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0
工作信息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流行原点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诗伊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李宁 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女子运动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开发跟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技术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运营经理(微商、官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歌草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主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主设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上海伊芙心悦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学习发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Product.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嘉维科电子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珠海馨新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珠海上班)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市涵泽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珠海馨新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珠海上班)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广英服饰有限公司
运动品牌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纽约的制衣区存在了几十年,如今到了谈论“如何保护”的地步了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today 2017年5月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围绕纽约时装业的未来,多方势力的斗争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周一(4 月 24 日)晚上,这一切发生在不那么时髦、却最合适不过的地方——曼哈顿时装产业高中(High School of Fashion Industries)的礼堂里。

斗争中一方代表制衣区的人们。制衣区覆盖曼哈顿中城十多个街区,是 400 多家服装制造商的所在地。从 1987 年起,这里被划分为两部分,受特别分区法保护,以防业主把生产空间变为住宅、办公室或酒店。

曼哈顿中城的制衣区。图片版权 Librado Romero/《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 与他们对峙的则是新规划的倡导者:Bill de Blasio 市政府赞助的一项规划想要解除制衣区的分区保护,逐渐把这个产业核心地区转变为布鲁克林日落公园(Sunset Park)。该举措有 5100 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分别用于相关技术、职业培训、商业开发和支付相关成本。制衣区联盟(Garment District Alliance)和美国时装设计师委员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都支持这项计划。

两大派别的人聚集在了曼哈顿区长 Gale A. Brewer 组织的专题研讨会上。

2013 年曼哈顿,Nanette Lepore 设计工作室的工人们。图片版权 Margaret Cheatham Williams/《纽约时报》


“今天我们要开始漫长的讨论,首先讨论总体的城市制造,然后专门讨论服装制造业,”区长 Brewer 说。

两方争论的核心在于:区域规划的改变是否会赶走已备受租金压榨的行业租户。这也是 2009 年讨论的延续,那时 Michael R. Bloomberg 市政府考虑撤销分区法规,最终被民间运动阻止。

一方面,政府表示,分区法规对是否能留住制衣区人才没有影响。他们拿出了美国人口调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几十年来,制衣区的工作岗位数都在下降。近期数据显示,制衣区的岗位数量从 2000 年的 13,607 减少到了 2015 年的 5,123。

“从 20 世纪 50 年代起,纽约服装业的工作岗位数量稳步下降,”制衣区联盟主席 Barbara A. Blair 说,“1987 年特别分区法生效时,并没有改变这一局面。”



布鲁克林日落公园里,18 座建筑组成的 Bush Terminal 综合体局部。图片版权 Andrea Mohin/《纽约时报》


然而,另一方的公会领袖、设计师、制造商和企业主说,下滑的部分原因是政府监管缺失。这导致制衣区现在有 500 多万平方英尺不合规的办公空间。

“岗位继续减少的一个原因是,分区法没有正确地执行落实,”Samanta Cortes 说。她是“拯救制衣区”(Save the Garment Center)组织的创始人。上周末,这家民间组织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提出以增设商业拱廊、设计师合作空间、技能培训中心的方式来发展制衣区。

制衣区业务要迁往其他区域和新泽西,这还有其他原因,那就是高涨的租金和短租。

“房东不和我签租约,所以我基本是按月租,” George Kalajian 说。他是 Tom’s Sons International Pleating 的老板,与 Dennis Basso、Elie Saab、Zuhair Murad 等设计师都合作过,他说,“我的未来就要葬送在别人手里了。”

日落公园里的服装工人。这是经济发展公司(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组织的制造厂参观活动。图片版权 Hiroko Masuike/《纽约时报》

纽约房地产公司 Colliers International 的数据显示,2010 年起,这一带(包含制衣区在内)的办公空间从平均每平方英尺 36.10 美元涨到了 57.34 美元。中城南部(按 Colliers 的划定,从运河到第 40 街之间的区域)的平均要价最低,还有很大的涨价空间。

纽约经济开发公司(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和规划委员会(Planning Commission)的提案是对涨价的回应。未来 3 年里,政府计划在日落公园内提供 70 万平方英尺用地,租期为 5 到 10 年,租金为每平方英尺 16 到 25 美元。开发机构估计,他们从区域内私营企业还能再取得 240 万平方英尺的空间。

“纽约承诺用上百万美元来建一块地方,让服装制造商能获得他们求之不得的低廉、长期的租约,”开发商发言人 Stephanie Baez 说,“这是用今天的行动来保卫未来人大量就业的地区。”

希望曼哈顿制衣区保持现状的人,则赞扬制衣区的便利性与它提供的丰富选择。许多人对制衣区有特别的敬意和怀念,这里曾是纽约时装行业繁荣发展的枢纽,那时有数十万人在纽约服装制造业工作。在研讨会上,这种感情显而易见,某些参会者与对方说着说着就怒发冲冠,观众也会在座位上激动地大喊大叫。

“如果 Bette Midler 的裙裾被替补演员踩到,撕开个口子,服装总监可以直奔制衣区买料子,然后返回剧场,在演出开场前就把裙子重新缝补好,”服装设计师 Steven Epstein 说。

他们关心的是,把这个群落挪到另一个要乘 1 小时地铁的地方,并取消制衣区的特别分区法规,这会不会毁掉几十年来建立的行业生态。

“我们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得到保护,”设计师 Yeohlee Teng 说,起码从 2009 年起,他就一直努力在维护当地的分区法。

Joe Ferrara 是纽约制衣区供应商协会(New York Garment Center Supplier Association)的主席。他说这是把人们“驱逐到布鲁克林”。他和其他规划的反对者说,这会把交通不便的工人都赶走。而开发部门回应指出,有统计数据显示,纽约一半以上的服装制造工人都住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

Lilly Lampe 和丈夫是 Blluemade 服装公司的创始人,最近他们将公司从亚特兰大搬到了纽约。“在这儿什么都省事了,”她说,“买标牌、纽扣、拉链。我们的生产成本也降低了。这里的行业壁垒不高。人们心态更开放,对工作也尽职。”

Lampe 女士说,搬家前,他和丈夫曾尝试在亚特兰大做个类似纽约的行业网络,但发现不行。“延续原有的东西比从头开始做更容易,”她说。

目前,制衣区的规划方案停滞,但开发商希望在 5 月份启动这个为期 7 个月的批准程序。



翻译 Alicia Lee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