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5年5月2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科技与时尚的另类接触:首届硅谷时装周落幕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5年5月20日

首届硅谷时装周(Silicon Valley Fashion Week)于 5月 12日在 Chapel 音乐场馆举行,为期三天。是的你没有看错,硅谷也有时装周了。





褒贬不一

负责硅谷时装周的是互联网时尚公司 Betabrand。时装周未正式开始之前,Betabrand 已经准备好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声音。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 Betabrand 2013年发起了一个类似于 Kickstarter 的众筹平台,众筹对象主要为服装创新项目,旨在让初始的服装理念、样版通过众筹最终变为成品。从创立至今,Betabrand 已经累计投资 100多件成衣,比如一件式连身西服套装 Onesies(下图一)和 poop-emoji 印花裙(下图二)都是卖得比较好的成品。









虽然已经习惯 Betabrand 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但还真没人料到它竟然想到把硅谷和时装周结合在一起。这个消息在时装周正式开始前一周释出,立即占据 Twitter 热门和旧金山湾区新闻媒体头条。

有人质疑:“硅谷还要搞时装周?有必要么!”“它俩在一起,确定不违和?”

有人嘲笑,《GQ》高级编辑 John Jannuzzi(下图)毫不留情:“说真的,程序猿们,别逗了。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地盘,互不干扰,各自安好。硅谷时装周?答应我别再提这几个字好吗?”





Betabrand 公司 CEO Chris Lindland(下图)承认,用 6周时间筹备时装周确实超出了他的想象。加上外界很多人不看好,他甚至想过如果门票卖不出去,是不是都可以不用办了。





出人意料的是,三天的门票竟然全部卖光!不仅如此,时装周开始前数日, Style.com和 Fashionista 等权威时尚网站均报道了相关新闻;时装周期间,除了旧金山湾区的当地记者外,《The New Yorker》、《New York Magazine》、BuzzFeed、Yahoo Style 甚至《GQ》等多家知名新闻媒体、杂志都派出记者来到前方报道,把通道口挤得水泄不通。有位当地记者惊讶地对《纽约杂志》记者说:“有这么隆重吗?竟然连你们都来了!”

时尚与科技
时尚是一门预测未来的生意。它一直都在颠覆自己,它迫使人们不断提出问题、挑战常规。它反应了社会如何演变,同时又推动社会发展。尽管硅谷时装周略为滑稽,但必须承认,如今时尚与科技的关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友好:

Google 第一位女性工程师,雅虎首席执行官 Marissa Mayer 曾经登上《Vouge》封面;





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骄傲地嗅出苹果公司给他定制了一款价值 2.5万美元的金质苹果智能手表;





就连法国奢侈品牌 Balenciaga(巴黎世家)也未能抵住诱惑,去年在硅谷开了一家门店。





以时尚为导向的初创公司以及私人购物服务 App 如今也把目光瞄准技术工程师中的时尚人士。毋庸置疑,硅谷关心时尚,而时尚界也需要科技行业提供更多的创新,当然,像硅谷时装周这样的创新仍待商榷。

时装周最后一天晚上,Chris Lindland 表示他对硅谷时装周非常满意,他煞有介事地说道:“虽然我只去看了五场秀,不过我发誓有好几个瞬间都让我感觉穿越到真正的时装秀去了。”

当被问到硅谷时装周会不会继纽约、伦敦、米兰、巴黎时装周之后成为世界第五大时装周,Chris Lindland 的回答还是蛮微妙的:“也许吧。反正我已经把这个名字注册了。”





硅谷人想要重塑时装周,真的可以吗?
尽管有唏嘘声,不过硅谷人为自己感到自豪,他们认为,既然硅谷已经重新塑造了世界上的许多东西,小到洗衣房、杂货店,大到医药,那么为什么不能彻底变革一下“时装秀”这个时尚界最陈腐的俗套呢?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举办时装周,结果是多样的,可能是颠覆,也可能是破坏。

Chris Lindland 说他不喜欢“破坏”这个词,他补充说:“hip-hop 曾经也被视为破坏性的东西,可是现在,hip-hop之于时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认为创客文化同样可以做到。”他指着一个穿着 LED 马甲的模特(下图)说道:“瞧这个马甲,如果我给它定价 300美元,难道你真的不会考虑买下吗?”





为期三天的硅谷时装周日程安排完全遵循了传统时装周。随着机器喷出白雾,时装周正式开始了。主持人 Mustafa 身着 Betabrand 赞助的 disco风西服(下图)站上舞台介绍开场节目 – 空中自行车表演。









然后时装秀便开始了。模特们的衣服可谓千奇百怪,除了上面提到的 LED马甲,还有穿光纤裙、光纤紧身衣的,甚至还看到了极像外星人骨骼的马具!霹雳舞舞者顶着 3D打印帽子出场。

更有甚者,用无人飞机取代模特,悬挂着衣服翩然而至!(更多图文详见《华丽志》先前报道:不用模特用无人机,Betabrand 惊艳硅谷时装秀)













说实话,除了一小部分通勤装外,硅谷时装周展示的大多数衣服都不适合日常穿着。一件配有隐形短裤的短裙号称“骑车裙”,看似设计很巧妙,仔细一看就是一件短裙裤,不过换了个名字而已。

与传统时装周无异,硅谷时装周也有表演节目。第二晚是 Poping & Locking,第三晚是歌剧演唱。

再来看看参加时装周的人们各种穿搭,有的人穿戴干净整洁,是典型的企业白领风,有的则是简单的卡其色帽衫装,不用说,肯定是硅谷来的技术帝。





一位身穿及地毛皮大衣,戴着 Elton John同款墨镜的男士在一群帽衫装之间非常显眼,一位女士则是晚礼服加高跟鞋的搭配,看起来深谙参加盛会的穿衣之道。





边上有人穿着硬纸板做的机器人造型服装在摆拍,甚至跳起舞来,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围观。


(以上图文综合编译自:美国NYMAG,Wikipedia, TheVerge, Quartz等网站 )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