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Skinceuticals-Beijing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Apac Supply Chain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Junior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 Skinceutica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mi Project Manager,l'Oréal Paris, 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ategory & Shopper Activation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Saint-Gervais Mont-Blanc 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aybelline New-York,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Buyer,IT bp,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Perchasing Manager,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CRM Data Manager,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Senior Manager, la Roche-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Kiehl's,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Education Manager,la Roche Posay,Active Cosmetic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Digital I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度 | 时装还需要评论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7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在过载的信息面前,人们前所未有地需要意见领袖,但他们拒绝被告知,渴望被说服,流量瓦解了权威。 
 


著名时装评论人、Vogue国际版编辑Suzy Menkes日前宣布将于10月从出版巨头康泰纳仕集团离职。由她主持的、原定于今年12月举行的Conde Nast Luxury Conference年度奢侈品论坛也因疫情的不确定性而取消。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人事变动。在全球时尚出版业的低迷中,76岁高龄的Suzy Menkes大概率将不再加入任何大型出版集团,而以独立身份继续其时装写作的终身事业。Suzy Menkes在个人Instagram上发布声明称,未来读者可以通过播客、Instagram、个人官网和她即将出版的书籍与她见面。

如今热爱时装的年轻一代,很可能已经不认识Suzy Menkes。从24岁的第一份工作算起,Suzy Menkes已经入行52年,见证了当代时装半个世纪的变革,是行业最资深的时装评论家之一。先后供职于英国《标准晚报》和《国际先驱报》后,Suzy Menkes于2014年加入康泰纳仕集团,彼时她已经70岁。在此后的六年中,Suzy Menkes的文章在全球超过25个版本的Vogue网站上发布。
 



Suzy Menkes从24岁进入时尚出版业,至今入行超过50年 
 
直到现在,人们依然能在每一季的时装周秀场见到Suzy Menkes四处奔波的身影。延续了报刊时代的职业习惯,她依然会在时装秀开始前拿出她的笔记本做准备,但这不妨碍她用手机拍摄大量秀场图片,并发布在她的个人Instagram账号上。自从时尚行业进入社交媒体时代,Suzy Menkes也开始在传统写作之外尝试这种新型沟通方式,至今为止在Instagram上积累了52.5万粉丝。 
 
虽然时装周赶场对于精力旺盛的年轻编辑甚至都是一项繁重的任务,Suzy Menkes的秀评依然能在第二天准时出现在网站上。如此笔耕不缀的职业写作人精神,在业内依然罕见。
 
过去几年中,她被视作康泰纳仕集团的门面,是严肃时装评论的象征,然而与极高的行业地位形成鲜明对比,似乎已经没人在意她说了什么,写得如何。相较于这位名记者的文章,社交媒体上的年轻人更熟识她的标志性发型。
 
这背后的残酷事实是,老牌时装评论人几十年来擅长撰写的秀评,年轻读者兴趣寥寥。那些细致入微的服装描写,生动活泼的色彩比喻,对每一个图腾背后故事的深入挖掘,那些通过咀嚼文字创造的想象空间,在这个视觉化时代,愈发不被需要。读者根本不必通过这重重阻碍,社交媒体取代了评论人的媒介地位,连接了品牌与受众。 
 
况且,如今的时装秀早已不只是呈现衣服,它更像是一场综合感官体验的娱乐营销活动,夹杂着许多复杂的商业目的。而创意总监的角色也在二十年间发生了根本变化,其任务不仅是设计一个完美的系列,还有配合实现品牌的整体策略。 
 
当整体行业发生质变时,守旧的评论人依然执着追问一个系列的灵感来源,仿佛如今的创意总监还像二十年前一样亲力亲为,而对品牌全局视而不见,盲目沉溺于秀评报道的旧制式中,坚持认为这是对行业遗产的传承,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失去读者根基,与时代脱轨。
 
Suzy Menkes自己曾直言,现在已没人读这些秀评,也没几个人能写好。但是Suzy Menkes并没有给出“好”的定义。
 
除了报道内容和形式的老化,在职业生涯的晚期,Suzy Menkes的观点也趋于保守。2018年,Suzy Menkes在其评论文章中对Dolce & Gabbana的态度在社交媒体引起激烈争议,被认为是“洗白”Dolce & Gabbana的种族主义,并对中国市场存在偏见。 
 
这篇文章是对Dolce & Gabbana Alta Moda高定系列的秀评,而该系列恰好在品牌“辱华风波”17天后举行。起初Suzy Menkes在个人Instagram上连发20余条Dolce & Gabbana相关图片已招致网友不满。而后的文章又将中国描述为“在其历史和消费主义的诱惑之间摇摆挣扎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且仅在文章尾部捎带提及了品牌的“辱华风波”,被认为是对社会议题的选择性忽视。 
 
先锋时装杂志1Granary对此批评道,“在全篇赞美Dolce & Gabbana文艺复兴时期的刺绣之后,作者将品牌遭受的批评定义为愚蠢,辱华风波仅在文章尾部提及,成为几乎不值一提的小事,这反映出作者对于外来文化的蔑视。” 
 
该杂志进而指出,“时尚不是在真空中创造的。在T台展示之前,衣服不会凭空产生。我们需要谈论时尚产生的环境,否则这些服装也变得毫无意义。”
 



Suzy Menkes前所未有地为文章道歉,侧面反映了传统时装评论走下神坛 
 
随着舆论发酵,Suzy Menkes不得不通过Instagram帐号发布道歉声明,然而她的道歉依然令人失望,不过她前所未有地为文章道歉,侧面证明了传统时装评论走下神坛。
 
在这次风波中,一批时装领域的新兴意见领袖站出来,指出Suzy Menkes等老牌时装评论人凭借资历享受高薪待遇,受品牌邀请全球旅游,既丧失了公信力,也失去了与新一代读者建立联系的能力,更没有为行业新人留出成长空间。 
 
人们倏然发现,此前拥护的权威不仅仅是满口谄媚、缺乏独立观点,更危险的是,他们一旦稍微试图诚实,便暴露了根深蒂固的精英主义立场。
 
早在2015年,另一个知名时装评论人Cathy Horyn就曾公开批评Suzy Menkes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当时System杂志的Jonathan Wingfield问及她如何看待品牌推广时,Cathy Horyn炮轰Suzy Menkes,“人们可能会说我在写作这件事上盲目乐观,但我觉得品牌对写作有着可怕的影响力,它正在污染我们的写作环境。” 
 
而在近期康泰纳仕集团因拥护精英主义遭受舆论指责后,越来越多人甚至乐于见到Suzy Menkes的“倒下”。有网友直言,下一个会不会是Anna Wintour?新锐时装评论人Pam Boy则对Suzy Menkes的离职不无讽刺地评论称,“如果我说‘终于’会不会显得太粗鲁呢?” 
 
当然我们不应忘记,任何保守,最初也曾大胆而疯狂。2001年的Suzy Menkes就因大胆的批评意见被拒绝参加所有LVMH旗下品牌的时装秀,原因是她对时任女装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在Dior陷入瓶颈的评价惹怒了LVMH老板Bernard Arnault。 
 
只不过在成为权威的道路上,标榜独立的时装评论人依然免不了被时装体系同化。从新锐到资深,包袱渐重,趋于保守,进而被新锐取代,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 
 
从更深层次看,这是传统时装评论人所依附的时装媒体话语权旁落的问题。随着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告别黄金时代的时装杂志丧失议价权,沦为广告主的喉舌,导致评论人和作者的立场被钳制。这就是为什么权威媒体的秀评已经非常雷同,很少有传统时尚媒体和评论人敢说真话,因为他们需要为广告客户负责。 
 
特别是在商业深刻操纵时尚行业后,时装评论愈发显得鸡肋。评论人不仅不敢说真话,即便说了,也缺乏实际的影响力。最突出的例子可能是对于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评判。虽然时装评论人热衷于批评Maria Grazia Chiuri成衣设计能力不足,但是后者却凭借爆款手袋和话题度打造了优异业绩,坐稳了创意总监的位置。
 
这一现象暴露出以单一创意视角和传统知识体系看待时装的评论人,在复杂的行业现状面前丧失了解释能力的问题。
 
在传统媒体生存环境的变化下,Suzy Menkes的离职看似进一步支持了近年来的一种流行观点——时装评论已死,时装界已经不需要评论。 
 
这是权威瓦解、去中心化、流量为王的社交媒体时代,是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意见领袖,每个人都能针砭时弊的时代。你不需要争取杂志的一个豆腐块版面才能获取注意力,抖机灵、毒舌、贩卖急智就能让你快速积累粉丝。在注意力争夺中占据弱势的严肃新闻面临危机,在任何领域都一样。
 
然而这依然不能证明时装界已经不需要评论,也不能推导出,不擅长注意力争夺的严肃内容必死。事实恰好相反,随着社交媒体舆论生态的进一步成熟,一批新兴时尚意见领袖正通过社交媒体建立话语权。社交媒体意见领袖愈发垂直细分,不同兴趣领域的人都能找到他们的“部落首领”。传统的意见金字塔倒塌后,如今人们所见的更像是“意见的山丘”。
 



时装评论在社交媒体上实现了形式、立场、话题范畴和商业模式的迭代
 
无论是用苹果emoji进行秀评、以Instagram对话框形式呈现设计师采访的Pam Boy,专注于时尚法律细分领域的Julie Zerbo,从YouTube起家进行视频点评、以meme形式调侃行业的Haute le mode,专门研究黑人时装历史的Shelby Ivey Christie,还是深入研究设计师的YouTube博主Bliss Foster,都在不同媒介平台上开辟了自己的话语空间,建立了忠实受众群。 
 
他们在形式、立场、话题范畴和商业模式上都革新了时装评论。
 
在形式上,新一代的时装评论根据社交媒体形态开辟了符合视觉化传播趋势的形式,如上述视频、符号、meme等,而不仅限于文字写作。但是他们也坚持了传统时装评论所具备的时装专业知识、深度思考和逻辑性,并提供了丰富的论据、史料和数据支撑。论证性文章的精髓在于逻辑框架,新兴评论人在不同平台和形式上延续了这一点。 
 
在立场上,新一代时装评论果断放弃了传统的平衡理论和虚伪的中立,选择更加明确、真实、坦诚地表达观点,拒绝平庸,尽可能地共情。这样做的底气在于他们不必为广告主负责,而是为粉丝读者负责。流量成为了新兴评论人面对商业的议价筹码,它并不与严肃态度对立,也没有原罪。 
 
新兴时装评论的话题范畴也前所未有地扩大。它不仅视时装评论的对象为华丽的衣服,还从艺术、文化、商业、社会、政治等多个视角,透视作为产业的时尚,综合客观地理解行业变化。曾经的时尚是小众狂欢,而当前的时尚则是一个面对中产大众的商业系统。当从业者创新求变时,时装评论应该更先一步打开视野,看到未来。 
 
在商业模式上,时装评论的迭代仍然较为有限。尽管部分新兴评论人凭借YouTube视频广告分红进行盈利,但多数评论人最终仍然依赖自由撰稿或商业广告维持生计。商业广告从某种程度上与评论人的独立性存在冲突,以牺牲公信力作为赌注。而自由撰稿的不确定性和低廉报酬则让评论人常年面临生存压力。 
 
如果说欧美市场的稿酬标准还能让作者勉强维持基本生活,那么中国市场单纯依靠写作养活自己的时装作者寥寥无几。在当下格外偏重视觉化的时尚行业,相较于时装造型,时装写作的上升空间和投入回报比越来越难以吸引行业新人。
 
这就是为什么受过专业教育的时装写作人才一直十分紧缺,而现有的写作人才还在不断流失,最终令丧失内容能力的媒体行业陷入恶性循环。据微信公众号LADYMAX了解,全球顶尖时装院校时尚新闻专业的毕业生正大量流向薪资较高的奢侈品电商,从事文案工作。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行业稿费标准依然停留在千字三百至五百元,那么行业将难以留住人才,培育出真正的时装评论。就像艺术评论和文学评论一样,时装评论从来无志于成为大众读物和快消产品。但没有时装评论,时尚行业的未来将变得十分可怖,它将成为一团稍纵即逝的烟火,娱乐至死。 
 
时装评论代表了行业的顶线和未来,没有先锋观点和异见批评的行业便没有未来。虽然时尚对于视觉信息的偏爱是大势所趋,但是文字的重要性需要被重申。没有人可以否认,文字在表达复杂观点上依然是最有效的工具。
 
所以不是时装不需要评论,而是如今的时装不再需要精英主义。在过载的信息面前,人们前所未有地需要意见领袖,但他们拒绝被告知,渴望被说服。 
 
比唱衰更有价值的是重拾信仰。Suzy Menkes的职业生涯至少证明了,时尚依然是一个热情驱动的行业,而时装写作可以是坚持一生的事业。
 
正如Karl Lagerfeld等终身奉献于时尚事业的人物那样,传奇者留下的是珍贵的方法论,他们实践了以强大意志和极度自律与人之惰性抗衡,实现了意识与行动的终极自洽。他们以终身维度规划人生,因而能戒骄戒躁,不受困于眼前。他们将目标分解为单位刻度,它可以是每一篇文章,也可以是每一个系列。
 
积跬步至千里,所有伟大,拆解下来都是不懈的微调与修正。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标签 :
其它
传媒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