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9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1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美宝莲找了第一个男性代言人,是一个美妆网红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11日

美宝莲纽约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波 Big Shot 睫毛膏的 campaign,邀请了品牌有史以来第一个男性代言人 Manny Gutierrez。



Manny Gutierrez (a.k.a. Manny Mua)是一个美妆网红,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上分别有 300 多万和 200 多万的粉丝。他还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眼影盘和唇膏组合。





这在美妆届并非首创。去年十月份,其竞争对手 CoverGirl 公布了第一个男性美妆代言人 James Charles,一个 17 岁的美妆网红,引起了热议。





除了老生常谈的品牌找意见领袖来代言的故事,他们有另外一个共同的特点—被称为“美妆男孩(Beauty Boy)”。这些男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专业的化妆教程,不是那种让你看起来更有“男子气概”的隐形彩妆,而是闪亮的眼影、浓密的睫毛、艳丽的嘴唇,让身为女性的你也自愧不如的全套妆容。

Gutierrez 曾对 Marie Claire 解释,“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艺术形式。我依旧对自己是一个男孩而感到自信,我也一直会是一个男孩,即便没有化妆我也会很自信。”对 Gutierrez 来说,这件事并不是“像女人一样化妆”,而是“一个化妆的男人”。 不过先撇开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讨论,酷儿的身份和变装文化也是这种行为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位 Instagram“Beauty Boy”网红 Alex Faction 认为变装皇后是这种个人嗜好或者说艺术的先驱,“我认为现在男性美妆的运动,不管是阳刚的还是阴柔的,确实是源于变装者妆容”。





男人开始化妆这件事对美妆品牌无意是一件好事。早在 1996 年,美国的 Drag Queen 先驱 RuPaul 便成为了 MAC 的代言人。美妆品牌 Milk Makeup 的化妆艺术大使 Frank B. 在解释这种无性别的美妆潮流时说,“我们想要每一个人都试一试我们的化妆品。美丽不总是被性别所限制。” 社交媒体为这种衍生于 20 世纪男性变装文化(male drag culture)的“Beauty Boy”提供了快速发展和传播的舞台。在中国的社交网站上你也能看到不少“Beauty Boy”。”他们扩展的不只是美妆公司的目标市场,还有人们对“男子气概”的理解。不过就像 James Charles 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的,“男人化妆在变得越来越被接受。但要变成一个正常的事情还需要更多开放、去偏见的思想。” 以及,当“Beauty Boy”越来越有商业价值,开放心态和去偏见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