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2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深度 | 斥资10亿美元,Under Armour正在打造下一个AJ神话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9月22日

历史上,同时拥有终身合同与个人球鞋品牌的篮球员也只有乔丹、韦德和库里三人,十年前的豪赌,如今已成为Under Armour最骄傲的一笔投资。


 
据时尚商业快讯,美国运动品牌Under Armour与NBA球星斯蒂芬·库里的合约将于2024年到期,有知情人士透露该品牌已向斯蒂芬·库里开出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终身合约。
 
库里近日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透露,虽然他与品牌在早年间曾有过摩擦,双方甚至一度考虑结束合作,但在子品牌Curry Brand推出后的4年里,合作关系越发变得紧密而牢固。库里在采访中还提到,这份终身代言合约已经接近于完成签订。

分析人士指出,若该笔协议最终达成,库里将成为继艾弗森之后,历史上第六位拥有运动品牌终身合同的球员,而在现役球员中,获此殊荣的NBA球星除库里以外,仅湖人队球员詹姆斯一人,后者曾于2015年与Nike签下终身合约,外界普遍猜测该合约价值与库里此次与Under Armour签下的合约相当。
 



Under Armour给到过库里迈克尔·乔丹一般的待遇,为其打造如同Jordan Brand一样的个人专属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该终身合约的提出恰逢Under Armour管理层变更,或将作为集团转守为攻下的首个动作。
 
今年5月,Under Armour发布声明宣布,首席执行官兼总裁Patrik Frisk将于6月1日离职,目前集团已开始寻找首席执行官的新人选。随着Patrik Frisk五年战略的完成,Under Armour将把目光投向更长远的发展,并强调品牌在欧洲和亚洲市场依然有着很大的增长潜力。
 
在截至6月30日的三个月内,Under Armour总收入与去年同期持平,录得13亿美元,净利润大跌87%至768万美元。面对业绩的持续疲软和短期形势的动荡,Under Armour或将通过锁定库里,优先确保品牌的长远利益。
 
库里的专业水平和商业价值几乎是有目共睹。
 
在今年6月份的赛季中,库里刚刚拿下了他的第四个NBA冠军,成为了全球运动明星中最受欢迎的代言人之一,代言合同数高达30个,身价高达140亿美元。据《福布斯》预测,库里今年的收入或将达到9280万美元,其中场外代言收入约为4700万美元,场内收入4580万美元。该数字位列全球运动员薪资排行榜第五位,在NBA联盟中位列第二,仅次于詹姆斯的1.21亿美元。
 



据《福布斯》预测,库里今年的收入或将达到9280万美元,位列全球运动员薪资排行榜第五位
 
目前,34岁的库里正处于自己辉煌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但凭借着其在全球篮球市场的极高影响力,Under Armour依然可以从中获益匪浅。若考虑到这九年间库里给Under Armour带去的推力,这一笔10亿美元的终身合约显然是理所应当。
 
2013年,Under Armour以每年400万美元的报价将库里从Nike挖去,彼时的库里还只是一位年轻球员,且有过伤病史,这对于市值仅60亿美元的Under Armour来说无疑是一场豪赌。
 
不过随后的进展无疑证明了Under Armour的眼光。库里的篮球事业如日中天,先后拿下连续两届MVP、单赛季73胜、四年三冠军、五连总决赛的辉煌成就,助东家勇士队的市值成倍上涨。期间,Under Armour的市值也水涨船高,一度达到美国本土运动品牌第二的位置,令库里与品牌的关系愈发紧密,双方在2015年推出首款联名球鞋“Under Armour Curry 1”。
 
不过,库里与Under Armour之间的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因政治观念的不合,库里与Under Armour创始人兼董事长Kevin Plank??泄?恍∧Σ粒?踔烈欢却?隹饫锝??018年离开品牌的消息,但这个矛盾最终以Under Armour允许库里推出个人品牌而得到平息。
 
经过一系列紧张的谈判,库里与Under Armour在2018年再度续约,二者签下为期六年的合同,价值2.15亿美元,其中包括答应给到库里Michael Jordan一般的待遇,为其打造如同Nike Jordan Brand一样的个人专属品牌。
 
2020年,Curry Brand推出第一代鞋款Curry 1,经历九代更迭,如今Curry 10也正在迎来上市准备。除篮球鞋外,Curry Brand的品类还横跨高尔夫球鞋、跑鞋和其他生活方式产品。历史上,同时拥有终身合同与个人球鞋品牌的篮球员也只有迈克尔·乔丹、韦德和库里三人。
 



2020年,Curry Brand推出第一代鞋款Curry 1
 
至于Nike如何痛失库里,资本市场上流传着这样一则插曲。事实上,库里在他职业生涯的前四年里一直穿着Nike,随着这份商业合同面临到期,各大运动品牌纷纷向这位天才新人发出邀约。其中,Under Armour提供每年400万美元的报价,外加一双联名球鞋和代言机会。
 
相较之下,手握科比、詹姆斯、杜兰特等超级球星合约的Nike,报价仅为每年250万美元,同时拒绝提供与Under Armour同等的条件,二者待遇已高下立分。另有传闻称,Nike还在上述演示会议中公然念错库里的名字,且在幻灯片中错用了另一位NBA球星杜兰特的照片,令库里方面感到不受重视,最终将库里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Under Armour。
 
该传闻在上月得到了前Nike高管Nico Harrison的证实,他在节目中坦言,若当初Nike没有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成功留住库里,Nike将真正成为行业巨物,意在对库里的商业价值表示认可。
 
据悉,Nike在2014年一度主导了95.5%的篮球运动鞋市场,而在库里签约Under Armour的短短两年内,后者便售出了价值1.6亿美元的联名球鞋,超过了Nike的詹姆斯联名鞋款1.5亿美元的销量,并超过了后三位最畅销联名球鞋的总和。Nike分别与凯文-杜兰特、欧文和科比-布莱恩特打造的球鞋在当年也分别销售了8200万美元、5100万美元和1800万美元。
 



詹姆斯在未进入NBA之前和Nike签下了七年的合同,时值16亿美元
 
作为如今NBA现役球员中商业价值最高的球星,詹姆斯在未进入NBA之前和Nike签下了七年的合同,时值16亿美元,每年为詹姆斯带去5000万美元的报酬。在他之前,Nike的首个终身合约对象便是如今Under Armour与库里对标的对象——迈克尔·乔丹。
 
1984年,Nike向刚从北卡罗来纳州毕业的迈克尔·乔丹承诺,将在未来五年内每年提供50万美元的现金和一条完整的合作产品线,这在当年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尤其考虑到迈克尔·乔丹还没有在NBA打过一场比赛。
 
尽管该合约在当年受到投资者的强力反对,但迈克尔·乔丹的表现足以证明了一切。起初,Nike希望在四年内赚取300万美元,但首款Air Jordan一经上市便取得了1.26亿美元的漂亮业绩。
 



Nike的首个终身合约对象便是如今Under Armour与库里对标的对象——迈克尔·乔丹
 
自签约以来,Air Jordan的品牌价值已经达到30亿美元,令迈克尔·乔丹本人收获了13亿美元的报酬,并永久改变了运动品牌和体育明星的合作模式。据悉,Nike与迈克尔·乔丹的合同并非终身性质,但由于Jordan Brand的独特性,二者的合作关系得以无限延续,造就了Nike的商业神话。
 
2022年全年,Nike集团销售额增长5%至467亿美元,净利润增长6%至60.46亿美元,与2021财年的收入大涨19%、净利润猛涨123%的表现相比明显放缓,但依然稳坐行业龙头。
 
按品类分,Jordan Brand表现最显著,收入同比增长7%至51.22亿美元。尽管库里与Under Armour的终身合作并不会对Nike带来实质性的威胁,但随着Jordan和Dunk系列在专业运动领域和潮流领域的吸引力下降,全球球鞋转售的整体降温,Nike的危机感也已经出现。
 
截至今年5月31日的第四季度,集团销售额下跌1%至122亿美元,全年销售额增长5%至467亿美元。其中Nike品牌第四季度销售额下跌1%至116亿美元,Converse品牌销售额也下跌1%至5.93亿美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级市场与品牌之间的深刻矛盾也日益凸显。在此市场环境下,Nike于去年12月收购虚拟运动鞋品牌RTFKT,该潮流品牌与Jordan Brand、Converse等品牌并列,成为除Jordan Brand之外,Nike在元宇宙的后备力量。
 
与Nike不同,尽管adidas并未在篮球领域取得显著商业成就,但却在自身擅长的足球运动领域锁定了巨星梅西,与其签下了终身合同。不过相较于错失库里的Nike,adidas的现状显然更加不尽如人意。
上个月,adidas周一发布声明宣布,首席执行官Kasper Rorsted将于明年离职,任期较原定的2026年7月31日提前结束。 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Kasper Rorsted在指导adidas度过疫情危机后感到筋疲力尽,甚至坦承集团在中国“犯了错误”,令市场哗然。
 
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内,adidas销售额同比增长10%至55.96亿欧元,营业利润下降28%至3.92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仅为7%。集团上半年销售额增长5.3%至108.97亿欧元,毛利率下滑至50.1%,净利润大跌17%至7.99亿欧元。在中国,adidas更是一跌再跌,同上一季度一样跌幅高达35%,仅录得7.19亿欧元。
 
雪上加霜的是,adidas长期依赖的明星合作系列Yeezy正在迎来终结。
 
美国嘻哈歌手Ye在本月接受采访时透露,Yeezy与adidas的合约分别将于2026年到期,届时他将不会续约,而是会直接管理Yeezy,并在全球开设Yeezy专卖店。
 
Ye还透露,adidas有意以10亿美元的价格买断Yeezy,但被他回绝。根据投资银行瑞银去年的一项研究估计,adidas与Yeezy之间的合同在2020年为Ye的公司创造了1.91亿美元的版税收入,而此前该公司已售出价值超过17亿美元的Yeezy产品。Yeezy的终结无疑将会给adidas带来致命的打击,更将会给Under Armour等后来者创造弯道超车的机会。
 
截止发稿前,Under Armour周二的股价下跌3.73%至8.27美元,市值约为35亿美元。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