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1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1年10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伦敦时装周遭遇模特荒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1年10月12日

伦敦时装周


  因为日程安排的问题,2012春夏伦敦时装周受到纽约、米兰时装周的前后夹击,在揭幕和收尾两天陷入了“模特荒”危机。一方面,由于参加马可·雅各布(Marc Jacobs)时装发布会和古姿(Gucci)面试,大量知名模特不能及时飞到伦敦走秀;另一方面,伦敦时装周影响力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


  模特弃伦敦奔米兰

  事情源于马可·雅各布时装秀的推迟。由于飓风艾琳的影响,马可·雅各布将在纽约时装周上的时装秀推迟到了9月15日晚上。模特们走完马可·雅各布的秀后已经来不及赶上去伦敦的航班,因而没能参加9月16日的伦敦时装秀。


  伦敦Premier模特经纪公司的创立者卡洛里·怀特说:“没能参加伦敦时装周的模特不是一两个,马克·雅各布让很多模特都等着他的秀,因而这些模特根本就没有赶回来的可能。对于很多模特来说,她们就丢失了伦敦时装周第一天的所有秀。更过分的是,古姿忽然要求很多模特于9月17日飞往米兰参加试镜,如果她们有兴趣,9月18日还有第二轮面试,然后9月19日就要开始试装。这就意味着很多模特会直接撇下伦敦时装周,我们根本就没有好的模特为伦敦时装周走秀。”


  伦敦时装周上托德·林恩(Todd Lynn)、坦波丽伦敦(Temperley London)、艾德姆(Erdem)、雅格狮丹(Aquascutum)、Michael Van Der Ham等品牌秀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托德·林恩品牌的发言人说:“我们丢掉了19个模特,这其中的很多人都已经试过装了,当我们打电话问这些模特哪里去了,得到的回答就是她们都飞去米兰了。纽约、米兰、巴黎时装周大量的广告投入使得伦敦时装周根本就没人关注,我们根本就没有影响力。”


  由于大批模特的离开,伦敦的时装秀混乱不断,伦敦时装周的开局和结尾都陷入了严重的“模特荒”危机,很多受到影响的设计师和经纪公司都开始责怪英国时装协会没有好好安排伦敦时装周的日程。


  伦敦时装周的尴尬

  由于四大时装周的日程安排中,伦敦时装周和前后两个时装周的日程衔接非常紧张,甚至出现同一天内两个时装周“撞车”的现象,导致资源严重倾斜到纽约和米兰两大时装周。


  模特们为什么选择跳过伦敦,直奔米兰?有人将之归咎于时装周日程安排不合理,虽然米兰方面现在也在抗议时装周的日程安排,但伦敦时装周影响力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


  一向标榜新形象的伦敦时装周从来都是新锐时装设计师的“实验田”,这些新派设计师沉溺于“我们不是纽约,我们不要商业”的思潮之中。但在抽丝剥茧之后,又暴露出形式大于内容的薄弱内核。无论如何,拒绝商业让伦敦时装周难有纽约时装周在商业上的影响力,亚洲和美洲的时尚编辑和买手大多不会拨冗前往观秀。


  缺乏重量级设计师则是伦敦时装周影响力下降的又一重要原因。尽管在鼓励个性与创新的环境中,英国本土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设计师,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包括已逝的天才设计师亚历山大·麦克奎恩(Alexander McQueen)等,但大多有影响力的设计师都将秀场搬到了米兰或者巴黎。因为两地大牌设计师云集,能够轻易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与米兰和巴黎相比,伦敦无疑显得星光暗淡。


  而对于模特来说,是否能为这些大牌设计师走秀,将直接影响其未来的发展。如和模特身价直接相关的权威模特网站model的top50排名,是否参加重量级设计师秀便是标准之一。模特们当然不愿错过马可·雅各布和古姿等这些品牌的秀。


  更何况,对于很多模特来说,赶往伦敦走秀可能意味着什么都赚不到,还要负上一定的债务。因为每个模特从纽约飞到伦敦就得参加20多个试镜,每天需要支付车费250英镑,她们从新设计师那里每场可以得到100英镑,最红的模特最多可以得到5000英镑,但是在米兰和巴黎她们可以得到10000英镑。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