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8
工作信息
COTY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sr. Manager, Procur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Account Executive, Franchise, Pvh We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Brand Manager For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TUART WEITZMAN
Manager, Human Resourc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Digital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PR & Influencer Marke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10月26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时尚奢侈品牌抢滩“高级腕表”!看爱马仕、路易威登、香奈儿、迪奥怎么做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10月26日

上世纪七十年代石英机芯的问世,为以时装、皮具产品为主的“非腕表类”时尚奢侈品牌进入腕表行业打开了大门。

初期,这些奢侈品牌将腕表视为一种时尚配饰,比起复杂功能,这类“时尚腕表(Fashion Watch)更注重外观设计。同时,由于这些品牌们自身不具备腕表生产能力,它们通常会授权一些专业的钟表制造商(如:美国Timex(天美时)集团、瑞士 Movado 集团)为其运作相关业务。

随着高端消费市场对机械腕表需求的复苏,Hermès(爱马仕)、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Chanel(香奈儿)、Dior(迪奥)等品牌开始为腕表辟出独立的业务部门,希望将这一业务内化,以产出与品牌历史与美学高度契合的复杂功能腕表,增强品牌对于忠实用户的吸引力,并在高级制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通过梳理上述四大奢侈品牌的制表历程,本文将详细解读:
奢侈品牌如何跨越“专业制表”的门槛
如何建立在腕表领域的独特竞争力
女性,是奢侈品牌腕表的“优先客户”?

奢侈品牌如何跨越“专业制表”的门槛
——基于制表发源地垂直整合供应链

古老的制表行业有着难以复制和超越的复杂工艺,为了逐步建立在制表领域的“正统性”,奢侈品牌基于发源地展开一系列供应链整合,建立起一条专属于自己的腕表垂直供应链。

在有着“钟表界奥斯卡”之称的日内瓦钟表大赏(GPHG)上,香奈儿自2012年起先后摘得“最佳女士腕表”、“珠宝腕表奖”、“工艺腕表奖”等多项桂冠。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以来,香奈儿已推出五枚 Caliber 系列自制机芯。从法国巴黎旺多姆广场的创意工作室 Watch Creation Studio,到瑞士 La Chaux-de-Fonds 的制表工厂 G&F Châtelain,两地紧密配合,执行着周密的制表工作。


香奈儿位于瑞士 La Chaux-de-Fonds 的制表工厂 G&F Châtelain - 香奈儿位于瑞士 La Chaux-de-Fonds 的制表工厂 G&F Châtelain
为了扩大独立制表能力,奢侈品牌通常都将目光投向了“外部收购”。1993年,在推出首个腕表系列 Première 五年后,香奈儿收购了瑞士制表厂 G&F Châtelain,随后又在 1998年和 2011年投资了瑞士钟表品牌 Bell & Ross 及瑞


为了扩大独立制表能力,奢侈品牌通常都将目光投向了“外部收购”。1993年,在推出首个腕表系列 Première 五年后,香奈儿收购了瑞士制表厂 G&F Châtelain,随后又在 1998年和 2011年投资了瑞士钟表品牌 Bell & Ross 及瑞士钟表制造公司 Romain Gauthier。2007年,香奈儿在巴黎旺多姆广场设立腕表创意工作室 Watch Creation Studio。

2018年9月,香奈儿宣布收购日内瓦高级钟表品牌 F.P. Journe 母公司 Montres Journe 20%股权,进一步整合表壳和表盘生产,以及获取 F.P. Journe 在复杂机芯领域的专业知识;4个月后(2019年1月),香奈儿又宣布入股瑞士高端手表机芯制造商 Kenissi,并表示此次入股 Kenissi 将使其“能够继续巩固在高端手表市场的地位”。

路易威登的制表之旅始于 1988年,品牌携手意大利著名女性建筑设计师 Gae Aulenti 打造了首个石英机芯的腕表系列——18K黄金表壳的 Monterey I,由于当时路易威登尚未拥有腕表量产能力,Monterey I 只限量发售了几枚。不久后,路易威登再次携手 Gae Aulenti 打造 Monterey II 系列腕表。

但 Monterey I 和 Monterey II 系列并没有使路易威登在表圈激起太大火花。2002年,路易威登宣布成立高级制表部门,真正开启了独立制表之路。与此同时,品牌在瑞士 La Chaux de Fonds 建立了第一间制表工坊,毗邻同为 LVMH集团的泰格豪雅总部。

为了加强在机芯制作、制表工艺等方面的实力,路易威登开启了一系列收购与整合:2011年收购了由瑞士制表二人组 Michel Navas 和 Enrico Barbasini 创立的机芯工坊 La Fabrique Du Temps;2012年,路易威登再次收购瑞士表盘制造商 Léman Cadran,以进一步巩固品牌的腕表零件供应,同时加强其表盘制作技艺。2014年,路易威登将所有腕表业务进行了整合,统一迁入了 La Fabrique du Temps 现在位于梅林的新工厂,专注于复杂功能机芯和表盘的研发和生产。


路易威登位于瑞士梅林 La Fabrique du Temps 机芯工坊


在专业认证上,路易威登制表自2016年起就获得了日内瓦印记(Poinçon de Genève)的背书,后持续推出了多款刻有日内瓦印记的腕表,包括2020年问世的 Tambour Curve 飞行陀飞轮腕表。在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上,Tambour Carpe Diem和 Tambour Street Diver分别获得了2021年度的“无畏奖”和“最佳潜水表奖”。

进入21世纪后,法国奢侈品牌 Hermès(爱马仕)、Dior(迪奥)也先后将目光瞄准瑞士腕表制造商,以夯实自身的制表实力。

如何建立在腕表领域的独特竞争力
——将品牌DNA融入腕表设计与工艺

Arnaud Chastaingt 是香奈儿腕表创意工作室 Watch Creation Studio 的总监,他从2013年起出任这个职位,在此之前,他曾在法国珠宝品牌 Cartier(卡地亚)工作了10年。

加入香奈儿后,Arnaud Chastaingt 贡献了不少创意,他不仅对品牌经典表款 J12 进行了多次迭代,还在2015~2017年间主导开发了香奈儿首款中性腕表 Boy.Friend、首款男性腕表 Monsieur de Chanel,以及 Code Coco 系列腕表。

作为今天香奈儿制表业务的灵魂人物,Arnaud Chastaingt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直言,“所有为香奈儿工作的创作者都遵循着相同的语汇,不过的确,我们可能会对这些词汇或者符号有不同的解读。”

在 Arnaud Chastaingt 设计的腕表中,往往可以看到许多香奈儿的标志性元素,例如:Code Coco 系列表带采用了 Chanel 经典 2.55手袋上的绗缝设计,Boy.Friend Tweed 腕表的表带上则模仿了香奈儿斜纹软呢(tweed)面料。不过,Arnaud 更倾向于将这些元素隐于腕表之中,避免喧宾夺主。他曾这样评价自己的腕表设计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对于设计师而言,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只看过去。”


从左至右:Code Coco 腕表和 Boy.Friend Tweed 腕表


相较于其制表历史,香奈儿等奢侈品牌本身的历史往往更加长远,深厚的历史档案以及在时间长河中沉淀下的 DNA 往往能够为品牌在腕表设计上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帮助品牌在这一领域独树一帜。

正如爱马仕腕表部门创意总监 Philippe Delhotal 所说:“爱马仕品牌的 DNA 一直以来都与美学相关,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如此,不管是时装单品、家居产品还是腕表。”他于2008年起担任该职务,曾先后为 Piaget(伯爵)、Jaeger-LeCoultre(积家)、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等品牌负责腕表设计。

爱马仕在日内瓦“2022 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上推出了一款极富童趣的腕表 Arceau Les folies du ciel,这一腕表以法国画家 Loïc Dubigeon 于1984年为品牌创作的“Les folies du ciel”丝巾为灵感,工匠在珍珠母贝表盘上嵌入彩绘热气球和形似飞鸟的缆车,以致敬人类对飞行的探索。今年7月,爱马仕推出的全新 Arceau Hermès Story 限量系列腕表设计灵感亦来自品牌 2022春夏系列 Hermès Story 丝绸方巾。


从左至右:爱马仕 Arceau Les folies du ciel 腕表和全新 Arceau Hermès Story 限量系列腕表


这些奢侈品牌在成衣和皮具领域都已经树立了标杆地位,如何提炼已有的专长,跨界融入品牌的制表工艺中,将始终是品牌在腕表领域形成独特优势的关键所在。

迪奥腕表和珠宝业务前任 CEO Laurence Nicolas 曾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用“高级时装腕表”一词描述品牌的制表工艺,她指出:“这是巴黎高定时装屋的创意与瑞士制表技术的结晶”。

2011年,迪奥以创始人 Christian Dior 先生创造的高定礼服为灵感,推出了 Grand Bal 系列腕表,如今,这一系列已成为 Dior 腕表的代表性作品。如 Dior 高级定制工坊中用罗缎、塔夫绸打造的晚礼服一样,Grand Bal 系列腕表采用金丝、网状织物、宝石、真丝、羽毛等材质作为装饰。

——大胆创意颠覆传统审美

在传统腕表工艺的加持下,奢侈品牌的大胆创意正在颠覆传统腕表的审美。今年早些时候,路易威登发布了第三代 Tambour Horizon Light Up 智能腕表系列,在潮流数码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其酷炫的“彩虹”灯效和高度个性化的自定义功能都备受年轻人的追捧。

值得一提的是,主导这一系列设计工作的于去年夏天刚刚上任路易威登钟表市场营销和开发总监的 Jean Arnault,他也是 LVMH 集团董事长 Bernard Arnault 最小的儿子。在 Jean Arnault 看来,“年轻”或者作为所谓“行业新进入局者”身份,正是路易威登制表的优势,这样可以不受百年制表历史的束缚。

Tambour 系列是路易威登开拓高级制表领域的处女作,近两年,路易威登使这一系列大放异彩:2021年品牌推出的 Tambour Carpe Diem 颠覆了传统的审美和计时方式,表盘上一条珐琅彩绘的蛇盘绕在18K红金的骷髅上,没有指针,而是依靠蛇与骷髅的动态交互来显时;Tambour Street Diver 集现代都市风格和传统潜水表特征于一身,打破了水下和城市佩戴场景的界限。


路易威登 Tambour Carpe Diem 腕表


2000年,香奈儿以美洲杯帆船赛中的 J12 帆船为灵感,推出了 J12 系列腕表,这一系列腕表开创性的采用全黑或全白精密陶瓷制成,在全球制表业掀起了一场“非黑即白”的审美浪潮,更使传统制表商重新重视陶瓷这一腕表材质,也因如此,香奈儿 J12 系列腕表被誉为“21世纪制表业的标志(Icon of 21st-century watchmaking)”。

J12 系列腕表见证了香奈儿在这个领域的创新探索。22年间,先后推出具有月相功能的 J12 Moonphase,搭载首枚自制浮动式陀飞轮机芯的 J12 Diamond Tourbillon,表盘镶嵌有 Coco Chanel 女士卡通形象的 J12 Mademoiselle Chanel,以上世纪九十年代电子音乐为灵感、用渐变彩色的蓝宝石装饰表圈或者表带的 J12 Electro,以 X 射线为灵感,表壳、表盘、机芯夹板和表带均用蓝宝石水晶打造的通体透明的 J12 X-Ray 等等。

据香奈儿珠宝和腕表业务总裁 Frédéric Grangié 透露,完全透明的 J12 X-Ray 系列腕表是品牌销售过的最贵的腕表作品,“每只售价约为100万欧元,并且我们是唯一掌握这种技术的品牌”。


香奈儿 J12 X-Ray 腕表


女性,是奢侈品牌腕表的“优先客户”?
传统制表商大多专注于打造专业、功能复杂的男性表款,但香奈儿、迪奥、爱马仕从一开始都从擅长的女性视角切入,打造外观小巧、时尚的女性表款。

香奈儿的首个腕表系列 Première 专为女士打造,以旺多姆广场建筑布局及五号香水瓶塞为设计灵感打造。“创造、女性和大胆始终是香奈儿品牌的 DNA。”香奈儿珠宝和腕表业务总裁 Frédéric Grangié 在今年5月接受英文媒体 Fashionnetwork 采访时这样说道。

同时 Frédéric Grangié 指出,腕表业务方面,女性客群一直是香奈儿的核心对象。“香奈儿与其他腕表品牌的商业策略不同,我们不会特别强调不卖给哪些人群,特别是我们主要卖给女性顾客”。

专业腕表博客平台 ablogtowatch.com 创始人 Ariel Adams 在接受 BBC 采访时曾指出,虽然女性时装品牌打造的腕表对于技术要求相对而言不会过高,但人们在某种程度上也低估了女士腕表的潜力,“收藏家们似乎对主要为女性生产腕表的品牌存在偏见,我个人一直不明白这一点,也许是女性时尚腕表价格相对便宜,且种类繁多,阻止了更多高端客户对手表的重视”。

某种程度上,香奈儿等奢侈品牌正在打破腕表行业的这种“偏见”,它们在制表领域的专业性也延伸到对男士腕表的涉足。

2016年,香奈儿推出了首个男士腕表系列 Monsieur de Chanel(下图),这款腕表全部由香奈儿瑞士制表工厂制作,还搭载了品牌首个内部开发和制造的机芯 Caliber 1。



Arnaud Chastaingt 曾透露,在设计 Monsieur de Chanel 系列腕表时,自己参考得最多的便是 Coco Chanel 女士生前的男士朋友和情人,“我完全不希望过度或者夸张的设计,当我在设想 Chanel 男士时(因为没有Chanel 先生给我作为参考),我会想到 Duke of Westminster(西敏公爵)以及 Boy Capel,脑中一直浮现两个词:‘谨慎’和‘权力’。”

迪奥首个男性表款 Chiffre Rouge 在 2004年正式面世。这一系列腕表由时任迪奥男装创意总监的 Hedi Slimane 亲自操刀设计,融合了其个人的服装设计风格。

爱马仕在 2012年推出了首个男性表款。“我们一直在挑战腕表这个拥有300多年历史的行业,为此,我们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爱马仕手表部门首席执行官 Laurent Dordet 曾这样指出。

| 图片来源:G&F Châtelain官网、各品牌官网、“钟表与奇迹展”官网、GPHG 官网


 

Copyright © 2023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