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天然钻石vs人工合成钻石,谁的明天更美好?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全球钻石行业一度遭遇了新冠疫情的重创,但过去一年来已经成功反弹,行情甚至超越了疫情前。从中受益的,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天然钻石”,也包括兴起于2015年左右的“宝石级”(非工业用途)人工合成钻石,又名“实验室培育钻石”。

近几年来,有关人工合成钻石的新闻此起彼伏,不少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获得重磅投资。而传统的天然钻石巨头也在迎头赶上,希望在维护传统领地的同时,开辟新的战场。

那么,“人工合成”钻石到底会在多大程度上冲击传统天然钻石的固有认知和市场地位呢?本文将就这个颇具争议的话题展开探讨:


天然 vs人工合成,孰优孰劣?
近年来,关于天然钻石与人工合成钻石的争论此起彼伏,人们关注的焦点包括:

人工合成钻石到底算不算真正的钻石?
天然与合成钻石的价差有多大?
合成钻石是不是比天然钻石更环保?

下文将从定义、形成、外观、价格、可持续性等维度,对天然和人工合成钻石进行比较。这一部分内容参考美国宝石协会(GIA)官方网站对于合成钻石的阐述,数据部分参考 Bain&Company (贝恩公司)2021年最新报告。

——定义

人工合成钻石(Synthetic diamonds),又称为实验室培育钻石(lab-grown, lab-created, lab-made),从命名上可以看出其形成于实验室或工厂,而非在地球自然环境中形成。

目前,很多合成钻石实验室已经在应用前沿技术模拟天然钻石在地壳下形成时所需要的条件。具体来说,需要经过数亿年地球内部的高压、高温环境,才能形成这种碳元素单质晶体。而这些条件,作为天然钻石的“起源故事”是其区别于合成钻石的主要区别,除此而外,在化学、光学和物理性质以及晶体结构上两者基本相同。


上图从左至右依次是CVD钻石,天然钻石和 HPHT钻石

——形成

合成钻石从制作工艺上大致分为两大类——“高温高压法钻石(HPHT钻石)”和“化学气相沉积法钻石(CVD钻石)”。

根据 GIA官网资料显示,合成钻石的研发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最先被应用的是 HPHT方法——将碳晶种放在内有金属溶剂的压平机中,让金属在 1400℃左右的高温高压中熔化,熔化后的金属溶解碳晶种,再凝固成钻石,其产品通常用于通讯和激光光学和研磨剂等工业领域。进入21世纪,CVD方法开始用于制作工业用途的钻石 —— 将碳氢气体混合物逐层附着于晶体表面,整个过程需在 800℃的环境中完成,相比 HPHT,它所需的压力和温度条件更低,

直到2010年代中期,宝石级合成钻石才逐渐进入规模化发展的轨道,并投入商业用途。

——外观

用肉眼观测,合成钻石与天然钻石完全相同,因此只能通过专业的宝石实验室仪器来鉴定。仪器通过检测其微量元素和晶体生长的微小差异,来确定其身份。

需要指出的是,合成钻石与天然钻石一样有严格的分级体系,由 GIA这类的官方机构出具鉴定报告。


上图左侧的合成钻石与右侧的天然钻石用肉眼观测几乎完全相同 - 上图左侧的合成钻石与右侧的天然钻石用肉眼观测几乎完全相同
——价格

根据 Bain&Company (贝恩公司)2021年发布的最新钻石报告《 Brilliant Under Pressure: The Global Diamond Industry 2020–21》,技术的持续进步推动合成钻石产量从2019年到2020年


——价格

根据 Bain&Company (贝恩公司)2021年发布的最新钻石报告《 Brilliant Under Pressure: The Global Diamond Industry 2020–21》,技术的持续进步推动合成钻石产量从2019年到2020年以双位数增长,同时零售价格不断走低。目前,天然钻石和合成钻石的价差已经可高达惊人的10倍。

举例来说,一克拉-G色-VS净度的合成钻石的价格相当于同等天然钻石的比例,从2017年的65%,下降到 2018-2019年的 50%,再下降到2020年的 30%!

以美国珠宝零售品牌 James Allen (由美国最大的钻石珠宝零售商 Signet Jewelers推出于2006年,同时销售天然钻石与合成钻石产品)的钻石售价为例:


1.12克拉-G色-VS1净度的圆形天然裸钻售价7470美元
1.12克拉-G色-VS1净度的圆形合成裸钻售价2050美元

2020年,合成钻石的零售价格下滑的同时,批发价格却保持稳定,这让相关贸易商和珠宝制造商的利润空间持续缩小。不过,对消费者来说,这肯定是一个好消息。贝恩报告认为,合成钻石零售价格的进一步下调,将让更多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逐步接触到时尚珠宝市场中这个新兴的细分领域。

从目前合成钻石零售市场份额来看,美国为第一大市场,中国位居第二。

——可持续性

贝恩报告指出,可持续性、透明度和社会福利对于钻石的消费者、投资者和价值链来说,其重要性与日俱增。

天然钻石取自于原生的天然矿床,目前主要的开采方法主要有三类,露天开采、地下开采以及海洋开采。三种开采方法无疑都对自然环境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其破坏主要体现在能源的消耗、碳排放以及污染海洋三大方面。举例来说,平均开采1克拉的天然钻石将排放160千克的温室气体。

不过,合成钻石也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绿色”。在高温、高压的生产条件下,平均生产1克拉的合成钻石将排放511千克的温室气体,是开采同等重量天然钻石排放量的3倍以上。


澳大利亚阿盖尔(Argyle)钻石矿


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人工合成钻石市场
2021年以来,人工合成钻石市领域已经发生了多起重量级融资、IPO案例,让这个新兴细分市场的竞争日趋白热化:

—— 2021年4月,成立于2012年的美国合成钻石品牌 Diamond Foundry完成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目前估值高达18亿美元,好莱坞影星 Leonardo DiCaprio 也是它的投资人。

—— 2021年9月,成立于2005年的美国珠宝零售商 Brilliant Earth 在 IPO中成功筹资2.5亿美元,市值11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它主打“道德钻石”概念,人工合成钻石在其产品中占有重要比例。

—— 2021年9月,中国合成钻石初创企业力量钻石(301071.SZ)登陆深交所创业板首日涨幅超过10倍,带动国内三家合成钻石上市公司*ST金刚(300064.SZ)、黄河旋风(600172.SH)、中兵红箭(000519.SZ)10月股价走高。截止10月22日,力量钻石的最新市值为182亿元人民币,市盈率高达117倍。

创业公司高歌猛进的同时,传统钻石和珠宝巨头也不甘落后,纷纷入局合成钻石,有的大举投入研发和生产,有的基于合成钻石推出新的珠宝系列或品牌,有的更宣布放弃天然钻石,全面拥抱合成钻石:


2016年,奥地利人造水晶巨头施华洛世奇推出首个合成钻石系列 Diama;
2017年,巴菲特控股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旗下珠宝公司 Richline 集团联合梅西百货推出合成钻石品牌 Growth with Love;
2018年,天然钻石巨头戴比尔斯(De Beers)推出合成钻石品牌 Lightbox;
2021年5月,丹麦珠宝品牌 Pandora宣布全部使用合成钻石替代天然钻石。
2021年10月,中国香港珠宝商周大福推出合成钻石品牌CAMA


Lightbox 合成钻石珠宝


疫情后强劲反弹的天然钻石市场
疫情以来,传统天然钻石市场经历了较为显著的先抑后扬的过程。

以行业最具代表性的戴比尔斯钻石原石看货会销售数据为例,2020年疫情爆发后,其销售额经历了短暂的停滞(如下图中2020年第3-6轮销售周期)后迅速恢复增长,甚至超越疫情前水平。2021年截至目前的8轮销售周期累计销售额40.3亿美元,已经基本与疫情前的2019年全年10轮销售周期的销售额40.4亿美元持平。


2020年至目前,戴比尔斯历次看货会销售周期销售额变化情况

经历了后疫情时期供应链上中游企业对钻石原石和成品钻石库存的清理和消耗,市场进入了供不应求的状态。

2020年11月,力拓集团 (Rio Tinto) 宣布关闭以全球粉钻钻石矿——澳大利亚阿盖尔(Argyle)钻石矿,据估计全球天然钻石的供应量将减少五分之一。

过去一年来,戴比尔斯启动了近十年最大幅度的提价行动,从去年12月到截至今年7月,已经在8个月内第五次上调原石价格,远远超过疫情前水平。(点击链接,查看《华丽志》历史文章

传统天然钻石市场的强劲复苏,也让戴比尔斯等老牌钻石商更有动力和底气去应对人工合成钻石发起的挑战。

天然钻石如何回应合成钻石发起的挑战?
1950年,戴比尔斯提出了经典的天然钻石广告语“a diamond is forever”(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在70多年后的今天,宝石级合成钻石在珠宝市场上强势崛起,天然钻石行业又将如何以新的策略应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呢?

从行业近期动向来看,这种应对主要体现在营销推广、钻石溯源、循环利用和掌握定价权等四个方向上:

—— 鼓励推广天然钻石的设计和消费

由全球七大钻石开采公司组成的天然钻石协会(The Natural Diamond Council,下文简称 NDC)近年来通过对品牌、对消费者端的不同宣传活动推广天然钻石概念:

品牌侧,NDC今年发起了一项新兴设计师钻石倡议,目标是消除设计师在采购天然钻石原料时时常遇到“行业壁垒”问题。这一项目向多元族裔新兴设计师提供帮助,设立了100万美元的钻石信贷额度,同时还提供相关的专业教育和其他行业资源。

消费者侧,NDC在2020年设立了天然钻石在线科普平台“Only Natural Diamonds”,并启用好莱坞女演员 Ana de Armas 担任全球大使。2021年5月,中国香港珠宝商周大福成为了NDC在中国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战略零售合作伙伴。

(注:全球七大钻石开采公司包括埃罗莎(ALROSA)、戴比尔斯(De Beers Group)、卢卡拉(Lucara Diamond Corp)、RZ Murowa、佩特拉(Petra Diamonds)、力拓(Rio Tinto)和 Arctic Canadian Diamond Company Ltd.,总产量合计占全球天然钻石总产量的75%。)


—— 全产业链合作,深化钻石溯源
31%的受访者认为,奢侈品牌披露产品信息(包括原材料、产地、碳排放等)更易提升消费者好感度。

道德钻石概念的深入人心,正在激发更多消费者对于从矿区到成品全程溯源的关注。而合成钻石的崛起,则让天然钻石的生产商和零售商更迫切地需要证明其”天然”的身份。

戴比尔斯(De Beers)最早在2018年开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 Tracr 平台试点项目,实现钻石溯源。今年8月,戴比尔斯在此基础上再推试点项目 Code of Origin,为每一颗钻石定制唯一身份代码。

埃罗莎 (Alrosa PJSC)  今年7月宣布将在钻石溯源领域采用全新的“纳米标记(nano mark)”技术(非侵入镭射标记技术)在钻石的晶体内部实现特殊标记,只有用特殊的扫描仪才能看到,且不可毁灭。

美国奢侈珠宝品牌蒂芙尼( Tiffany & Co.)2020年10月起公开其新采购的单独注册钻石(0.18克拉及以上)的完整制作过程(“钻石工艺溯源体系”),包括开采、切割、抛光、评级、镶嵌等细节信息。


工匠在毛里求斯的蒂芙尼钻石工坊中进行钻石切割及抛光

—— 提倡“回收钻石”概念

人们对于可持续理念的关注,二手奢侈品的普及同样适用于钻石领域。业内人士认为,回收钻石兼顾了环保与性价比需求,因此正在受到更多珠宝商和消费者的关注。回收钻石的兴起,对于天然钻石的推广宣传也提供了新的思路。

—— 掌握“定价权”

戴比尔斯2018年5月30日宣布推出合成钻石品牌 Lightbox 后,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研发、生产和零售等方面不断加大投入。

在研发端,戴比尔斯子公司 Element Six 近年来不断拓展CVD钻石在量子技术中的其他应用领域如计算机、传感器和磁力测定等等。

在生产端,首先是斥资9400万美元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历时四年建设合成钻石巨型工厂,其年产量预计将在今年达到20万克拉,大约是2020年产量的三倍。预计到工厂全部建成投产后,年产量将达到50万克拉。


Lightbox 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人工合成钻石工厂


在零售端,今年10月,Lightbox 将合成钻石的销售范围从珠宝成品扩张到“裸钻”,包括 1克拉、1.5克拉、1.75克拉和2克拉四种规格,价格都是每克拉800美元。

相比之下,上文提到的美国最大的钻石珠宝零售商 Signet Jewelers 旗下  James Allen 1.12克拉-G色-VS1净度的圆形合成裸钻售价 2050美元。Lightbox 的裸钻报价不到 James Allen 的一半!

不过,Lightbox 没有像 James Allen 那样对裸钻的净度和色泽进行细致的分级,而是笼统地说明其净度不低于VS,颜色为接近于无色(相当于 G级)。

Lightbox首席执行官Steve Coe认为:提供单颗散装售卖的钻石,不仅进一步区分了实验室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还为时尚珠宝类别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他说:“我知道天然钻石显然对许多消费者来说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在情感上有重要意义,通常与重要的送礼场合有关。所以我们认为对于实验室培育钻石来说,它的机会是发挥低价优势。”

显然,随着产能的高速扩充,Lightbox 将试图像它的母公司戴比尔斯那样,掌握人工合成钻石的“定价权” —— 一方面是为了打压竞争对手,以便在这个新兴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一方面更是为了进一步拉开与天然钻石的价差,通过这种价差将合成钻石限制在大众化的“时尚珠宝”的范畴,避免它侵占戴比尔斯所代表的天然钻石在高级珠宝界至高无上的地位。

戴比尔斯的 CEO Bruce Cleaver 在2019年时就表示过:“合成钻石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但是它们属于时尚,而非奢侈品。”

丨图片来源:GIA官网,各品牌官网,天然钻石协会官网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