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Education Manager,la Roche Posay,Active Cosmetic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Digital I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Junior Product Manager,Atelier Colog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fo Converse Asi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eauty Tech Product Owner-Tech Accelerator Shanghai Hub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Manager-Celebri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CRM,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ccelerator-Tech Accelerator Shanghai Hub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 Haircar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ial Controller, Corporate, Supply Cha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recision Media Manager,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c Logistics Process Senior Manager, 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curity Consultant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 Security Consult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轻奢持续遇冷,Michael Kors母公司季度亏5.5亿美元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7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在头部奢侈品牌和快时尚的两面夹击下,轻奢品牌持续陷入被动,在接二连三的狂风暴雨中,轻奢巨头摇摇欲坠。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截至3月28日的第四财季内,Michael Kors母公司美国奢侈品集团Capri销售额大跌11.3%至11.92亿美元,净亏损高达5.51亿美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900万美元。同一时期,竞争对手Coach母公司Tapestry集团的销售额也大跌19.4%至10.7亿美元,净亏损达6.77亿美元。
 
2020财年全年,Capri集团销售额上涨6%至55.51亿美元,净亏损达2.23亿美元,业绩表现较2019财年的大涨10.9%明显放缓。不过该集团强调,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加快向线上转移,第四财季旗下品牌的电商收入均出现两位数增长。




图为Capri集团第四财季和全年业绩主要数据
 
按品牌分:
 
Versace第四财季销售额大涨55.5%至2.13亿美元,主要受益于上年同期的低基数,全年销售额为8.43亿美元;
 
Jimmy Choo大跌23%至1.07亿美元,全年收入下跌5.9%至5.55亿美元;
 
Michael Kors大跌18.4%至8.72亿美元,全年则下滑7.9%至41.53亿美元。
 
按地区分:
 
Versace第四季度在美国的销售额大涨141%至5500万美元,在EMEA大涨65%至1.09亿美元,包括中国的亚洲市场销售额增长4%至5100万美元;
 
Jimmy Choo最主要的收入来自EMEA地区,销售额同比减少26%至5400万美元,美国市场上涨4.7%至2200万美元,亚洲市场大跌31%至3100万美元;
 
Michael Kors在核心的美国市场销售额减少14.4%至6亿美元,EMEA的收入减少21%至1.69亿美元,亚洲市场大跌32.2%至1.03亿美元。
 
Capri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D. Idol在财报中直言,目前旗下品牌所处的大环境是从未有过的,集团只能选择直面挑战,并透露在3月初到4月底的全球停摆后,Michael Kors、Jimmy Choo和Versace在全球大约有90%的门店都已重新开业,收入恢复至上年同期的50%至75%,但中国以外的亚洲市场依旧受到旅游零售停滞不前的打击。
 
与此同时,Capri集团还在加大对数字化的投入,以更好地吸引新消费者。疫情期间,Versace品牌负责人Donatella Versace、Jimmy Choo的Sandra Choi和Michael Kors都通过社交媒体与消费者保持着紧密联系,过去3个月仅Versace的官方Instagram账号粉丝就增长了近30%至2200万。
 
Jimmy Choo则在4月和5月发起了Shoe Sketch竞赛,邀请粉丝在Sandra Choi的草图上进行创作,Sandra Choi则会从1万多个参赛作品中评选出前十名作为胶囊系列中的产品。在该活动推动下,Jimmy Choo官方Instagram账号粉丝数大涨13%至1100万。
 
Michael Kors更先后在Instagram、Facebook、Twitter和Kakao上发布了18个视频,分享他疫情期间的生活,鼓励粉丝用积极乐观和耐心的态度应对当下的困境。品牌则在天猫官方旗舰店举办了超级品牌日活动,并推出“MK My Way”定制手袋。活动当天的访问量高达130万,并创造了超过200万美元的收入。
 
在本季度中,Michael Kors在全球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增长8%,共有4900万名粉丝。据时尚商业快讯,Michael Kors将取消原定于9月纽约时装周举办的SS21时装秀,延迟至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举办,具体形式还在探索中。此外,Michael Kors还将响应此前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的号召,计划每年只发布春夏和秋冬两个系列,以更好地沉淀品牌创意。
 
吃一堑长一智,在去年Versace的“T恤事件”后,Capri集团深知品牌形象的损害对所能业绩产生的影响,因此对目前颇受关注的社会问题表明了明确的支持态度,也是最先付诸行动的奢侈品牌之一。
 
为响应同志骄傲月及支持LGBTQ+社区,Versace近日推出了限量版Pride 2020胶囊系列。该胶囊系列共有14件商品,包括背心、运动衫、泳衣、内衣、帽子及手链等,价格在60到380英镑不等。该系列已于6月起在Versace门店及电商平台发售,其部分销售收入将捐赠给两家慈善机构。
 
John Idol也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对近期的Black Lives Matter种族维权活动表示支持,并向逝者George Floyd表达了由衷的慰问,表示集团正在采取重大举措,以增加公司内部各个层次的多样性,并会欢迎、重视和赞扬具有不同背景的员工。
 
为应对愈发充满不确定性的全球零售大环境,Capri集团于6月25日修订了循环信贷和定期贷款融资,并签订新的2.3亿美元,为期364天的循环信贷融资,以进一步提升财务灵活性和流动性。
 
同时该集团将继续削减开支以保证资金的流动性,预计减少约5亿美元的运营资金,4亿美元的库存管理费用,并将暂停4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2021财年集团全体董事会成员将降薪50%,John Idol、Michael Kors和Donatella Versace等高管则将放弃全部薪酬,其他级别的员工也会降薪约20%。
 
不过,Capri集团除了要应对疫情这只黑天鹅外,还在经历无法避免的磨合时期,在拿下Jimmy Choo和Versace后,如何把三个品牌的供应链、资源进行有机整合,实现效益最大化也是一大难题。毕竟轻奢是一个伪命题,一旦品牌落后于市场的节奏,抓不住潮流,这些品牌无疑将会错过新的消费者。
 
有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不能改善品质和设计,轻奢品牌的形象平庸将造成消费者流失、产品卖不出去,高库存导致频繁折扣,最后只能陷入循环困局。
 
鉴于整体业绩恢复较缓慢,批发出货量仍在减少,Capri集团预计2021财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将比去年同期下降约70%,未来两年内最多将关闭170家门店,其中大部分是Michael Kors品牌门店,Versace和Jimmy Choo则会继续扩张,或将分别新增100家和74家门店,目标是在2022财年恢复业绩增长。
 
截至周四收盘,Capri集团的股价下跌0.72%至每股15.23美元,自今年以来累计下滑60%,目前市值约为22亿美元。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