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3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11年7月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没有设计师的定制时装?在迪奥看来,这完全有可能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11年7月1日

    FashionMag.com中文网7月2日--没有设计师如何制造定制时装?这正是迪奥所面对的一个挑战。品牌周一在罗丹博物馆展示的全新时装系列完全是由内部团队集体设计而成。

迪奥
迪奥时装集团总裁Sidney Toledano


    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曾经担任品牌艺术总监长达十五年之久,但在三月初被公司炒鱿鱼。继任人到现在还没有公布。

    但对于定制时装来说,具体应该如何操作?

    公司一位发言人表示,“迪奥公司内部一直有一个较大的设计室,里面有多个设计人员,即使设计师不在,他们也能够自行设计一个系列。”

    时装界对这间公司“裁缝”的能力赞不绝口。新晋设计师Julien Fournié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梦之队,这是巴黎最好的一间工作室。他们无所不能,这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里面都是一些真材实料的人”。

    “就象听一个没有乐队指挥的乐队演奏一样”

    在他看来,问题在于,即使公司的历史传统仍然存在,但“如果没有了时装设计师,那就再也不会有观点,再也不会有一个独特世界。这就象我们听一个没有乐队指挥的乐队演奏一样”。

    专业顾问Donald Potard也认为,“定制时装必须有一个代表,因这首先是一个艺术行为”,这和成衣正好相反。另外,“定制时装客户希望与设计师有着一个联系,这是他们融入公司历史的一种方式”。

    因为定制时装和成衣时装甚至奢侈成衣时装的区别所在,就是款式的独一无二,而一件定制时装的裁缝工作有时长达几百小时。

    一些业内人士质疑这个“仿效”约翰•加利亚诺的系列有可能会是“两不象”,“有待改进”。另外一些人士则认为公司的丰富历史将有助于公司轻松应对此次困境。

    加利亚诺的“苍白抄袭”?

    Donald Potard特别指出,“自迪奥先生以来,迪奥公司已经换了几位艺术总监。它的世界丰富多彩,已经足够打造一个(与此前约翰•加利亚诺设计)完全不同的系列”。

    而25多年来一直有参加时装周的自由记者Florence de Monza则不太乐观,“没有设计师,单凭一个工匠是无法带来激情,也无法推陈出新”。她表示,在工作室内,“有经验的工匠能够将时装设计师的构思表现出来,但并不是取而代之”。

    至于21岁的伊夫•圣罗兰在进入Christian Dior公司后两年就推出第一款系列,并一举成名,这只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运”。

    她表示,“没有船长,人们仍然能够令船前进,保持品牌老客户的连续性”。特别是在一些大公司,有着“各种商业和顾问策略,这构成一个真正的基础构架”。周一下午让我们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21 AFP.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