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8
工作信息
PUMA
Senior Manager Manufacturing Operatio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上海慕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L'OREAL GROUP
South Apac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ing Process Manager /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p Security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Analytics Senior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T Sales & Marketing -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Tmall, 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g Data Solutions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Data Qua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Ass. Mgr- Digital Cont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Yuesai,Kunming
正式员工 · Kunm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am/Manager, 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am, Wts,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欧莎世家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树业文化创意策划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潮型库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潮牌男装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尚田秀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佛山市梦亦同趣纺织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ackaging Manager(Luxury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伦敦时装周:光怪陆离的生意场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today 2007年9月1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50场T台秀,5000万英镑的公关投入,1亿英镑的交易期待,300位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支撑起一个吸引全球目光的时装周,没有超模,没有大牌,只有从世界各地涌来的新装“狩猎人”和那些踌躇满志、雄心勃勃的时装界新人――伦敦时装周(London Fashion Week),被英国时装委员会掌门人司徒沃特・罗斯(Stuart Rose)称为“一个光怪陆离的生意场” 。
  
  9月15日,伦敦南肯辛顿自然历史博物馆宏伟的哥特式建筑前,一组白色“帐篷”升起,这就是秋季伦敦时装周的大本营。“比起巴黎和米兰时装周的产业化重大主题――世界时尚巨头的年度和季度发布,伦敦时装周更像一群时装爱好者的商业聚会。”这是英国时装委员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主席司徒沃特・罗斯对这个由迅速蹿红的大众品牌Topshop赞助的时装周颇为准确的定位。对于普遍认为英国的时尚风头从来就是被法国和意大利盖过的说法,罗斯不能苟同。这个爱国主义情结浓厚的英国人,固执而嘲讽地表示:法国人在时尚界的声誉,完全是他们自我吹嘘的结果,“我们不仅仅在时装设计上出类拔萃、独树一帜,在汽车和其他方面我们的设计也是相当出色,别忘了,iPod的设计师,也是一个英国人哦。”


  “高街”时尚,“平民”狂欢


  大概只有伦敦时装周,会以一个“高街”(High Street:商业街)大众品牌作为著名时装周的揭幕“大秀”。9月15日的Topshop T台秀,宣布和定下了伦敦时装周的“平民”基调。“时装周只是广泛而复杂的时装产业链中的一个元素,不应蜷缩在象牙塔中被人仰视,而更应该通过这样的形式,来推广时尚理念,来给新的设计师自由冒尖的机会。”罗斯说。


  说来伦敦和巴黎、米兰、东京、纽约齐名,为时尚之都,而伦敦这些年来“高街”平民化品牌的活跃和兴旺却堪称这些城市之最,以Topshop为首的大众品牌,越来越以设计感强,“貌似”设计师化,又价格适中而受到普遍宠爱。这和每年两季的伦敦时装周一向推崇和吹捧新设计师、新的创意品牌不无关联。让更多的人接触时尚、接受时尚和参与时尚,似乎才是伦敦无处不在的时尚要素真谛。从开幕式的新品发布来看,Topshop服装的剪裁更加老到考究,款式更加有创意,用料更加质地优良,几乎很难想象其与真正设计师的作品有多少不同,那些默默无闻的设计新人,正不遗余力地打破着时尚阶层的界限,进入廉价的也是考究的大众化时尚时代。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现状,让长期活跃在英国时尚权威机构中的罗斯不假思索地认为,所谓“邋遢英国人”、“时尚法国人”的说法早已过时,如今,从平均意义上来比较,英国的女性比法国女性更能享受到时尚的成果,她们的着装也更“酷”。


  “时尚就是生意场”,这也是伦敦时装周的特质。与巴黎、米兰时装周奢侈品牌发布趋势不同,伦敦时装周不仅给大量的新锐设计师提供了T台,也吸引了众多希望另辟蹊径、在顶级品牌垄断的专卖店之外完成时尚致富梦想的、来自日本俄罗斯等世界各地的买家,这些买家犹如风险投资人,指望着通过新人新品带来无限“财”机。据英国时装委员会执行主管希拉里・瑞娃(Hilary Riva)透露,从被纳入数据库的买家来看,一年两季的时装周产生的交易额超过1亿英镑。


  沿着Alexander McQueen的路前行


  曾经诞生和成长了Alexander McQueen这样大牌设计师的伦敦时装周,一直以来以培养新人为己任,仅此次蜂拥而来的时尚寻梦者就超过300人。他们中有已经经历了多次时装周,包括纽约和其他时装周的洗礼和检验、正在成熟起来的设计师,如刚刚参加纽约时装周回到伦敦的马休・威廉姆森(Matthew Williamson)和露拉・巴特里(Luella Bartley),也有年度设计新人基尔斯・蒂肯(Giles Deacon);更有风头极劲的苏格兰设计师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这些中央圣马丁学院的高材生,事实上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多少惊喜,甚至与本次时装周的风格主题“80年代迷幻迪斯科装、霹雳舞皮装、性感薄纱和缎带、斜纹软呢面料”相去甚远,尽管他们个个都已经沿Alexander McQueen的路在前行;当然,也有一些前卫和怪诞的势力冒出头来,颇有看头。在这些人那里,英国人的保守和循规蹈矩,正是前卫和怪诞创意不断诞生的“温床”。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反叛”之路总是在继续。似果冻般柔软的女性紧身衣、膨胀着的橡胶服、PVC材质的游泳衣,这些听上去难以想象,看上去“惊世骇俗”的服装,出自26岁的盖瑞斯・皮尤(Gareth Pugh)之手,穿在性别模糊的模特儿身上,表达着当今街头年轻人的身份认定和着装理念,也可谓本次时装T台上最出挑的一场劲爆秀。这更像是对“大众化时尚时代”的一种呼应。那些看似来自贫民窟的乞丐装,指代着廉价和即兴时尚。


  有人称,时装界四分之三的创意出自伦敦,也许这确实是一种说法,无论怎样,伦敦时装周搭建的这样一个“平易近人”的平台,是风云变幻的国际时装领域之所需。没有等来英国人最钟爱的超模凯特・摩丝(Kate Moss)参加开幕秀,他们只有期待本次时装周唯一的大牌Marc Jacobs 最后来画上一个华丽的句号了。


  就在伦敦时装周进行的当口,“Vogue意大利50年展”(50 Years of Intalian Style)和“高级定制服的黄金时代:1947~1957”(The Golden Age of Couture)分别在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维多利亚和埃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开展,可以说是从一个历史侧面对最新兴时尚之人之事的映射和重溯源头吧。
  


 







Copyright © 2020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