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JINS 改良了一款智能眼镜,想卖给公司防止员工过劳死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24日

号称“快时尚眼镜”的日本品牌 JINS(睛姿)曾经走过“技术流”之路,推出过一款能监测眼球活动的智能眼镜。趁着近期由电通公司引发的日本社会“过劳死”议题,它改善了功能和卖点,打算把原来针对个人消费者的智能眼镜产品卖给企业。



它于 2015 年正式推出了这款名叫 JINS MEME 的眼镜,是他们和日本东北大学一起研制出来的。这款眼镜有两个版本:MT 基础运动版(有点像 Fitbit,把你的运动相关的数据装进眼镜里)的定价是 19000 日元(约 1148 元),另一款支持眼球监测的 ES 版定价为 39000 日元(约 2325 元)。

JINS MEME 采用了电位传感器技术,会根据使用者的眨眼、眼球移动能反应人的大脑是否活跃和专注。JINS 认为这款眼镜能用于教育、驾车以及工作环境。

它设想的使用场景有:老师用眼镜收集的数据了解学生是否在学习材料。对于执行需要比较高注意力集中度的工作也适用:这款眼镜能通过司机眨眼次数和眼球动作在司机疲劳、打瞌睡的时候发出警报。

白领也能使用:通过 JINS MEME 来获知大脑疲劳什么时候需要休息。在工作场所,该眼镜可根据头部的倾斜和视线的移动来检测工作集中度,用 0~100 的数字表示。

在 JINS 的构想中,采购该眼镜的公司可以通过个人电脑画面等确认每个员工的工作强度,防止过劳。根据《日经新闻》的报道,JINS 打算在一年内把它推向 20 家企业,实现 8 千万日元的销售额。

他们的设想可能过于简单了。过劳死和加班文化说到底还是公司制度的问题,很少情况下是当事人“疲劳过度而不自知”。另外,会有多少企业愿意采购这种价格较高的非必需品也值得质疑,因为给每个员工配一副眼镜是巨大的开支。它可能会引起道德争议:比如这幅眼镜可能会成管理层监视员工效率的工具。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产品反映出日本人对过劳死的反思和关注(可能还有恐惧)。2015 年底日本广告公司电通员工因为过劳而自杀的消息震动了日本社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2016 年调查结果出来后电通社长引咎辞职。

不久前日本政府还试图推广“Premium Friday”:让公司员工在每个月最后一个周五提前下班。还有公司在试图延长连休时间,目前已经有 8%的日本公司(包括日本 KFC 控股和迅销)把一周五天的上班制度改成一周四天(有些公司延长了四天的每天工作时长,合计工作时间仍为每周 40 小时不变)。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