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8
工作信息
NIKE
Security Consultant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 Security Consult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Business & Finance Planning Director - Convers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Expert Application Security Consultant - Director Lev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小雪人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潮牌女装)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觅码服装有限责任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未来优品实业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炫彩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蒲德 时装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潮牌)
正式员工 · 上海
上海他伽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东歌蒂诗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左匠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新项目)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希荷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女装主设计师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芈尚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杰凡尼服装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朗姿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电商)
正式员工 · 北京
广州市女战士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沐兰艺术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铂才招聘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中山市宝路易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m's f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华丽斯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近两月订单暴跌50%,意大利奢侈品制造业遭重创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7月2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多位奢侈品工匠在接受采访时透露,5月和6月的订单量同比减少了20%至50%之间不等,关店与裁员成为奢侈品零售业在2020年的关键词,站在背后的供应商们也因此而捏着一把汗,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成为巨大挑战。
 


据路透社消息,在全球奢侈品制造业所占份额超过40%的意大利奢侈品制造商们正面临史上最大困境,受疫情导致的生产需求大幅下降影响,多位奢侈品工匠在接受采访时透露,5月和6月的订单量同比减少了20%至50%不等,更有部分工匠坦言没有接到任何夏季以后的订单。
 
另一制造商Fabbrica Sartoriale Italiana的2020年秋冬订单也减少30%至40%,后续订单也未敲定。与Louis Vuitton、爱马仕和Gucci合作的皮革公司Pelletterie Toscane表示,此前谈妥的订单正在缓慢重启,但由于疫情的发生工作场所受到更多的限制,生产节奏也随之放缓。




时装秀的减少,最直接影响的就是品牌每季向供应商们下的订单数量,这对已经深陷泥潭的奢侈品制造商们无疑雪上加霜
 
为LVMH、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提供服务的丝织品制造商Serica 1870首席执行官Filippo Baldazzi则表示,虽然截止7月的订单数量都得到保证,但依旧对下半年的情况感到担忧,目前已有两个美国客户因为无法付款而取消了订单,其他客户则要求延迟付款。他还补充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展示明年秋冬系列的面料,但现在客户无法通过视频触摸面料,至今未有新的订单意向出现。”
 
另有供应商向路透社透露,Hugo Boss和Max Mara都曾于5月发送信件,试图与他们进行谈判,希望生产订单能够获得7%到8%左右的折扣,以弥补疫情带来的损失,Hugo Boss更要求把付款时间从以往的10天推迟到交货后的120天。
 
对此,Hugo Boss回应称集团的确有与供应商进行交流,以了解可以通过什么措施来缓解双方压力,而把付款时间推迟到交货后的120天实际上能让供应商更经济高效地把应收账款转换为现金。Max Mara的发言人则拒绝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同样情况还发生在成千上万个中小型制作工坊中,他们是奢侈品手袋、鞋履和配饰的重要供应商。
 
有分析认为,Hugo Boss、Max Mara等腰部奢侈品牌的举措并不难理解,毕竟疫情属于特殊时期,他们当下的首要目标是保证品牌的盈利能力,从而尽可能地降低集团因疫情而受到的影响。区别于Chanel、Louis Vuitton和Gucci等头部奢侈品牌能够通过涨价来抵消疫情导致的销量下滑,腰部和底部的奢侈品牌只能通过加大促销力度来减少滞销库存。
 
尽管意大利政府已拨出超过200亿欧元的资金用于补贴,但许多小企业表示尚未收到这笔款项,截至6月4日失业工人已达840万,其中有超过82万名工人没有享受到应有福利。佛罗伦萨商业联合会负责人David Rulli直言,如果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一切都没有恢复正常,那么从9月开始,情况将进一步恶化,许多奢侈品供应商,特别是规模较小的奢侈品供应商将破产。
 
咨询机构贝恩早前在报告中预计,随着主要经济体的不断衰退,消费者对高端服装和配饰的需求今年将下降高达35%,奢侈品行业的整体收入规模可能要等到2022至2023年才能恢复至去年2800亿欧元的水平。
 
面对这样的大环境,包括Gucci、Saint Laurent在内的奢侈品牌纷纷决定对时装秀“做减法”,不再刻意向快时尚般频繁的交付周期靠拢。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账号宣布,未来将不会遵循一年四次的传统时装周日程,而是一年举办两次时装秀,把更好的设计和创意呈现给品牌消费者。
 
同在开云集团旗下的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也宣布将退出9月巴黎时装周,由创意总监Anthony Vaccarello带领的设计团队将改变发布新系列的时间与形式。Saint Laurent在声明中表示,时尚行业整体节奏越来越激进,品牌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掌握自己的节奏,更好地与全球各地消费者建立情感联结。
 
为响应此前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的号召,Michael Kors同样计划每年只发布春夏和秋冬两个系列,以更好地沉淀品牌创意。该品牌已决定取消原定于9月纽约时装周举办的SS21时装秀,延迟至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举办,具体形式还在探索中。
 
而时装秀的减少,最直接影响的就是品牌每季向供应商们下的订单数量,这对已经深陷泥潭的奢侈品制造商们无疑雪上加霜。要知道,几个世纪以来,意大利一直生产着全球质量最为上乘的面料,树立了“意大利制造”的权威地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意大利时尚和纺织行业产值高达1079亿美元。
 
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CNMI则估计,2018年意大利时装业销售额增长了2.8%至666亿欧元。包括纺织品、皮革和鞋子在内的销售额达893亿欧元,出口占销售额的75%以上。值得庆幸的是,CNMI似乎深谙传统时装周周期更改对整个行业将产生重大影响,总裁Carlo Capasa近日郑重表态,坚持一年四次时装秀不变,但会在日程与形式上作出创新。
 
整个欧盟地区也仍然是纺织品和服装的主要生产地。服装制造业方面,欧盟包括两个主要类别,一类是大众市场中消费的中等价格产品,主要由东欧和南欧的发展中国家生产,例如波兰、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这些国家的廉价劳动力相对丰富。另一类是由发达的西欧国家如意大利、英国、法国和德国生产的高端奢侈品。在纺织品生产方面,2017年欧盟最发达成员所在的西欧与南欧国家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合计贡献了约80%的产值。
 
在此次疫情中,意大利的两个经济最高产区受到的打击最大,其一是工业重镇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另一个是威尼斯的首都威尼托,意大利北部地区拥有该国60%的纺织和服装制造商。包括Prada、Armani和Versace在内的几个主要奢侈品牌的总部均位于北部城市米兰。许多国际品牌例如Louis Vuitton和Stella McCartney,都依赖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工厂来生产服装。
 
不过有业界人士认为,疫情的危机将加快头部奢侈品牌对手工艺作坊的收购,以加强对供应链的掌控,确保珍贵的制作工艺不会失传。越是头部的奢侈品牌恰好也越懂得产品真正的价值所在,这正是他们敢于逆势涨价的底气。就如Filippo Baldazzi在采访中所说的,“真正的奢侈品在于细节,许多品牌已经意识到,一旦工坊被迫关闭,一些复杂的工艺也会随之终结。”
 
Chanel财务总监Philippe Blondiaux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品牌与法国和意大利的供应商达成共识,把订单量保持在最低水平,但会确保供应商们不会破产。LVMH旗下的Dior也直言将支持供应商,会坚持2020年的时装秀订单。
 
法国市场监管机构 Autorité de la concurrence上周宣布,已经审核通过爱马仕全资收购金属配件制造商 J3L 全部股权的交易申请。J3L 是一家法国制造商,主要研发和生产用于手袋、行李箱、钱包和鞋履等各种类型奢侈品的高端金属配件,比如挂锁和带扣等等,2018年营业收入为7585万欧元。
 
LVMH此前表示会尽最大努力保持意大利30个工坊的运营,包括位于威尼托Fiesso d'Artico的Louis Vuitton鞋履工坊、位于Marche的Fendi工坊和在Ferrara的Berluti工厂,以及在皮埃蒙特Valenza的宝格丽珠宝首饰工坊等都会继续生产工作,但会通过调整排班时间来降低工作时的人群密度,该集团目前在意大利拥有约1.1万名员工。今年1月该集团还收购制革厂Masoni Industria Conciaria的少数股权。
 
Chanel自今年以来也不断通过投资、收购和扩建等方式,强化其位于意大利和法国的奢侈品供应链,目前持有意大利最大皮革配件制造商Renato Corti约40%的股份,在高端皮具制造商Mabi的持股比例也占到40%。此外,Chanel还收购了法国时尚公司 Grandis 34%的股份,该公司在法国拥有12个实验室,涵盖缝纫、毛纺、内衣、泳装和皮革等领域。
 
据Chanel时装部门总裁兼Bruno Pavlovsky透露 ,三笔收购总投资额达1.69亿美元,占2019年123亿美元收入的1.3%。他强调,Chanel若想要在未来20年继续领跑奢侈品行业,就必须确保供应商能够持续地为品牌提供精湛技艺产出的产品。
 
实际上,疫情击中奢侈品行业心脏之时,也是奢侈品行业对自身进行复盘的时机。Consumer Search集团和罗德公关Ruder Finn Asia在去年底的调查报告发现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购买欲望正在降低,约有10%的富裕消费者计划在2020年减少奢侈品的购买,而上一年该比例为6%,而这甚至是疫情爆发前的数据。
 
据市场调研机构Kantar的一份调查则显示,有21%的受访者表示,疫情爆发后将继续减少或取消其在奢侈品上的消费。非常时期,消费者态度的变化对奢侈品牌的启示在于,作为非必需品的奢侈品,在物质意义被挤压后,其情感价值应该被重申。
 
这一“疫”对社会未尝不是好事,或许能让奢侈品行业重新意识到自身真正的价值是什么。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