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3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2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马克龙连任,奢侈品行业的好消息?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28日


马克龙夫妇发出的信号清晰无误,那就是延续法国政府对奢侈品行业的支持,奢侈品行业又为自己赢得了5年时间。 


 
当地时间上周日,44岁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以第二轮投票中58.8%的得票率,击败得票率41.2%的极右翼对手勒庞,获得连任。 
 
被称为“法国特朗普”的勒庞以主张法国优先、反对移民和反对精英立场著称,她在五年前与马克龙已有一战。尽管勒庞在过去五年中逐步淡化极端色彩,主张女性权益和民生问题,但是右翼立场仍是其重要底色。 

在二人之间,近三十年内得益于全球化消费市场得以实现资本扩张的奢侈品行业,视马克龙为价值代表。人们认为他身上体现了奢侈品行业所依赖的现代化开放特质,而他也在过去五年任期内对奢侈品行业做出了公开支持。
 
众所周知,时装业是法国的支柱产业。根据法国高级时装与时尚联合会的数据,法国时装业的直接销售额为1500亿欧元,提供了100万个就业机会,占全国GDP的2.7%。 
 
人们认为马克龙的连任并不只是法国奢侈品行业的胜利,更是全球高级时装业的整体胜利,毕竟在全球时装业的心脏,奢侈品行业不希望特朗普对时尚价值体系的冲击再次重演。 
 
曾经为马克龙夫人提供服饰的法国奢侈品牌Balmain创意总监Olivier Rousteing,以及品牌以南法风情著称的Jacquemus品牌创始人Simon Porte Jacquemus都在Instagram上表达了对马克龙的支持与庆贺。 
 
然而最大的赢家恐怕还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及其创始人Bernard Arnault。 
 
周日当晚,第一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穿着Louis Vuitton定制海军夹克套装,饰有银色纽扣细节,与马克龙的海军蓝套装相得益彰。她在2017年的第一次就职典礼上就选择了Louis Vuitton,此后该品牌一直是其在各种公开场合的首选。
 



马克龙夫人在2017年的第一次就职典礼上就选择了Louis Vuitton
 
时装评论人Vanessa Friedman指出,尽管前几任第一夫人也曾与法国经典奢侈品牌深度绑定,例如卡拉·布鲁尼·萨科齐经常穿着Dior和爱马仕,贝尔纳黛特·希拉克青睐Chanel,但马克龙夫人是第一个与Louis Vuitton如此紧密合作的。 
 
政治人物的服装选择向来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通过对奢侈品牌的公开支持,马克龙夫妇发出的信号清晰无误,那就是延续法国政府对奢侈品行业的支持。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勒庞在竞选过程中坚决不使用品牌服饰,她的反精英立场使其避免与奢侈品牌产生任何联系。
 



勒庞在竞选过程中坚决不使用品牌服饰
 
LVMH董事长、世界第三大富豪Bernard Arnault无疑是马克龙的坚定支持者,也是马克龙任期的直接受益人。LVMH的股票在过去五年内累计上涨超过170%,Bernard Arnault的财富也从全球11名跃至第三名,还短暂登顶全球首富,财富总量翻了近四番至1615亿美元。 
 
令人玩味的是,上周LVMH董事会通过决议将首席执行官职位的年龄限制从75岁延长至80岁,意味着现年73岁的Bernard Arnault将在未来7年内继续领导LVMH,也就是说他将在未来五年内通过与马克龙的良好关系继续受益。 
 
去年,马克龙为LVMH旗下历经16年翻新马拉松的巴黎百货公司La Samaritaine开幕剪彩,自2001年以来,LVMH持续持股并最终正式全资拥有了这座1870年历史建筑,而该百货公司的重新开业也被视为疫情后巴黎重新开放的一个标志。 
 
在开幕式上,马克龙盛赞Bernard Arnault及其团队对该项目的不懈投入,还感谢这一项目的建成让疫情阴霾笼罩下的附近区域活跃了起来。位于卢浮宫和巴黎圣母院之间的绝佳地理位置赋予了La Samaritaine商业以外的文化价值,使其成为法国政府长期最为关注的项目之一。
 



马克龙为LVMH旗下巴黎百货公司La Samaritaine的开幕站台
 
La Samaritain身处的Pont-Neuf社区吸引了许多后来者,包括由另一个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的创始人François Pinault牵头的Bourse de Commerce当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即将搬至该区域的卡地亚基金会。 
 
此外,由Bernard Arnault下令建造、2014年向公众开放的路易威登基金会被誉为献给巴黎市的“礼物”,将在2070年左右转移到市政所有权。 
 
实际上,马克龙与奢侈品巨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政商结合,除了为大企业站台,他的确提出了让中小时尚企业、手工艺工坊和年轻人就业实际受益的举措。
 
自2017年当选以来,培训及招募年轻学徒一直是马克龙当局计划中的重点内容,马克龙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法律,推动奢侈品行业每年多雇佣2万名工匠学徒。学徒制是奢侈品工艺的关键,极具难度的手工艺技能需要积极传授给下一代年轻人。保护工坊手工艺人之所以成为了几大法国奢侈品巨头过去几年的共同话题,背后离不开上述政策的支持与推动。 
 
今年1月,马克龙夫妇为Chanel最新19M工作室揭幕,并称赞其在延续法国传统手工艺中的示范作用。自去年投入使用后,目前约有200名新员工加入到Chanel 19M工作室中,是原招聘计划的两倍。Chanel时装部门总裁Bruno Pavlovsky在演讲中表示,公司在未来三年内每年将接受1200名培训生,加入到Chanel在全法国的工厂中,以实现在培养年轻人方面的承诺。
 



马克龙夫妇为Chanel最新19M工作室揭幕
 
2月,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也参加了法国两个Louis Vuitton工坊的落成典礼。除了上述两大巨头,另一法国奢侈品代表爱马仕也正快马加鞭在法国增设工坊,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皮具需求。加上日前宣布增设的两家工坊,爱马仕的皮具工坊未来将增至24家。 
 
在金融手段上,马克龙还通过公共投资银行BPI促进法国时尚初创企业的融资,并通过“部分失业”计划在疫情期间帮助中小企业。马克龙夫妇曾于巴黎时装周期间在爱丽舍宫举办了两次晚宴,表现其对设计师和时尚从业者的支持。
 
因此,马克龙的当选被奢侈品行业视为利好消息。 
 
然而奢侈品行业也仅仅为自己争取了5年时间,市场对未来的担忧仍在不断加剧。要知道,尽管这已经是勒庞10年内第三次竞选法国总统失利,但她似乎对这个结果颇为满意,因为双方的得票差距已经越来越小。 
 
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法国极右翼来说,突破40%选票门槛是前所未有的成就。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的得票率分别约为66%和34%。2002年,勒庞的父亲“老勒庞”在与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对阵中,仅获得不到20%的选票。
 
社会生态已经发生明显变化。在败选演讲中,勒庞反称她最终的选举结果是“光辉的胜利”,并表示在这次失败中感到了一种希望。
 
有观点认为,在马克龙连任的背后,西方精英价值观的“逃过一劫”只是暂时的。在2018年反对燃料价格上涨的黄马甲抗议活动中,圣奥诺雷街等购物街的许多奢侈品店遭到攻击。“奢侈品”这个词所隐含的精英主义、财富和阶级,已经在欧洲受到了反资本主义观念的抵制。
 
欧洲奢侈品市场的疲软有目共睹。一方面本土奢侈品消费欲望疲软,另一方面法国奢侈品旅游零售从2018年黄马甲运动开始就断崖式下跌,此后受到疫情旅游限制影响,法国旅游零售一落千丈,在中国消费者的缺席之下完全复苏遥遥无期,目前法国本土销售仅占LVMH约8%的份额。
 
美国特朗普政府任期实际上已经为欧洲预演了五年之后的可能情形。
 
从2016年到2021年,美国时尚业从历史巨头品牌,轻奢品牌到设计师品牌,再到百货零售业,都经历了大滑坡。政治对美国时尚的影响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人们认为美式时尚的兴衰不只是因为零售环境和技术的变化,本质上还是与宏观经济与文化环境有关。美国梦的崛起和陷落,决定了时尚品牌的沉浮。 
 
可以推测,一旦法国右翼攻占全球奢侈时尚心脏部位,其对整个行业的全球性影响将远超美国。然而如果说特朗普政府对于奢侈时尚产业只有负面影响,这却绝非客观。
 
一方面,特朗普对LGBTQ群体和女性权益的贬低,刺激了年轻设计师的觉醒,令其重新意识到通过艺术表达价值主张的重要性,推动真正具有时代意义的创作者走到台前。当习以为常的自由创作环境突然被打破,创作者和消费者都开始重新关心政治。逆势前行激发了更具生命力的创作,而过度舒适的环境反而往往麻痹神经。 
 
正是在2020年,美国设计师品牌Telfar的异军突起为迷茫中的时尚产业带来了新启发,这个独立于任何体系的设计师品牌通过自给自足的方式,创造一个现代大众奢侈品的新模板。“不为你,只为大家”这一口号引发了消费者的深层认同,那款被誉为“布希维克铂金包”的手袋也因此成为了弱势群体表达反抗的时尚载体。 
 
特朗普时期带来的价值观动荡,既反映了社会力量构成的重组,也推动了时尚业打破固有格局,加速了时尚行业民主化的进程。
 
2017年,时任创意总监Kim Jones推动Louis Vuitton与美国街头滑板品牌Supreme推出联名系列。2018年,美国设计师Virgil Abloh作为LVMH首个黑人创意总监掌舵Louis Vuitton男装部门。上述变化并没有发生在穿着Brooks Brothers的奥巴马执政时期,后者以黑人总统身份延续了白人精英价值观的统治。 
 
特朗普时代种种里程碑背后的潜在动力,本质上是社会价值观的变迁。或许当前新的规范还未完全建立,且面临着矫枉过正的复杂局面,但那种推崇白人中心主义和保守精英主义的传统时代精神已然过时。 
 
一个动荡的时期不仅更容易“出英雄”,还能够带来诸多商机。
 
精明商人Bernard Arnault深谙与此,这是他押注美国、押注特朗普政府的原因。2019年,Louis Vuitton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约翰逊县的工坊正式投入生产,占地面积达10万平方英尺,特朗普特别到场与Bernard Arnault共同剪彩,引发行业的广泛关注。
 



Louis Vuitton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约翰逊县的工坊正式投入生产,特朗普出席剪彩
 
此前Louis Vuitton已在加州开设了两家工厂。Bernard Arnault透露,美国是LVMH全球最重要的市场,2018年为该集团贡献了125亿美元的收入,在此增设工坊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特朗普则在剪彩仪式时表示,他的家族一直是Louis Vuitton的拥趸,这些年在Louis Vuitton上花了不少钱,他的妻子梅拉尼娅·特朗普则更喜欢LVMH旗下另一核心品牌Dior。 
 
值得关注的是,Bernard Arnault在美国市场的布局一度引起了内部争议。Louis Vuitton女装艺术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在新工坊开业后一天突然在Instagram上发布贴文称他反对奢侈时尚与政治挂钩的一切行为,“我是一名时装设计师,拒绝与#trumpisajoke #homophobia有关”。
 
此前,Nicolas Ghesquière还与Marc Jacobs、Tom Ford和Philip Lim等数十位知名设计师一起联名反对特朗普,并发誓不会为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设计服装。   
 
然而事实证明,Bernard Arnault的确押对了美国市场,后者正在成为奢侈品行业的新增长动力。尽管2020年的美国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一度为LVMH押注美国市场的决定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但正是在这些动荡中,Bernard Arnault极具前瞻性地打通政治关系,最终为其带来了一笔世纪收购。2021年初,LVMH以158万亿美元收购美国高级珠宝品牌Tiffany的交易最终完成。 
 
紧接着特朗普连任失败,第46任美国总统Joe Biden上台,诸多机遇窗口也被关闭了。
 
Joe Biden选择了美国最具代表性的设计师之一Ralph Lauren作为他的公开就职服装,此前他已多次穿着该品牌。这无疑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Ralph Lauren一直代表着经典的美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Joe Biden潜在的时尚宣言,就是让这个国家回归到四年前的礼仪、希望与梦想中去。   
 
最近,Ralph Lauren以2022秋冬系列高调宣示品牌归来,加速向更高端的奢侈品领域迈进,此举的动力离不开美国宏观政治环境的变化。 
 
当传统价值在美国卷土重来,格局重新归于固定,Bernard Arnault们不再能够轻易捕捉动荡的果实。与此同时,Bernard Arnault们往往只希望在别处的动荡中掘金,却从不愿在自家门口接受挑战。
 
马克龙的连任是既得利益者对延续优越地位的期待,他们不希望法国作为奢侈品金字塔尖顶的地位,有一分一毫的动摇。 可问题在于,人们不能对正在发生的变化视而不见,奢侈品世界的固化已经有目共睹。
 
与其沉溺,不如更早从奢侈品的旧梦中醒来。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