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4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3月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时尚街拍已死?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3月7日

关键词“Fashion Week Street Style”的搜索量在2020年疫情爆发后大幅下跌,国际时装周的风光不再,风靡一时的时装周街拍也黯然失色。 


 
疫情之后诸多的出行限制停下了时装周街拍摄影师的脚步。熙来攘往的时装博主和闪光灯聚焦的权威编辑虽然仍在穿梭秀场的间隙更换盛装,但Anna dello Russo、Chiara Ferragni、Eva Chen等摄影师镜头曾经时刻对准的意见领袖,似乎已不再是人们的凝视对象。
 
Google Trends的数据显示,关键词“Fashion Week Street Style”(时装周街拍)的搜索量在2020年疫情爆发后大幅下跌。尽管近期国际时装周正在海外举行,但是在疫情和国际地缘形势动荡的影响下,时装周的讨论度,用户对时装周街拍的搜索峰值也远低于此前几年的水平。




2022秋冬国际时装周期间用户对时装周街拍的搜索峰值远低于此前几年的水平
 
街拍鼻祖Bill Cunningham凭借锐利的眼光和包容的时尚态度在90年代引发了“人人为其着盛装”的全民风潮,拉开了欧美街拍时代的帷幕。2010年后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Phil Oh、Scott Schuman等街拍摄影师让时装周场外变成了场内T台的延伸,让盛装打扮的时尚博主从秀场的后来者化身为了主角。 
 
一些街拍常客利用自己的曝光度和影响力,开发了一块属于自己的时尚领地,他们搜罗并发布自己的街拍照,成功将自己塑造成了时装周外瞩目的存在,也将街拍的商业化推向高潮。随着时装秀愈发乏善可陈,时装周街拍显然成为观众注意力的新抓手。巅峰时期,Vogue Runway等传统时尚媒体将街拍作为时装周报道最重要的主题。 
 
围绕着时装周产生的街拍产业一度引发行业的密集讨论。有从业者批评街拍常客夺走了时装秀本身的焦点,还有人声讨街拍产业的商业化扭曲了街拍源自“街头”的本义。街拍产业成为了通过张扬服饰获得注意力的眼球经济。一些人为被街拍穿着极尽猎奇的造型,而这些搭配过于精致、刻意、脱离日常生活,并不以体现“好品味”为目的。
 



巅峰时期,时尚媒体将街拍作为时装周报道最重要的主题
 
因此,在时装周街拍盛行的十年后,观众对张扬猎奇而陷入定势的时装周思维似乎终于建立了耐受。他们发现时尚周街拍已经难以成为时尚灵感的来源。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时尚博主海量的“伪街拍”也让街拍时尚变得唾手可得,观众不必等到时装周就能获得相似的视觉刺激和时尚启发,时装周作为时尚产业注意力绝对焦点的角色逐年被稀释。 
 
时装周街拍自此开始走下坡路。  在影响人们穿衣理念这件事上,社交名人的影响力却是一路攀升。时尚的话语权一度从时装编辑过渡至时装博主,然而时装博主在短暂引领民主时尚的潮流后,却不敌那些影响力更大的社交明星。在此次时装周期间,比起时装编辑穿什么,人们显然更好奇Kanye West和前女友Julia Fox去了哪些秀场,Kim Kardashian穿什么参加Prada时装秀,以及Rihanna和Asap Rocky如何亮相。 
 
在时装周之外的时间里,Kendall Jenner、Hailey Bieber等兼具明星和超模身份的社交媒体红人成为了普通观众更实际的穿衣模板。她们通过街拍成为了流行时尚领域的风向标,其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都能受到人们的关注。
 
她们那些风靡网络的街拍照片不至于如同时装周街拍那样脱离生活现实,也不足以制造流行明星在时装周期间所引发的爆炸性话题效应,却仍然具备了让一个品牌翻身的潜力。她们让普通人仰望,却并不遥不可及。
 



Kendall Jenner等兼具明星和超模身份的社交媒体红人成为了普通观众更实际的穿衣模板
 
疫情之后,一个逐渐明晰的趋势是,曾经向往国际化时尚趋势的人们似乎开始返璞归真,寻求更真实的时尚。 
 
时尚变得更加本地化了。体现城市气质的素人街拍正在兴起。没有奢侈的华服、没有造作的姿态,有的只是身着快时尚品牌和Vintage单品的、匆匆走过的普通人。在聚焦巴黎街头时髦素人的Instagram账号“Parisian in Paris”里,观众可以一览真实巴黎街头的普通人着装,而这种着装并非那种媒体和时尚博主所建构的法式时尚,也没有那种号称“不费力时髦”却需要时刻扼制食欲的单一审美标准。 
 
此类账号近期快速涌现并受到大家欢迎,包括米兰的“Milanesi a Milano ”以及伦敦的“Londoners in London”在内,几个账号如今已经累计拥有近100万的粉丝。不同城市的人群与城市街景交相呼应,呈现出浑然一体的城市风貌和各不相同的时尚特征。在经历了居家隔离之后,人们重新审视习以为常的城市,并对都市时尚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Instagram账号“Parisian in Paris”中的巴黎素人街拍
 
时尚街拍悄然以另一种亲民形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时尚街拍回归最初的起点,回到了Bill Cunningham一辆自行车行走街头的街拍年代,时尚最真实的样貌再一次展现了出来。 
 
在中国,时尚产业的发展虽然呈现出与欧美市场截然不同的特殊形态,却也呼应着全球时尚本地化的大潮流。 
 
从2015年开始,伴随上海时装周兴起、本土时尚品牌走向国际等一系列事件,中国时尚逐渐自成体系。而在疫情后,这一特征更加明显。国际旅行限制下的中国时装编辑和博主长达两年时间未能赴海外参加时装周,奢侈时尚品牌也愈发频繁的在中国举办时尚活动,为中国一线城市制造了新的时尚场景。 
 
中国时尚产业或主动或被动地,呈现出强烈的本地化特征,这也影响到了中国的街拍现象。 
 
起初,时尚街拍往往伴随着新商业地标的崛起而出现,例如2015年左右,年轻人聚集的北京三里屯太古里曾经是街拍胜地,而2018年之后,作为西南奢侈品消费中心成都的商业地标成都远洋太古里也掀起一股街拍热潮。
 
北京和成都的街拍背靠消费力的兴起,这一定程度上使得初期的街拍浪潮无一例外地快速向着猎奇和眼球经济的方向发展。不少商业化的街拍摄影师利用摆拍甚至偷拍的模式将一些足够在短视频平台博人眼球的内容冠以“街拍”的名义获利,但更多时候这种街拍仅停留在street snap而非真正意义上的street style。
 
换言之,虽然这种街拍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部分中国年轻人的时尚风貌,但在过度的商业化影响下欠缺真实性,对时尚趋势的引领能力较弱。 
 
上述扭曲的局面被逐步正视和化解。一些争议性比较大的街拍内容不光被短视频平台用户抵制,也受到了官方的约束。成都远洋太古里于2018年发布禁令,禁止了未经许可的商场街拍。
 

成都远洋太古里于2018年发布禁令,禁止了未经许可的商场街拍
 
与此同时,上海街拍快速兴起,并呈现出与此前北京和成都截然不同的风貌。 
 
似乎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批热爱专业街拍和街头时尚的摄影师和业余爱好者开始在以小红书为首的时尚社交平台进行“Parisian in Paris”的本土化,即“上海人在上海”,他们将坐标定位在了作为国内时尚中心的上海,将镜头对准了建立了个体化时装品味、自信自在的上海年轻人。 
 
在小红书平台上,输入“上海街拍”就能找到数以万计的街拍笔记,以安福路、富民路、永康路等街道为首的徐汇区已俨然成为了上海这一“露天秀场”的T台中央,大多数笔记都已超过了数千次的点赞,让人很难忽视这一聚集现象的存在。
 



一批街拍摄影师开始在以小红书为首的时尚社交平台涌现,推动上海街拍成为热门关键词
 
有观察者认为,上海街拍最大的不同在于其商业化意味较弱,审美价值和时尚趋势引领能力较高。 
 
消费力显然是街拍现象的重要支持。有活力的商业土壤造就的网红咖啡馆和买手店,成为街拍最为必要的背景板。拥有19.2万粉丝的小红书街拍账号Shanghai Sights主理人Suki在接受LADYMAX采访时表示,聚集的买手店和咖啡馆驱动着年轻人穿着得更加时髦,在她没有正式开始街拍事业之前,这一现象就已经引起了她的关注。
 




小红书街拍账号@Shanghai Sights的作品
 
然而不同于北京和成都街拍,上海街拍不仅由消费力支撑,更具备了与“巴黎人在巴黎”等素人街拍相似的、鲜明的城市文化特征,而这背后是上海作为国内乃至国际主要时尚文化中心的角色决定的。 
 
人们惊讶地发现,在上海街拍账号街拍素人的着装不逊于其他国际时装周主办地城市的水准,在追求宽松舒适的同时,镜头下的上海年轻人似乎有意识地将流行的时尚趋势注入到日常的造型中。
 
无论是来自本土潮牌和设计师品牌的新奇设计,还是高级时装品牌的网红单品,在彩色针织与皮革喇叭裤、羊绒大衣与迷你腋下包的碰撞中,人们能真切感知到上海年轻人在穿衣打扮上的入时和多样性。甚至有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上海老年人,他们同样通过得体的工装搭配与点睛的丝巾来展现着不同人群对时尚品味的精致考究。 
 
拥有4万粉丝和9.8万点赞收藏的街拍账号Walking Town,其主理人LHD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这是一种从老一辈身上传下来的,流淌在上海这整座城市里的精致,并且兼容并包,这可能就是上海和其他城市不同的气质。”
 



小红书街拍账号@Walking Town的作品
 
越来越壮大的时尚人群构建了城市时尚面貌,而城市时尚面貌又滋养了街拍文化产业。粗略统计,仅在小红书平台,就有30多个粉丝数过万的上海街拍账号,其中不乏由职业摄影师甚至是职业街拍摄影师主理的人气账号。 
 
职业街拍摄影师Suki透露,在小红书的街拍社群初具规模之前,其实已经有许多主理人在海内外的时装周从事街拍活动,热爱着街拍文化。随着平台关注上海街拍的热度上升,他们才慢慢开始有意识地运营自己的账号。
 
尽管职业摄影师的规模较小,但是这些审美优秀、角度自然、观赏性高的街拍正在引领着平台街拍的风气和质量向着街拍应有的理想方向发展。  在Walking Town主理人LHD看来,“这种集群效应,可以促进上海街拍社群的发展,让人们可以不断推出更好的作品、创造更加丰富的风格。”
 
在社交媒体的传播下,虽然一些观众调侃街拍的存在让“让网红街区更卷”,但上海街拍目前仍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真实属性,而没有被商业化过度扭曲。 
 
不少街拍账号主理人都表示,商业化不是其运营账号最直接的目的,植根于社交自媒体的街拍分享与欧美以传统媒体为主的成熟的时尚街拍产业有着不同的运营逻辑以及出发点。街拍更多作为一种释放热爱的方式或工作之余的休闲,而他们在更多时候需要将业余街拍事业与本职工作去做平衡。 
 
对LHD而言,品牌软植入作为街拍商业化的出口具有一定局限性,因为年轻人关注本土时尚街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街拍的真实性,过度的商业化容易让街拍失去本来的意义。相比起早日把兴趣化作生意,LHD坦言他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精进自己的街拍技术,达到更纯熟的状态,为粉丝呈现出更好的作品。 
 
在起步阶段,仍处于萌芽期的本土街拍需要摄影师首先去悉心呵护它的原创与真诚。源自日本的街拍媒体“Drop Tokyo”以及摄影师Guiseppe Santamaria的街拍摄影作品《Men In This Town》是Suki街拍灵感的最初来源。前者让她领略到原宿青少年的蓬勃的时尚创意,后者让她以更加包容与自然的视角去寻找她的街拍对象。
 
LHD也指出,运营Walking Town让他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是否可以慢下来,慢慢地去探索生活与街拍更多的可能。 
 
在浮华泡沫被撇去后,真实的时尚街拍正以另一种形式卷土重来。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