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弱与妥协



 


    该怪罪太多的清规戒律,还是对未来忧心忡忡的设计师?巴黎的2010春夏伸展台展现出一派死气沉沉的景象,美国女明星终于踏足拥有45年历史的EmanuelUngaro。老牌时装屋究竟该到哪里去寻求出路?是网络时代的年轻一代,还是兴旺发达的亚洲市场?答案仍暧昧不明,因而设计师们纷纷选择了安全路线。

    老牌新演滑稽剧

    Emanuel Ungaro总部位于巴黎蒙田大道,距离Yves Saint Laurent、Givenchy等时装屋仅一箭之遥。在其发布会前一天,新任品牌艺术顾问Lindsay Lohan站在镜子前,拿起一条黑白相间的丝巾系在头上,接着换上一条纯黑的,把镶满亮片的红色心形饰物笨拙地插在一侧。一群设计师在她身侧默默观望。

    “太酷了。”Lohan说着,注意力转移到一条全白亮片迷你裙上。她对左近的女缝纫师说:“多加点水晶装饰,这样才能吸引眼球。”

    在时尚评论家们看来,Lindsay Lohan给Emanuel Ungaro当艺术顾问,就像是把麦当劳列为米其林三星餐厅一样不靠谱。《女装日报》将这一事件称作“火车失事”,Style.com则称其为“有关时装秀的一个劣质笑话”。编辑和买手们目瞪口呆地望着模特们身穿敞开的宽松外套走上伸展台,露出胸前的心形亮片装饰。“不可思议。”知名法国形象设计师Fabien Baron在发布会之后说道,“快把时尚警察叫来!”

    自从Emanuel Ungaro在五年前宣布退休以来,该时装屋的设计总监换得就像走马灯那么勤快。最后,为了吸引大众的注意,总裁Mounir Moufarrige终于与Lidnsay Lohan合作――此举直接导致了当时在任的设计总监Esteban Cortazar辞职,接替他的则是西班牙设计师EstrellaArchs。Ungaro确以此举获得了大量关注。然而不管是《Harper’s Bazaar》、《In Style》、《Elle》的主编,还是SaksFifth Avenue、Bloomingdale和BergdorfGoodman的买手,都在发布结束的第一时间迫不及待地逃向出口,出场谢幕的Lohan和Archs只获得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费加罗报》时装总监Virginie Mouzat认为,Lindsay Lohan本次受聘称不上是个时尚事件,但它也许预示着未来的走向。“说不定这将是时尚品牌下一步的用人策略。”她说。

    而除了一个与时尚精英攀不上关系的Lindsay Lohan,本次巴黎时装周还向我们贡献了什么呢?







    戴着镣铐跳舞

    巴黎不缺品味。短短九天时间内,时髦的场景重复上演,一天比一天更加泛滥,在伸展台上到处都能看出设计师们训练有素的好品味。对手持这些品牌的跨国集团而言,对急于摆脱经济危机的零售商而言,对纷至沓来的时尚媒体而言,这应当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状况。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一季棒极了,与此同时也商业化到了沉闷无聊的地步。”纽约Bloomingdale百货公司的时装总监StephanieSolomon表示。她认为,刺激消费者购物的诀窍在于“促使她相信,必须给衣橱来一场大更新,让她感到非得买点什么才能开心”。

    目前看来,在2010年春季,这位假想出来的女士可能突然恐慌地发现,自己的衣橱里竟然缺少“一条性感的超短褶皱连衣裙,或是一条懒散的宽松长裤”。为了获得满足感,她会把这两样东西买回来。但也说不定――假使你听说过并且相信经济学家的那个论调:经济不景气的走势可以被画为一根W状的曲线,目前的经济形势上扬,不过意味着我们处于W中间的那一点而已――那么,也说不定她一咬牙,就把置装费用来付了水电费。

    “零售商的忧虑正一日重过一日。”设计师Gareth Pugh说,“大家都希望他们最后在商店货架上看到的东西跟现在在发布会上所展示的一模一样。”对于本次巴黎时装周的一派商业氛围,这位设计师可谓道出了一点个中缘由。而这样一来,所有视时装设计高于百货公司销售业绩的实验主义者――为数不少的Pugh之流――就只好自求多福,但愿在经济危机结束前保住目前的职位。

    因此,Gareth Pugh那些标志性的塑胶盔甲、怪物靴子和硬壳般的紧身衣本季并没有出现在伸展台上。设计师们已经纷纷穿上了“好品味”的束缚衣。

    然而,要是你走到大街上看看,就会发觉外面的情形跟发布会后台真是天壤之别。触觉迟钝的笨蛋们完全忽略伸展台上的新空气,而只顾固守自己那疯狂的老一套。阿姆斯特丹某网络时尚杂志编辑Jean-PaulPaula穿着他喜欢的高跟鞋和紧身衣说道:“我是我自己的艺术品。”尽管一身女装,他跟人握起手来却像个伐木工人。在秀场外,你会看到在鼻子和耳朵之间拴上一根链条的女人、身穿普鲁士军官外套和短裙的男人,以及大中午穿着缀满亮片的黄色汗衫出门的人。时装周期间,在巴黎街头出没着各种奇装异服,甚至有人把《世界报》用封箱带做成leggings,或是干脆穿上用硬皮书做底的鞋子。到底他们的灵感来自于流浪汉,还是要响应环保,抑或是追随达达主义,这谁都说不清。

    多年以前,Coco Chanel曾对她手下的员工说:你们要去街上获取灵感。而在当今,已经没有人去大街上寻找未来时装的灵感了。即便是像Christophe Decarnin那么喜欢街头感的设计师如今也变得拿腔拿调――他的新设计令人想起一群闯入SM俱乐部的观光客,不过打算轻轻挨两下天鹅绒软鞭而已。

    难觅踪迹的惊喜

    Colette店主Sarah Lerfel认为,设计师们本季致力于挖掘市场喜好,以便投其所好。她提及了Viktor& Rolf名为“信贷紧缩时装”(Credit crunch couture)的新系列。“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她对这个诙谐的系列很有好感。

    总体而言,巴黎的这一季应当被看作一块品牌推广的公告板。Phoebe Philo为Celine贡献了一个中规中矩的系列,Alber Elbaz则用一场美不胜收的发布会证明了,在创造优雅迷人的高卢美女的同时,他还靠着将真丝改成人工合成面料的方式降低成本,以此为品牌赚取利润。也许Louis Vuitton和AlexanderMcQueen的新系列值得记取。前者用军装式外套、带穗头装饰的旅行包、羊毛覆盖的鞋子和电话线般的首饰生动传达了年轻一代的文化现状;后者则不仅在设计上打破藩篱(如雕塑般遮盖身体的柔软雪纺面料、囊括海洋生物和各类昆虫的印花图案、令人想起动物四蹄的高跟鞋),还在发布方式上实践了21世纪时装业的新走向(网上直播)――设计师表示,他下一步就要让观众在看秀的同时在线订购款式。在一片循规蹈矩的海洋里,两位大胆的设计师总算带领我们领略到几分新鲜感。尽管如此,大局没有改变。Givenchy的Riccardo Tisci展示了一系列刻板的印花,以及矫揉造作的设计技巧,Hussein Chalaya也是如此,Karl Lagerfeld的品牌LagerfeldGallery同样不能免俗。有些发布会仿佛压根儿是为了向观众展示,创造一件女装的过程总共用得上多少规矩条文――在这个层面上,这恐怕是史上最“巴黎化”的一季。到头来,让观众感到新鲜的,恐怕也只有LindsayLohan的一出滑稽剧。

    在法国和所有其他国家之间有个共识:法国女人能够边吃甜点、喝红酒,边保持苗条的身段,她们向来都展现和定义了时尚的真谛。有关法式风格,以及法国女人那多姿多彩的丝巾系法,我们能翻阅的文献可谓汗牛充栋。然而几乎从未有人指出过,这类膜拜导致了多么沉闷的后果,所谓的超绝品味又会造就多么无聊的盲从者。在酷似凯瑟琳・德纳芙与堕为法航空姐之间,其实只有一条很细的分界线。

    “年轻人哪儿去了?惊喜哪儿去了?”美国版《Elle》主编Robbie Myers在Givenchy发布会开始前问道。

    “我来告诉你吧。”她的同事,《Elle》时尚新闻总监Anne Slowey说,“那些只想要安全和品位的人已经把打破陈规者和个人主义者彻底赶出业界了。”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装饰T台秀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