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8
工作信息
朗姿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电商)
正式员工 · 北京
广州市女战士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沐兰艺术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铂才招聘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中山市宝路易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m's f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源BLANC DE CHINE
大客户销售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华丽斯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黑田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PUMA
(sr.)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s
正式员工 · Beijing
深圳市银燕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格致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九远贸易有限公司
女装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增城市新昌景纺织品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宁波太平鸟悦尚童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工作地点:宁波)
正式员工 · 上海
宁波太平鸟悦尚童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工作地点:宁波)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季涵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研发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TIFFANY & CO
P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润达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云照汉唐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加优商贸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逆思维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度 | 为什么进入纪梵希的不是Kanye West?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6月18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Yeezy在商业和潮流领域中的成功毋庸置疑,但是Kanye West对于高级时装界仍有未竟之志,
Kanye West的第二个好友受到了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认可。


图为Kanye West和Matthew Williams


LVMH旗下奢侈品牌Givenchy昨日宣布街头潮流品牌1017 Alyx 9SM创始人、美国设计师Matthew M. Williams为第7任创意总监,接替今年4月卸任的Clare Waight Keller。他将从6月16日正式上任,负责男装及女装系列的全部创意工作,首个系列会于10月发布。 
 
这一消息也成为2020年以来难得的、为业界带来一丝振奋的新闻。虽然这毫不意外,早在4月Clare Waight Keller离任时,Matthew Williams就已成为了业内传闻中“板上钉钉”的人选。 

尽管1017 Alyx 9SM通常被认为是机能风潮流品牌的范畴,但是高级时装界对Matthew Williams和他的品牌毫不陌生。35岁的Matthew Williams拥有极其出色的履历。在2015年成立1017 Alyx 9SM之前,他曾与Kanye West的团队合作,是Lady Gaga的造型师兼男友,并曾担任知名摄影师Nick Knight的摄影师。他还与Virgil Abloh、Heron Preston等人创立了Been Trill品牌,如今这些人各自纷纷在潮流界占据了一片江山。
 

1017 Alyx 9SM是罕见能成功融合了高级时装和潮流机能的品牌之一

 
成立1017 Alyx 9SM后,品牌与Nike、Moncler和Dior等品牌合作,在2016年进入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中入围总决赛。2018年,Dior男装创意总监Kim Jones发布上任后的2019春夏系列首秀,邀请Matthew Williams直接将1017 Alyx 9SM标志性的过山车搭扣运用在当季Dior的各类配饰设计上。此前Kim Jones还为Matthew Williams设计了婚礼礼服。 
 
继Virgil Abloh成为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之后,Matthew Williams成为LVMH任命的第二个非科班出身、有潮流文化背景的奢侈品牌创意总监。 
 
考虑到Givenchy的高级时装屋属性,这个品牌任命Matthew Williams甚至要比Virgil Abloh的任命还要大胆。Virgil Abloh面对的是一个配饰起家的现代奢侈品牌,并且男装仅占Louis Vuitton商业金字塔的一隅,相较之下,全权掌舵的Matthew Williams责任要重得多。 
 
在高级时装屋属性和年轻化趋势之间,Givenchy并非没有过犹豫。刚刚卸任的Clare Waight Keller在过去三年中对奥黛丽赫本式的高级时装屋形象进行了复兴,然而在获得业界高度评价之余,该品牌在占据近一半销售份额的男装和配饰领域遭遇的失败也成为商业层面的硬伤。 
 
在过去三年的试错过后,这一次,LVMH对Matthew Williams任命的意图和期望都是显而易见的。Matthew Williams需要通过融合高级时装和潮流文化的产品,聚集新一批年轻消费者,并为手袋和鞋履配饰等“现金奶牛”品类带来立竿见影的销售提振。
 
Matthew Williams在昨日发布的音频声明声称,他把Givenchy即将开启的新时代描述为“基于现代性和包容性的一个时代”,他希望在当下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贡献出积极的改变。  
 
这对于Matthew Williams甚至并非什么巨大挑战。毕竟,已有罕见能在高级和街头技能方面罕见平衡的1017 Alyx 9SM的成功在先,Matthew Williams对此的创意才能已被证明。 
 
同时,Matthew Williams又比Givenchy的前任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更为幸运。当年Riccardo Tisci率先开启了奢侈品牌潮流化的先河,为此后奢侈品与街头时尚的合流铺路。然而很可惜,启蒙了奢侈时尚界潮流化的Givenchy,并没有赶上行业潮流化的快车。在时尚趋势的洪流中,太早或太晚都不行。   
 
甚至不需要等到首个系列发布的10月,有一些正确决策在做出决定的一刻就已经成功了。正如笔者此前写道,如果让时装品牌选择一个更能代表行业“普遍愿景”的设计师,这个人很可能不是Virgil Abloh,而是Kim Jones,后者以融合高级时装和潮流文化,平衡艺术和商业而著名。而Matthew Williams已能代表这种“普遍愿景”,有望成为下一个Kim Jones。 
 
在好友纷纷获得LVMH认可的同时,Kanye West反而成为落寞的那一个。 
 
2018年夏天,Virgil Abloh发布了他在Louis Vuitton的首秀,成为近20年来Louis Vuitton最让人关注的一场秀。Virgil Abloh与导师Kanye West紧紧相拥而泣。这种无意的 “喧宾夺主”,有什么内幕我们无从了解,但清楚的一点是,他们所拥护的街头潮流自此刻已将奢侈品牌那道不可逾越的高墙推翻。
 

Kanye West与Virgil Abloh在Louis Vuitton 2018秋冬男装系列秀场相拥而泣

 
2009年,Kanye West和Virgil Abloh曾一起搬到了意大利,为LVMH旗下的Fendi实习。在那里,对时尚怀有一腔热情的Kanye West提出的男士皮制慢跑裤设计被设计部拒绝。而如今两个有着时尚梦的美国非裔,终于等到了各自在时尚领域立足的一天。
 
Kanye West在2002年刚开始发行自己的音乐时,就对另一位音乐人说,“我要成为穿着风格最棒的说唱歌手。” 2005年,他宣布将首次推出一个名为Pastelle的服装系列,但这一系列并未发布。 而在Kanye West的说唱音乐事业达到巅峰后,他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时尚上,自此开始了他时尚影响力的十余年。人们甚至很容易忘记Kanye West在音乐上取得的成就,他拥有21个格莱美奖,包括4个最佳说唱专辑奖。
 
2011年,Kanye West被中央圣马丁时装设计专业拒绝。“你必须去学校才能成为一名设计师,那时候的环境就是这样。”他对《华尔街日报》表示。
 
同年他在巴黎举办了他的第一场时装秀,果然将曾被Fendi拒绝的皮革慢跑裤放在了自己的系列中。该系列包括皮草背包、闪闪发光的运动衫、剪绒高跟鞋等各种元素的混搭,遭到了时装评论界的嘲笑。当时《纽约时报》要求Anna Wintour评论这个系列,她直言,“问别人吧”,成为了业内的经典轶事。 
 
之后的故事已经无须赘述。在2012年后,Kanye West与Nike合作,期间发布了影响球鞋历史、至今价格居高不下的Nike Yeezy 2,随后转投adidas与后者合作创立Yeezy,掀起椰子鞋风潮。他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纽约时装周为Yeezy举办了时装秀。据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Yeezy品牌2019年销售额将超过13亿美元,而Kanye West声称品牌估值已达30亿美元,将把品牌打造成为潮流界的“爱马仕”。
 
Yeezy在商业和潮流领域中的成功毋庸置疑,但是Kanye West对于高级时装界仍有未竟之志。 
 
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访揭露了不为人知的故事。他在采访中解释说,LVMH曾经在Yeezy的纽约时装周首秀后伸出橄榄枝,随后却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退出交易,“这对我是毁灭性的打击”。他提到了LVMH与Rihanna的合作,她去年在LVMH支持下推出的奢侈品牌Fenty正是他想要的交易。 
 
实际上在Virgil Abloh和Kanye West相拥而泣的照片流传网络后不久,就开始有传言称,Kanye West实际上对他没有获得Louis Vuitton的这个职位感到失望。而在Virgil Abloh获得任命之前,的确也有传闻称Kanye West将担任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
 
Kanye West为最好的朋友获得LVMH“加冕”感到骄傲的同时不免为自己惋惜,而现在,他最喜爱的奢侈品牌Givenchy也邀请他的好友Matthew Williams入驻。
 
Kanye West对Givenchy的喜爱由来已久,他与Riccardo Tisci结下了深厚友谊。2012年,Kanye West身着Givenchy的苏格兰裙子(kilt)登上演唱会舞台,成为了深刻影响时尚界的一个造型。他与妻子Kim Kardashian结婚时,也让Kim Kardashian穿上了Givenchy婚纱,二者成为Givenchy秀场的常客。Riccardo Tisci甚至为Kanye West设计了《Watch the Throne》专辑封面,并为他的演唱会巡演专门设计服饰。
 

Kanye West 2012年身穿Givenchy裙装演出深刻影响了时尚潮流

 
我们虽然没有证据证明Kanye West有多想得到Givenchy创意总监的职位,但这也是不言而喻。
 
明星光环为Kanye West的时尚探索提供了用之不竭的资源,却也真正成为了他在高级时装界实现自我的阻碍。时尚界也许刚刚说服自己迎接“明星设计师”Virgil Abloh,却还没准备好迎接“明星”Kanye West,他将为看重尊严的奢侈品牌带来难以承受的舆论压力。
 
况且对于如今精密运作、分工配合的时尚产业而言,Kanye West能否履行当今创意总监的复杂任务、与各部门实现配合尚且不确定,他不稳定的行为模式、口出惊人的言论更是将为资本驱动的品牌带来风险因素。 
 
至于颇受争议的Kanye West是否有创造才华的问题,《华尔街日报》作者Christina Binkley的评价颇为中肯。她写道,Kanye West并没有从时尚评论家那里得到多少荣誉,但他对人们的穿着产生了影响。他并没有像Thom Browne那样缩小西装或Balenciaga设计师Demna Gvasalia那样大幅改变轮廓。
 
“他更多的是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的穿着方式,让人们穿着Yeezy Boost 350和层层叠叠的赭色瑜伽服。而那些出现在他早期巴黎T台上的皮草包、剪羊毛覆盖的鞋袜和慵懒的皮裤呢?它们也统统成为了潮流。” 
 
如果创立了Off-White的Virgil Abloh可以获得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的职位,那么打造了Yeezy风潮的Kanye West又有何不可?如果LVMH看中的是Virgil Abloh的社交媒体影响力,那么Kanye West的影响力可能更大。问题在于,奢侈品牌并不想冒这么大险。 
 
实际上,由Kanye West当年建立的艺术厂牌Donda已经成为当下时尚潮流“圈子文化”的雏形。除了Virgil Abloh之外,Heron Preston、ALYX创始人Matthew Williams,潮牌Fear of God创始人Jerry Lorenzo,潮牌A-Cold-Wall主理人Samuel Ross如今均已在行业中独当一面。
 
他们均有可能被LVMH等奢侈品巨头选中,成为下一个奢侈品牌的掌舵手。毕竟,Louis Vuitton或许无惧一个Gucci,却不能无视十个Fear of God。
 
对于自我意识和控制欲都过于强烈的Kanye West而言,他或将永远无缘掌舵一个奢侈品牌。此前微信公众号LADYMAX的一篇《一路向“西”的Kanye West》详细解析了Kanye West近来的一系列变化。一路向“西”的Kanye West正在与主流高级时装渐行渐远,只有自己的Yeezy能够成全他多变的想法。
 
今年3月,就在由Kanye West创立的福音合唱团Sunday Service在巴黎举行现场表演后,他的团队突然宣布两天后Yeezy Season 8在巴黎举行时装秀。 此时距离上一次Kanye West以时装秀形式发布Yeezy Season 5已经时隔三年。此后他尝试了多种数字化发布形式,包括通过Kim Kardashian的社交媒体发布Season 6和7。
 

Yeezy 8仅持续十分钟,发布了不足20个造型

 
与以往声势浩大的时装秀不同,Yeezy Season 8仅仅持续了不到10分钟,发布了不足20个造型。系列延续Yeezy的一贯配色,用褪色水洗棉布和填充羽绒服凸显朴素,留出接缝以体现未完成感。系列或从西部的朴素生活方式中获得了启发。 
 
尽管该系列中的羽绒服收获好评,但仓促简短的时装系列透露了Kanye West对Yeezy时装系列的心不在焉。与时装系列本身相比,Kanye West女儿North West首次登台表演反而获得了更多社交媒体讨论。同时引发关注的还有此次Kanye West现身巴黎时所穿的最新鞋型Yeezy 451。 
 
过去两年来,Kanye West在个人精神状态和音乐、时装和商业等方面都步入了新的阶段。相较于时装秀的短短10分钟,Sunday Service此次在巴黎举行的表演则足足持续了90分钟,不禁令人怀疑Kanye West对于时装设计的兴趣是否开始减退。  
 
事实上,自2017年精神健康出现状况后,Kanye West便频繁前往美国西北的怀俄明州,在该州制作音乐并举行演出。2018年,Kanye West与Kim Kardashian在人口不足一万人的怀俄明州科迪市买下了占地9000英亩的Monster Lake Ranch农场,还于当年5月在该州举办的了专辑《Ye》的音乐会。Kanye West真实地潜入了一种西部生活,让名字中的“West”变为一种隐喻。 
 
从去年1月创立Sunday Service福音合唱团开始,Kanye West开始将音乐、时尚、传统宗教信仰等元素糅合起来,试图建立一个更宽泛的创意图景。Sunday Service通过妻子Kim Kardashian的社交账号亮相,每周会在不同地点进行表演,与传统唱诗班类似。
 
Kim Kardashian曾表示,Sunday Service对于Kanye West恢复精神状况、改善自身心理健康起到了关键作用。去年7月,Kanye West还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了商标申请,注册“Sunday Service”一词作为服饰的用途。  
 
去年10月,Kanye West发布了最新专辑《Jesus is King》,进一步证实了Kanye West对于福音元素更进一步的探讨,也似乎预示了Kanye West在创意方向上的转变。这些变化或多或少与Kanye West搬去怀俄明州有关。美国西北部保守州的宗教氛围和近年来Kanye West自身的精神健康问题,都在推动他寻找更深刻的信仰。  
 
11月,他正式宣布将Yeezy总部设在怀俄明州。据微信公众号LADYMAX早前报道,Kanye West团队近两年持续在全球招募顶级设计院校人才,邀请他们去怀俄明州加入Yeezy。与此同时,Yeezy甚至将品牌生产也从亚洲的adidas工厂转移至当地。
 
Kanye West还在进行一个关于刑事司法改革的想法,他希望雇佣被释放的囚犯从事服装制造工作,并表示已经与adidas讨论在美国为Yeezy建厂的事宜。这似乎也与近期BlackLivesMatter黑人抗议活动的主张不谋而合。
 
当前的Yeezy显然处于调整的转折阶段,但从今年3月的采访来看,Kanye West的创造野心并没有丝毫减弱。他想让Yeezy成为服装界的Apple,或者下一个Gap,而不是少数人的奢侈品。“要发明一些真正好的东西,人们不会记得你的功劳,因为它会成为常态。”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