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39
工作信息
广州欧思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Assistant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Planning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Onli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A MER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ccounting Manager, F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Function- Business Analysi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MAC
Senior Manager,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Regional Sale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And Education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Senior E-Commer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Production & ux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Manager/sr Manager-New Bran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ORIGINS
Sale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韩味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美国:危机下的寒冬"菜单"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08年11月1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人们都喜欢把一件衣服正反面都穿上一遍再来公共洗衣店洗了,这样可以节约投币洗衣的开支 

    在经济“寒冬”的美国,缩减开支成了原本大手大脚的美国人不得不作出的无奈选择。

    过冬,从缩减家庭开支开始

    布兰蒂・莱文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部门主管,先生在一家房屋租赁中介工作,有一个正在上研究生院的女儿和一个小学生的儿子,她掌管着家里的开支和购置,但是越来越紧张的预算计划和暴涨的物价,却让她愈来愈头疼。

    电话和手机费用账单、汽油费、入冬的暖气费,还到一半的车贷和房贷,还有两个孩子的学费,衣食住行的费用,虽然孩子们读的都是公立学校,但是依然会有各种各样意外的开支,比如女儿入学时不得不买的笔记本电脑。

    为此,布兰蒂减少了家里曾经一周一次的“外出就餐”机会,改为每月一次,还把刚刚过去的万圣节派对取消了,只给10岁的儿子准备了蝙蝠侠的衣服,用于传统的万圣节讨糖仪式。

    在Aladdin洗衣店工作的Heidi Adler最近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人们都喜欢把一件衣服正反面都穿上一遍再来公共洗衣店洗了,这样可以节约投币洗衣的开支,还有烘干和买洗衣液的日常开支。听起来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对于居住在纽约布郎克斯区公租房区域Riverdale的居民来说,这种日常生活开支的缩减在经济不景气的今天,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并不是一个家庭或者个人的独特现象。

    同区的退休老人Linda Kleinman和她的先生都已经64岁了,“我们都为了积攒401K(企业年金)的钱工作了一辈子,但是现在政府却要拿这些钱去救那些本来就已经贪得无厌的银行家。我感到很害怕也很寒心。”这是很多上了年纪的美国人的看法,62岁的Marilyn Bourbeau也认为,现在的经济形势,是政府缺乏监管,房地产市场过度膨胀,银行的贪婪,还有持续不止的伊拉克战争共同带来的后果。

    曾供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Kenneth S. Rogoff,现在在哈佛任教,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他认为,“我们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全球大衰退,如此重大的金融危机是很容易引发全球恐慌的,这种危险的处境不是说我们可能会迎来几年艰难的日子,而是说未来的20年,危机的影响将跟我们如影随形。”

    零售业,因失业率增加而萎缩

    从今年10月份开始,很多连锁经营店铺所面临的问题就不再是生意的下滑,而是如何在严冬中生存下来,今年的圣诞购物季也是尚未开始就愁云惨淡了。从卖5000美元一件设计师品牌礼服的尼曼马克斯殿堂,到18美元一套的打折内衣,任何层级的消费品都面临了滞销的危险,因此零售业店的业绩都一片惨淡。

    捂紧了钱包的消费者们让商家伤透了脑筋,无意之中成全的倒是沃尔玛和Target这样的折扣店。

    在绝大部分发布第三季度季报的零售企业中,绝大部分都出现了类似的下滑,仅有的赢家是沃尔玛和BJ’s Wholesale Club。沃尔玛的股价也在道指上上下下的沉浮中屹立不倒,并以上涨90美分的价格在上周五收盘。

    消费者锐减的消费欲望由各种因素造成,首要的就是失业率的节节攀升。最新的劳动局数据显示,全美6.1%的失业率已经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消费的信心降到了最低点。

    “在未来的圣诞购物季,最应该担心的是奢侈品品牌门店和百货店,因为华尔街那些金融精英们现在都赋闲在家,不会有心思再去光顾他们了。”汤姆逊路透社的分析员Jharonne Martis告诉记者,上个月,汤姆逊路透社专门分析35家大型零售企业业绩的指数下降了1.9%。

    实际上,零售企业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而且为了让存货不过多挤压,处处打折的招牌贴满了窗口殿堂,蛊惑人心的节日消费主义广告也开始广而告之地煽动民众购买,在离圣诞节还不到七周的日子里,各种原来的奢侈品都开始自降身价,因为谁都不想货品留在柜台或者仓库里沉睡。

    “今年消费者们可以用任意的价钱,在任何地方,买到自己想买的圣诞礼物。”NPD集团的首席产业分析师Marshal Cohen说道。百货公司里“Sale”的招牌足有7英尺高,Kohl’s店用延长营业时间的办法来吸引冲动的购物人群。传统的感恩节购物狂潮中的“黑色星期五”广告也满街喧哗。就连10月份销售额增长了2.4个百分点的沃尔玛也在周四推出了大促销的计划,把数千种礼品和食品类的产品都调低了价格,蓝光系列的播放器也从229美元一台降到了198美元。可是零售商们现在头疼脑热的问题是圣诞货品已经要摆上架子了,原来滞销的产品却迟迟还不能为它们让出应有的位置。现在零售业店的日子,真可谓是度日如年。

    转嫁了风险的“经济危机”

    但实际上美国通过全球化的经济一体,转嫁了很多危机风险到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身上。“当我们的固定资产价值不停下滑时,实际上其他国家的美元投资资产也在缩水,我们把这种下降的危机压力转化了重要的一部分到国际经济的范畴。”纽约大学斯登商学院的巴布瑞教授说。

    在过去的危机时期,如1994年始发于墨西哥的金融危机,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受到影响的亚洲和南美洲国家,经过了出口贸易的繁荣发展终于走出了低谷。但是这一次,是从这些国家进口大量产品的美国出现了问题,多年来的借款、房贷和信用卡透支,终于到了“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时刻。

    从亚洲到拉丁美洲,所有国家的出口贸易都开始减缓和停顿,全球锐减的进口需求迫使越来越小的胃口撑不起原有的产能和外向型经济导向。中国和印度这两个近年来的出口大国,用原有的产能生产出来的产品,忽然发现销路不畅,不得不靠裁员、压价等方式维持生产和运营,抑或关门转产。

    中国广东、江苏和浙江省的出口外贸加工型企业纷纷倒闭也引起了深圳等城市的楼市下跌。这样一个经济寒冬不仅仅在美国引起了圣诞树、圣诞帽的销量减少,也引起了生产圣诞树的厂家的忧心忡忡。

    原本让孩子们欣喜若狂的圣诞礼物之一的玩具,现在也开始了艰难的“寒冬”旅程。玩具反斗城的饼干小人玩具,美泰玩具厂著名的Elmo系列,除了销售不畅之外,都不得不因为生产厂家的倒闭而更换供应商,以及不佳的销售业绩而涨价保本。玩具价格的平均涨幅在6%,即7.74美元左右。供应商们无法控制的原材料价格上扬以及人工工资的涨幅,使得他们不得不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Elmo会即时说话和活动的小玩具已经涨到了59.99美元一个,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美元。

    制造业在转移

    制造业开始向墨西哥、越南等国转移。GST是一家为汽车业公司提供车用纺织品的企业,总部位于美国的密歇根州Southfield。他们最近把为本田提供车用纺织品,价值1100万美元左右一年的订单从中国的工厂终止,转移到了运输和人力成本相对更加低廉的墨西哥。奥林巴斯也将从今年年底,将他们低端数码相机的镜头和镜头切换设备的加工工厂从深圳和广州转移到越南。

    Joni Heard是一位住在佛罗里达州中部的29岁的年轻妈妈,她以前一直坚持为自己和孩子买有机食品奶、起司和其他有机食品,但是现在有机食品已经从她家的购物单和菜单上消失了,“因为它们太贵了”。“我是一个家庭主妇,而我先生的工作,我的上帝啊,我也不知道他后天是不是会被解职。所以现在我没法为普通的食品去多支付两三美元一盒的费用,我们负担不起。”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