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8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6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劳动力成本高企,一些小型皮具品牌将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意大利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7年6月23日

过去五年,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已经导致制造业发生重大变化。快时尚生产商迅速反应,把目标转向亚洲更为实惠的生产基地,例如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国和印度尼西亚。现在,即使是小型欧洲公司,尤其是手袋和配饰品牌,也开始把之前在中国的生产业务转移到了意大利。

劳动力成本是关键的驱动因素,但并不是唯一的因素。

制造公司 G&M Global Manufacturing Limited 所有人兼首席设计师 Enrico Lucich 回顾了九十年代末中国制造业蓬勃发展的盛景:劳动力成本低廉,生产量高。当时,他为百货公司和意大利、欧洲的高街品牌制造手袋和时尚配饰,需求量很大。

这些产品包括一个成本 7-8美元的高街手袋,或者一个成本 1.8美元的小钱包。大多数手袋由 PVC(聚氯乙烯)或者二手的中国皮革制成。他合作的中国工厂大多数在广州和杭州,有时也会在厦门。但中国制造也有缺点:中国的材料选择有限,运输成本很高,进口欧洲的关税也与日俱增。

Enrico Lucich 表示:“由于进口的数量较大,我一般选择海运。但有时因为生产延期,我不得不选择空运,这得增加一倍的成本。”

不过相比中国廉价的劳动力,这些问题 Enrico Lucich 也能接受。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劳动力成本的增加,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当生产一个手袋的成本翻了不止一倍,中国制造不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Enrico Lucich 决定转移产地,在 2015年,他把生产基地转移到了意大利托斯卡纳。

Enrico Lucich 表示:“在托斯卡纳,从选材到印花,染色和生产,都有一条完整的生产线,和在中国的成本一样。你还可以加上 “Made in Italy” 的标签,日本和美国市场很看重这个标签。”现在,Enrico Lucich 的产品销往日本,美国和欧洲。

Carla Giusti 是另一个把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托斯卡纳的生产商。在与中国工厂合作开发产品 15年之后,她准备推出自己的奢侈皮具品牌 Chiwi。

Carla Giusti 表示:“由于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上涨,进口关税高昂,中国不再像以前一样便利。最重要的是,中国工厂最小订单量的要求对我这个新品牌来说太高了,而且中国制造的质量还不够好。”


上图:Barbara Dall’Acqua 的手袋品牌Manufatto Fiorentino



Barbara Dall’Acqua 被托斯卡纳的生产基地所吸引,她的新手袋品牌名为 Manufatto Fiorentino。

Barbara Dall’Acqua 表示:“品牌的名称强调了我们的产品是在佛罗伦萨和托斯卡纳手工制造。我们想表现意大利的传统,风格和创新。”

Barbara Dall’Acqua 从事手袋和皮具设计师 16年,曾在中国为大品牌做过顾问,比如 Levi’s,Braccialini,LC Waikiki 和 Killah。对于这些品牌,她主要与广州,东莞,宁波和杭州的工厂合作。中国高昂的劳动成本是她决定在意大利创立自己品牌的关键因素,同时也考虑到在意大利能获得更优质的产品,特别是高端皮革。

Barbara Dall’Acqua 表示:“Manufatto Fiorentino 还在起步阶段,目前只在意大利销售,但我们的目标是销往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我认识的中国人对意大利品牌很感兴趣。”

Barbara Dall’Acqua 在 LinkedIn 上每天至少收到 10条来自中国工厂的信息,询问她或者她认识的人是否愿意在自己的工厂生产。他们甚至会寄来免费的样品让她检验质量。

Barbara Dall’Acqua 表示:“许多中国工厂的标准太低,其中只有较大的企业才能生存下去。小工厂除非做出一些改变,比如提高产品质量或为小品牌生产一些低质量产品,否则就面临破产。”

Barbara Dall’Acqua 建议中国企业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皮革厂,或与其他国家(如日本)的皮革厂合作。

Enrico Lucich 预计,全球大型品牌将继续在中国生产,特别是那些使用 PVC 而不是皮革的品牌。但他也表示中国制造不再是更多精品品牌的可行选择。

Enrico Lucich 表示:“对于诸如 Blanc de Chine 和 Shanghai Tang 等品牌来说,中国制造很合适,特别是刺绣和奢华面料,但对我而言,意大利好多了。”

Carla Giusti 同意他的说法:“大型品牌仍然会留在中国,但小规模企业会逐渐转移到意大利。”

丨消息来源:美国 网站 WWD

丨图片来源:Manufatto Fiorentino 官网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