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装周——声望之战

  伦敦时装周的势头从建立起设计师花名册上瞩目的名字开始,以毫无衰退之势席卷而来。大奢侈品集团积极支持年轻设计师、伦敦本地投资者诸如Philip Green爵士渴望建立新品牌等好兆头都在协助英伦本土天才的繁荣。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并且长期伴随着伦敦——这段 “Golden age”可以持续多久呢?





  伦敦正在经历一个持续的光辉时代,感谢一系列候选者的名字:从Christopher Kane、J.W. Anderson到Burberry和Tom Ford以及英国时装协会(BFC)的幕后支持。但健忘的时装人还记得吗?伦敦以前也有过辉煌时刻。80年代的John Galliano、Rifat Ozbek、Katharine Hamnett;90年代的Nineties Cool Britannia、 Alexander McQueen、Hussein Chalayan、Philip Treacy和Antonio Berardi。


  然而在这两个十年间,激情最终还是衰落了。现金流紧张的生意蹒跚摇摆、少数幸运的才华之士都去海外办秀或者工作了。比如Stella McCartney, 她在1995年圣马丁举办毕业秀之后便迅速被法国时装Chloé招入麾下, 再也没有出现于伦敦时装周的秀场上。设计师当然还有留存, 但伦敦在全球时尚版图上整体萎缩成了一个存在感不强的小点: 创意虽有趣,商业感却微不足道。如今这个生长繁荣的循环是否能持续下去呢?伦敦作为时尚之都最终能建立起权威对抗竞争者纽约、米兰和巴黎吗?


  “如果说这一刻是属于伦敦的,那么‘一刻’肯定是足够长的一段时刻。” 1997年便发布自己同名品牌的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感慨万千。他曾在纽约作秀打拼,2007年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伦敦不只是一个 ‘show city.’如今设计师越来越精明并且想建立长期的生意。”


  顾问Robert Burke则认为2012年6月开始的伦敦男装周的成功是最好的证明。“纽约就永远没有能力举办男装周。”John Galliano在80年代晚期的商业总监Lemos对媒体坦言道, “伦敦当时非常酷。John刚刚获得了BFA年度设计师大奖,但他对商业一窍不通。所以其工作室在一个月内关闭后,支持者们迅速撤退了。John只能孤身前往巴黎,寻找新靠山。今天,BFC绝不会允许类似的事件再发生:设计师从创业初始阶段就被教会如何看懂财务报表和数字。”


  而一场由BFC揭幕的、达沃斯风格的时装论坛也将在6月24日举行。核心话题便是与投资者、企业家、政治家讨论全球时尚产业的成长。这个游戏是场长期战, 有不少人都在争论它是否值得玩下去: 根据Oxford Economics发布的最新数据, 英国设计师时装在一年内上升了20%,目前价值在25亿英镑与29亿 英镑之间。


  在BFC的众多项目之中,还包括一个邀请制的时尚基金:一群企业家给设计师们提供时间、资金帮助其拓展生意。从该基金中获得好处的设计师包括Roksanda Ilincic,Mary Katrantzou, Lucas Nascimento和Nicholas Kirkwood。“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他们成为全球性的品牌。”基金创始成员之一、前投资银行家Felicia Brocklebank满怀热诚发表示道。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T台秀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