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9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EE LAUDER
Creative Director, m.a.c,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ESTÉE LAUDER
Executive, Retail Operations, Retail,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Consumer Engagement Manager, Estee Laud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 佛罗伦萨小镇 奥莱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Auditor Quality Assurance Cobr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Head of Costing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2月2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皮草问题,只剩爱马仕和Fend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2月28日

几乎所有主要品牌都已做出表态,没有创意总监再为使用皮草公开辩护,仅仅五年前,时任Fendi创意总监、已故设计师Karl Lagerfeld还在媒体上为时尚界使用皮草进行辩护。 


 
在善待动物组织PETA对Fendi使用皮草开炮后,Karl Lagerfeld直言皮草是许多美国人的产业,同时质疑那些批评者也同样吃肉。“说去皮草化是非常容易的,但这是一个行业。如果你压制毛皮行业,谁来为所有的失业者买单?” 
 
但是五年后的今天,有关皮草的辩论似乎已经告一段落,几乎所有主要品牌都已做出表态,没有创意总监再为使用皮草公开辩护。 

意大利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周投票通过了永久禁止动物皮草养殖的条例,包括立即禁止养殖水貂、狐狸、浣熊和龙猫等毛皮动物,并在2022年6月之前关闭意大利剩余的10个水貂毛皮养殖场。为此,意大利农业部将给予30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  
 
法国时尚杂志《ELLE》也宣布将停止在其全球所有社交媒体平台和广告内容中使用动物皮草,成为首个作出这一决定的主要出版物。有分析认为,《ELLE》去皮草化后,另一权威刊物《VOGUE》做出表态已经不远。 
 
在奢侈品行业近两年迅速且规模化的去皮草举措后,Fendi和爱马仕成为了唯二的特例。
 
近日Fendi重申该品牌不会放弃皮草,内部的皮草工作室已与最好的供应商建立了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将会在遵守最高道德标准的前提下继续推出皮草产品,目标是到2023年让Fendi购买的毛皮 100% 获得FURMARK认证,目前该比例为89%。
 

Karl Lagerfeld为Fendi设计的双F标志最早指代Fun Fur(有趣的皮草)
 
数字咨询公司Lectra研究表明,得益于皮草产品,Fendi全球影响力正在逐渐攀升,目前皮草业务在Fendi户外服饰中的占比为34%,是该品牌保持稀缺性的关键部分。  Karl Lagerfeld曾经表示,“皮草就是Fendi,Fendi就是皮草,有趣的皮草!”而他为Fendi设计的双F标志最早也指代Fun Fur(有趣的皮草)。 
 
另一边,爱马仕与PETA的博弈由来已久。 
 
早在2012年,PETA成员走上街头呼吁爱马仕停止出售用动物皮草制成的皮草制品,更一度通过购买爱马仕股份来阻止其使用珍稀动物皮作原材料。2015年,爱马仕陷入虐杀鳄鱼风波,PETA控告两个分别位于德州和津巴布韦的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虐杀鳄鱼,并发表秘密录制的农场视频证据,视频中在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的养殖场里一只鳄鱼在同类面前被割喉。 
 
去年12月,爱马仕筹备在澳大利亚建造鳄鱼养殖厂的相关事宜再次引起广泛争议。这个大型鳄鱼养殖场预计将容纳约5万条咸水鳄鱼,用于制作高品质鳄鱼皮和肉类产品,开发成本约4000万美元,引起动物保护组织的高度关注与批评,并警告这一计划可能会让爱马仕在越来越多的可持续发展消费者中失去青睐。   
 
今年9月,PETA时隔6年再次对爱马仕发出公开信,并发布了澳大利亚鳄鱼养殖场虐待动物的视频证据。 
 
视频显示,爱马仕在澳大利亚农场中的鳄鱼被关在贫瘠的水泥围栏中,被电击、刀砍和枪杀,并被螺丝刀割伤。PETA指出该公司声称其拥有“最高的动物福利科学标准”的说法明显不实,并在该品牌的巴黎、伦敦和纽约旗舰店举办挑衅性展览。
 



爱马仕与PETA的博弈由来已久
 
虽然爱马仕已与加州霉菌制品公司MycoWorks合作,推出一款由“蘑菇菌丝”制成的蘑菇皮维多利亚旅行包,但是本质上爱马仕仍然不愿意触动核心业务的利益,并将在更长期的发展中一意孤行地押注稀有皮草,这是其主线战略。
 
Birkin手袋的不可替代性来源于产品的稀缺性,而其稀缺性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皮革。即便鳄鱼皮手袋饱受诟病,它仍然决定了爱马仕品牌的顶线,这就是爱马仕逆势而为设立鳄鱼养殖场的原因。   
 
美国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本月初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推出了100个“MetaBirkins”系列NFT手袋。Mason Rothschild解释称,MetaBirkins的创作出发点是为了以数字时尚的方式提高时尚界无皮草倡议的公共认识,并拥抱道德的替代纺织品。 
 
但该作品引起爱马仕罕见的公开反对。微信公众号LADYMAX此前分析认为,除了商业利益的冒犯,此次爱马仕被MetaBirkins系列触怒的更重要的原因或许还有名誉的侵犯,即Mason Rothschild一边利用Birkin手袋获利,一边却以反皮草主张暗讽爱马仕的行为,而爱马仕在皮草问题上已经争议缠身。  
 
不过,即便是那些积极推进去皮草化和动物福利保护进程的品牌,也并非一劳永逸,而是正面临更严格的监督。最近PETA已经接连向lululemon、LVMH和开云集团发出质询。
 
PETA日前表示其已向lululemon董事会提交了一份股东决议,要求该品牌提交一份有关获取夹克中羽绒屠宰方法的报告。PETA执行副主席Tracy Reiman表示,lululemon正在出售装满被暴力杀害的鸟类羽毛的夹克,这违背了其在购物袋上的宣传标语,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随后,lululemon发布声明回应称其供应链中来自动物的生产原料均得到RDS羽绒责任标准的认证。但PETA表示,该组织过去的调查发现,一些RDS供应商在与处理鸟类时曾使用残忍的方法。
 
PETA希望知道lululemon如何降低因材质不符合动物福利而产生的任何风险,包括虚假广告索赔。同时该组织建议其使用高科技合成材料,如Thinsulate、Climashield和PrimaLoft,作为羽绒的替代品,并进一步指出 “它们在潮湿时不会失去其保温能力”。 
 
值得关注的是,PETA持有lululemon股份,因此对该公司在动物保护方面的监督更加严格。去年受疫情影响,去年多家奢侈品集团股价出现下滑,PETA借此契机收购奢侈品牌股份,增持了约20家奢侈品集团股份,包括开云集团、Burberry、Ralph Lauren和Guess等。 
 
除lululemon外,奢侈羽绒服品牌Canada Goose加拿大鹅在2016年也曾因羽绒填充物的获取方式而遭到PETA抵制。时值加拿大鹅筹备IPO的关键时期,PETA对该公司的一系列公开抗议引起广泛关注。
 



加拿大鹅筹备IPO的关键时期发表抗议
 
PETA对加拿大鹅的发难一直持续至今。PETA 2017年公布一段视频显示,加拿大鹅的鹅绒供货商在一处名为James Valley Colony Farms的农场屠杀大鹅前,将鹅关进空间狭窄的笼子里,有鹅因挤压和窒息死亡,随后工人手握鹅的颈部塞进车上的笼子里,运至屠宰场。视频显示,被宰杀脱毛后的鹅身上有多处淤痕。 
 
视频发布后,PETA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加拿大竞争局递交投诉信,质疑加拿大鹅的企业道德,使得该事件成为霸占媒体版面的焦点事件。《每日邮报》也打出“你所穿的1300美元羽绒服从哪而来?”的新闻标题。 
 
在几年的纠缠后,加拿大鹅终于步步妥协。尤其是在美国加州和纽约或将实施皮草禁令以及消费者对皮草厌恶情绪高涨之下,加拿大鹅不仅考虑放弃使用狼毛等皮草,还推出可持续发展平台Humanature和迄今为止最具“可持续性” 的派克大衣Standard Expedition Parka。
 
加拿大鹅还表示将逐步停止在产品中使用动物毛皮,将在2021年底前停止购买皮草,到2022年底将完全停止生产皮草产品,以更好地推进可持续时尚的发展进程。  
 
PETA Asia不久前还向开云集团和LVMH的首席执行官发布公开信,称Gucci和Louis Vuitton两大奢侈品牌在印度尼西亚、越南等亚洲供应链存在虐杀动物的情况。 
 
据其新闻稿显示,PETA Asia对为Gucci提供蜥蜴皮的印度尼西亚屠宰场进行了调查,该组织拍摄的视频证据显示屠宰场内蜥蜴的腿被绑住,然后被冷酷无情地扔来扔去,在没有击晕的情况下被砍杀,导致它们长期痛苦地死去。
 
同时PETA Asia指控为LVMH供应蟒蛇皮革的屠宰场工人虐待了蟒蛇,并炒称LVMH在越南供应链中同样存在动物虐待问题,比如数千条鳄鱼被囚禁在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长达数月。 
 
“没有哪个手袋、腰带或钱包值得如此痛苦和折磨”。 对此,开云集团在声明中表示已立即展开调查,但暂时没有证据表明集团与所提及的情况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LVMH则引用了2019年发布的动物性原材料采购章程,强调集团对动物福利问题一贯的重视。 
 
不过PETA也对开云集团在今年提出的“零皮草”政策表示感谢。从2022年秋季系列开始,开云集团宣布旗下所有品牌将不再使用动物皮草。在刚刚结束的2021年PETA时尚奖评选中,开云集团的无皮草政策获得表彰。 
 
然而企业的表态仅仅是一个开端,PETA对lululemon等持股企业近期的质询体现出动物保护组织对企业行为愈发密切和细致的监督。无论是加拿大鹅还是lululemon都是迅速发展的新兴上市企业,而PETA等组织正通过内部和外部手段深度参与到这些品牌的发展中去,影响企业每一步的决策与计划。 
 
除了皮草之外,PETA曾经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下一步的目的是推动奢侈时尚行业尽快停止使用羊毛、马海毛和羊绒等材料。 
 
未来,皮草不是唯一的争论焦点。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