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3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1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王大仁想东山再起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1日

在内外兼忧的条件下,Alexander Wang此次的高调回归是背水一战,沉寂两年,美国华裔设计师Alexander Wang试图卷土重来。 


 
据时尚商业快讯,Alexander Wang于周三通过其同名品牌的Instagram账号宣布,他将在4月19日于洛杉矶举办名为Fortune City的时装秀发布会,并举办多种活动以宣扬亚裔美国人的文化、食物和音乐,向公众和媒体开放。 
 
这意味着,Alexander Wang时隔整整两年再次举办实体时装秀。与大多数受疫情影响舍弃实体时装秀活动的设计师品牌不同,Alexander Wang的静止另有原因。

Alexander Wang长达一年的狼狈与沉默,源于一系列性骚扰指控。2020年12月,Instagram账号@shitmodelmgmt发布消息,男模Owen Mooney在Tiktok上指控华裔设计师Alexander Wang曾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酒吧对其进行性骚扰,迅速引发行业和消费者的广泛关注。
 
随后该账号陆续通过Instagram公布包括跨性别女性在内的更多受害者的消息,一些人声称曾亲眼目睹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下药以导致昏迷。另有一位名为Nick的Twitter网友也曾在2017年9月发布帖文称在酒吧遭到Alexander Wang的性骚扰。
 



随着舆论持续发酵,不少人通过站出来指控Alexander Wang的性骚扰行为
 
在保持沉默三天后,Alexander Wang迫于压力发布声明,否认性骚扰指控,强调自己从未也永远不会做出虚假指控描述的暴力行为,并将深究此事并追究此虚假指控来源及网上恶意传播的负责人。 
 
事件舆论持续发酵导致Alexander Wang品牌账号粉丝数三天内减少近3万,Alexander Wang本人的Instagram账号粉丝数也持续下滑。 
 
紧接着在2021年伊始,明星律师Lisa Bloom宣布有意为Alexander Wang性骚扰事件的多位指控者辩护,成为他们的代理律师。Lisa Bloom以在一系列针对娱乐界和媒体界权势男性的性侵指控中为性侵受害者进行代理而著名,她曾参与爱泼斯坦、特朗普、韦恩斯坦等性侵大案。
 
她的介入让事件的关注度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时尚博主DietPrada,以及《纽约时报》、《Vogue》等权威媒体也纷纷加入报道。 
 
就在Alexander Wang性侵舆论逐渐平息,其品牌账号也逐步恢复更新的时候,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一名学生Keaton Bullen再次掀起舆论波澜。他在去年2月底向媒体透露,曾于2019年8月在一家夜总会遭到了Alexander Wang的性侵,此举再次打破了公众对该事件的遗忘曲线。 
 
律师Lisa Bloom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她所代理的11名受害者暂时没有对Alexander Wang提出指控或发起民事诉讼,但也没有否认Alexander Wang的性侵行为。 
 
在长达三个月的风波后,Alexander Wang一改此前的态度,终于在去年3月针对他的性骚扰指控作出了道歉。他表示支持指控者站出来的权利,后悔自己的行为给他们带来痛苦,虽然他与他们在互动细节上存在分歧,但今后会树立一个更好的榜样。
 
Alexander Wang品牌在社交媒体上的运营也变得小心谨慎。在丑闻曝光的最初两个月内,Alexander Wang品牌账号都没有任何声响,仅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发布了庆祝视频与胶囊单品,但仍难抚平大众情绪。目前设计师个人和品牌两个账号的粉丝数分别为46.2万和546万。 
 
另据Google Trends数据,Alexander Wang的搜索热度在2021年1月出现断崖式下滑,《纽约时报》、《Vogue》及其他权威媒体也没有再报道该品牌的相关新闻。 
 
在被公众舆论抵制的一年内,Alexander Wang毫无疑问一直在酝酿复出计划。而随着这次时隔两年的实体时装秀宣布举办,Alexander Wang的复出策略已经日益清晰。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时装秀主题强调聚焦“亚裔美国人的文化”,有分析认为这可能与疫情肆虐期间美国掀起的“亚裔憎恨”有关。
 
此前Alexander Wang品牌Instagram账号曾连续发布的三则“反亚裔憎恨”文案和求助信息,而这一审时度势的做法,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市场对品牌的好感,也让Alexander Wang开始利用亚裔身份进行自我宣传,开启了如今文化溯源的社交媒体宣传策略。
 








从上至下,Alexander Wang穿着带有“Chinatown”(中国城)字眼的T恤,韩国女星CL李彩麟穿着品牌服饰出席Met Gala,Lucy Liu拍摄品牌广告大片
 
他的一系列举措包括邀请亚裔模特拍摄武打宣传片,以及成立“Chinatown Forever”活动。去年8月与9月,Alexander Wang还先后在北京银泰中心in01以及深圳湾万象城开设全新设计的门店,后者更是品牌在华南地区开出的首店。 
 
美国文化环境的转向对于亚裔身份的Alexander Wang来说成为了一次转机。
 
虽然有人认为Alexander Wang有消费亚裔文化、讨好亚裔群体之嫌。他在“反亚裔憎恨”之前流连在纸醉金迷的纽约社交圈,似乎从未对自己的文化如此关注和宣扬。不过就韩国女星CL李彩麟身着Alexander Wang登上2021年Met Gala红毯、好莱坞演员刘玉玲为其拍摄广告大片等一系列好评如潮的最新举措来看,Alexander Wang打的亚裔牌已经生效,品牌正在通过亚裔群体重回公众视野。 
 
然而无论Alexander Wang此次的复出计划成功与否,这个曾经担任巴黎高级时装屋Balenciaga创意总监的设计师,也已经无法成为当代设计师的代表。在上述舆论危机之外,Alexander Wang近年来的商业策略逐步让这个出道即巅峰的品牌被排除在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品牌之外。
 
Alexander Wang的职业生涯可谓高开低走。
 
Alexander Wang在2007年发布第一个完整的女装系列,是最早一批将高级时装与街头运动潮流相结合的设计师品牌,他本人则被认为是在高级时装界发展得最为顺利的华裔设计师。 
 
深谙年轻人喜好的Alexander Wang将黑色作为标志,其时装秀以热闹的秀后派对和明星嘉宾著称,迅速在社交媒体赢得注意力,出道一年后便获得CFDA/Vogue颁发的 “年度最佳新人奖”。2012年,Alexander Wang加入巴黎世家Balenciaga担任创意总监,同时继续掌管个人品牌。
 
2014年,Alexander Wang与H&M的联名系列让品牌的知名度加速提升,此后Alexander Wang还与adidas Originals、优衣库和Gentle Monster等时尚品牌,以及麦当劳、百事可乐等大众消费品牌合作。2019年,Alexander Wang还与宝格丽推出了联名手袋系列。
 




担任Balenciaga创意总监以及与H&M的联名系列将Alexander Wang的职业生涯推上顶峰
 
随着个人品牌的爆红,Alexander Wang于2015年卸任Balenciaga创意总监,出任同名品牌CEO与董事长职位,继续专注于个人品牌业务。Alexander Wang没有料到的是,他个人品牌的先锋势头在2015年之后开始减弱。
 
在2015年重新回归个人品牌后,Alexander Wang一度专注于品牌的战略性改革,开始出任同名品牌CEO与董事长职位。同时肩负着品牌的创意和商业两项重任的Alexander Wang希望通过改变公司人事运营架构和简化品牌架构以刺激业绩增长,因而将品牌男装成衣与 T by Alexander Wang系列合并,并试图寻求外部投资进行扩张。但Alexander Wang本人在兼任CEO一年后便放手,由Lisa Gersh担任CEO,该名高管也在短短一年后离职。 
 
持续的人事动荡、设计师品牌的商业化难题,以及家族企业的管理问题令Alexander Wang五年来几乎止步不前。2015年业界曾有消息称品牌即将要达成一项投资交易,但时至今日该公司目前仍然保持私有化。在2016年披露年收入超过1.5亿美元后,该品牌便没有再公布相关数据。  
 
过度泛滥而不加筛选的联名合作稀释了Alexander Wang的品牌价值,而从巴黎时装屋品牌转向个人品牌,并对个人品牌放弃设计先锋性的追求,也让Alexander Wang退出了高级时装的影响力圈层。
 
虽然近两年来Alexander Wang在中国市场受到欢迎,被千禧一代时尚博主青睐,凭借钻石手袋、高跟凉鞋、logo印花外套等爆款产品实现了短时间的热卖,然而品牌更多与“网红”、“派对”、“社交媒体”等词汇联系在一起,而非“专业”这个在高级时装领域至关重要的口碑。
 




Alexander Wang的爆款产品如水晶手袋、牛仔单品和缎面衬衫裙受到社交名人的欢迎
 
时尚评论人Vanessa Friedman曾提出质疑,“我并不否认Alexander Wang的才华,他同名品牌的成功无疑提升了当代时尚界对他的关注度,但是这个品牌的作品并不酷,他只是在顺应时尚趋势。” 
 
她强调,无论在时尚界还是其他行业,真正具有影响力的人需要拥有变革能力,能创造新的服装廓形,或改变商业模式,而Alexander Wang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此同时,更多行业人士的注意力已经被Jerry Lorenzo等后起之秀所占据。
 
Alexander Wang在高级时装领域下陷的背后,是美国一代设计师品牌的迷失。
 
2010年之前崛起的Proenza Schouler、3.1 Phillip Lim、Jason Wu等同样以都市奢侈风格著称的美式设计师品牌,一度受到欧洲奢侈品牌的青睐。 彼时欧洲奢侈品潜在地将美国视为“未来”的代名词。管理层面,法国奢侈品牌Chanel开始启用美国人担任CEO,而在创意领域,除了开云集团的Balenciaga任命Alexander Wang,LVMH也首次聘用亚裔美国人为创意总监。 
 
行业中聘用炙手可热的年轻美国设计师改造老化的奢侈品牌已成风气。2011年之后,LVMH时装部门前负责人Pierre-Yves Roussel找来的美国买手店Opening Ceremony联合创始人Humberto Leon和Carol Lim为Kenzo带来短暂复兴,以及Hugo Boss任命Jason Wu为创意总监。他们为品牌带来了美国设计师对于年轻潮流和商品企划的深刻本能,如今看来是传统奢侈品牌最早的一轮年轻化转型。     
 
然而这些美国设计师如今均淡出了年轻一代和时装评论界的视线,它们不仅丧失了设计的先锋性,在美式时尚最擅长的商业化上也没有明显突破。 Jason Wu于2018年离开Hugo Boss,Humberto Leon和Carol Lim于2019年离开Kenzo,并将Opening Ceremony的知识产权卖给了意大利品牌管理公司New Guards Group,旗下店铺全部关闭。Proenza Schouler经历了一番投资人更替的财务动荡后,设计风格被指模仿Bottega Veneta。
 
相较之下,更早一代的Marc Jacobs和Tom Ford似乎更为坚挺,但也仅仅是勉强维持,不再能够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可以说,美国主流时尚已经完成了从都市奢侈过渡到潮流运动的变化。Off-WhiteYeezy、Fear of God、Aime Leon Dore等明星街头设计师品牌的光环完全遮住了传统设计师品牌。
 
Alexander Wang虽然早期富有先见性地踩中了运动时尚风潮,并在近两年短暂抓住了千禧复古和athflow的流行风格,但在街头风格成为主流的环境下如同逆水行舟。 
 
放眼全球,欧洲设计师品牌在先锋性和美学系统上又更胜一筹。Jacquemus的法式风情、Marine Serre的末世情结、Simone Rocha极具标识性的少女风格、Craig Green长期稳定的输出、Y/Project的解构个性,它们在审美上都做到了更高的辨识度,并在联名合作上保持审慎态度。而Toteme、Ganni这类新晋网红品牌,在具有各自富有特点的风格之外还在商业模式上做出了创新。 
 
或许近年来拥有诸多爆款的Alexander Wang已经是美国设计师品牌的幸运儿。演员Julia Fox背的牛仔裤单肩包让Alexander Wang在社交媒体上再次掀起了火花,但是其作为设计师品牌并没有在水钻、牛仔、缎面等抓人眼球的材质和符号之外建立一个鲜明的整体风格系统,爆款的追随者也没有与品牌建立较高忠诚度。 
 
这类爆款品牌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在一阵风潮过后,迅速被社交媒体遗弃。十年来,曾受奢侈品巨头垂青的Alexander Wang将一手的好牌打乱,在品牌讲故事能力上的惰性,使其从明星设计师品牌沦落至网红博主品牌的梯队,随时都有被替代的风险。
 
美国一代设计师品牌在审美和商业化两段的撕扯下日益变形,进而陷于如今的尴尬处境。
 
在内外兼忧的条件下,Alexander Wang此次的高调回归无疑是背水一战。熟稔社交媒体规律的他或许已经摸清舆论的动向。在没有记忆的互联网时代,两年的阔别足以冲淡一桩丑闻带来的负面影响。然而对于原本就根基不稳的Alexander Wang品牌而言,这并不是本质问题。 
 
在明星设计师成为明星之前,专业主义都是最硬的通行证。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