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装周:脱欧是否意味着前排观众流失?

在四分之一世纪之前,英国《太阳报》曾发了一个著名的头版大标题:“如果金诺克今天赢了选举,请最后一个离开不列颠的人把灯关掉!”,这使到保守党最终出乎意外赢得大选胜利。
 
在将近27年之后,认为本周末的伦敦时装周将会是最后一届时装周的人不无道理,因为行业正面临着不可避免的脱欧风险以及缓慢但确切的前排观众流失风险,时尚行业的大牌人士也越来越多出席英国之外的时装秀。


伦敦时装周日薄西山 - Soleil couchant sur la Fashion Week de Londres
 
在英国,没有商家比时尚界更为反对脱欧了,因为伦敦的每一场时装秀都会从欧洲大陆采购一些面料,它的众多设计人才也同样是来自欧洲大陆。
 
因此,当嘉宾们云集参加2月14日至19日举办的伦敦时装秀时,他们脑海里想到的远不是服装和走秀所带来的兴奋之情,而是这极有可能是将于3月29日英国正式脱欧前的最后一届伦敦时装周。
 
没有哪个创意领域比时尚界更担忧脱欧,也没有哪个创意行业比时尚界更多从欧洲大陆引进人才。如果我们要列出伦敦时装周最热门的20大时装秀,那超过一半都会是非英国设计师。我们只需要看看这些名字:Mary Katrantzou, Roksanda Ilincic, Simone Rocha, Roland Mouret以及Burberry品牌的设计总监Riccardo Tisci。
 
很多英国设计师的父母至少一方也是在英国之外出生:例如本季将举办50周年大庆的Hussein Chalayan。
 
另外,设计师新人也使到在伦敦走秀的非英国设计师比例不断增加。单是在时装周第一天登场的就有:Paula Canovas del Vas和Ernesto Naranjo (西班牙); Gayeon Lee (南韩); Bora Aksu (土耳其) Renata Brenha (巴西) 和Ryan Lo (香港); Marta Jakubowski (波兰); Kiko Kostadinov (保加利亚) 和Xu Zhi (中国)。实际上,由于伦敦时装周相比米兰或巴黎较少国际大品牌参加,因此去行业人士前往伦敦观看时装周的最大卖点就是挖掘新秀。
 
新加入时装周日程表的设计师大多数都是毕业于伦敦的两间著名时装设计学校: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和伦敦时装学院。后者是欧洲最大的时装设计学院,学生人数达6000多人。但在特蕾莎·梅推出脱欧方案之后,学校的欧洲学生人数却开始大幅下降。
 
在伦敦时装学院,英国学生现在每年的学费为9000英镑,欧洲学生也收取同样的学费。非欧盟学生则需要支付两倍的学费即18000英镑。但在脱欧之后,欧盟学生将会与其它外国学生同等待遇,这意味着他们的学费也会一夜之间增加一倍。
 
伦敦时装学院时尚创新局负责人Matthew Drinkwater叹息道:“今年的欧洲学生人数开始减少。我们预期脱欧将会造成大幅下滑”。
 
伦敦现在仍然是一个吸引创意人才的时装周,这在很多方面令到米兰和巴黎等竞争对手羡慕。但脱欧有可能令所有这一切化为乌有。因为欧洲学生出于经济原因考虑会不得不选择欧洲大陆的服装设计学院,例如安特卫普,佛罗伦萨,米兰和巴黎。不可避免地,他们届时也将会在这些城市举办处女秀和创建自己的品牌。
 
一年前,英国女王出席Richard Quinn时装秀向其颁发首届伊莉莎白二世设计大奖,这在当时轰动一时。上个月,她又呼吁“共识”和“不要忘记大局观”,这番言论被视为她要求脱欧辩论减少恶意攻击。
 
虽然脱欧带来巨大阴影,但本季时装周仍然精彩活动接二连三:加拿大,香港和印度将举办联合时装秀;英国精品买手店 Browns将举办Björn Borg by Robyn首发式;时尚电商Matches的实体店也将为Palmer Harding举办一场时尚早餐;《伦敦标准晚报》计划举办一场接待会;Fashion Scout时尚平台则将推出多位斯洛伐克新秀。YouTube时尚总监Derek Blasberg也将于周日晚上为贝克汉姆夫妻举办晚会派对。周一则有超模Natalia Vodianova为其基金会Naked Heart举办的Fabulous Fashion Fund Fair筹款慈善活动。  
 
因此,灯光有可能还不会熄灭,但在英国脱欧之后,伦敦时装秀的前排将会出现更多空座,因为外国买手,时尚主编都会缺席伦敦时装周,追随新一代的设计师转移阵地。
 
 

Copyright @ 2019 FashionNetwork.com 时尚商业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服装服装服饰 - 其它奢侈品 - 服装奢侈品 - 其它产业T台秀设计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