚编辑Nathalie Dufour于1989年创立,由法国文化部和Defi Mode时尚组织共同成立,被认为是年轻设计师获得行业认可的重要途径。该奖项首个获胜者就是明星设计师Martin Margiela,此后的得奖者还有Viktor&Rolf、Jeremy Scott、AMI和Y/Project等。
 
对比2020年的评委阵容来看,今年评委选定的逻辑显然发生了剧变。去年评委阵容的职位包括Yves Saint Laurent CEO、开云集团董事长、Chanel时装部门总裁、OTB集团总裁、Chloe总裁、爱马仕执行副总裁、Longchamp创意总监、展会组织Tommorrow London CEO、老佛爷百货公关与形象总监等。商业决策者和奢侈品高管占据了绝大多数席位。
 
今年,ANDAM在将大部分高管和资深业界人士列为常任评委的同时,加入了客座评委,使得后者的阵容更加多样化。对于举足轻重的ANDAM大奖而言,2021年的这份多元化评委名单标志着传统守门人和新生代的交棒。以往占据榜单评委大多数席位的杂志编辑和零售商,如今已经被各领域有影响力的新生代所替代,包括明星、新媒体博主和年轻设计师等。
 
近年来,ANDAM大奖的传统权威地位遭到了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的挑战。后者由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在2013年创立,也是LVMH老板女儿Delphine Arnault的杰作。
 
该奖项自创立以来每年都获得大量媒体关注,其奖项获得者与入围者包括Virgil Abloh、Jacquemus、Marine Serre等如今活跃于行业的新兴设计师。奖项包括30万欧元奖金和来自LVMH集团的培训辅导。
 

ANDAM大奖的传统权威地位遭到了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的挑战 - ANDAM大奖的传统权威地位遭到了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的挑战
不同于ANDAM Grand Prize、Woolmark Prize、Hyeres Festival Grand Prize等机构类行业奖项,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不仅意味着可观的奖金和媒体曝光,更重要的是提供来自奢侈品行业巨头的背书,在设计师品牌与商业品牌之间建立对

 
不同于ANDAM Grand Prize、Woolmark Prize、Hyeres Festival Grand Prize等机构类行业奖项,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不仅意味着可观的奖金和媒体曝光,更重要的是提供来自奢侈品行业巨头的背书,在设计师品牌与商业品牌之间建立对话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ANDAM不久前宣布LVMH时装皮具部门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爱马仕全球总裁Guillaume de Seynes和开云集团常务董事官Jean-François Palus加入董事会,被视为ANDAM与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两个奖项之间关系的缓解。今年ANDAM大赛的大奖金额也从25万欧元提高到30万欧元。
 
与竞选议会席位一样,权威时尚大奖的评委名单成为话语权分配的缩影,他们代表不同的立场,为不同的利益和品牌发声。面对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的挑战,此次ANDAM重新分配话语权是与时俱进的体现。
 
李宇春与LISA进入评委阵容,无疑反映出娱乐产业对时尚行业的巨大影响,他们是当今最大的KOL意见领袖。
 
去年9月,Celine宣布LISA为全球品牌大使,并发布由LISA出镜、由创意总监Hedi Slimane掌镜的肖像大片。LISA是首位被Hedi Slimane指定的韩流艺人,也是继Lady Gaga和Angelina Jolie后Celine启用的第三位国际明星,她还是最早使用CELINE 16系列手袋的明星之一。
 
早在2017年,李宇春就被任命为Gucci全球品牌代言人,引领了奢侈品牌宣布中国明星代言人的风潮。此次她也是评委阵容中唯一一个中国人。李宇春2005年的现象级走红是大众推选偶像在中国市场的开端,决定了此后15年的时代旋律。
 
从2017年开始,KOL营销最早在中国市场逐渐取代电视和纸媒广告等传统营销方式。全球性营销咨询公司胜三管理咨询R3机构的负责人Greg Paull当时评价称,中国的关键意见领袖KOL已经领先全球其他国家,率先成为一种真正的媒介载体。
 
在过去的三年间,明星和KOL的界限愈发模糊,明星KOL化的趋势不断凸显。这批被奢侈品牌挑中的明星代言人相较于普通时尚博主更加全能,他们同时承担起提升品牌形象和“带货”的双任务,不仅能够让品牌形象年轻化,还能帮品牌促进销量。LISA代言Celine后,原本陷入困境的该品牌在社交媒体上重新获得高话题度,她使用过的Celine Triomphe手袋和腋下包都成为爆款。
 
除了明星对大众施加的普遍时尚影响力,更多小众意见领袖凭借社交媒体平台崛起,以此得到传统行业权威的重视。
 
例如此次登上评委会阵容的年轻时尚编辑Pam Boy从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毕业不过数年,但是通过在Instagram上进行视角新颖的时装评论,他从一名小众KOL逐步成为被行业认可的权威评论人,虽然他在Instagram上仅拥有3.7万粉丝,但是其追随者忠实度却极高。
 
新一代评论人因为社交媒体影响力获得了原《LOVE》杂志的工作要约,如今甚至迈入权威时尚大奖ANDAM的评委阵容,无疑令人惊讶。
 
无论是用苹果emoji进行秀评、以Instagram对话框形式呈现设计师采访的Pam Boy,法国视频博主Loic Prigent,专注于时尚法律细分领域的Julie Zerbo,从YouTube起家进行视频点评、以meme形式调侃行业的Haute le mode,专门研究非洲裔时装历史的Shelby Ivey Christie,还是深入研究设计师的YouTube博主Bliss Foster,都在不同媒介平台上开辟了自己的话语空间,建立了忠实受众群。  
 

时装评论在社交媒体上实现了形式、立场、话题范畴和商业模式的迭代
 
随着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告别黄金时代的时装杂志丧失议价权,沦为广告主的喉舌,导致评论人和作者的立场被钳制。这就是为什么权威媒体的秀评已经非常雷同,很少有传统时尚媒体和评论人敢说真话,他们需要为广告客户负责。  
 
特别是在商业深刻操纵时尚行业后,传统时装评论愈发显得鸡肋。评论人不仅不敢说真话,即便说了,也缺乏实际的影响力。最突出的例子可能是对于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评判。虽然时装评论人热衷于批评Maria Grazia Chiuri成衣设计能力不足,但是后者却凭借爆款手袋和话题度打造了优异业绩,坐稳了创意总监的位置。
 
这一现象暴露出以单一创意视角和传统知识体系看待时装的评论人,在复杂的行业现状面前丧失了解释能力的问题。而新一代媒体人在形式、立场、话题范畴和商业模式上革新了时装评论。 
 
没有客观限制的新兴时装评论将话题范畴前所未有地扩大。它不仅视时装评论的对象为华丽的衣服,还从艺术、文化、商业、社会、政治等多个视角,透视作为产业的时尚,综合客观地理解行业变化。曾经的时尚是小众狂欢,而当前的时尚则是一个面对中产大众的商业系统。当从业者创新求变时,时装评论理应更先一步打开视野,看到未来。  
 
这无疑也是ANDAM奖项的打算。疫情为时尚产业按下刹车,也让更多存留许久的痼疾浮出水面。欧美新兴设计师受疫情重创难以为继,奢侈品牌为保证疫情后销售不愿冒险启用年轻创意人才。
 
时尚产业创意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早已严重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曾经红极一时的Alexander Wang失去先锋性而过度商业化,而Christopher Kane、Giles Deacon、Olivier Theyskens、Marques’Almeida、Zac Posen、Jonathan Saunders等被寄予厚望的设计师都没有成为下一个Martin Margiela。
 
新一批设计师品牌中,曾获得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和ANDAM大奖的Marine Serre是为数不多的潜力人选。Richard Quinn、Matty Bovan等设计师无法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一些人在获奖后甚至很快销声匿迹。
 
这也是权威时尚奖项当下紧迫需要思考的问题。当选定的入围者出现问题时,很可能是评选机制与视角出现了问题。此次ANDAM将明星、新媒体博主、造型师等当下具有影响力的人群纳入评委阵容,就是决心寻找那些真正体现当下时代的设计新星,那些更适应社交媒体时代的全面人才。
 
当一个明星可以极大地影响一个品牌的状态,当社交媒体的力量已经成为共识时,行业已经没有理由对此视而不见。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