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3
工作信息
NIKE
Goal-Logistics Coe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Supply Inventory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Tmall Busines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 Portfolio Management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ia Converse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Inventory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 Product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Goal-Business Operation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Visualization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 Senior Digital Business Manager Douy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Tmall Site Merchandising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c Women’s Brand Marketing – Sport Perform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gal Manager - Employment g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upply Chain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Retail Produc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Product Manager, Core Commerce (Digital Studio)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Inbound Transport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Experience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Kids T-Mall Business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5年9月2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Olsen姐妹否认未支付实习生工资 要求原告撤回诉讼并赔偿损失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15年9月28日




今年8月据明星设计师Mary-Kate和Ashley Olsen的DualstarEntertainment Group被40个实习生告上法庭,指控其未合理支付实习工资。最初,设计师发言人称此次状告是“毫无根据的”。据《每日邮件》搜集的法庭文件显示,Olsen姐妹已在法庭上对此作出解释。
 
原告是一位名为Shahista Lalani的前实习生,她曾在2012年于The Row品牌实习,表示自己每周工作50个小时,因为工作高强度脱水住院,但未收到公司的合理报酬。此外,原告还指控Olsen姐妹录用无偿实习生做全职员工的工作。但是Olsen姐妹否认原告的陈述并拒绝赔偿,要求撤回诉讼,她们表示并没有以这种方式对待实习生,Olsen姐妹要求原告Shahista Lalani赔偿她们诉讼费用。

之前Condé Nast旗下W Magazine 与纽约时报和实习生的官司诉讼案,给了康泰纳仕非常大的触动,最新消息集团决定全面取消实习生的职位机会,未来将改以六个月的付薪合作方式进行招募。
 
Condé Nast的实习生项目一直广受业内人士好评。去年,数千名前实习生集体控诉Condé Nast集团,称在其集团旗下的高端杂志出版商工作没有报酬,Condé Nast集团同意支付580万美元解决此案件。该案件和解协议在纽约美国地方法院提出,涉及约7500名在Condé Nast集团旗下杂志如《Vogue》和《Vanity Fair》的实习生。他们声称在Condé Nast旗下杂志社的工作没有受到公平的待遇,此后,该项目则面临分崩离析。
 

对于时尚界无偿实习潜规则,天才设计师Olivier Theyskens为曾学生申辩表示,他们应该明白公司和个人责任的重要性,但警告学生们不应因兴趣爱好无偿工作。“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周而复始单一的实习,他们不应该是受害者,必须负担起自己生活和其转变的责任,并作出抉择。”
 

使用无偿实习生在时尚行业不是什么秘密,其Condé Nast的竞争对手Hearst传媒集团也曾遇到类似的实习生诉讼,但他们最终赢得了案子,无薪的实习项目依然在进行中。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