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3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Practice Head For Finance &Legal - Regional Campu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a&Sapmena IT Risk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a&Sapmena IT Cyber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gital Ops - Project Manage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Program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 Marketing,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Creative Consumer Direct Wri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ontent Strategy Planning Manager,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Relationship Manager - Cio Offi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E-Commerce Manager , jd , Ac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Executive, Sales Cp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Shu Uemura,Shenzhen/Hangzhou
正式员工 · Hangzhou
NIKE
Supply Chain Procurement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 la Roche-Posay,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Executive,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Sustainability Consultant (Manager) - Health & Safe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Supply Chain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ayroll & Hris Implementation Manager - North Asi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6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挪威的动物皮草农场大限将近,农场主寻找替代方案无果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6月9日

挪威政府计划在2025年前全面关闭动物皮草农场。挪威议会将于本月通过新的立法,立刻禁止新动物皮草农场的建立,并要求现有动物皮草农场在2025年2月1日前完成拆除工作。

伴随禁令的公布和执行,挪威将跟随英国、荷兰及阿姆斯特丹的脚步,与众多奢侈品和时尚品牌一道,迈入了反皮草阵营。目前,全球1%的貂皮和狐狸皮产自挪威。

动物保护组织 Noah 主管 Siri Martinsen 表示:“这是挪威动物福利斗争的一场巨大胜利,这意味着人们意识到为动物考虑比金钱、商业利益更重要。”过去三十多年间,Noah 一直在游说政府制定和颁布动物皮草农场禁令,“将动物关在狭小的铁笼中,既违反了它们的天性,也不符合它们的需求。”

在获得动物保护主义者支持声援的同时,挪威政府也受到了来自当地200多家动物皮草农场主的抨击——尽管动物皮草是很多人的副业,但赚取的利润颇丰。现年39岁的 Kristian Aasen 在挪威东南部 Brumunddal 高原养殖有6000只水貂,虽然他也饲养着20头牛,但他表示:“(水貂)是我70%的收入来源。没有皮草,我的农场难以为继。”



挪威皮草农场主协会表示,禁令“不公正、不符合法律也不民主”,该组织的发言人 Guri Wormdahl 指出:“近一个世纪以来,正是(动物皮草养殖)这个盈利可观但没有补贴的行业,推动着偏远地区经济增长。”

尽管关闭动物皮草农场会影响到部分人的生计问题,挪威政府并无撤回决定的计划。监督议会通过新立法的议员 Morten Orsal Johansen 本人是该禁令的反对者,但他也坚定表示:“挪威动物皮草农场已成为过去式”。Morten Orsal Johansen 还同意以特派调查员身份,确保禁令尽快落实。

动物皮草农场禁令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挪威的政治决策影响。2018年初,挪威保守党首相 Erna Solberg 为扩大两党联合政府的执政基础,引入了反对皮草的自由党,禁令决定是双方达成的协议之一。而就在一年前,挪威政府还曾批准通过了动物皮草养殖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政策。

Kristian Aasen 愤愤地说道:“我们还会继续进口皮草,可以继续出售皮草,就是不能自己生产?”

失去了生活来源,挪威的动物皮草农场主向政府索赔经济损失。目前,挪威政府已经批准调拨5亿克朗用于拆除农场,其中1亿克朗用于帮助农场主找到其他的收入来源。农场主群体认为政府需将总额提高至23亿丹麦克朗。“5亿丹麦克朗看上去很多,但(拆除农场)这事不仅仅是失业赔偿那么简单,” Guri Wormdahl 表态道,“这意味着农场主们整个的生计都将消失。”

与此同时,很多人开始寻求替代方案。Guri Wormdahl 表示:“选择并不多,肉类已经生产过剩。我们生产了太多的羊肉、猪肉、鸡肉和牛奶。”

对此,一名立法议员给出的建议是,将动物皮草农场改为药用大麻农场。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