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2
工作信息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Women Lifestyle Footwear (Ndd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Regional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Omni Group Manager Regional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E-Commerce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Learning &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12月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吕拉・巴特利为何从服装界跌落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12月2日


  图1


  图2
  图1、2均为Luella Bartley
  2010春夏系列  

  新闻背景

  据美联社报道,备受欢迎的英国设计师吕拉·巴特利(Luella Bartley)于11月10日宣布,其公司因为经济问题已经停止营业。

  吕拉·巴特利公司失去了来自VSQ公司的财政支持。同时,在10月,它也遭到了该品牌在意大利的成衣制造商关闭停业的打击,使得它无法为即将到来的春夏季交付订货。

  此宣布对于这个因设计师吕拉·巴特利而出名的品牌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挫折。自从1999年,时尚杂志前记者巴特利带着年轻的设计风格创立该品牌以来,这个品牌受到来自评论家和买家的广泛好评。

  巴特利说,她希望吕拉这个品牌能够复活,尽管经济上有挫折。

  她在一份声明中称:“让人苦恼的是,在现如今困难的经济气候下,不能够保住就业。”

  她说,她正在研究不同的方法,让成衣和配饰业务以某种形式继续维持下去。

  巴特利曾一直在伦敦和纽约的T台秀上享有成功,赢得了许多有影响力的编辑及明星的青睐。

  巴特利因为俏皮地采用亮丽色彩、设计“吉赛尔”手包、给自己的发布秀取新颖奇特的名字而出名。

  这份声明中指出,她和她的设计团队将作为自由百货公司(Liberty)的创意顾问,帮助这个标志性百货店设计圣诞橱窗和店内装潢。

  事情就是非常巧合,今年吕拉品牌用乌鸦和猫头鹰装饰了在伦敦梅菲尔店面的圣诞橱窗———在传统意义上讲,这有不好的预兆。

  前不久,这个服装品牌被迫停业后,它在布鲁克街的旗舰店似乎也接近了这样的命运。

  资产代理人已经开始四处寻找新的承租人和员工,他们说,这个店铺将大约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再次营业。

  总之,不久售货架就会被清空,因为设计师吕拉·巴特利在两个月前的伦敦时装周上所展出的系列不太可能被生产出来。

  这个伦敦最受欢迎的品牌之一的突然倒闭使时装界为之一震。

  国际先驱论坛报的编辑苏茜·门克斯总结道:“对于伦敦时装周来说,这是一个伤心的25周年纪念,因为曾创立了一个活力品牌的吕拉不能再维持经营了。”

  然而,一位与该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人士称,人们不应该感到太过惊讶。他声称,该品牌已经在其赞助者的“施舍”下,“多年颠簸而行”。

  自从十年前创立该品牌,巴特利的年轻系列赢得了来自时尚媒体的称赞。美国版《Vogue》杂志颁布巴特利为“伦敦新酷的海报小孩”。

  许多明星都穿过她设计的服装,其中包括模特凯特·摩丝、歌手莉莉·艾伦及比阿特丽丝公主和尤珍妮公主。

  自从她登上时装周日程表后,观看她发布秀的入场券就非常抢手,上一季前排就坐的是美国版《Vogue》杂志的编辑安娜·温托尔、皮格茜·盖尔多夫和MTV节目主持人艾里珊·钟。

  就在一年前巴特利被英国时装理事会评为“英国时尚大奖年度设计师”。

  那么一个品牌是怎样从好评如潮的高峰跌落到停止营业的谷底的呢?道理很简单:时装屋都建立在易碎的基础上。有些人会说是创造力占主导,而不是商业意识。

  毫无疑问,品牌要进入的将是一个非常昂贵的行业。新兴品牌往往会多年处于亏损状态,需要慷慨富足的赞助者支持,直到他们可以赚钱为止,或者被时尚界巨头———LVMH集团、古姿集团的所有者PPR集团或历峰集团,其中之一购买。

  甚至是有着名流忠实者的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也是经过5年时间才开始赢利的,这也是在其共有者古姿抽出数百万资金后才发生的。

  如果一个支持者釜底抽薪———就如发生在吕拉身上的一样———唯一的选择就是寻找另一个支持者。然而,在经济衰退时期,四处几乎没有这样的人。

  在媒体公布吕拉已停止营业消息的前一夜,巴特利为将推出自由百货公司的圣诞石窟而举办了一个派对。她也要为这家百货公司设计陈列橱窗。

  这位看起来像美国女演员茜茜·斯派塞克年轻时候样子的前时尚记者,看上去有些疲惫。但她仍然在微笑,也许是在假装坚强。

  吕拉将这一切归咎于其在意大利主要的服装制造商卡拉·卡里尼在10月突然倒闭及其主要投资者、属于新加坡大富豪克里斯蒂娜·王所有的Club 21的撤离。

  就在为推出圣诞节作品兴高采烈时,巴特利面临了以前就面对过的状况。她的首要业务吕拉公司在2002年被清盘。

  她的公司在英国时装零售巨头之一New Look的帮助下,作为吕拉·巴特利公司再次获得重生。New Look赞助了她在2002年的发布秀,那时,Club 21也决定提供资金给巴特利。

  Club 21是VSQ公司的母公司,也是吕拉成衣和配饰的分销商。VSQ公司最近的账目暗示了Club 21为什么要施加压力:该公司去年出现了亏损。

  关于Club 21将要撤离的消息已经谣传了几个月,美国权威时尚媒体《WWD》在今年6月就已经对此进行了报道。

  一位与该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人士称,大家都知道Club 21将要撤离,巴特利和Club 21的领导之一已经在寻找新的支持者有几个月了。

  该人士还称,有人提出了一个报价,但是巴特利认为协议条款不合适。“她希望在华丽的阿玛尼集团中找到一位骑士,但是没有。”他补充说,“Club 21在决定上考虑得非常合理,这已经足够了。”

  他还对巴特利的商业精神提出了质疑,他表示,他相信巴特利在商业合作中,只得到了极少的金额,例如与自由百货公司合作一样。

  吕拉的发言人拒绝对任何说法做出评论,只是说,合作对品牌来说有“经济利益”。

  巴特利像许多伦敦设计师一样,曾在中央圣马丁学院学习过。她开始是《伦敦旗帜晚报》和时尚杂志的一名记者,后来她决定与其看别人的发布秀,还不如推出自己的系列。

  业内的其他人不相信她是一个不合格的女商人。他们指出,她帮助玛百莉品牌重新复苏。她也很快地推出自己的手包系列,一个真正赚钱的系列。

  她专门为平价服装连锁店New Look推出了一个系列,这远远早于H&M与马修·威廉森和Jimmy Choo之间的合作。

  Club 21为什么退出,可能也有其他一些原因。

  以邦德街皇后而闻名的克里斯蒂娜·王在玛百莉占有大部分股份,并且她在英国经营乔治·阿玛尼和安普里奥·阿玛尼。她也拥有奢侈水疗连锁和酒店,包括伦敦的大都会酒店和名古屋饭店。

  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富豪榜》,她在英国的富豪榜中,排名第841位,她的资产今年有所减少。

  前不久才出版的一本新书《伟大的服装设计师》的作者布伦达·珀兰描述克里斯蒂娜·王是个非常果断的人,他说:“在经济衰退期间,她的帝国似乎过度扩张,所以她看看应该廉价卖掉什么是不足为奇的。”

  在时尚圈里还有一个传言说,克里斯蒂娜·王可能将买下玛百莉其余部分。其在低迷期比大多数品牌要运作得好。

  当然,吕拉并不是经济衰退的第一个服装界受害者。之前,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破产了,日本的山本耀司也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

  业内人士也告诫称,她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苏茜·门克斯说:“这将涉及全球,服装投资者将会注意他们的资产,曾经他们可以忽略的小损失,现在看来每一分都很重要。”

  英国时装理事会主席哈罗德·提尔曼相信设计师,尤其是年轻的后起之秀,需要更多帮助。在年轻设计师面前肯定有很多挑战,包括高街的盲目模仿者。

  当巴特利在2002年与New Look合作时,她说,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合作行动,因为她的设计一直都被抄袭。“我走进一家店,他们已抄袭了我的整个系列。这让人很沮丧,也觉得不公平,但我无法做出任何举措。我可以起诉,但很有可能导致我破产。”她说。

  然而,每一年克里斯蒂娜·王都要花费很多在梅菲尔店的房屋租金上。

  吕拉是一个年轻的品牌:其最新系列被一位时尚人士描述为“只想玩乐的女孩”,它也是遭受经济危机打击最严重的年轻品牌。

  那么吕拉能找到一个新的支持者吗?从其他遭受经济打击的时装屋发出的信号看,是有希望的:爱斯卡达、山本耀司和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可能都会挽回一线生机。

  哈罗德·提尔曼补充道:“设计师阿曼达·维克利(Amanda Wakeley)离开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她又回来了。所以吕拉也可以。”

  尽管可能会有些麻烦,但该品牌正设法减少它的设计,这些系列已经在它的网站上开始售卖。

  预计吕拉设计工作室有5人、分销部分有13人将失去工作,尽管员工们说他们没有收到任何书面通知。

  他们称,只收到关于品牌停业的新闻公告,并被告知:“政府将会处理你们的裁员问题。”

  其中,穿着时尚的年轻员工相对显得积极乐观。

  “我们认为所有的宣传是一件好事,”他们中的一人说,“这可能意味着我们要找一个新的支持者,然后开业。”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