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8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trategic Business Development, Assistant Manager - Travel Retail Asia Pacific (Based in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L'OREAL GROUP
(Assistant) IT Manager - Devop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Trade Marketing Manager,cs,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ampaign Too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Retail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are,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Compliance & Cs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Loyalty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E-Commerce Business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3月1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PVH 集团 CEO:特朗普的边境税将冲击美国品牌的全球影响力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3月14日

随着美国新任总统 Donald Trump(特朗普)的上任,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 特朗普曾明确表示要对在海外生产并将产品销往美国的本土制造商征收高额 “边境税”。美国已经有多家零售商发起了对这一提议的抗争。

近日,美国时尚零售集团 PVH (全称:Phillips-Van Heusen Corp)的 CEO 兼董事长 Emanuel Chirico 接受美国网站 WWD 采访时,谈论了“边境税收调整”对品牌和零售商的潜在影响,以及时尚和零售行业将面临的挑战。

对于“边境税收调整”对品牌和零售商的潜在影响,Emanuel Chirico 说道:“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税种,这是在现有关税上的另一重关税。(品牌和零售商)只有提高产品价格, 否则没有任何利润可言。”他表示,服装行业和零售商的利润率都极其微薄,“边境税收调整”对于那些低利润率的企业冲击最大。“我们只有将产品价格提高 15%到 20%,才能勉强达到收支平衡,但这个涨幅是非常大。”

(注:美国 “边境税收调整” (BAT)是指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 20%的关税,同时对美国出口商品免税。Barclays(巴克莱银行)表示,“边境税收调整”旨在惩罚将工厂迁到海外的美国公司,保护“美国制造”。)





Emanuel Chirico 认为,“边境税收调整”将蚕食品牌,零售商和制造商的利润,但对企业而言,提价并不是理想的应对措施。“历史证明,当你将产品价格提高 15%,产品的需求会下降不止 15%。消费者会减少购买,或去购买低价位的品牌。”

特朗普总统在选举时就已表明不支持本地制造业工厂迁往国外。此番,特朗普也明确表示,“边境税”旨在创造更多的激励机制,除了保护“美国制造”,还会缓解本土就职需求,并且吸引更多在国外设立工厂的美国公司回归本土。

对此,Emanuel Chirico 表示,美国服装制造业这艘大船早已踏上不归路。“20年前,我加入 PVH 之时,PVH 在美国有 15家工厂,再早 10年 PVH 在美国有 35家生产工厂,PVH 在美国出售的产品中,70% 为本土制造。而如今,PVH 集团旗下 98%的产品都是在国外工厂生产,然后再进口到美国。坚持’美国制造’的品牌已经越来越少。”





Emanuel Chirico 表示,“边境税收调整”或许会让美国进口服装比例从 98%下降到 95%,然而 3% 放在整个行业只是很小的变动。他认为,高端品牌和设计师品牌,以及昂贵和创新产品,应当将工厂迁回美国(他们就属于这 3%),但最终还是有 95%的服装和配饰是进口。归根结底,这是由供应链的本质决定,“孟加拉国的工人时薪为一美元,对于孟加拉国来说,这已是高薪。但如果劳动成本占到产品成本 50%(在美国),品牌竞争力就相对弱化了。”

他以旗下品牌 Calvin Klein 为例,Calvin Klein Collection 一件售价 2500美元的西装可能是在美国制造,但是售价 500美元的中等价位的衣服,只能是在国外生产。他认为,如果一味追求与廉价劳动力国家竞争,对于美国劳动力的发展是无益的。

有专家担心,美国政府试图通过惩罚性关税等措施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在 Emanuel Chirico 看来,至少对美国工业发展是不利的。“我们需要和世界一起成长,同时我们也要成为世界发展的主要影响者。全球消费者都喜欢美国品牌,但如果突然开始建立这种保护主义,将引起品牌分歧。”

“Calvin Klein 和 Tommy Hilfiger(PVH 旗下品牌)在全球各地都广受追捧,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们都是美国设计师品牌。如果这些品牌的 DNA 包含任何负面的意义,都是会直接影响品牌本身的。”





对于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商业环境,Emanuel Chirico 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目前仍有很多不确定性。即便在去年经济增长比较强势的情况下(GDP 增幅约 2%),零售业和服装行业也倍感压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分销渠道的压力从实体转移到线上。尽管国际市场增速较快,但美国市场仍是 PVH 集团最大的市场,也是盈利能力最强的市场。”

目前 Calvin Klein 和 Tommy Hilfiger 仍是 PVH 集团的主力品牌。 Emanuel Chirico 表示,实体零售正在萎缩,门店整合已成为业内的普遍现象。“梅西百货已经关掉 100多家门店,而随着他们多渠道战略(电商,直销业务等)的实施,门店规模还将继续缩小。这也是所有品牌和零售商都将面临的挑战。”

| 消息来源:美国网站 WWD

| 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 Pixabay、PVH集团官网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