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1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10月1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米兰:失败的复仇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10月14日



    本次米兰时装周的前半段令人精神一振,Raf Simons的非凡能力和Marni的新鲜创意都差不多要让世人以为,米兰总算摆脱了近几年来缺乏新意和变化的尴尬境地,赢得了一次漂亮的复仇。谁知随着时间的过去,时装周并未渐入佳境,就连向来最有资格向巴黎叫板的Prada这次也有点令人不解。在米兰,人们谈论最多的还是经济危机和新兴市场,CEO的声音盖过设计师的声音。这里的品牌风格普遍成形,奇怪的是,这些让品牌赖以成功的立足之本,如今却在拖它们的后腿。

    意大利时装究竟将何去何从?

    在一个局外人看来,米兰也许是四大时装周中最精彩的:时尚界半数以上的大牌都在这里做秀,Gucci的浅顶帽西服造型是高街上最时髦的打扮,Dolce&Gabbana的饰花晚礼服则能满足一个少女对时装的全部幻想。但对一个久经沙场的时装人来说,这两年的米兰时装周让你头疼、失望、困惑,甚至不屑一顾。当然这里从不乏品质精美的服装;缺乏的,往往是新意,是改变,是品位,是明确的潮流趋势,是有希望的明日之星。相比之下,纽约和伦敦都有更多的惊喜。

    这种惊喜,可能来自于发现了一位设计天才、参与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时装秀,或者意识到你正身处一个重要的时尚时刻、见证了一场改变着装习惯的变革。这种惊喜你每季总能在巴黎感受一回,在那里,设计师更严格地要求自己,用新系列一争高下,尽其所能地为女性服务,其用意近乎是纯真的。而在米兰,人们谈论最多的还是经济危机和新兴市场,CEO的声音盖过设计师的声音。

    季复一季,你看到相似的景况上演,而Miuccia Prada和RafSimons简直是两个异类。就像是寂寞的英雄,他们的作品超越米兰,直接向巴黎叫板。

    Raf Simons 打破旧格局

    几年以来时装界已经习惯将米兰设计师分为两类,一类是MiucciaPrada,另一类是其他所有设计师。随后RafSimons的到来打破了Prada独树一帜的局面,在他手中的Jil Sander有时和Prada并驾齐驱,有时则更胜一筹。本季,Simons以流苏为题,带来一个前后一致、高度精炼的系列,服装轮廓前所未有地窄而长,成衣的质量和世故让其余米兰时装相形见绌。在这里,流苏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装饰,而是参与进来成为服装结构的一部分:正面看是羊毛绉布面料的正装外套,背面则是流苏构成的浪漫纹路,肌肤若隐若现,走起路来别具动感。

    如同上一季Prada的蕾丝和上上季Balenciaga的印花,JilSander的流苏在整个时装季结束之后会是所有潮流报告必将列出的一大流行点,在半年之后直接影响你的购物选择。这就是Simons作为一个时尚领导者所拥有的影响力,连同他在设计上的自由以及JilSander裁缝的非一般能力,这些都让米兰的其他设计师羡慕不已。

    Dsquared2的Dean和DanCarter显然不必在乎这种差距,他们安心地做着自己的翻版D&G,而Dolce&Gabbana无疑是野心勃勃的。近些年他们不断用大制作挑战自己的能力,想必在取得商业成功后,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的肯定以满足作为设计者的虚荣心。本季所谓的“巴洛克睡裙”上半身是真丝镶边睡衣,下半身是六边形的锦缎裙,外套则有圆形或者如充气般撑起的假肩。同样急于证明自己的ChristopherBailey终于从对定制服面料的着迷中解脱出来,本季BurberryProrsum的裙子和针织品有着雨后草地的色彩,风衣和外套在连续几年的复杂后返璞归真。

    Gucci的尴尬

    Gucci现任掌门人FridaGiannini以旅行为“灵感”(如果能称之为灵感的话),一系列狩猎装、蟒纹外套、印花长袍从形式到质量都更像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度假系列。自上任以来,Giannini一季季地提醒我们她对男孩子气裤装和热带印花的情有独钟,这确实没什么不对,可是当你惊讶地发现Gucci的新系列和Zara上一季卖的衣服并无二致时,你不禁要问:莫非如今的Gucci只是面料更考究的Zara吗?它的奢华在哪里?

    Gucci的尴尬

    正是现如今大牌的尴尬,这种尴尬,在米兰表现得尤为突出。一方面Zara们步步紧逼,一方面消费者荷包羞涩,如果没有新意和改变,你如何诱惑他们在你身上心甘情愿地掏钱?SalvatoreFerragamo和BottegaVeneta的答案是以不变应万变推出基本款,以面料取胜;Marni的答案是继续采用圆点和色彩搭配,加强刺绣和水彩印花,抓住现有顾客;RobertoCavalli的答案是暂时放弃皮草和动物印花,修护品牌形象;Versace的答案是紧跟时代步伐,推出年轻人喜爱的雕塑感短裙和糖果色长裙。但是面对可能到来的衰退,没有谁有充分的准备。

    Miuccia Prada的革新之路

    Miuccia Prada大约在Tom Ford离开Gucci之际开始发力,连续多年她在革新之路上未曾停下脚步;本季,时尚界的领路人终于要歇一歇了。这个被她用“原始”一词来形容的新系列,就Prada标准而言创新不够,从褶皱的纸质面料到“脱掉一半”的裙子,都不能说是独创的想法。但任何一个Prada系列都是有趣而话题性十足的:原始人的概念解释了那些疑似半成品的露脐装、鱼和蟒皮的抽象印花,以及最后的金箔裙,而露出胸罩的铅笔裙造型又是极具意大利气质的,你可以感受到夏天的温度和女主人的热,她酥胸半露,可能衣服都已经被汗湿,但她的发型是一丝不苟的―万种风情,一如当年的SophiaLoren。

    拜可恨的杀人高跟鞋所赐,至少两个可怜的女孩在Prada的发布会上摔倒。踉踉跄跄,谨慎而行,既是说紧张的模特,又是说困惑的米兰。如果Prada迷宫一般逶迤交错的秀场有地面上的鱼形标记悄悄为模特指路,又有谁来为米兰时尚指点迷津呢?

    新人继任的传统

    这里的品牌风格普遍成形,奇怪的是,这些让品牌赖以成功的立足之本,如今却在拖它们的后腿。条纹和图案是Missoni和Pucci的根基,设计师绝不可背叛传统,否则品牌将失去现在全部的顾客,所以在这里从事设计好比戴着镣铐起舞,不能有大动作。AngelaMissoni用和服袖作为新系列的突破口,略带绿色调的抽象图案着实迷人,有一款甚至模拟出皮革的质感。MatthewWilliamson的告别之作一边是度假装的温柔色调和形状,一边是未来主义的肩膀和亮片,结果未免散漫。

    面对Karl Lagerfeld和GiorgioArmani这样的权威,你能批评Fendi绷带模样的宽腰带滑稽可笑吗?看得出Lagerfeld最近两年对Fendi更加上心,反复试验圆形和透明的运用,只是这次的不同材质层叠连身裙不那么吸引人。Armani冗长的发布会和不变的形象挑战着时装编辑的耐心和词汇量。如果这些似曾相识的透明薄纱裙无法打动你,你如何将之描绘得天花乱坠?

    意大利近年不缺设计师新人,但他们大多去了巴黎。6267背后的双人组Roberto Rimondi和TommasoAquilano有《Vogue》意大利版主编FrancaSozzanni一路护航,执掌GianfrancoFerre后的首个系列成功地用荷叶边表现出Ferre时装的建筑感和戏剧感。他们在白衬衫上大做文章,不过羊腿袖的体积仍需商榷,而且有的修饰也显得多余。此外,FrancescoScognamiglio这个名字值得你的注意。他的这个以白色为主的系列并无革新之举,但一系列连身裤和花苞形连身裙有着媲美定制服的工艺,这对他这样的年轻设计师来说极为难能可贵。

    所以,2009年春夏的米兰时装周再次浓缩在五天内结束。除了透明、厚底鞋、印花等长期统治时尚界的流行点外,色彩和对奇形怪状的探索仍未过时,而瘦长的轮廓、流苏、饰花、大项链、和服袖、睡裙、镂空也都有望成为新的趋势。不过,诚如时尚界的一条真理所说,“任何在米兰看起来正确的设计和趋势都将在巴黎得到证实或者否定”―在巴黎面前,米兰不得不面对“既生瑜,何生亮”的难堪。

    Prada 栽跟头的尝试

    模特们穿着以睡衣花边装装样子系住脚踝的高跟鞋,摇摇晃晃地走下伸展台―这就是Prada成衣发布的标志性场面。在MiucciaPrada女士的职业生涯中,她的熟练技巧几乎从未失手过,然而这次她栽了跟头。猫王的歌声为发布会带去了一抹情欲色彩。

    继上一季Prada对蕾丝的尝试之后,这一季的系列看上去颇有点眼熟,唯一最显著的不同就是这一次,伸展台被画成了游着鱼儿的浅滩―这一主题也作为印花出现在一条棉布裙上,用来强调一种天真与性感交织的风格。

    “回归本原―我希望能摈弃累赘。”Prada女士在后台这样说道。她指的是那些修身夹克和褶皱棉半截裙―当裙子摆动起来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隐藏的鱼儿印花―就像是印在婴儿棉被上的那么幼齿。这些幼稚的作品传达出一种狡猾的暗示,不免有点烦人。Prada表示,她关注的是女性的迷人之处。

    从模特们往上梳起来的发髻和她们抹油的胸部来看,所谓的迷人之处就是一种浮夸的性感。有了蕾丝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作对照,在这一季的新系列中很难找到什么必买单品。不过模特们左支右拙的紧张表情可能会成为这场怪异的发布会后令人难忘的看点。

    Jil Sander 奇妙的丝线

    Jil Sander的新系列展现了令人震惊的创造力。从非洲部落文化到艺术家Man Ray在1920年代的作品―RafSimons的灵感可谓别出心裁。这位从事女装设计仅仅三年的比利时男装设计师令观众们精神一振,尤其是在模特们转身的时候。

    纤细的轮廓,深浅错落的色调―这些服装的剪裁就像模特们梳的马尾辫一样精美。Raf Simons既继承了JilSander一贯的摩登风格,还为其加入了一丝难以觉察的前卫感。领线做得很低,边缘则垂下一幅以丝线制成的“瀑布”,覆盖整件服装,散发出成熟感。身体的裸露部分会随着模特的步伐摇曳而忽隐忽现。

    设计师加上了一些新配饰,例如与珠宝设计师Damiani合作设计的耳环。这一系列有时候看起来几乎是很有趣―一个极小的手袋却装上了拖地流苏,或者是当长袍向两边分开时,露出一对仿佛被擒的美人鱼般交缠在织物中的腿。

    “不是单纯,也不是极简―在这个系列中我想要展示的是自由。”Simons说。设计师显然已经开始吸收与之前全然异质的灵感,最后得出了如丝般平滑的成果。尽管背景墙上是一幅ManRay的作品,当开场的非洲部落鼓声响起,第一套服装―流苏连衣裙搭配瘦身风衣――出现时,它却消失了。

    对非洲文化的诠释还有其他形式,例如在服装边缘钉上的小四边形。流苏的形式也有很多种,例如在连身裙背后加上细小的丝线,或者是一条两头打结的白色裙子。从仿佛缀满蛛网的夹克,到短裤和天鹅绒鞋,Simon以雅致的风格将JilSnander带入了新纪元。

    Marni 波点几何课

    色彩、几何图形、轻盈感和透明感C这就是米兰新一季发布的四大要素,也是Marni所传达的信息。

    设计师Consuelo Castiglioni以巨大的波点镂空花穿插整个系列,还用一种奇特却不庸俗的方式玩了一把透明面料。

    “对比。”Castiglioni在后台这样解释她把后现代设计与精致昂贵的面料结合在一起的做法。

    在色彩方面她也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C从镶有白色的,如泡沫般的花边的蓝色束腰外衣和裙子,到透过绿色薄纱外套隐约可见的红色圆点半截裙,都可以看出设计师采用了一系列精巧的配色。

    这种随着面料变换而变换的色彩相当引人注目,尤其是当设计师使用她惯用的荧光粉色和绿色时。针织衫过去在Marni的设计中从没有占有过如此重要的地位。

    这堂几何图形课毫无说教气,而显得欢欣鼓舞。菱形图案和花形图案最后取代了波点。

    为搭配大型宝石项链,Castiglioni设计了滑稽丑角戴的那种蓬松网纱手套。这又是一场展示和隐藏身体的好戏。

    Gucci 笼中之虎

    Gucci外向开朗的设计总监Frida Giannini在谢幕时给了Gucci集团的CEO MarkLee一个拥抱。她那一身穿着打扮C无吊带上衣和配装饰拉链的做旧锥形裤C就仿佛是她新系列概念的具体化。

    考虑到在发布会之前,她的老板兼导师曾经给了她一次严厉的打击,我们最终看到的这个系列还是相当为设计师争光的C剪裁考究,线条流畅,红玛瑙和紫水晶的色彩大礼服裙的褶皱里闪闪发光。

    设计师完全根据Gucci的格式设计了这一系列。我们看到干练、清爽而又漂亮的日装C配简洁的九分裤的棉套装,搭配木底高跟鞋和一根用来做围巾的男式领带;我们也看到长度截短至大腿的,蓬松飘逸的小礼服,或者是以TalithaGetty在1970年代的风格为原型的,带腰带的长袖夜礼服。

    狩猎风是本季的新元素。不过参照从前的狩猎风格C例如Yves Saint Laurent在1968年推出的,成为越南战争象征的系列,这一次Gucci的风貌只能称之为笼中之虎。设计师表示,她有“一种寻求乐观主义的冲动”。看起来,她对于在一个远洋小岛上度假的假想仍然是出于商业考虑。

    Gianfranco Ferré 老品牌的新面貌

    发布会所在的房间明亮、洁白,风格明快。所展示的服装有如冰雕般拥有银色的,轮廓鲜明的圆润轮廓,闪耀着冷冰冰的光。

    这一未来主义的视觉效果也许说明了,设计师Tommaso Aquilano和RobertoRimondi将要为老品牌Gianfranco Ferré建立起一个新形象。

    建筑是新系列的灵感来源C这对二人组合在后台表示。“Rigido eMorbidoC意思是"硬和软"。”Rimondi说。Aquilano则补充说:“对女人来说,拥有两面性是很重要的C前面和后面。”

    因此我们看到了伸展台上的效果C圆形的裙子在腰间束紧,连衣裙则裁剪出波浪形,露出后背。

    说到“革新”,他们可能做得有点过头,我们甚至能看出PierreCardin当年的太空风貌的端倪C在一条纤细的连衣裙背后竟突出了一个大圆圈,看上去仿佛是把纸板样定在上面;裙子上面镶的花边是用透明塑料带做成的;鞋跟则拥有弧线的弧线看上去好像是要与金属手镯相呼应C而那些手镯本身则是以插入金属球的透明合成树脂制成的。

    整场发布对Ferre的风格表示了敬意,沿袭了品牌创建者考究的工艺和他标志性的欧根纱上衣。设计师开始把背部也作为设计重点,而又完全不显得繁琐。考虑到过多的堆砌会把服装淹没,使一件大衣看上去像个超时空刺猬,因此比起花哨的口袋设计而言,宽大的袖管会更有说服力。

    假如这是一个定制服系列,那么就可能会为Ferré设置一个新的形象,正如AlessandraFacchinetti在Valentino所做的那样。而作为成衣,Ferré的这一系列并非全都实穿。

    Fendi 在膝盖以下

    “被藏起来的膝盖、摩登的面料和透明。”这就是Karl Lagerfeld对他的Fendi发布会所做的简短概括。新系列还触及了田园风情,将时装从那些衣着考究、世故老练的城里人那儿剥离开来。

    Fendi推出了圆形的轮廓,裙子在宽腰带以下膨胀开来。在一件以圆形珠子串成的束腰外衣底下,设计师为模特穿上一条紧身裙,裙摆上的网眼纱令轮廓看起来轻盈而又朦胧。

    对镂空面料的运用为裙子上的经典布花边图样或者是欧根纱外套带来了新的可能性。Lagerfeld会在Fendi的设计中采用实验性的面料,实为罕见。而这一尝试的亮点,在于那黄色或绿色绸缎质地的短裤在薄纱的掩盖下,看起来有点像运动衣和睡衣的奇怪结合体。

    而模特那种奇怪的发型有时也令服装反而变成了背景C看上去她们仿佛刚刚穿过一阵静电风似的。这与时髦、轻盈的服装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整个系列虽然令人有所触动,但看起来却还并非设计师能做到的最终结果。

    Giorgio Armani 新空气

    一阵清风吹过了2009春夏的T台,吹乱了一贯一丝不乱的Giorgio Armani的头发。CCArmani多年来首次为模特们放下了头发,让发丝披散在她们肩头,轻轻拂动在她们粉色的面颊边。换换空气总是受欢迎的。

    设计师在后台将新系列定义为“典雅、文静、有力”。我们能看到一种新的安逸氛围,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裙子上。柔软的面料,一点点印花装饰,搭配以小外套或者是更局部的遮盖C这些裙子看来确实能与裤装一争高低。

    不过Armani并没有完全放弃裤装。他只是把它们做得更细瘦、简单,任何他最近在把玩的那种花哨的穆斯林元素都没有被放上去。只有从长裙底下露出的裤子显露了一点远东情调。

    Armani之风也夹带着一些当下潮流,例如大型项链或者是底部摺边的花苞形半截裙。然而Armani将每样东西都化为己出,甚至闪闪发光的带帽连身衣也是如此。

    Dolce&Gabbana 狂热的组合

    面对经济不景气,有些设计师看起来似乎无所事事,有些则想方设法走新路。这导致了时装界一派超现实主义的气象,对Dolce&Gabbana而言尤其如此。他们为夹克衫做了圆形的、迎风招展的大袖管,把裙子的上半身做成睡衣,下半身则棱角突出。

    “我们称之为睡衣风巴洛克。这个疯狂的系列做出来就是为了博人一笑。”StefanoGabbana在发布会之前说。当整场秀以一条金属网眼纱覆盖,缀满花朵的银色钟形长裙结束时,现场的观众纷纷陷入了怀疑和迷惑。

    一切看上去都很符合时下的潮流CDolce&Gabbana那迂回而且奇特的剪裁暂时隐到了幕后,各款服装被以一种狂乱的方式拼合在一起,模特颈部和腰间的首饰又大又闪亮,同时又带有巴洛克宗教色彩,显得十分美丽。

    Dolce&Gabbana以这么一种热狂的做法抓住了时下的时代情绪。表面光滑的丝绸睡衣与巴洛克风织锦缎形成对比,正如同时髦的发型与笨重的鞋子行程对比那样。而漂亮的设计其实也并不比有趣的衣服来得少。看起来,这就像是在未知的未来开启之前,旧时代的一次梦幻般的谢幕。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