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1
工作信息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欧思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Assistant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Planning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Onli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A MER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ccounting Manager, F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Function- Business Analysi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MAC
Senior Manager,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Regional Sale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And Education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Senior E-Commer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Production & ux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Manager/sr Manager-New Bran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ORIGINS
Sale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若没有中国市场 奢侈大牌怎么活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10年3月4日
阅读时长
access_time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我们已经习惯于把眼光放在西方世界的时尚,那里的精彩,那里的辉煌遥不可及,而另外一边自己国家的时尚产业是那么单薄。久而久之,人变的好高骛远,成了最犀利的评论家,也成就了一批最差劲的设计师。直到最近几年,时尚随着整个经济的腾飞开始大步前进,我们的品牌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中国元素逐渐被时尚界所接受并流行起来。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面对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我们用着这样那样的方式告诉世界,I am here.



  问2009年最深刻的词语是什么,相信“经济危机”和“中国崛起”肯定排在前面,正是这两个看似无比矛盾的词语,汇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贯穿全年。而用这两个词语来形容过去一年的时尚界,也同样再合适不过了。一方面全球时尚界危机四伏,降价,关店,辞职,破产,流言四起,让因为经济危机变得冷清许多的时尚圈新闻不断;而另一方面我们土本的时尚产业,疯抢,又开新店,中国版限量,吞并收购,一浪高过一浪,当很多人还在不停眺望,看向大洋彼岸的那里时,其实全世界的眼光都看向了我们这里。



  当2009年还没有来临的时候,倍感压力的人们就曾经预言,这一年对于时尚产业来说,会是最艰难的一年,面临失业的人们可能不会再那么热衷于关注穿什么,收紧银包会是很多人的第一想法。根据世界奢侈品协会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量从一月份的86亿美元上升到了现在的94亿美元,全球总数的27.5%,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市场,所以杂这一年里,所有的品牌都把中国看成了救命稻草,避风港湾,高速增长的销售额成为各公司年度财务报表里最出色的一笔。



  而这一年里,我们又总是有着一些这样那样的高兴与悲伤。这边,不走寻常路的Meters&Bonwe, 作为国产服装品牌,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0.80亿元人民币,营业利润2.21亿元人民币,更是重金打造旗下中高端品牌Me&City,聘请如今最红火的超模Agyness Deyn代言,把旗舰店开到了北京前门,与快时尚的领军人物H&M一叫高下。那边,Versace先是传出破产传言,随后行政总裁Giancarlo Di Risio宣布辞职,全年销售额下降 18.8% 至 2.73 亿欧元,运营亏损 3,000 万欧元,很快就又宣布关闭日本直营店,退出日本市场。



  同样的故事这一年在时尚圈不断的发生着,这边鄂尔多斯继续高薪与Gilles Dufour合作,那边Thom Browne品牌的CEO和CFO突然放弃品牌而去;这边股神巴菲特盛赞大杨创世西服,那边Nina Ricci因为市场压力,无奈辞掉堪称完美的Olivier Theyskens;这边Karl大帝亲临 Chanel上海作秀,推出“paris-Shanghai”系列,那边米兰时装周Just Cavalli 2009秋冬秀无预警的突然停掉。这一切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品牌一边关闭很多店铺,一边却一定要争回亚洲、特别是在中国的业务控制权;为什么Louis Vuitton一边无奈打破从不降价的神话而走下神坛,一边却咬牙在深圳大张旗鼓开设旗舰店,即使隔江相望的香港店铺再多,价格再便宜,这就是中国魅力。






  Me&City 红火上升



  Me&City前门旗舰店开业,在显得有些平静的09年时尚界,实在算一大盛事。特别是开在前门大街上,和fast fashion的代表任务H&M同在一起,更何况占据头一家的位置,实在难免让很多人把两者来做个比较。



  看整体,Me&City这支由法国设计师带领的国际化设计团队,试图在贴近摩登都会的?活,不断翻新的设计十分契合当季流行脉动,更准确诠释出当下都市人的时尚追求;而H&M更倾向于对潮流的把握,在它瑞典总部的白房子里,H&M的设计团队每天都在不停的收集着最新的情报。



  说到时尚情报,自然要比比设计更新的速度。Me&City每年300多个款式,70多天的周期,国际化的架构让它能得到第一手的时尚信息;可对比H&M还是逊色不少,H&M的一件衣服从设计到出厂仅仅需要20多天的时间,而他们对于潮流的态度也那么的充满效率,就好像对待容易腐烂的水果一样,保持H&M时装一直新鲜。



  再看看两家的宣传投资,明星效应可以说是Me&City一大制胜法宝。牵手热门美剧明星Wentworth Miller;与国际知名摄影师Ellen Von Unwerth合作;启用当下最红的超模Agyness Dyen、Cole Mohr ;2010年春夏大片更是邀请英国著名男星精灵王子Orlando Bloom作为新一季的代言人,执掌相机的更是请到著名情色摄影大师Terry Richardson。



  而H&M最近则把与明星合作放在了宣传的重点上,当年与许多知名设计师的跨界作品多次被抢空让H&M一直在坚持这条道路,09年与Jimmy Choo以及Sonia Rykiel的合作,正在延续这种成功。可以说在这方面,拥有国际知名度的H&M还是稍胜一筹。



  看了如此多,再看最关键的价格,你会发现坐拥本土的Me&City在这点上赢了H&M.这其实也不难理解,由Metersbonwe掌舵的Me&City,无疑拥有其他国际品牌不能比拟的本土化优势,加上以前做Metersbonwe积累的丰富经验,让Me&City很容易就找到了最便宜的布料,达到了最廉价的加工,从而把成本降到最低。



  不过Me&City的弊端还很突出,发展过快可能并不利于它的健康成长。去年一年,Me&City就在国内开了70几家店,投资将近8亿元,可快速推进,声势如潮的后面却是规划上有所欠缺,店铺建设达不到预期效果,成本收益时间没有匹配好,人员培训不充分等诸多问题,从而导致很多不良的后果。所以想要真正在世界时装产业占有一席之地,Me&City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时装周,最寒冷的冬天



  “所幸与1929 年的经济危机相比,如今的世界拥有更多的财富――在中国、印度、阿拉伯和俄罗斯。当这场危机过去之后,欧洲将会变成美好的旧世界,而新世界(600628,股吧)的代表将是印度、中国和海湾国家。”Chanel的领头人,巴黎时尚界的Karl 大帝在时装周时是这样说的。



  Viktor & Rolf一直是巴黎时装周上的重头戏,它的两位荷兰籍设计总监在时装周前宣布,不再邀请大家出席秀场――09春夏秀改成网络直播。尽管两位设计师表示,互联网是未来的大趋势,他们希望能抓住互联网时代的机遇,经济危机并没有影响。可降低成本,很难说不是改用网络直播发布的原因之一。



  Celine索性直接缺席09巴黎秋冬巴黎时装周,品牌方面一再强调缺席的原因并非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而是由于Celine正处在“转型期”,去年9月刚更换了设计总监,前Chloe首席设计师英国人Phoebe Philo取代了克罗地亚人Ivana Omazic。但在这个风口浪尖,还是难免让人联想到什么。 

  卷铺盖走人的不止Ivana Omazic一个,Olivier Theyskens也是其中之一。这位出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设计师极具古典浪漫主义的风格。可在他出任Nina Ricci设计总监期间,出色的天赋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却没有换来大笔的订单,经济危机的现实还是让公司将其换掉, 09秋冬女装周成了他的绝唱。不过最出人意外的是最后掌管Carolina Herrera、Nina Ricci和Paco Rabanne三个奢侈品品牌的西班牙Puig时尚集团的总裁Mario Grausom,由于不满公司赶走这个天才,递交辞呈还将带走自己的A-list级别的客户,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场地也是节约开支很有效的方法,Sonia Rykiel在自己的时装店中发布新季成衣,嘉宾人数相应地可以从1000人减少到700人。但品牌发言人称,这样的做法与缩减预算无关,只是想回归1970年代的私密气氛,让嘉宾与服装更贴近。



  还是Marc Jacobs比较直白,他在后台接受采访时,承认对如何应对经济危机并无妙策,所以他选择回归他最熟悉的1980年代,至少刚出道的他曾有过美好时光。Marc Jacobs这一季将邀请观秀的人数从平常的2000人剧减到700人,也取消了秀后的盛大派对。公司总裁Robert Duffy直率地说,“这不是花钱娱乐全世界的时候,重要的是让买手和媒体,能更清楚地看到作品细节。”



  Zac Posen则表示当下最重要的是赋予人们梦想的机会。执掌经营的母亲Susan Posen也表示虽然所有人都在勒紧腰带,但如果大家都趋于严苛朴素,丧失创造力,那么便是真正的迷失了。在时装周上他从一个艺术家的视角,上演了一场另人难忘的表演:天桥中央设置五台斯坦威钢琴,由布朗五兄妹连手合奏。仿佛时光倒流,Mitford姐妹们在1940年代战时的伦敦,穿着缀满闪光金属丝的曳地长裙,在暗夜里起舞。



  而往年时装周期间人头攒动的曼哈顿Bryant公园风光不在,Vera Wang宣布将不在Bryant公园举行发布会,“小型发布会的亲密感在现在这个时间更合适。”Vera Wang在旗舰店中举行100多人的小型发布会,以此来取代过去她常常举行的900人规模发布会。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不想显得世界上发生什么都和我无关,我不能仅仅局限于时装世界。”



  还有意大利品牌Roberto Cavalli,负责生产其二线品牌Just Cavalli的Ittierre公司由于财政问题,在开幕前突然宣布取消09秋冬米兰的Just Cavalli时装发布会,改为静态展示,Roberto Cavalli本人非常气愤并在语言上攻击了Ittierre公司,弄得差一点对簿公堂。




  皮尔·卡丹“并购门”



  有人说,在法兰西文明中,有四个名称的知名度最高、地位最突出:埃菲尔铁塔、戴高乐总统、皮尔·卡丹服装和马克西姆餐厅。其中,皮尔·卡丹一人竟然占了两项:服装和餐厅,他俨然成了法兰西文化的一个象征。



  不过成也卡丹,败也卡丹,一个精彩的开始,却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尾。当皮尔·卡丹先生在全世界140个国家卖了900多个许可证,超过20万人为他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曾经中国人眼里的“世界名牌”比比皆是,从衣服鞋帽到日用百货,琳琅满目,而店铺也慢慢从一线城市的奢侈品区域转向二、三线城市,最后成为农民身上的名牌货,可以说,肆意发放许可证和始料未及的发展趋势,让这个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品牌一夜之间声誉扫地。



  最早进入中国的“世界名牌”并没有成为最成功的一个,皮尔·卡丹再次进入时尚范围,就是在敦煌的鸣沙山举行2008年的春夏时装秀了。可当人们以为皮尔·卡丹准备像Yves Saint Laurent一样准备重拾河山的时候,得到的却是皮尔·卡丹准备十亿欧元出售集团的消息。在这个经济危机的关键时刻,人们拭目以待究竟谁会动用如此巨大的资金,那份名单上出现的是许多中国人的名字。



  据报道在买家名单上有包括温州、广东的多家中国民营企业,而最后几个名字落入媒体的视野,温州籍商人卡丹路老板孙小飞、卡帝乐鳄鱼皮具代理人陈小飞、金利来皮具产品商标使用权人潘长海、广州特迪华伦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洪建巧联手入股皮尔·卡丹,并在7月8日与皮尔卡丹本人签署入股皮尔·卡丹时装帝国的合作协议书。用孙小飞自己的话说,“他要借助皮尔·卡丹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销售网络,输出中国产品。在金融危机下,使温州制造、中国制造迅速占领全球市场”。



  不过就在事情好像已经尘埃落定,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时装品牌终将落入以孙小飞为代表的温州民营企业手中的时候,事情发生的诡谲程度远超想象。8月25日,上海中服进出口有限公司携手皮尔·卡丹中国地区代表突然在上海大剧院宣布,整体收购皮尔卡丹大中国区(包括大陆和港澳台地区)商标所有权。而且对外宣称,已于本月初拿到发改委批文,在法律和政策上获得了政府支持。



  后面的故事已经超出了时尚的范畴,从一个时尚圈的品牌收购变成了商场上的搏杀,中国服装企业的雄厚实力再一次让世界感觉震惊。不过无论怎样,可以肯定的是皮尔·卡丹最终落入了中国人的手里。而皮尔·卡丹其实也不过是中国服装企业收购过程中的一小步,自从万宝龙单方面终止了与中国地区总代理上海国瑞信的代理协议,法国梦特娇收回中国市场的产品代理权,Coach、Loewe、Dunhill等品牌逐步收回中国地区的代理权的同时,曾经的那些代理人已经开始慢慢找寻合适自己的国际品牌,特别是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一场“抄底”进行的如火如荼。


  There Christian Lacroix厄运收场



  出生于法国的Christian Lacroix, 20世纪80年代初在Jean Patou时装工作室工作,这个工作室培养过许多顶尖级设计师,如Karl Lagerfeld和Jean-Paul Gaultier。在那里,他遇到了路易威登集团(LVMH)的总裁 Bernard Arnault和Jean-Jacques Picart,三人共同创办了Christian Lacroix品牌,Lacroix担任创意总监。



  2005年,LVMH以6200万美元把没有起色的Lacroix卖给了美国Falic集团。Falic投以重金,2007年在纽约和拉斯维加斯为其各开了一家旗舰店,希望在增加收入的同时打开美国市场。Falic还要求Lacroix压缩成衣副线品牌,把精力集中在高级定制系列。在这些努力之下,Lacroix曾一度达到收支平衡。但Lacroix品牌再造的长远战略最终遭遇了金融危机。2008年,Christian Lacroix品牌的销售额为4250万美元,依旧亏损1410万美元。美国的零售商并不认为它们浮华艳丽的风格与眼下这种经济困境合拍,Neiman Marcus Group和Saks两家大型零售商都削减了订货量;巴黎时装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冷清,这让订单下降了35%;而看起来还不错的亚洲,却跟Lacroix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它还没来得及进入这个市场。



  无奈下,2009年5月,Christian Lacroix宣布破产。金融危机影响了高级时装定制领域,这个经营了22年的品牌走向破产深渊,法国文化部长将这次破产描述为"文化的灾难"。Christian Lacroix仍然举行了其高级定制服发布会。7月7日,Christian Lacroix举办了一个“非常小型并且简单陈列”的高级定制服静态展,而展览地点则选在了Les Arts Decoratifs艺术馆,早在两年前,Christian Lacroix就曾在这里举办过时装展览。在200来位特邀嘉宾面前,展示了他最后一次高级女装秀。24套定制礼服完全由私人赞助设计制作,为此Lacroix先生透露说:“这系列服装已经制作出来了,但按照以前的标准,他们算是没有完全完成,他们更像是一个初稿,一个绘画前的草图。” 秀场的气氛沉静而有些抑郁。一些刻有“永远的Christian Lacroix”的徽章在来宾中散发,一个类似内容的条幅悬挂在T台边。



  自从Christian Lacroix寻求破产保护以来,他就发誓要尽200%的努力以保护他的高级时装中的无可比拟的天才手工技艺,在一封写给员工的信中表示,他一定会“留住那些传承下来的技艺,如果没有这些专业技艺,那么品牌就失去了灵魂。” 可事与愿违,一度有传已经有商家想要将其收购,但最终Christian Lacroix还是以厄运收场了。12月1日,巴黎的法庭判决说,以后Christian Lacroix品牌只能做香水和配饰。Christian Lacroix愤怒至极,表示这个“Fashion”世界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再让我们重温一下Christian Lacroix那辛酸的谢幕吧,员工和裁缝、刺绣工都自愿无偿为其工作。发布场地不向他收费。模特穿着的鞋子则由Roger Vivier 免费提供。由于Lacroix 要为发型师和化妆师自掏腰包,后者也给他打了折。就连当地的咖啡馆也提出无偿供应后台小食、水果及矿泉水。设计师使用库存的丝绸和蕾丝制作了整个系列,并向管理层请求拨款15000 美元作为给模特的费用,而每个模特最后只收取了50欧元象征性的费用。到这里,高级定制已死。



  Here 体育品牌的“后奥运”扩张



  2008年的奥运会让人终身难忘,对于借奥运会飞速发展的中国国产体育品牌,如何在奥运会结束之后,保持住稳定的发展并更好的扩张,更是重中之重。好象本土体育品牌的老大哥,也是唯一一个在奥运会上和耐克,阿迪达斯这些国际体育巨头呈鼎立之式的李宁,对于奥运会的巨大投入得到了巨大的收获。2009年李宁集团上半年销售达到40.52亿元,净利润增长41.6%至4.73亿元,就利润而言,李宁首次超过了世界第二大运动用品商阿迪达斯。而李宁并没有满足于此,一场新的全方面的蓝图又摆了出来,从国际路线到网络宣传,都有了更大力度的投入。



  面对去年的无比荣耀和今年其他本土品牌的上升,李宁在站稳市场的基础上,把眼光放的比别人更远了些,朝向海外市场和专业化领域迈进。赞助瑞典、西班牙两个奥运代表团,以及苏丹国家田径队、阿根廷国家篮球队的李宁牌,目前正在通过当地代理商在中东、西班牙和越南等地区进行销售,准备借势抢占这部分市场。而今年10月份李宁海外第一家专卖店在新加坡开业,也宣告正式进军海外市场。同时由于看到耐克,阿迪达斯在足球、篮球这些领域的强大攻势和占有率,李宁把眼光转向其实更适合自己的地方,根据中国人对乒乓球和羽毛球这类国球的喜爱,收购了乒乓球品牌红双喜和羽毛球品牌凯胜,这也让李宁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生产多种专业器械的国产品牌,加上签约的Aigle, Lotto等国际知名品牌,李宁正在走一条多品牌的国际化道路。



  李宁同时也看到了网络的巨大能量,一方面继续扩大在网络上的宣传,09年组织的“我的Inner Shine”活动让很多人都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李宁。淘宝魅力赛,自由写作站,联合门户网站天涯开展天涯征图活动,记录你的精彩瞬间。如此一来引来很多爱美的女生争相发贴、贴图,成为网站常客。庞大的浏览量给了李宁的网络商城更好的基础,网络销售量也持续增长。而看好互联网前景的李宁,又聘请了IBM公司,帮助建立新的网站专门进行在线交易,准备把网络销售推向新的高峰。



  在宣传和销售上都有创新的李宁,在设计上一样推陈出新。服装设计中心选在香港地区,鞋的设计中心在美国,目标成为一个国际化体育品牌的决心可见一斑。以运动鞋为例,李宁公司现在每年营业额的3%将被用于这个刚成立于耐克老家波特兰的设计中心,这家海外设计总部的人数还在以每年30%的规模递增。广被称赞的001系列更是推出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等特别题材的限量系列,打造自己特色的鞋文化。



  There 设计师的“金融危机”



  Adidas在中国的盛行让人们知道了Y-3,也知道了Y-3的第一个字母Y的含义,Yohji Yamamoto山本耀司。八十年代闯入巴黎时装舞台的先锋派人物之一。他与三宅一生、川久保玲一起,把西方式的建筑风格设计与日本服饰传统结合起来,使服装不仅仅是躯体的覆盖物而是成为着装者、身体与设计师精神意韵这三者交流的纽带。虽然他的顾客中不乏小肯尼迪的妻子 Carolyn Bessette Kennedy 和艺术家 Cindy Sherman 等,但创意十足的他从来不肯去做一些普通的东西,这也为他后面的破产埋下了伏笔。



  今年6月巴黎男装周山本耀司首度缺席,当时发言人已承认公司受到金融危机影响,纽约、东京、巴黎几家大型旗舰店连续开张后,已没有剩余的经费举办男装秀。10月初巴黎女装周上,山本耀司如期发表新作,但邀请名单要比以往大幅缩短。可就在大家都觉得他终于挺过去了的时候,10月9日晚,这个以黑色系震撼整个时装界的日本传奇设计师,向东京地方裁判所递交了民事再生法适用申请。此举可以让山本耀司迅速推进重组再生计划,并借此防止资产进一步恶化,到这个时候,山本耀司公司负债总额为60亿日元。



  山本耀司负债如此之高,原因自然很多,不过太过臃肿的品牌体系肯定在内。企业过度庞大、品牌之间盘根错节导致的营运困难,一家有难,其他家都难逃关联。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山本耀司缺乏一系列利润高的潮流产品,好像与他同时代的川久保铃,其红心系列为她获得了无数的粉丝和大量的财务支持,而山本耀司一心于设计,对商业根本关心不够,“某种程度上,我就跟《皇帝的新衣》里那个裸体的皇帝一样–但为了让日本时尚文化不输给世界,持续现在的工作是我的宿命。我将继续为服装设计事业鞠躬尽瘁。”山本耀司的破产宣言也说出了破产的原因,如今一个设计师,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必须要有大量的金钱支持,只有会制造金钱,才能更好的设计。



  除了我们熟悉的山本耀司之外,被媒体们称为“时尚界的新势力” 设计师Andreas Melbostad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他设计的品牌Phi并没有在声名中绽放,而是在这个寒冬中面临关闭,2010早春系列将是这个品牌最后的一组设计了,Phi自己在纽约SoHo的专卖店也将在不久后关闭。



  Victoria’s secret的第一个亚洲人



  VICTORIA’S SECRET一年一度的内衣秀是时尚界每年末的盛世。而2009年的这场秀,对于中国人来说意义远不止此,中国超模刘雯成为VICTORIA’S SECRET第一位亚洲脸孔,出现在其09秀场,一时间火遍所有国内的时尚网站和论坛,即使很多国外网站也大肆报道。



  中国走向世界的模特不仅仅刘雯一个,签约国际顶级模特经纪公司IMG,成为首位登上法国版《Vogue》封面的亚洲模特,更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大牌走秀经历、品牌广告代言的数量与质量、在时尚媒体的曝光率绝对当得起“中国国际化超模第一名”的称号的杜鹃;成为万众瞩目的 Dior秀第一个出场的“开场模特”,被时尚界鬼才John Galiano亲自挽着谢幕,并向全世界宣布他最喜爱的模特裴蓓;越来越多的中国模特受到世界的关注。



  当然这些人的成功少不了中国日益增长的地位和西方服装界对东方市场日渐重视的大环境,特别是在如今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国强大的购买力和无比诱人的市场潜力,让很多品牌接踵而至。如此一来,使用一些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模特,就更具亲和力。因此,很多具有国际化面孔的中国模特,迎来了展现自己的机会。不过,这些并不能掩盖她们的出色,在中国这个数以万计的模特圈中,选中她们,从中国走向世界,就是她们的时刻了。


 



  Kiroic,走进时装周的中国鞋子



  “时装波鞋”,即使在国际鞋类设计中,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对于国际鞋类设计趋势的研究和自己对于时装设计的热爱,2008年KIM KIROIC正式发表了自己对于“时装波鞋”这个全新领域的前瞻性设计解读––"KIROIC"。 Kiroic,英文寓意“胜利”,一个国内研发制作的高端时装化波鞋(Hi End Sneaker)品牌。



  "KIROIC"鞋品的设计具有KIM KIROIC独特的个人风格,融合未来主义和生物工程学概念,同时保持优质的穿着舒适性。KIM KIROIC一直努力钻研“时装波鞋”新的设计可能,力图在这个国际全新的鞋类设计领域,创造出具有前瞻领导性的设计产品。"KIROIC"的设计不断挑战着现有的鞋类制作工艺,突破物料采用的局限性和鞋体结构的固定模式。在每一季的设计中都能带来新的突破革新,也正是"KIROIC"的不断努力,2009年 “KIROIC”终于跨进了国际时装界的大门。



  一封意外的EMAIL,将两个陌生的异国人,在“时装设计”的牵动下联系了起来。远在上海的鞋类设计师KIM KIROIC,无意中收到了韩国设计师JUUN.J的一封邮件。邀请KIM KIROIC来负责设计JUUN.J 2010巴黎春夏男装秀的男鞋系列,这是一个完全意外的邀约,而时间离巴黎男装周的正式发布,只有1个月了。JUUN.J诚挚的邀请,让深感意外的KIM KIROIC毅然接受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经历一个月的电邮沟通和几次三番的修改确认后,一整批完美的男鞋设计终于准时出现在了巴黎男装周JUUN.J的时装秀场上。两位来自亚洲时装新兴力量的创意合作,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却得到了来自所有媒体和买手的一致好评,巴黎男装周上人们终于找到了久违的全新话题––“亚洲”。而亚洲,在日本时装于巴黎崛起后的30年中,对于西方而言,它依然神秘。即使在被日本的“解构主义”撬开双眼而正视亚洲后的国际时装界,等待了三十年,却等来的还是日本。他们有些坐立不安,他们很迫切的希望从这片神秘,广阔而新兴向荣的东方土地上看到一个,或者几个“时装的未来”。亚洲的时装潜力,国际时装界的未来之星,就恰恰在这个时代开始焕发“未来的光芒”!



  就在前不久,两位神交已久的设计师终于见面,一见如故的同时,我们也听到了已经成名的韩国设计师JUUN.J对KIM KIROIC及其品牌"KIROIC"的高度赞誉。谈到为什么选择KIM KIROIC来负责设计JUUN.J 2010巴黎春夏男装秀的男鞋系列时,JUUN.J直言不讳的说,“其实朋友推荐KIROIC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确信,只有他的设计是最适合我2010春夏系列的,所以我当时连PUMA的邀请都回绝了,我实在太喜欢你的设计了。不过我没想到原来做鞋子真的不容易,准备的时间确实有点仓促,而且email的沟通还是带来不少问题。可是fashion show非常成功呢!很多顶级时装店的buyer都非常喜欢这个设计,他们总是在问为何只是showpiece呢?一脸的失望呢,不过香港的JOYCE和纽约的SEVEN NEW YORK都坚持要把这些showpiece买下来,真的很让人惊喜。”



  欧洲时装界其实很需要新东西,新设计师,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标准,他们还是期望能看到一些代表国际最新时装设计理念和趋势的东西,一些国际性的image,而如果这恰巧又是由一位亚洲设计师创意出来的,他们会因你而疯狂的,他们很需要一种新的刺激。所以KIROIC是会有很好发展的。中国设计师,但是设计却完全是国际性的,我完全相信欧洲的时装界会非常欣喜看到有这样一位中国鞋类设计师的出现的。”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