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4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3月1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奢侈品行业前途未卜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3月16日

今年以来Prada的市值缩水逾24%,2021年,或许是奢侈品行业最后一个“春天”。


 
据时尚商业快讯,随着全球零售环境再度发生剧烈震荡,奢侈品行业整体表现有所回落,自今年以来,LVMH、开云集团和爱马仕等奢侈品巨头市值分别出现18.6%、21.3%和27%的双位数跌幅,其中LVMH作为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最新市值约为2992亿欧元,离巅峰时的3700亿减少逾700亿。
 
开云集团的市值则创一年来新低,约为689亿欧元,爱马仕虽然依旧站在1000亿欧元关口,市值约为1177亿欧元,但也岌岌可危。

无独有偶,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的市值也跌破1000亿大关至968亿港元,缩水逾24%,回到2020年11月的水平。而在去年11月,Prada集团股价一度飙升至每股50.95港元,市值达到1300亿港元。
 
Tod's集团虽然在上周五发布成绩单后股价迎来一个强势反弹,但自今年以来依旧累计下滑22%,市值约为13亿美元,Salvatore Ferragamo处境也是如此,市值自今年以来累计减少30%至26亿欧元。
 
即便是坐拥卡地亚、IWC等高端珠宝腕表的历峰集团和欧米茄母公司Swatch,自今年以来的市值也分别大跌23%和14.5%至608亿和122亿瑞士法郎。由于珠宝腕表具有一定的升值潜力,通常是富裕消费者在震荡时期最愿意投资的奢侈品。
 
从业绩层面分析,奢侈品牌普遍面临着高基数的压力,特别是头部巨头。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财年内,LVMH时装皮具部门销售额同比大涨47%至309.96亿欧元,创历史新高,与2019年相比也录得42%的强劲增幅。
 
开云集团去年收入同比大涨35%至176.45亿欧元,与2019年相比的可比增幅为13%,全面恢复疫情前水平,净利润也大涨47.7%至31.76亿欧元,与2019年相比大涨37.6%。
 
爱马仕2021年收入同比大涨42%至89.82亿欧元,创历史新高。令人意外的是,在如此积极的表现下,第四季度铂金包所在的皮具和马具部门销售额却意外下滑5.4%至10.15亿欧元,大于分析师预计的2.3%跌幅,引发广泛关注。
 
Prada集团的表现也不亚于其它竞争对手。该集团于今年1月罕见提前公布2021年的初步业绩数据,集团2021年销售额同比大涨41%至33.64亿欧元,与2019年相比增长8%,超过分析师预期的32.8亿欧元。
 
同样起源于意大利的Tod's集团去年销售收入虽同比大涨39%至8.84亿欧元,为连续五年下滑后的首次增长,但较2019年仍下滑2.7%。Salvatore Ferragamo去年销售额也录得29.5%的增幅至11.3亿欧元,却仍不及2019年时的13.77亿欧元。
 
然而在分析人士看来,奢侈品行业整体增长放缓已是既定的事实。咨询机构贝恩最新发布的《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中预计,中国奢侈品市场2022年上半年增速会进一步放缓。去年11月,高盛已将2022年奢侈品销售增长预测从13.5%下调至9%。
 
为确保盈利能力和业绩增长,涨价成为各大奢侈品牌应对通胀的一大利器。尽管定期调价已成为奢侈品行业默认的“潜规则”,但今年以来,各大奢侈品巨头负责人不约而同地在财报会议中主动提及涨价事宜。
 
今年前三个月,Louis VuittonGucciDior、Chanel和爱马仕等奢侈品牌已完成第一轮的价格调整,幅度在10%至20%左右,其中只有爱马仕承诺今年不会再涨价。
 
LVMH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则强调LVMH旗下品牌有足够的空间,能够通过提高价格等举措在通胀环境下保证盈利能力,但承诺任何价格的上涨都会是合理的。
 
Flornoy投资组合经理Arnaud Cadart认为,奢侈品牌对待涨价需谨慎,价格的上调或许会劝退部分消费者,“当原价1000欧元的手袋一夜之间攀升至1200欧元时,可能会削弱消费者的需求与欲望”。
 
雪上加霜的是,在这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奢侈品牌正在集体远离俄罗斯富裕人群。继Nike、H&M等品牌先后宣布暂停俄罗斯的业务后,爱马仕、Chanel和拥有LV和Dior的LVMH也决定加入闭店阵营,暂时关闭在俄罗斯的门店。
 
LVMH表示,旗下品牌在俄罗斯的124家精品店暂时闭店,但会继续支付3500名俄罗斯员工的工资。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和历峰集团同样暂时关闭了俄罗斯的门店。
 
投资银行Jefferies此前估算,俄罗斯每年个人奢侈品销售额约为9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奢侈品销售的6%和美国的14%。虽然与中国和美国市场相比,俄罗斯市场在各大奢侈品集团业绩中的占比很小,但俄罗斯的富裕人群也是全球奢侈品消费的主力之一。
 
而在备受瞩目的中国市场,随着新一轮疫情的发展,深圳已于日前按下暂停键,深圳罗湖Louis Vuitton店将于今日起至3月20日暂停营业,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南区)上周更是封楼48小时。海南三亚同样受到疫情影响,国际免税城人流量有所下滑。
 
显然,在充满变化的奢侈时尚行业,“黑天鹅”随时都会出现,种种事件都有可能削弱消费者对奢侈品的欲望与需求,而这是行业最担心的。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