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4年11月1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奢侈品集团纠纷过于高调 被法庭暗示适可而止?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4年11月18日

当法国劳工法庭上周最后否决设计师John Galliano状告前雇主Christian Dior的解雇案件,并要求其象征性的支付Christian Dior可笑的1欧元而结案,这个滑稽的结果仿佛给双方传递一个消息:适可而止。
 
的确,法国法院认为有必要结束这种混乱的争论,尽管裁决认为Galliano先生还可能提出上诉。但亦用“你们家芝麻绿豆的事”(“a pox on both your houses”)进行谴责,这或者是个预警,但实际涉及可能是指法国奢侈品行业本身,就内部的权利人事纠纷通过法律制度来不断争论所显示出的不光彩的一面。
 
奢侈品集团纠纷过于高调 被法庭暗示适可而止?
在过去的三年多,法国三大集团——开云集团(Kering)、LVMH和爱马仕(Hermès)是非不断,通过其他方式或自己员工曝出的内幕,使那些不为人知的问题暴露在聚光灯下。
 
首先是2011年Dior和Galliano的事端,其中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先生被解雇,理由是他被控在法国酒吧提出的反犹太人的评论。Galliano先生被裁定犯“公开侮辱” ,并给予罚款6000欧元(8415美元) 。不到两年后,他起诉Dior和Galliano的非法解雇,声称,他们是合谋毁灭他。
 
奢侈品集团纠纷过于高调 被法庭暗示适可而止? 
在2012年,LVMH和Hermès提出了对彼此的控诉,LVMH 2010年秘密收购Hermès股份。Hermès以“内幕交易、官商勾结、操纵股价,”控诉LVMH,LVMH指责Hermès“敲诈、不实指控和不正当竞争”作为反击。
 
2013年,Kering集团则起诉前Balenciaga的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指责他没有遵守合同协议,在离职后接受《System》杂志采访时对公司有贬损的评论。
 
这些案件进入法国司法体制以来,给八卦和有关生活的报道远远超出事件所涉及的真实内容。虽然毫无疑问,大公司必须保护自己的品牌,而个人则要保护他们的权利,但很难知道谁才是真正被处罚的。是被告人?原告?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呢?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两者都有可能被处罚,但面对奢侈品公司之间公开的互相角力,以及目前已知的神秘机构交织成复杂的时尚行业,不仅里面存在的“梦”远远优胜于任何肮脏的现实。
 
奢侈品集团纠纷过于高调 被法庭暗示适可而止? 
当然,也有例外,最常见的是与收购或伪造文件等相关的事。LVMH集团的Bernard Arnault的收购经常在众多的法律纠纷下完成,包括Kering集团当时收购Gucci也是。 另外LVMH集团还与eBay和谷歌对上,指控他们协助卖假货。
 
但即使这样,很多品牌都不愿意过分高调惹人关注,宁愿低调神秘也不想损害他们高高在上的光环。或者法国的法律制度似乎是这么认为的。据LADYMAX时尚网了解,去年八月,巴黎地方法院发出Ghesquière先生和Kering集团通过庭下调解来解决争端,从而避免将事实公开在聚光灯下。而负责该案件的巴黎商业法院院长Franck Gentin也想出解决办法,不仅他才刚解决LVMH集团和Hermès之间的争议。
 
奢侈品集团纠纷过于高调 被法庭暗示适可而止? 
Kering集团某高管曾表示,公司已作出战略决策,不公开其对造假者的行为,就像以手表和珠宝为主的Richemont集团那样,以免扭曲外界对企业的看法。
 
不仅奢侈品牌的法律诉讼一直是被认为是最华而不实的夜间肥皂剧。从娱乐性来说,可能对所有行业观察家来说是可喜的,因为它可以成为批评奢侈行业的最佳资料,也可以写成其实是幕后大品牌阴谋的论据。
 
但对于一个以形象为生产力的行业来说,“品牌形象资产”通常被称为是短暂的事。所以有不少公司和品牌逐渐采取低调的处理手法,以免过于高调影响公司形象。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