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美邦巨亏7亿,国内服饰输掉上半年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1日

疫情的无差别打击加剧了服饰巨头的生存危机,服饰业一年比一年难做。
 
据美邦服饰发布的2022上半年业绩报告,公司主营收入同比大跌47.49%至7.23亿元,净亏损扩大至6.89亿元,其中第二季度主营收入大跌56.27%至2.53亿元,毛利率为35.37%,净亏损5.3亿元,负债率高达91.86%。



尽管上半年国内服饰业普遍承压,但是接近7亿元的净亏损依然令市场愕然。公司业绩报告解释称,主要由于本报告期内公司经营受上海疫情影响严重,位于上海浦东唯一的物流配送中心两个多月时间里无法正常发货,且公司全面关闭亏损直营店铺,使得公司整体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
 
8月初,多位自称美邦服饰员工的用户发布消息表示,美邦服饰从今年4月开始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美邦服饰拖欠员工工资”话题随后登上微博热搜。还有员工声称被该司错算绩效,居家办公期间被算缺勤,涉及上海、辽宁、天津、江苏、安徽等地等多地的分公司、子公司及关联机构。

另有一家为美邦服饰提供新媒体广告服务的供应商也向媒体披露称,美邦拖欠其款项半年有余。而美邦则不断重申由于上海总部无法正常运转,对公司的销售造成非常巨大的困难,导致现金流紧张,不得不继续延缓发放工资。
 
有观点直指,美邦可能成为下一个拉夏贝尔。在不断发酵的市场质疑中,美邦服饰于8月6日在微信公众号“美邦人”发布《致27年来陪伴美邦成长的朋友们的一封信》,直指“美特斯邦威正面临创立以来最大的困局”。
 
该文指出,在策略管理上,基于财务损益为策略目标做最大化的收缩,以“留下一口活命、续命的气”做风控管理,再以扭亏为盈的投入产出比做财务损益风控机制策略的调整。
 
业绩报告证实了美邦“创立以来最大困局”的处境和降本增效的首要任务。上半年美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从74万元暴跌3327%至负2.48亿元,管理费用下降34.6%至4616万,主要由于公司进行组织重构、 优化,人力成本等管理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明显下降。
 
在内部组织结构大幅度降本的同时,美邦持续通过关店止损。
 
今年3月底,美特斯邦威宣布关闭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圣德娜旗舰店,该店曾为美邦规模最大的旗舰店,至今已开业15年。2002年,上海华东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3亿元购入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大厦,并改名为圣德娜购物中心,后于2007年与美邦服饰签了10年租约,年租金约为4000万元左右。
 
截止今年上半年,公司直营店铺仅存56家,相较一年前净减少77家,数量仅为开店高峰期的3%左右。加盟店铺净减少317家,新开设40家,目前加盟店数量为1193家。持续优化渠道结构而关闭难以持续盈利的直营店铺,也使得直营店铺运营相关费用较上年同期继续下降,销售费用下降38%至3.6亿元。
 
危机当中,美邦服饰从去年年中开始的转型升级是否受到上半年疫情影响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去年年中,集团旗下ME&CITY和核心品牌美特斯邦威先后进行转型升级,ME&CITY改名MECITY,由此前的快时尚品牌升级为新奢时尚。核心品牌美特斯邦威则于去年10月罕见举办时装大秀,宣布最新定位“先锋潮牌”,并正式启用全新品牌标识和视觉系统,品牌标准名改成了全小写的metersbonwe。
 
业绩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metersbonwe继续致力于推广年轻人喜欢的青年文化,打造甜酷潮酷风格为核心的全新品牌定位,开发真正年轻人喜欢的流行时尚产品作为品牌产品核心策略。在 2022年4月开始登陆的全新甜酷潮酷店铺形象,采用了“甜酷潮酷零售策略”的美邦门店业绩、入店率较以往传统门店均实现了大幅度提升。
 
童装品牌moomoo成为metersbonwe之外的另一焦点,而童装市场也是当前国内服饰集团集体押注的为数不多的红利赛道。2022年,moomoo童装以“特别的小孩”品牌核心理念与消费者完成沟通升级,致力于全力打造儿童爱国情怀与时尚新理念。
 
关于ME&CITY,美邦并未披露更多细节。
 
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在去年与微信公众号LADYMAX的采访中指出,集团将美特斯邦威的转型路径定位为“回归”,坚定地回到年轻人身边,聚焦其先锋潮流文化,在短期内帮助集团突围。而改名后的“MECITY”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完成品牌定位的重塑,由此前的快时尚品牌升级为新奢时尚。如果路径正确,“回归”往往能够更快速推进,重塑却是相对漫长的过程。
 
在当下内忧外患的低谷,美邦服饰不得不在短暂的振作后,再一次按下做品牌的执念,以生存作为首要任务。这也再一次让被集团寄予厚望的、集团内定价最高的品牌MECITY的发展道路陷入未知。
 
自今年以来,美邦服饰股价累计下滑近36%,市值约为41亿元。
 
对于本身已经增长乏力的国内服饰行业而言,疫情的无差别打击无疑加剧了巨头的生存危机,总部位于长三角的企业影响更甚。
 
7月,总部位于宁波的太平鸟发布盈利预警,预计在今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的营业收入、销售毛利同比将出现下滑,净利润为1.33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2.78亿元,同比大跌68%,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同比将大跌98%至约500万元。
 



太平鸟在第二季度将录得亏损
 
太平鸟在公告中表示,业绩和盈利能力的下滑主要受国内疫情等不利因素影响,直营店铺租金、员工薪酬等固定性费用增加也进一步压缩了旗下品牌的利润空间。
 
实际上,今年第一季度太平鸟的业绩就已出现颓势。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太平鸟集团收入同比下跌7.74%至24.6亿元,净利润下跌6.44%至1.9亿元,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大跌40.2%至1.1亿元。这意味着,太平鸟在第二季度将录得亏损。
 
美邦服饰和太平鸟无疑是当前国内服饰业的缩影。
 
根据国内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中商情报网发布的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上市公司营业收入50强排行榜,除体育用品公司以外,排名前十的国内上市服饰类集团依次为海澜之家、森马服饰、雅戈尔、太平鸟、搜于特、盛泰集团、报喜鸟、锦泓集团、朗姿股份和七匹狼。
 
森马服饰近日发布2022年上半年度业绩预告,受疫情影响,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收入同比下降约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000万元至1.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0.46%至86.47%。森马服饰表示,盈利能力的下滑与存货增加、存货跌价损失相应增加以及供应链、原材料成本上涨和促销力度加大有关。
 
七匹狼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6.1%至14.48 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9.2%至0.90 亿元,其中第二季度营收同比下滑7.34%至5.64 亿元。七匹狼同样将持续优化渠道结构作为主要任务,截至上半年零售门店共1831 家,较2022年初净减少45 家,同时将调整线上渠道各平台运营思路,令直播成为电商核心增量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七匹狼指出其收购的Karl Lagerfeld品牌短期受到疫情影响较大。
 
在大多数服饰巨头布局新品牌吃力的情况下,歌力思获得在华经营权的self-portrait被证明是一笔罕见的成功投资,该品牌已经进入快速回报期,上半年收入增长66%至1.24亿元。 根据歌力思2022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了收入11.71亿元,同比增长6.5%。但由于疫情下刚性费用较大,参股公司百秋尚美4月至5月疫情中难以发货,以及地缘政治因素导致国际供应链时效变慢和物流成本大幅上升等原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40万元左右,同比减少约72.97%。
 



国内服饰行业正处于一个新的分水岭
 
众多服饰巨头中,海澜之家反而显现出对市场风险相对较强的抵抗力,国盛证券给予海澜之家增持评级,称其韧性优于行业。
 
根据该公司8月25日公布的财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步下跌6.11%至95.1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跌22.69%至12.76亿元。分季度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单季度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跌5.15%和7.24%。
 
从海澜之家去年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存货周转天数较2020年下降30天至233天,创上市以来最低。海澜之家线下渠道上半年实现营收78.15亿元,报告期末门店总数达到5718家,其中直营店825家。线上渠道表现更佳,通过发力天猫、京东、淘宝、唯品会等主流平台,以及加速扩张“直播”“小程序”“短视频”等社交零售新渠道,海澜之家线上渠道实现营收13.70亿元,同比增长5.79%,占总营收的比重增至14.92%。
 
整体来看,拥挤的女装赛道受疫情影响更大。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数据,2022年5月全国重点大型零售企业女装类商品零售额和零售量因疫情反复导致部分业务暂停,业绩均有较大程度下降,女装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大跌35.91%,零售量同比下降31.69%。
 
此前已经从女装、童装品类向医美市场扩张的朗姿股份,更能切身体会到风险抵御的重要性。8月16日,朗姿股份发布2022年上半年财报,公司实现营收18.09亿元,同比增长1.10%,净利润900万元,同比下跌90%。
 
按部门分,女装版块收入同比下跌10.2%至7.46亿元,婴童板块营收微跌0.45%至4.06亿元,而医美业务录得18.54%的增长至6.29亿,是唯一增长的板块。
 
尽管上海自7月之后零售环境逐步恢复正常,但服饰零售消费的反弹不及预期。国家统计局数据则显示,今年1月至7月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商品累计零售额为7239亿元,同比下降5.6%。7月份,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商品零售额为964亿元,同比增长0.8%,环比下降19.53%。
 
疫情加速了市场淘汰的进度。由消费者心理与行为模式的永久性改变驱动,在零售环境的不确定性之外,国内服饰行业正在开启一轮真正由内而外的洗牌。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