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9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9月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沙漏形芭比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9月2日


    Christina Hendricks 觉得谈论身材十分无聊。这是因为两年来她已经就这个问题谈论了太多太多。有个事实不能否认:Hendricks,或者说JoanHolloway,是二十年来在电视屏幕和电影银幕上少见的一种美女。


    即便你从来没有看过《广告狂人(Mad Men)》,也应该对剧中那位曲线分明的尤物Joan Holloway 有所耳闻。其扮演者Christina Hendricks 凭借这一角色一夜成名。火红的头发,香草奶昔般的肌肤,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她那独一无二的身体曲线就像1964 年产的福特野马车般具有辨识度,令她成为了本年度最受欢迎的封面女郎。今年5月,《Esquire》杂志更是将“当今最性感女郎”的后冠授予了这位35 岁的女演员。


    尽管如此,外界对她身材喋喋不休的谈论还是让她有点尴尬。毕竟她不是长了三条腿,只是拥有女人们都有,并且格外突出的身体线条而已。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曲线出现在一个长期以来缺乏曲线的行业。“一开始我有点难过。”她说,“要是别人一直谈论你的身段,你会变得战战兢兢。


    我努力演戏,但每个人却只看到我的身体!”


    有一种赞美令Hendricks 大为受用。“我常听人说,自从看了《广告狂人》之后,他们的性生活次数增加了。”她大笑着说,“我很爱听这话。这是一个性感的剧集,有时性感得有点危险。”编剧Matthew Weiner 原本想象中的Joan 与Hendricks 区别很大——他认为她个子更娇小,为人更矜持,言谈更尖利。但Hendricks 改变了他的想法。在该局开播时,Joan 只是个客串角色,随着观众支持率的急升,她留了下来。《广告狂人》是Hendricks 自12 年前搬到洛杉矶以来在演艺界所获得的首个成功。之前她出演过一些电视剧,但都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事业的成功外加去年与演员Geoffrey Arend 喜结连理,使得她的空闲时间变得越来越少。除了7 月25 日上映的《广告狂人》第四季之外,她还参演了三部电影,其中包括由Katherine Heigl 执导的喜剧《我们眼中的生活(Life As We Know It)》。在步入演艺圈之前,Hendricks 曾经是个职业模特——听起来好像有点讽刺。她19 岁时前往纽约,开始模特生涯。“我很喜欢当模特。”她说,“我知道很多姑娘不喜欢。但我觉得,可以免费环游世界外加拍照片,这有什么不好?”她认为早年做模特的经历对她现在的职业大有裨益。“我总是说,要不是因为做过模特,我就不会有演员必须的老面皮。作为模特,你很可能一天参加七场面试,场场被拒,什么也干不成。”当模特的时候她需要减肥吗?“不用,我那时很瘦。”她说,“不过因为我胸部丰满,走秀的话会有点问题。”


    然而那一天终于来了。有一次在伦敦走完秀之后,她的经纪人找到她问:“亲爱的,你的胸部长大了吗?”她的模特生涯就这样走到了终点。我们可以想象,说不定在新一季《广告狂人》中可以听到同样的台词,不过含义却是完全相反。


    记者:先来谈谈Joan Holloway 吧。长期以来,她是电视剧集中出现的性格最耐人寻味的女性之一。她相信要在办公室生存下去,就要穿着性感地去挑逗男同事。与此同时,她又绝对不甘于成为玩物。你认为她是个女性主义者吗?


    Christina Hendricks:我觉得多少有一点。显然,Joan 比很多女人步入职场的时间要早,她成功了。她能熟练地让男人们臣服于她,我认为她所采用的手段没什么可责难的。为了获得成功,用尽浑身解数—有时也要运用你作为女人的资本—这并不违背女性主义。此外,她和她丈夫在家也过着那种老式的、无聊的生活。我觉得她就是那个时代女性的写照。


    记者:女性观众对Joan 往往比对剧中的其他女性角色要偏心。这也许就是她这个人物的潜力所在吧?


    Christina Hendricks:我总是为Joan 担心——我爱她。我常对Matt Weiner(制片人)说: “求你了!她也不容易!给她点甜头吧,好吗?”不过,《广告狂人》的逻辑就是世上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无论如何,她总能昂起头,报以还击。这也是人们对她产生共鸣的原因。


    记者:据说你曾参加过Woody Allen 的试镜,但他觉得你“太甜美了”。他看过《广告狂人》吗?


    Christina Hendricks:这是断章取义。全部实情是这样的:我试镜的是个愚钝的角色—相当蓝领化,有点粗鲁。他觉得我还不够粗鲁。在这个意义上,我太甜美了。


    记者:你曾说过,你10岁时就把自己的金发染成了红色。你怎么说服家人接受呢?


    Christina Hendricks:是他们干的!我当时对《绿山墙的安妮》特别着迷,我确信自己就是安妮。我和她有共通之处,我也想有她那样美丽的红发。于是我妈妈说:“我们去药店买点染发膏吧!”我那头典型的金发就这样变成了胡萝卜红。我梦想成真了。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我觉得那才是我。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不停地染发。我妈妈很了不起,对吗?


    记者:在今年的颁奖季,你有两次身着黑色礼服出席重要场合,其中包括EltonJohn 的奥斯卡慈善派对。时尚记者们都说,你跟亮色决裂了。这类评价会影响你的红毯着装吗?


    Christina Hendricks:有一点。我当时想:天哪,太怪了——我甚至没注意到。现如今我们这一行就是建立在冷嘲热讽之上的。当然,嘲讽自古就有,但当今的整个杂志业都热衷于此——谁的着装最差,谁的赘肉最多。这些评语真的会伤人心。不过说到底,你只是去参加一个大派对而已。你一定要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有时你的朋友或者造型师会反对,有时候你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走眼,不过你得自己让自己觉得漂亮。这些衣服是你借来参加活动的,有时它们根本不像你的衣服。


    记者:今年早些时候你曾对《Glamour 》杂志说:“参加颁奖季很困难,我需要一件走红毯的礼服,可是我只找得到0 号和2 号服装。太烦人了,所有设计师都说:‘我们爱看《广告狂人》,我们爱Christina,可是我们不会为她订做礼服。’”这些设计师如今改变主意了吗?


    Christina Hendricks:是的,他们现在对我很好。剧集越来越成功,人们意识到,说不定我们会获奖。他们慷慨极了,为我做了很多漂亮的东西。我很庆幸那篇报道刊出了。有人听明白我的话了!


    记者:就因为有人特意为你设计了一条裙子,你就必须穿它——有时你会不会觉得这是被迫为之?你会不会因为不能得罪人而感到压力?


    Christina Hendricks:的确,如果有人表示要特意帮你做件衣服,你就会有压力,尤其是当你事先看不到式样的时候。举个例子,如果你筹备婚礼时,有人想要为你做件婚纱,他说:“相信我!我会帮你做很美的婚纱!”你会觉得最后挽回的余地太小了。可是如果你不肯穿,他们就会把衣服给别人。结果,人人都有了一件漂亮的礼服。


    记者:《广告狂人》剧中那些复古内衣看上去很不舒服。事实是这样吗?


    Christina Hendricks:我们如今穿着它们都很习惯了,不过说真的,它们可不是让你穿着轻松的。要是我全部穿戴好了等着演出下一场戏,连续等好几个小时的话,我就得给自己找到个舒服些的姿势,否则鲸骨就要戳破我的胆囊了!它们真的会损伤内脏的!有一天我连续17 小时穿着吊袜带,结果腿上磨出了泡。


    记者:Joan Holloway 芭比娃娃即将面世。你喜欢这个娃娃吗?


    Christina Hendricks:太美妙了!我是个很女孩子气的人——一个芭比型的姑娘。我可以把它们送给我朋友、妈妈和同事。人手一个吗?这样会不会有点怪?我要给每人买一个。我的朋友一定会说:“呀,谢谢你的娃娃。”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