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5月1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热播:中国时装界新势力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5月17日


uma wang独立设计师



  Uma Wang毕业于东华大学.工作数年后赴英国中央圣马丁深造.2005年在伦敦创立同名品牌.该品牌以风格鲜明的针织系列为主线.擅长运用不同面料材质和肌理.强调细节和轮廓的完美结合.并以其优良的品质和独特的品位深受欧洲买手及先锋杂志的追捧.2009年进入中国市场.得到业内的关注.





  《环球生活》:听说你在准备上海时装周?进度如何?



  uma wang:目前还在紧张的前期准备工作,4月13日2010秋冬系列将在上海开秀。



  《环球生活》:比起你个人品牌在英国的畅销,你怎么看待国内的市场?



  uma wang:英国的市场比起国内市场更加成熟,对设计师品牌的接受程度也更好一些。相比之下国内的受众更喜欢所谓的一线大牌,这一点上还是有一些差距。



  《环球生活》:能谈一谈你新系列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吗?



  uma wang:波西米亚.不同文化的杂糅与融合.将看似无关的甚至毫无逻辑联系的事物自信的混合搭配在一起.羊绒针织加西北少数民族的传统图案印花.灵感来自电影《Sherlock holmes》中的故意做旧的男式外套及宽大的披风.



  《环球生活》:目前短期内的目标是什么?



  uma wang:继续探索国内服装市场,还有就是接下来北京有两家店铺要开张。



  《环球生活》:有没有特别钟情的设计师?



  uma wang:我个人很喜欢Rick Owens,喜欢他浓郁的歌德式极简主义。



  《环球生活》:你平时个人的穿着风格是怎么样的?



  uma wang:我个人平时穿着比较随意,但是很注意细节跟质感。还有就是我很喜欢戴帽子,也买了很多顶帽子。



  《环球生活》:如今华裔设计力量在国际时尚界举足轻重,你自己怎么看待华裔力量对国际时尚的影响?



  uma wang:不同于以往国际上所认知的中国工厂,现在的中国设计正在逐渐转型成为国际设计的主导力量,我们有能力也有可能去主导国际时尚界。



金翀宇



  生于嘉兴,居住上海,游学于法国巴黎时装公会,2009与设计师孙俊良成立Lesjin时装品牌,作品曾先后刊登于《Surface》、《Vogue Homme Japan》等杂志。





  《环球生活》:你是怎样走上设计师的道路的?



  金翀宇:我的父亲是美术老师,后来从事了出版业,从小我的身边除了学术类书籍,就是大量的服装类杂志,因为从小的美术基础,从而对美的事物特别感兴趣。这可能也是我走上服装设计行业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巴黎的留学时光则让我更确定了时装对于我的重要性。



  《环球生活》:谈一谈你的品牌,设计风格。



  金翀宇:lesjin是我和设计师les孙浚良一起合作的服装品牌,lesjin品牌成立于2009年,base上海。虽然他不是服装领域的设计师,但是他的设计理念与思维方式常常激发我创作的灵感。一直以来我提倡我的服装不以季节作为一个系列划分的标准,服装并不受时间的限制,新一季的女装同样采用不同的面料材质上的对比,及身体轮廓的重塑,来体现女性层次丰富的生活特征。



  《环球生活》:这一季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金翀宇: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都会激发我创作的灵感,可能是一种味道,也有可能是一个面包,我并不清楚我的灵感具体来源于哪里,它可能是很多个感官所得物的综合体。我认为它是一种强烈存在于内心但又解释不到的东西,我只是用我的表现手法把我的感受表现出来而已。



  《环球生活》:定制或者大量生产,你更看重哪一个?



  金翀宇:这其实是设计师和商业设计师的区别,一个设计师从某种意义上是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业设计师,时尚界不乏这样的例子,但是我认为一个成熟商业设计师久而久之可能会很难回归到自身想要表达的创意本身,我尝试游离于两者之间,因为我不想局限我的创意,但我需要生存。









  《环球生活》:怎么度过创意枯竭、状态不好的时候?



  金翀宇:听音乐是我最好的开拓思维的方式,我喜欢音乐这种表达情感的方式,旋律加上歌词会产生远远大于两者本身的化学反应。



  《环球生活》:你个人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



  金翀宇:理想的生活状态一直会变,我只希望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有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结果,那我的生活状态也将成为我的理想状态。



叶谦



  独立时装设计师,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理想是做一位诗人。个人品牌YE’S分别在设计品牌精选店SURFIN’ BIRD与栋梁名品店上架,被业内人士称之为天“裁”少年。





  《环球生活》:你是学服装设计出身,学设计一般很难一直走下去,你是怎么坚持的?是凭自己的兴趣吗?



  叶谦:服装设计最初是我的一时兴起,近年成为谋生手段。怎么坚持?就是一直坚持咯。



  《环球生活》:你最大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叶谦:最大的灵感来源于社会每天发生的一些事。有朋友笑称我是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直接从看新闻就能找到设计灵感的服装设计师。对这个社会的强烈愤慨和不满是我无穷无尽的灵感源。



  《环球生活》:服装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叶谦:服装对我意味着一种表达自己思想和观点的直接手段,对于其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奥妙只能见仁见智了。某些时刻,它甚至可以什么都不是。



  《环球生活》:在国内做设计,目前你面对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叶谦:最大的问题是服装系列叫好不叫座。我对YE’S品牌的定位是有艺术气质和清醒自己认知所需的这样一个顾客群体。目前消费YE’S品牌创意成衣的顾客大部分是些演艺界人士,这和我的初衷还是有很大距离的。我希望可以为更多国内的时装爱好者提供一个新的不同选择。



  《环球生活》:闲暇的时候喜欢做些什么?



  叶谦:看歌仔戏,作词,微博,看恐怖片,听电子乐,远行等。



  《环球生活》:2009年时尚界你最关注的事情是?



  叶谦:国外的是LADY GAGA的坏品味爆红挑战世人审美极限;国内的则是知名媒体人洪晃要在北京三里屯Village开中国设计师精选店Brand New China。届时我的个人设计师品牌YE’S亦会入驻其中。



邱昊



  英国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高材生,曾在Alexeder McQueen的STUDIO受训,2008年Woolmark大奖金奖获得者。个人品牌“QiuHao”被奉为中国本土时装界的杰出代表。





  《环球生活》:在国内做设计,为什么选择上海?



  邱昊:选择在上海,事实上并不是刻意做的选择,有很多因素关联着你,因为家人朋友都在上海等等。恰好上海又是相对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地方。



  《环球生活》:在你的设计中有体现“中国元素”吗?



  邱昊:我是一个接受了中西方教育的中国人,在我的设计中往往也会很自然的受两种文化的影响。但我希望我设计的中国元素是可以体会而不是可见的。



  《环球生活》:你对当下的热点问题哪一个最有兴趣?



  邱昊:环保。环保的概念是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借着环保的噱头,制造另一堆垃圾,比如环保T恤和环保袋。我觉得可以花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去开发环保面料或者再循环利用现存的面料,运用到服装上,当然无疑会使得服装的成本增加,这首先是观念上,消费意识形态上的改变。



  《环球生活》:你很喜欢收集旧物,谈谈心得?



  邱昊:我喜欢收集一些古怪的东西,从绿豆大小的古董标价牌到怪异的娃娃头,从肉铺的奇特的标签到肥胖的古董人台,那些带有历史而不明确切年代的物件,仿佛来自另一个空间。当年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每周都要去不同的flee market, 无目的无意识的逛,然后无意识的买下一些东西,那些物件吸引我的原因是不可言喻的。



  《环球生活》:2008年你赢得了Woolmark大奖,这个比赛要求参赛作品使用不少于50%的羊毛来设计,你怎么看待材料跟设计的关系?



  邱昊:材料与设计就像鸡生蛋,蛋孵鸡的关系,设计需要材料的支持来实现,反之材料会带给你灵感,激发你的设计。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先有材料,因为可得的材料和可用的材料相对有限,先有材料,才去以不同方式来运用材料实现不同设计。以最有限的材料,最简单的技术去做不一样的设计。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