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3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12月1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巧克力产业深度揭秘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12月19日

新加坡集团 Olam 本周宣布收购美国农业巨头 Archer Daniels Midland(简称ADM)旗下的可可加工生产线。这使得 Olam集团步入该产业第一梯队的行列,也使得可可加工商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如果 Olam 与 ADM 的交易完成,来自瑞士的可可和巧克力生产商 Barry Callebaut、来自美国的私有化商品交易商 Cargill(嘉吉),和 Olam 新扩张的巧克力产业链,将占据全球可可加工总份额的 60%——我们将迈入“大巧克力”时代。







可可加工过程包括通过打磨可可豆制成黄油、可可粉和酒心,这些都是制作巧克力和甜点调味品的原料。可可加工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故在过去几十年间,该市场变得越来越集中化。


这一切要追溯到 1996年来自比利时的巧克力生产商 Callebaut 和来自法国的 Cacao Barry 的合并。这次并购开启了整个产业链的先河。


上世纪 90年代初期,大概有 40个左右比较著名的可可加工厂商。十年前只剩下了 9个,自那以后,ADM、Barry Callebaut 和 Cargill 开始主导这个市场。根据联合国的贸易和发展会议,这三家公司形成的“ABC”组合,在 2006年占据了全球可可加工生产总份额的 41%。


ADM 和 Cargill 利用粮食交易领域的丰富经验,强势进入可可交易和加工产业,并在上世纪 90年代从本质上改变了这个产业。自那以后,大公司通过引进新的生产线变得更加强大。在 2013年,Barry Callebaut  收购了亚洲食品公司 Petra Foods 的加工产业线,巩固了它产业老大的地位。







Olam 集团可可事业部的全球总裁Gerry Manley 在宣布公司同 ADM 的交易时声明,Olam 集团会保持强势,继续在该产业扮演领导者的角色。


这些可可交易商和加工商同它们的客户——巧克力生产商们正在玩一场你追我逐的游戏。巧克力生产商也经历了大量合并。现有的五大生产商,包括玛氏、卡夫旗下的Mondelez、雀巢等,占据了糖果甜食类销售总额的 65%。


巧克力生产商处在一个越来越国际化且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品牌的全球知名度变得更加重要,研发成本和营销费用在逐步提高。这些因素加快了各生产商合并的脚步。


根据 Ecobank 的数据,一条巧克力的价值中有 70%属于可可和巧克力生产商,反映了研发成本和营销费用。剩下的价值中,17%属于零售商,7%属于中间机构比如交易商。







但随着大巧克力时代的到来,种植可可的农民被压榨的越来越严重了。来自 Ecobank 的 Edward George 表示,1980年可可种植者们可以在一条巧克力中获得 16%的价值,但现在只有 6%——原材料的价值实在太低了。


业内领先的可可和巧克力公司正联合起来制定旨在支持可可种植者们的计划,以确保可可豆持续供应。但是,除非巧克力的价值分配比例改变,或是整个市场变得更大,否则农民们将很难有动力继续种植可可。


(责任编辑:Esther)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