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7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帽子的宽容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7月27日



 


    帽子对女人的身高或胖瘦没有特定要求,你不会担心自己戴不进一顶帽子里。女人买帽子,是因为喜欢它们搁放在架子上的模样,其实帽子并不独立。在你戴上它的那一刻起,你就已和它融为一体,你的风格、线条,以及气质都会受到它的影响。

    我常常会因为电影里出现的各种帽子而心猿意马,这让我不禁怀疑自己不只是上辈子是一个有着古怪癖好的老光棍。比如《爱到尽头》,它并不难看,但是除了Julianne Moore手中的那些小巧玲珑的上世纪40年代三角帽,我回想不起其他任何情节;又比如《换子疑云》,若不是Angelina Jolie头上的那顶钟形帽,我早就呼呼大睡过去了。

    帽子的性感魅力,不仅仅令我们女人欲罢不能。对一些有点阅历的男人来说,一个女人,如果她的脑袋上没有一圈帽檐,就不能被称作真正的女人。有些时髦人士会觉得这种想法有一点装腔作势,但是,过度装饰一直就是如此的,不是吗?

    和T台上的其他习俗不同,帽子似乎从未受到过健康方面的警告。或许是因为它对女人的身高或胖瘦没有特定的要求,你不会担心自己戴不进一顶帽子里,但你绝不会买一条没有试穿过的裤子。女人买帽子,是因为喜欢它们搁放在架子上的模样。就像手袋和鞋子一样,帽子给人的印象就像是一件精致独立的雕塑品。但其实,帽子并不独立。在你戴上它的那一刻起,你就已和它融为一体,你的风格、线条,以及气质都会受到它的影响。一顶帽子会引发很多的故事―有时甚至多到让人受不了。

    为什么有些女人一戴上帽子就显得很不自然?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们只会在特殊场合戴帽子。所以当她们终于决定给自己的脑袋做些点缀时,就会落入那些呆板而做作的帽子圈套,因为在正式场合戴一顶软塌塌、实用性强的帽子,在她们看来似乎显得不够庄重。当奢侈的华而不实战胜了“少即是多”的神圣真理时,我们脑袋上就只剩下一堆其实只适合那些有权势的女人的帽子。比如英国王妃卡米拉就十分适合这种帽子。而且她总能摆出很恰当的姿势,这很有帮助。

    不过,在过去的几年中,一场帽子革命正在悄悄进行中。人们不再钟情于那些只有Erin O’Connor才能戴得好看的古板帽子。比如今年夏天,你会看到不少青少年(无论男女)都戴着爵士帽或是边缘更宽些的费多拉帽(就是印第安娜・琼斯脑袋上的那种帽子)。有趣的是,他们看上去还真不错。说不清这些帽子为何如此优雅而惹人喜爱,反正戴着它们的人都显得既潇洒又自信。

    爵士帽、巴拿马帽以及费多拉帽适合所有人―说实话。戴帽子能令你潇洒有型,而且也是太阳当头照时所能赋予自己皮肤的最佳防护之一(尽管我的同事Sarah Vine坚持戴上帽子后还得擦防晒霜)。大多数平价时装店都偏爱巴拿马帽和爵士帽。而我推荐Gap的Albertus Swanepoel系列卡其布软帽(价格从25英镑起),它们能完好地放进任何一只沙滩背包里。很有些野生动物园里的Lauren Hutton的感觉,是不是很有吸引力呢?

    都是男编辑惹的祸

    这个夏天如果你在大街上走一圈,会发现许多时髦男士正在演绎着一些令人费解的潮流。大热天戴围巾可能就是其中之一。这种搭配实在矛盾:既然天那么热,你又为何要裹上围巾呢?几星期前我还在Ibiza岛,尽管那里的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年轻男人们却依然在他们黏糊糊的脖子上围了两圈围巾。另一个莫名其妙的潮流则是上世纪80年代的那种有着鲜艳框架的复古太阳眼镜:男人们,无论20岁还是60岁,都好像刚从《雷鸟》拍摄现场走出来的演员,戴着红色、黄色或者更常见的白色框架的太阳眼镜,在城里走来走去。

    当然你不能把这两大“时尚罪过”全都归咎于设计师,因为这很可能是那些最具影响力的男性时装编辑们惹的祸。想想你看过的时装广告或是杂志大片,以及报纸和博客上充斥的明星街拍照吧,它们其实都是时装编辑们一手炮制的迷魂阵。而正是这些人中的某位,说服Brad Pitt裹上了一条卡普奇诺色的夏日围巾去参加今年的戛纳电影节―老实说这个造型并不好看。

    不过,如果你前往米兰或巴黎参加一年两次的时装周,就会意识到,和那些男时装编辑相比,这些打扮简直就是“小儿科”。

    去年夏天,当米兰的气温上蹿到38摄氏度时,两个来自德国的时装编辑却一天到晚穿着那种炼钢工人的连身裤,据说灵感来自于几个月前发布的Prada男装。尽管炎热,这两人却依然裹在酒红色的尼龙连身裤里开开心心地出没于各个秀场,仿佛随时可能会溶化成一摊水。热裤同样不足为奇,最出位的是一位山羊胡子的古怪日本老头,这位年过花甲的编辑喜欢用长袜子、拷花皮鞋以及校服西装来搭配他的超短裤,让观者冷汗不止。

    我的个人最爱是法国时尚杂志《Citizen K》的主编Kappauf,此人年龄不详,曾有着肥胖的身躯和灯泡般的秃头,过去他总是穿着最不可思议的服装,在第一排显得尤其惹眼。几年前,突然之间,他摇身一变,成了有着乌黑头发和瘦削身材的俊男,而他的面孔(据人猜测)经过一些辅助手段后至少年轻了20岁。当然,他的服装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有一位美国绅士,尽管50岁出头,长得一点都不像流浪汉,却喜欢用条纹校服西装搭配鲜红的紧身长裤,脚上则是同样艳丽的鞋子。然后,就是美国版《Vogue》的那位浓妆艳抹的编辑André Leon Talley。此人高大魁梧,所以他的衣服都是特别定做。他尤其偏爱超级大的皮草披肩,上面当然还得有巨型的设计师商标作为点缀。

    你或许会以为大多数男性时装编辑都是年轻时髦小伙,喜欢和AgynessDeyn去达尔斯顿的超级商场闲逛。事实却并非如此―尤其在法国和意大利。你总会在前往自己的座位时被某根拐杖绊倒;或者被坐在你身边的那位绅士发出的尖利而病态的喘气声给搅得心神不宁。曾有一位年迈的时装编辑,因为实在体弱臃肿,以至于每一次发布会都得等到他被两个年轻英俊的助手抬上座位之后才能正式开始。

    可是,有一点必须承认,无论他们年龄多大,动作敏捷与否,体重孰重孰轻,正是这些人在米兰和巴黎的时装秀场上亲身试验着这些潮流――不论是好是坏――才最终得以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穿戴。其中的一些从来没能到达终点(再见,锅炉工作服),其他的则被大家接受和模仿起来(你好,夏日围巾)。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