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0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苏州中心店
正式员工 · Suzho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沈阳铁西万象汇店
正式员工 · Shenya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2月1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拒绝上夜班,LV法国工人罢工抗议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2月16日


LV的员工为品牌价值感到自豪,但也迫切希望分享LVMH高速成长的果实,随着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市值攀升,工人抗议似乎正愈发频繁。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LVMH核心品牌Louis Vuitton旗下三家法国位于Asnières、Sarras和Issoudun镇的数百名工人上周四参与了法国总工会CGT和法国劳工民主联合会CFDT组织的罢工活动。他们在早晚班的交接期间举行了罢工,大声对集团最新提议提出谴责。罢工人数估计占Louis Vuitton员工的5.3%。
 
本次活动意在要求提高工资,抗议管理层提议的工作时间调整方案。Louis Vuitton管理层试图推行早晚班制,工人代表则拒绝上夜班。

据媒体报道,这一百多名工人大部分是女性,她们穿着车间的围裙,挥舞着海报宣称他们拒绝上夜班,海报写着“奇妙的工作,可怜的工资”。
 
Louis Vuitton称其拥有非常有吸引力的薪酬政策,为了保证员工的工作和生活平衡,品牌已将平均月薪提高了150欧元,每周工作时间从35小时减少到33小时,5000名法国员工每年平均可获得18个月的薪酬。
 
但是法国劳工民主联合会在Asnières的代表Mireille Bordet直言,“按年计算工作时间的建议对我们来说并不方便,这将直接损害我们的私人生活。每周工作时间从35小时变为33小时并不会带来工作量的减少,还会迫使我们在晚上工作到很晚。”纺织品及皮革制品部门的法国总工会代表Thomas Vacheron认为,这样做也是为了减少加班费用。
 



Louis Vuitton管理层试图推行早晚班制,工人代表则拒绝上夜班
 
据员工代表称,谈判从去年秋天开始就一直在进行,但上周二管理层要求工会在一周内签署他们的提案,引发了法国总工会和法国劳工民主联合会的敌意。对此,不同工会成员的工人意见各有不同,代表50%以上工人的基督教工会联盟希望继续谈判,但另外一些工人则威胁称如果他们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则会采取罢工行动。
 
他们声称,Louis Vuitton实际上试图利用拟议的工作时间变化来取消标准白班,只实行早晚班,这也会成为新员工的唯一选择。 有分析认为,在Louis Vuitton带领的LVMH集团疫情后业绩和股价攀升的背景下,工作条件的不升反降显然触动了工人最敏感的神经。
 
上个月,LVMH再次公布了出色的2021年度业绩。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收入同比大涨44%至642亿欧元,表现最好的部门依然是Louis Vuitton、Dior所在的时装皮具部门,全年销售额同比大涨47%至309.96亿欧元,创历史新高,与2019年相比也录得42%的强劲增幅。
 
Louis Vuitton工人的上一次罢工是在5年前的2017年,而这次罢工是该品牌15年来的首次罢工。
 
工人们是在Louis Vuitton管理层提出的加薪方案未能达到预期后举行的抗议活动,罢工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工会代表说,虽然公司为每个员工提供了每月30欧元的总加薪,并为80%的工人提供了每月10至20欧元的额外加薪,但这远远低于工人要求的55欧元。
 
参加罢工的是Issoudun地区和Condé地区车间所有员工的30%,Asnières车间工人的50%以上,以及Ardèche地区和Drôme地区车间的25%至50%的员工。当时Louis Vuitton有18个皮革车间,其中12个在法国,在法国总共雇佣了3100名工人,包括前一年度雇佣的370名新员工。
 
Force Ouvrière工会代表Jean-Marc Damelincourt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强劲业绩似乎是工人罢工的一个激励因素。
 
2016年下半年LVMH逆势增长给奢侈品市场带来信心。年初LVMH与其他奢侈品集团一样,其美国市场和欧洲曾面临业绩阻力,包括美国的奢侈品需求下滑和欧洲的连续恐怖袭击造成游客下滑。不过从第三季度开始,LVMH的时装皮具部门重新获得增动力。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LVMH 2016年的经常性收入和利润均破纪录增长,远超分析师预期。集团全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4%至376亿欧元,有机收入增长6%。经常性经营利润同比增长6%至70亿欧元,营业利润率达18.7%,净利润同比上涨11%至39.81亿欧元。
 
Jean-Marc Damelincourt表示,以往在Louis Vuitton呼吁罢工是很困难的,人们害怕被人看不起。但现在,相当一部分员工已经被动员起来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工人为Louis Vuitton所取得的非凡成绩感到自豪,他们希望得到与之相称的报酬。
 
然而LVMH发言人却有不同的说法,称工人除了每年13个月的工资外,在上一个业务年度还获得了相当于4至5个月报酬的奖金,而这种类型的奖金在法国相对罕见。
 
法国劳动者以其捍卫劳动权益著名,不过从2016年以来,社会就业问题更加突出。2016年3月,法国爆发总罢工,多个工会和学生组织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劳工部门提出的劳动法改革方案。飞行员、火车司机、出租车司机罢工导致城市瘫痪,法国空中交通管制部门的罢工造成了1500个航班取消。
 
Louis Vuitton劳工矛盾在五年间加剧,是法国社会状况的一个缩影。
 
近五年来,奢侈品行业一直受到欧洲地缘政治和社会失序的深刻影响,尤其是作为奢侈品心脏的法国巴黎一直在动荡中前行。
 
2016年,巴黎、布鲁塞尔和尼斯发生的一系列致命恐怖袭击不仅令巴黎损失15亿美元旅游收入,还给奢侈时尚零售黯淡前景雪上加霜。时任Dior CEO Sidney Toledano接受采访时表示:“品牌严重受到游客人流减少的影响,虽然在全球各当地市场看到了增长趋势,但这显然不足以弥补巴黎游客下跌带来的负面影响。”
 
2018年底开始的“黄马甲”示威抗议游行活动是该国50年来的罕见骚乱。示威者以毁坏公共建筑设施、打砸奢侈品牌精品店等方式与防暴警察对峙,众多奢侈品牌店铺和百货商场停止营业。
 



“黄马甲”示威抗议游行是法国50年来的罕见骚乱
 
在关闭门店所带来的直接业绩损失之外,地缘政治和恐怖袭击对法国旅游业造成的长期负面影响不可估量。外国消费者因治安问题暂缓旅行计划,而欧洲本地消费者购物欲望持续低迷。作为全球游客最多的国家之一,法国GDP的近8%由旅游业贡献,2018年共有8940万游客前往法国旅游,法国每年接待约270万名中国内地游客。
 
“黄马甲”示威抗议游行运动所带来的影响还未完全散去,紧接着在2020年,新冠疫情又继续重创法国奢侈品零售,法国奢侈品零售被迫停止营业,游客数大跌30%至40%。至今为止,法国旅游业和奢侈品零售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回顾过去五年的全球奢侈品市场,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是,在大部分奢侈品企业受到重创的同时,LVMH反而在风暴中反而逆势起飞,股价从2016年初的140欧元暴涨360%至660欧元,市值从不到1000亿欧元暴涨至3600亿欧元。
 
尤其是在当下两极化的市场中,Louis Vuitton的员工前所未有地为品牌价值感到自豪,但与此对应的是,他们也迫切希望分享LVMH成长的果实。
 
罢工新闻显然对奢侈品牌带来了负面影响,后者以高昂的附加值著称,而令人羡慕的劳工环境既是可持续发展理念的重要层面之一,也是奢侈品巨头着重强调的企业竞争力。
 
LVMH正在通过宣传其工艺理念来扩大招募更多优质工匠,满足旗下Louis Vuitton、Fendi等皮具驱动的奢侈品牌的产能。去年11月,LVMH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Odeon剧院举办了“SHOW ME” 活动,不仅展示了LVMH“卓越工艺Métiers d’Excellence”项目的新目标,也进一步凸显了LVMH在意大利独特的制造、设计和客户服务战略。
 
LVMH人力资源和协同执行副总裁Chantal Gaemperle表示,集团迫切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卓越工艺”项目,预计未来三年将在意大利招聘2000多名手工匠人。
 
在疫情后原材料等复杂因素造成的皮具产能不足,以及消费者对头部奢侈品牌手袋渴望度不断提升,手袋越来越“不够卖”的当下,扩大生产和提升工匠数量与素质已经成为了头部奢侈品牌的优先任务。
 
法国金融评估机构Humpact上个月宣布,爱马仕连续第二年获得该机构评选的“2021法国就业大奖”。自2010年以来,爱马仕在法国开设了9家皮具工厂,并招聘了2500多名工匠,过去十年员工数量翻倍。为继续巩固品牌在法国的根基,爱马仕今年还将在圭耶纳和蒙特罗开设两家皮革制品工厂。
 
Chanel也花费大量精力垂直整合供应链,收购长期合作的手工坊,包括去年8月获得意大利针织工坊Paima的控股权。主要负责制作Chanel经典外套Paima的是Chanel旗下第40家工坊,拥有约200名员工。
 
曾经辉煌的法国奢侈品零售完全复苏的希望渺茫,若要坚守巴黎作为奢侈品心脏的地位,奢侈品巨头必须死守工匠精神。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