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1
工作信息
PUMA
Senior Manager Manufacturing Operatio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上海慕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L'OREAL GROUP
South Apac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ing Process Manager /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p Security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Analytics Senior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T Sales & Marketing -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Tmall, 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g Data Solutions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Data Qua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Ass. Mgr- Digital Cont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Yuesai,Kunming
正式员工 · Kunm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am/Manager, 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am, Wts,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欧莎世家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树业文化创意策划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潮型库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潮牌男装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尚田秀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佛山市梦亦同趣纺织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ackaging Manager(Luxury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品牌周年庆之GALLIANO&DIOR篇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07年9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品牌周年庆系列之GALLIANO&DIOR篇





1997年,年仅37岁的鬼才设计师约翰・加里亚诺正式出任克里斯蒂安・迪奥时装屋主设计师。

2007年,47岁的加里亚诺迎来了入主迪奥十周年庆典。

十年前,时尚给予加里亚诺一个机会,十年后,加里亚诺还给时尚界无数个奇迹。

他热爱海盗,他热爱拿破仑;他矫揉造作,他狂野不羁;他高贵,他粗俗;他严谨,他张扬;他传统,他叛逆;他才华横溢,令人叹服;他我行我素,醉心戏剧效果,把对时装的深刻理解融入到一种夸耀无比的戏剧化包装内,十年历练,褒与贬,任人评说。

十年后的今天,还有谁不知道加里亚诺这个响当当的名字?还有谁不期待每个时尚季他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令人叹为观止的创意与技巧?还有谁不好奇每个时尚季他又将以何种方式把展示时装的T型台理所应当地据为展示自我的表演舞台?











“我是时尚界的拿破仑”


台上与台下 10年的20次作别

“在台下的设计过程中,我就像置身于美妙奇幻的艺术世界中,沉浸着,并尽情汲取灵感,体味更高的创意境界,那一刻,我完全被那种境界所征服;而一旦走上T型台,无论多么华美的扮相,都只是意味着一个创作节点的终止,在向昨天致意的同时,命令自己:你必须不停地前行,努力让自己不断前进。”

2007年,面对自己入主迪奥时装屋10周年与迪奥品牌创立60周年两大庆典,约翰・加里亚诺从年初的高级时装秀展开始,便着手为迪奥献上盛大贺礼。而7月份的高级时装秀展,也成为他为迪奥10年间所作的第20次展演。

10年间,加里亚诺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和名声,而迪奥也在他的带领下,成功实现再度复兴,回归高级时装王者本位。

加里亚诺是一个典型的矛盾综合体。体内混合着西班牙、意大利两国血统,思想中进行着西班牙、意大利与英国三种文化的交融与冲突,他天生被赋予一种多元文化氛围下自我历练的能量,凭借着对过去生活的一种追忆和崇尚,混杂了人物、风格和年代,加上他的美鬓,他的微笑,他的精神,还有他带着点伦敦贫民区调调的伦敦口音,以及世界化、多民族、多个时代的大融合设计思维和超级豪华夸耀、变化多端的表现形式,这一切的一切,历经十年,最终被统一在加里亚诺的名号下,成为一种自成一体加里亚诺式“多元化时尚组合体”。

或许正因为如此,所有不认识约翰・加里亚诺的人想要理解并接受他,必须先学会对人性持有特别宽容的态度。

约翰・加里亚诺绝对是普通人眼中的异类,不论是形象,还是思想,他永远都无法让人按常理去评价,无论何时何地,他每次现身,永远都像是一个经过精心修饰在舞台上激情表演的演员,有些矫揉造作,更有些狂野不羁。或许人们已经记不清加里亚诺为迪奥推出过多少不同风格和元素的创作,但是一定会记得,加里亚诺每次秀展谢幕共推出过多少个个人奇异造型。

在台上,他从不像其他设计师一样,中规中矩地鞠躬答谢,挥手致意,凡是由他出场的时刻,他总能将其顺理成章地转变为由他担当主角、完全掌控的个人激情演出时段。

当这种玩笑般的行为最终演变成一种时尚模式,人们对迪奥秀的期待,除了时装本身,除了名媛明星,还有就是对设计师最后出场扮相的种种猜测。

十年里,加里亚诺的扮相数不胜数。比如,将自己装扮成宇航员在T型台施施然走过,而下一次他摇身一变,又变身一名弗拉门戈舞者,一个加勒比海盗,一个后现代拳击手,甚至是拿破仑或者沙皇二世。

有时候,加里亚诺把头发染成多娜泰拉・范思哲那样的金色,还会在头上戴一顶毡帽或丝质方格花手帕;而有时候,他涂脂抹粉,画上眼影,插上粉嫩盛放的鲜花,满足内心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幻想。

而在T型台下,加里亚诺又表现出某些内向害羞的特质,始终处于游戏人间的表演状态。他曾表示,自己在T型台上出现,即意味着一个设计系列的终结和下一个创作过程的开始,在那一刻,整个身心再一次重获自由,未来有无数可能等待他去开创。

加里亚诺说:“在台下的设计过程中,我就像置身于美妙奇幻的艺术世界中,沉浸着,并尽情汲取灵感,体味更高的创意境界,那一刻,我完全被那种境界所征服;而一旦走上T型台,无论多么华美的扮相,都只是意味着一个创作节点的终止,在向昨天致意的同时,命令自己:别忘了,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能够穿着华丽的服饰,变成童话中的公主,你必须不停地前行,努力让自己不断前进。”











“我是天生的流浪汉”


虚与实 浪漫主义的多重文化特质

在秀场,加里亚诺天才地在现代背景下营造出一幕幕奇幻童话;而在现实中,设计师的成长经历也像一出跌宕起伏的剧目,从一位伦敦南区水管工的儿子奇迹般化身为顶级高级时装屋的创意灵魂。幼年的成长经历,如同他多年来用最擅长的设计手法创造出的多元风格时装作品一样,赋予他多重文化特质,和对某种不可磨灭的异域色彩痕迹的向往。

加里亚诺天生的多重文化特质,与他的出身不无关系。1960年11月28日出生,加里亚诺出生在直布罗陀,父亲是意大利裔的英国直布罗陀人,一位排水管道工,母亲是西班牙人,狂爱服装和弗拉明哥舞蹈。童年的约翰・加里亚诺最初在摩洛哥和西班牙接受教育,穆斯林风格的露天剧场、地中海南部风情和腥烈的海风味道,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复杂而深刻的印象。

从小,加里亚诺就在家庭餐桌上学习到一种特别的流浪文化,充满活力的母亲在他的脸上撒满爽身粉、往头上擦些头油,然后将他放在餐桌中间,命令道:“来吧,快,跳起来……”

幼时的记忆深深印刻在加里亚诺心中,对他此后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在家中餐桌旁欢快地跳着弗拉门戈舞蹈的情景,并且,他和两个姐姐都非常喜爱穿着打扮,就算是到杂货铺买一些零散的小东西,也要在出门前精心修饰一番。很明显,这些无疑都是受到了西班牙裔母亲的深刻影响,当然,这些特性也让加里亚诺与其他普通英国小男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6岁时,加里亚诺举家迁移至英国Streatham郡,那里是伦敦南部有名的贫民区。虽然年幼,但是他已经表现出对事物不同品位所拥有的强烈感受。

“我成长的那个地方是个移民区,住的都是非洲人、亚洲人和印地安人。那个地方散发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活力,就像是纽约的Brooklyn。对我而言,那里是一种神奇文化的源头,丰富着我的内心世界。”

也正是因为这个经历,加里亚诺总是闲不住,他渴望不断旅行,渴望接受各种文化的熏陶,感受不同色彩的冲击,异地的芳香和文化情感每每都让他激动地几近晕厥。

16岁时,约翰・加里亚诺开始学习服装设计,就读于东伦敦大学,随后转入享誉全球时尚界的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接受系统的服装设计教育,而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生长的乐土。

还在学生期间,加里亚诺便开始为设计师汤米・纳特打零工,在国家剧院后台为模特们化妆,并处理一些杂事。随后,他开始在Soho俱乐部崭露头角,凭借天生对时装所拥有的那种浓烈兴趣,逐渐闯出一些名气,成为年轻设计师中的佼佼者。就在那里,他结识了帽商斯蒂芬・琼斯,直到现在,后者还在为加里亚诺的秀展制作并提供最美妙的帽饰。

事实上,加里亚诺骨子里至今仍像个大男孩,从童年生活就可以解释为何他外表看来不受任何约束,包括他的所有梦想和放纵。他可以自称是这个地球上时尚界的太阳王,但灵魂深处,他是一个天生的流浪汉,是一个内心充满无数浪漫主义色彩幻想的“流浪汉”。











“我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


起与落 得不快心失不快口

在加里亚诺的成名路途中,三次转折为他赢得三个奇迹。而奇迹,往往就发生在最叫人绝望的时刻。一切过后,遥想当年苦难,他只是一语带过:“当人要淹死时,就必须要学会游泳。”

而面对成名后的自己,他如是强调:“我从来都不是什么伟大的偶像,我就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我要和以前一样,在大街上行走,不要司机,不要随从,我渴望随意出入任何公共场所,到跳蚤市场去淘旧货。我热爱生命,要尽情享受生活。”


一夜成名 “法国大革命”的神话

1984年,加里亚诺约翰・加里亚诺在这所伦敦最著名的圣马丁艺术学院完成学业,毕业前,他推出了为他赢得时尚界第一声喝彩的毕业设计作品LesIncroyables系列,整体设计以法国大革命为灵感,大量采用奥甘迪丝面料和镶褶边饰,融合法国大革命时期贫苦孤儿服饰的特点以及伦敦街头风格,表现出绝佳的艺术才华,吸引了整个时装设计界的关注目光,他那超乎当时人们想象限度的夸耀设计风格,又为他赢得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大奖。

一夜成名的神话,在加里亚诺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的作品很快引起伦敦Browns专卖店老板琼・伯斯滕的关注。加里亚诺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出现,为他带来第一次幸运大逆转。

琼・伯斯滕高价将这一系列花高价买下,摆放在临街橱窗最显眼的位置,吸引了来往时尚迷们的强烈关注,设计系列很快销售一空。

第二年,加里亚诺趁热打铁,推出了自己的设计师品牌―――AfghanistanRepudiatesWesternIdeals,这也是他个人系列处女秀的主题。在这个系列中,他运用传统技术,采用东方服装样式和东方风格面料,涉及充满了一种调侃式的幽默感,一时间,加里亚诺风头无限。

“幽默是种可以焕发人性的东西,在现实世界里,它就像一座城墙,能够迎击各种困难。”

在随后相继举办的伦敦时装周和巴黎时装周上,加里亚诺再次以其独特的解构主义理念,装饰感极强的碎边、边褶和双面服饰,夸张的斜线裁剪手法和大体积配饰等,一举震动整个时尚界,加里亚诺这个名字开始变得炙手可热。












第二次转折 温图尔的救赎

看似一帆风顺、炫耀无比的前进历程,事实上荣耀与荆棘却一直齐头并进。那段时光,对于约翰・加里亚诺来说,是长达10年的苦难回忆。

与很多年轻设计师相同,加里亚诺虽然在艺术上保持不断创新,但商业上却一败涂地,接连在十年内失去了两位财政资助者,当然,从现在设计师取的成就来看,这两位商人绝对不具备在时尚圈叱咤风云的眼光,他们不能真正理解设计师,也永远不能成为时尚运作的王者。

失去财政支持的加里亚诺居无定所,栖息在不同的朋友家中。然而当这一切都过后,再回头面对当年的苦难,他却只是一语带过:“当人要淹死时,就必须要学会游泳。”

20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约翰・加里亚诺的追随者,也作为约翰・加里亚诺设计生涯中最重要的伯乐之一,美国版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在巴黎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拯救运动,为加里亚诺募集了巨额援助款项,这个行动使得设计师终于摆脱了财政危机。

重生的加里亚诺开始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魔幻想象空间,甚至在停车库、屋顶和千禧年剧场中奉献大作,一次次赢得评论界的如潮掌声。












第三次转折 阿诺特的风险投资

加里亚诺如日中天的声望和时尚偶像般的气质吸引了业界巨头LVMH主席伯纳德・阿诺特的注意,又一次人生中的关键性转折到来。

阿诺特邀请加里亚诺出任纪梵希主设计师,并在两年后将其调任主持旗下最重要的时装屋迪奥。从此,加里亚诺擎起法国高级时装的旗帜,挥舞金色剪刀,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或许是因为来自于英吉利海峡的彼岸,约翰・加里亚诺在巴黎选择了离Montreuil跳蚤市场不远的rued’Avron街落脚。这里与其他名设计师居住的巴黎富人区完全不同,人文风景多元、独特又混杂。

他经常返回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等在夜总会的门口,守候着那些陌生的年轻人,以此寻找设计灵感。

照理说,他应该生活在名人们的社交圈内,过着高贵而典雅的上层社会生活方式。然而,生就洒脱不羁的加里亚诺却对此毫不在乎。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伟大的偶像,我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总有些人想以有点名气为借口,脱离时代,过离群索居的生活。我还是要和以前一样,自由自在地在大街上行走,不要司机,不要随从,我仍然渴望任意出入公共场所,到跳蚤市场淘货。我热爱生命,要尽情享受生活。”











“我是传统技艺的忠实拥趸”


褒与贬 艺术外表下的商业诉求

对加里亚诺的褒贬,时尚界始终各执一词,然而事实靠数据说话,迪奥的成功无论如何无法被否认。很多人将这份成功归结为加里亚诺与迪奥总裁希德尼・托尔戴诺之间的默契。因为,托尔戴诺清楚地看到,加里亚诺设计作品中那份被包裹在华丽夸耀外表下的“实用性”。

仅仅是艺术化表演?

正如加里亚诺从事时装设计以来不断遭遇的指责一样,如今仍然有人不断提出同一个问题,究竟设计师要保持艺术创作,还是该创造实穿价值?设计师们将高级时装作为展示其繁复设计技巧的最佳媒介,这种行为,究竟是否应该被肯定?在设计艺术与商业需求的矛盾面前,虽然别出心裁的设计构想具有美轮美奂的观赏价值,但如果服饰无法实现基本使用价值,是否终将面临被潮流抛弃的命运?

而正如今年1月和7月设计师为两大庆典推出的规模庞大的秀展一样,两场作品均奢华惊人,视觉效果震撼激荡,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它却仍然不过是两场与服饰产业商业化诉求完全无关的艺术化表演.。

2007春夏高级时装秀展是加里亚诺为迪奥推出的第20次高级时装秀,45件单品工艺精致巧妙,设计简约华美,充满异域风情。设计师几乎将所有悠长久远的文明形式一网打尽,由中国西藏公主、明朝皇帝、法国亨利八世、英国爱德华王时代的贵妇人等组成的庞大队伍在T型台上缓缓走过,路易莎・卡萨侯爵夫人牵着宠物豹子徜徉在水城威尼斯的河道上,气势庄重辉煌,服装款式繁复华丽,将舞台装点得如梦如幻,仿佛带领观众穿越无数时代,最终汇聚在现代巴黎寂静的夜空下。

秀展场面之奢华令人咂舌,有传闻称,迪奥为营造如此良辰美景,不惜花费百万欧元。秀展结束时,加里亚诺将自己打扮成剧中主角平克顿中尉,在舞台中央谢幕致意,永不离身的拿破仑三角帽和马靴相得益彰。

7月,加里亚诺将迪奥60年历史搬上了秀展舞台,在尽情展示设计师高超设计和制作技巧的同时,也将高级时装脱离服装本质语境的风潮,推向顶点。整场秀展精彩纷呈,极尽奢侈华美之能事,但在T型台上摇曳多姿的服饰,却没有一件具有可穿着性。加里亚诺用尽浑身解数,包括大量借鉴品牌曾经辉煌一时的热销经典造型款式,以向时装屋表达敬意,仍然无可避免地令这场时装发布秀变为展现服饰美感的竞技场,验证艺术创造的空间是否真的永无止境。

此外,设计师的设计灵感借鉴了欧文・佩恩和赫斯特等著名画家的作品,这种借鉴既可以被看作是展现设计师神奇技艺的载体,同时它本身也将原本走商业化路线的服饰展示会演变成为古典艺术欣赏剧目。那么,究竟加里亚诺的作品是否仅仅是一场艺术化表演?









掀起它的盖头来

毫无疑问,加里亚诺的设计堪称奇幻之巅峰,奢侈华彩、富丽堂皇,又绝不媚俗贪婪,如同将瑰丽的梦境还原成真。相比那些在巴黎或伦敦街头熙攘往来,穿着Topshop或者H&M流行时装招摇过市的女孩子们,加里亚诺的模特似乎真的是出尘离世,与现实格格不入。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LVMH能够允许加里亚诺十年如一日地放纵着永不枯竭的创作性灵感?很显然,通过作秀高级时装周,大力宣传品牌形象,而秀展巨额成本费用也继而被数以万计的消费者通过购买迪奥化妆品、香水、手包等配饰产品消化掉,从加里亚诺天马行空的设计开始,当作品被放进商业化十足的时尚市场中衡量时,服饰本身已经从生产链条的主角蜕变为形象展示和配饰品促销的得力工具。

事实上,就这个问题,加里亚诺本人也曾经发表过看法。他表示,他从没将设计和市场分开过,始终怀抱着“设计的实用性”,他只是将“实用性”用一种更华丽炫耀的“不实用方式”加以包装,而这种包装,正是为了吸引眼球,吸引更多消费者甘心情愿地掏出钱包。这两年来,迪奥高级时装始终是赢利的,例如,2004年销售额达到5.94亿欧元。当然,这种成功也被很多人归结为加里亚诺与迪奥总裁希德尼・托尔戴诺之间的默契。加里亚诺说:“我非常尊重他,他了解这个行业,反应迅速,思想开放,我可以和他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如果我们对某个设计产生分歧,我们总能迅速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他能认识并接受他的一些评价中存在的错误,这给予我非常大的发挥空间。”

骨子里是传统本分

事实上,加里亚诺10年作品中的那份夸耀和不羁,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迪奥最经典和最传统的技巧运用和细节处理。谁都知道,加里亚诺,是时尚界最出色的高级剪裁师之一。

当年,为了进一步强调作品作为时装所具有的本质使用价值,加里亚诺前往伦敦高级订制中心萨维尔罗学习剪裁技巧,并将立裁、斜裁及圆裁技艺发挥得淋漓尽致,几乎每一个作品所蕴含的高超技艺和手法都令人叹为观止。

此外,加里亚诺还为迪奥特地聘请了一些女裁缝,向那些为迪奥服务几十年的老技师学习剪裁技巧和细节处理方法,为时装屋培养了一大批成熟的手工匠人。加里亚诺还鼓励助手们进行各种创新试验,比如创作手绘图案和印制图形,开发新面料,创造剪裁和缝纫新技术。

所有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便构成了整个成衣系列,最终影响全球的流行趋势。

更重要的是,加里亚诺非常善于利用媒体为品牌构建无懈可击的完美形象,点燃时尚迷们对拥有漂亮手包、太阳镜、化妆品和香水等产品的无尽欲望。在他眼中,那些对时尚痴迷的女人们恰是其个人嗜好的俘虏和绝佳试验品。

加里亚诺表示:“品牌延伸出的20个系列全是我的孩子,我从未厚此薄彼有所偏向。对我而言,每一个系列都有特殊意义,正是它们的出现,有效推动时装屋重现往日王者辉煌。”









“我是迪奥的设计师”


抑与扬 我很幸福,很自恋

最初,加里亚诺在LVMH集团内主持的是另一个老牌时装屋纪梵希。当时,LVMH集团总裁伯纳德・阿诺特如此安排,不过是想对加里亚诺进行一场迪奥“入门”考试,通过在纪梵希的表现,检验他是否有能力胜任。这个先抑后扬的经历,也让加里亚诺体会了什么是从天而降的巨大惊喜。如今,加里亚诺回首十年,说:“无论如何,我很幸福,很自恋,我爱我的世界,爱我的品牌,爱阿诺特。10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鞭策自己,因为我是迪奥的设计师。”

纪梵希是一场精明的试探

1995年,加里亚诺幸运地被LVMH集团总裁,在时尚界素有“精明伯乐眼”之称的伯纳德・阿诺特看中,开始担当纪梵希的设计重任。

然而,两年后,1997年的某个周五下午5点钟,一个至关重要的神秘电话不期而至。

电话简短通知加里亚诺去见阿诺特。当时,加里亚诺并不知道阿诺特对他的最终期待。前往阿诺特办公室的路上,加里亚诺忐忑不安。因为,大多数巴黎公司都不会在周五下午5点钟开会,这个时间,巴黎人已身在郊区或乡下,开始欢度周末时光。加里亚诺后来回忆起当时的心情,每次都忍不住大笑:“我心里不停地揣度:‘天哪!究竟怎么回事?一定是个严重的问题’!随后,我钻进等待已久的小车,前往阿诺特办公室。当时,窗外天色渐暗,坐在车内,突然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一个幽灵世界,那种对未来的一无所知,变成强烈的不安情绪,慢慢将我包围。”

“我不停地祈祷。之后,我被带进一幢建筑物,随他们进入四面装饰着镜子的电梯内,那一刻,我又仿佛置身《007》的惊险剧情中,正在这时,电梯门缓缓开启,一个优雅的灰色身影映入眼帘,他就是阿诺特先生。他直截了当地问我是否愿意出任迪奥主设计师,噢!天哪!我又惊又喜,激动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我努力让自己平静,连声说:‘当然!当然!我当然愿意!’”

加里亚诺有一种被一颗从天而降的巨大幸运星击中的晕眩感。“阿诺特先生是一位真正的梦想家。从他开始,众多老牌时装屋才敢于礼聘来自全球各国的年轻设计天才,为老品牌注入最新鲜的时尚血液,并且这股潮流伴随我们一直进入21世纪。而当时,在别人看来,他的行为如此激进,他以常人所不具备的深谋远虑、过人胆识和远见卓识,带领迪奥走出发展低谷,成功实现复兴目标,我只能说,向他致敬!”

迪奥是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幸运

实际上,当约翰・加里亚诺走进迪奥位于巴黎蒙田大道总部时开始,时装屋便毫无疑问地揭开了新的一页。

加里亚诺回忆道:“那天是我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我几乎忍不住颤栗发抖。当时我还很穷,买不起迪奥西装,只穿了件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夹克,用一块黑色花格丝手帕将头发包起来。在迪奥办公室里,我与700位同事一一见面,用一口初级水平的蹩脚法语与他们交谈。那晚我无法入睡,白天的奇妙经历,让我彻夜失眠。”

“那样的大场面令人永生难忘。虽然感觉有些畏手畏脚,但我清楚地明白,我注定要到这里来,成为迪奥的设计师是我的人生宿命。当我还是一个时装专业院校的学生时,迪奥就是我的上帝,让我禁不住顶礼膜拜。”

如今,迪奥的工作室俨然如同加里亚诺的私人封地,整个装饰格调非常个人化。

裸露的砖体构成一个开放的空间,墙面贴着极具异域情调的日本海报,挂满了迪奥在各个发展时期的老照片、结构图以及记事纸片。相册摊放在桌子上,无声地记录着时装屋久远的历史和新王朝的足迹,比如加里亚诺和他的工作团队在日本创造的时尚奇迹。引人注目的是在桌子的另一头,摆放着极具东方色彩的插花盆景,显露着主人与众不同的审美观点。

加里亚诺的管理方式如同他散漫随意的性格,除了工作室负责人拉菲尔・埃拉尔多常常穿着一件传统的白衬衫之外,其他人的穿衣风格让人联想到某个巡回摇滚乐团的更衣室:撕裂大口子的牛仔裤、软运动鞋和文化衫,长长的头发箍在脑后。加里亚诺则习惯于头戴一顶棒球帽,上面印制着“天使”字样,黑色的天鹅绒夹克、牛仔和靴子表现了他身心的完全放松。

加里亚诺表示:“指导模特们试穿成品是最令人激动的事情,我就像化身为一位高深莫测的魔术师,在自己手中将奇迹一点点展现。”

“我觉得自己就是创始人迪奥先生身边的翻译,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故纸堆中学习,尝试用自己的行为和语言去理解他伟大的思想。他比人们想象的还要疯狂,甚至不让模特在试衣时穿着内衣。同时,他也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时尚领袖,他所创造的艺术成就极大影响了当时的艺术发展,无论是音乐、政治还是艺术。我觉得自己和他的灵魂挨得很近。”

除了高级时装,加里亚诺还设计高级成衣系列,并抽出时间指导广告拍摄,巡视建立在各地的专卖店,发布手表、眼镜、香水和化妆品等配饰。他就像一位全能选手,在迪奥品牌上深深打上了他的烙印,印刻上他的名字。

“我觉得只有亲身全程参与时尚产品从设计、发布到市场推广的全过程才能感觉安心。虽然每一季都相当疲劳,但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而且幸运的是,整个设计团队都给予我巨大的支持,和他们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

如今,迪奥重新成为全球最著名的奢侈品牌之一,专卖店数量从加里亚诺入主前的10家急剧扩张为现在的220家。2006年,除了化妆品之外,迪奥时装屋包括成衣、男装、配饰在内的所有产品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

“如果迪奥先生再世,一定会为时装屋今天的成绩感到骄傲。而我难过的也恰恰是他已永远离开了我们。在我来到迪奥那刻起到现在已经度过了10年,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一切是事实。每当我走进这间工作室,我每时每刻都在不断鞭策自己,因为我是迪奥的设计师。”









■设计师说……

―――“在伦敦,我曾经前往圣马丁艺术学院学习设计,那时,我就对巴黎非常向往,最后终于确定,巴黎就是我的明确目标。”

―――“即使在伦敦创业时,我也会组织销售团队前往巴黎时装舞台‘朝圣’,因为这里聚集着来自全球各个主要国家市场的主流买手。并且,当年在伦敦与很多年轻并颇具奋斗精神的设计师们一起合作时,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都来自于市场。”

―――“当然,从商业考量上来讲,如果我当初能够与米兰建立某种合作关系,并得到来自米兰的产品援助,我想我可能会选择米兰,而不是巴黎。”

―――“我尝试创立自己的设计师品牌企业,创业无比艰难,但是,虽然艰苦,我们对时装的信仰还是支撑着我们与它一直走下去。这时候,巴黎的意义才真正凸显。”

―――“我对巴黎的第一印象来自于法国著名画家安格尔的历史风俗画,以及著名系列动漫lesmerveilleuses和《荒唐少年》。巴黎在我脑海中仍然停留在大革命时代,空气中烟雾弥漫,大鹅卵石路面在晨雾中若隐若现。”

―――“那些图像给予我为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毕业展所作的设计系列以丰厚灵感。在来巴黎之前,我在内心里就是这么认为,那就是巴黎,巴黎就是那样。”

―――“我是带着极其浪漫主义色彩的视线去看待巴黎的,我喜欢那种巴黎大革命给予我的危机感。”

―――“对我来说,挑衅从来就不需要存在。很简单,有一种更可以展示和表现我的工作的方式,那就是服装秀。这样的展示就是要引起一个反响、一种激动。”

―――“我选择了巴黎,我以我的方式感受着这个国际化的都市,各种大门一点点地向我打开,我想这并不是偶然,因为我一直确信我一定能够达到我的目标。做我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们都应该重新认识这种无可争辩的好处,就是品牌与它的产品和明星捆绑在一起,由此可获得更大的市场。但这不是我的兴趣所在,相反地,对那些大型的演唱会、颁奖典礼,我更愿意做一个官方服装提供者,但只限于为几位名人来设计制作,因为这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广告,这是一种双向的选择,我有我的概念在里面,同时也需要有人一一试穿。”

―――“今日的时髦,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做自己,按照自己的思想前行。”

―――“我很想留一头白色长发,像一名印地安的老酋长。”

―――“今年两大庆典同时举办,我要将我们的成果一一展现,让一切返回基本。这个系列包含一切我在迪奥学到的订制服元素,并与现代、奇幻、惊喜相结合。”

―――“迪奥的时装蓝图早已完成,我只需跟从他的指引,结合时代的触觉既可。我要做的是守护他的传奇,让迪奥的名字继续领先时装界。”









Copyright © 2020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标签 :
其它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