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9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苏州中心店
正式员工 · Suzho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沈阳铁西万象汇店
正式员工 · Shenya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武汉恒隆广场店
正式员工 · Wuhan
PUMA
Developer Footwear Rcc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4年5月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揭秘假冒"外贸原单"服装暴利产业链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4年5月8日

  “外贸商品”因其独特的外观、相对低廉的价格,一直以来都倍受国内消费者的追捧。






  如今,许多打着“外贸原单”“外贸尾货”旗号的外贸小店由线下搬上了电商平台,通过淘宝、微信的方式进行产品展示和低价售卖。数以千万的原单正品中不乏阿迪达斯、耐克、香奈儿、zara等国际知名品牌。



  但是,5月初,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多个外贸服装批发市场发现,标榜“原单正品”的外贸服装品牌良莠不齐,价格高低不一,最低可至3元。这些“原单”、“尾货”经商家自行“剪标”处理之后,身价可翻十倍不止。



  “外贸原单只是一个噱头,真正的原单不可能那么多。”服装业内人士透露,真正的原单尾货每款都只有2到3件,甚至一件,没有超过5件的。而许多国际知名品牌现已没有“原单尾货”流入市场,都是在交易时将不合格的产品进行销毁。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原单正品”的小票、发票造假已经成为业内常态。许多购物网站甚至低价销售小票打印机,商家可自行设计、打印所需小票发票。



  另一方面,各种仿造大牌的“超A货”顶替“原单尾货”唱起了主角,许多厂家、商家未经商标权利人授权大批量生产“原单”服装、名牌鞋、皮具、眼镜等,并经由批发商、代理商销往全国各地。



  原单服装批发价低至3元



  位于广州火车站及其周边地区的批发市场商圈,是广州较大的外贸服装批发集散地,目前有大小批发市场近100个,其中包含20个大型服装批发城。



  记者走进以韩版原单女装闻名于外的汇美国际服装城,发现一楼几乎每一间店面都打着“韩国原单”“原单外贸”的旗号进行批发和零售,其中不乏Cherrykoko、Qnigril、W.Dress.Room等韩国知名品牌。



  “这件女版衬衫是外贸原单,拿货价198元,3件起批。”店主告诉记者,他们的工厂位于广州中山,工厂老板是韩国人,平日里工厂主营自己的两个服装品牌,也承接代工、贴牌的业务。而店面销售的品牌服装基本上是代工服装的原单尾货,由于款式新颖,价格也比较高。



  “汇美当季的原单服装批发价都在200以上。你零售的时候完全可以翻价一倍甚至更多,跟附近的天马批发市场比起来,我们的服装款式和品牌是很有竞争力的。”当记者问及此款衬衫未做“剪标”处理时,店主直言:“我们一般不剪,让顾客自己剪。”



  记者随后来到店主所说的天马时装批发中心。相比汇美国际服装城密集的外贸原单批发商铺,天马时装批发中心只有零散的几家店面标着“外贸原单”标志。



  记者观察发现,这几家店面的服装大多是一些外国小品牌,部分服装甚至没有贴牌。其中,品牌原单女装批发价仅在25到50元不等。



  “广州的原单质量比较好,价格也公道。”一批发商告诉记者,很多地方的原单服装批发价格低,但是质量很差,卖不出高价位,只能在淘宝上贩卖“跑个量”。而“广州货”因货色式样新颖、做工和面料相对较好,在市场上能卖出高价。因此,许多实体店客户专门从北方过来拿货,旺季时每个月批发几万件原单服装都是常态。



  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北京一家“一手北方服装批发大库房”,在记者表明拿货来意之后,该批发商发来一份原单产品样板图。其中,款式较好的原单服装批发价在20元左右,款式一般的批发价仅需3元。



  “批发市场的原单都是假货,真正的原单需要有门路才能拿到。”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许多知名品牌对“三标”的制作监管很严格,拿货时会将剩余样品一起回收,部分“残次品”则进行销毁。相比之下,一些国外的小品牌监管比较宽松,就有可能有少量剩余的原单。



  假冒产品混入品牌折扣店



  “现在品牌折扣店、原单店和原单代购基本都是做仿单,他们提供的小票、发票我们也能给你做。”一品牌原单供应商向记者介绍道。



  据了解,该供应团队以公司的名义直接向工厂拿货,专供网络销售代理。其主营的品牌原单包括女装、时尚真皮女鞋、品牌鞋以及高端眼镜。按照产品的不同,他们专门开通几个不同的微信账号,通过微信这一渠道发布新品并维护客户群体。



  记者翻阅其中两个微信账号发现,新百伦、耐克、阿迪达斯、zara等知名品牌服装、鞋子赫然在列。



  该供应商还向记者透露,由于货源充足,目前广州市面上绝大多数的新百伦、耐克等知名品牌折扣店,都是跟他们团队拿货。一双标榜正品原单的新百伦鞋,新款精仿货批发价仅需150元。这样的产品搬上商场的柜台,销售价高达1499元左右。再以三折卖出,获得双倍的利润。



  “我们的原单服装都是三标齐全的正品,还附加小票、发票,随时支持验货。”该供应商说道。



  记者在网上上搜寻“代打小票”发现,各式品牌小票满目琳琅,其中除了内地品牌专柜小票,香港代购、海外代购等小票也可代打。



  一阿里巴巴“店主”向记者提供一张耐克品牌的小票样板,商品售出的商场名称、地址、电话、购买商品、价格、实收、找零等要素齐全,连销售员的姓名、专柜号都有。



  “小票上的售出商场和价格可以让你们决定,这样的小票仅收4毛钱。”卖家告诉记者,只要和客服人员说清楚,什么品牌的小票他们都能制作。或者直接由卖家提供样板,他们照样代打,为客户量身定制小票。



  “现在许多商场都打印的发票联,普通的清单式小票凭证太容易仿造,已经不再具备法律效应。”广州一商场负责人称,商场采用的发票联上有两个章,一个是税务监制章,一个是发票专用章。还有两个码,一个是发票号码,一个是发票代码。消费者可登录国税局或者地税局网站,输入两个号码,即可辨别小票真假与小票所属企业名称。另外,这种小票上还附有纤维防伪。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许多购物网站都在销售各种小票打印机,且售价低至百元。此类打印机支持小票打印、Logo打印、条码打印、网页打印、Word排版打印、银联刷卡单据打印,上述模板均可用Word编辑打印。天河城百货的PUMA服装、NIKE服装还有肯德基收银小票等皆可自行打印。



  无授权书批量伪造 “正品”服装



  而记者在调查福建泉州一家服装加工厂之后发现,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拥有100名员工及200多部机器的工厂,半个月能做出一万件品牌上衣,其主营业务包含阿迪达斯、耐克、安踏等知名品牌。



  这些品牌上衣经由经销商批发至全国各地,或进了原单外贸店、品牌折扣店,或成了各大淘宝店主、代购商家口中的正品,以高出成本价数倍、又低于专柜正品的价格售卖。



  “加工品牌服装不需要出具授权书。淘宝、天猫许多商家都跟我们拿货,精仿的品牌服装跟正品几乎是没有区别的。”该工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加工产品面料、辅料的不同,普通T恤收费几元至20多元,高仿30多元,精仿40元以上。



  据了解,这家工厂已经经营了十余年,工厂的员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只要客户提供服装样品,就可以找出一样的或者类似的材料和辅料,按照1:1的方式做出来,再花一两元去加上仿制的品牌标签和吊牌,一件以假乱真的品牌原单服装就诞生了。



  “现在许多品牌查的很严格,市面上不可能有知名品牌的外贸原单。”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外贸原单”实际上是工厂接到品牌外贸单之后,在制作“三标”和吊牌的时候多做一些,然后从计划报废物资中偷偷加工的成衣。或者由生产厂家自行跟客户的指定布料供应商拿货,做出几乎跟正品一模一样的“原单货”。



  服装的“三标”指的是合格证、洗标、主标(后领)。一般正规合格产品必须配备此三标证明衣服的合格。里面包含该衣服本身的面料,尺码,安全标准,洗涤方法,产地等所有重要信息。



  “网络上有卖假的授权书。基本上生产厂家、代理商做内销,都是没有得到官方品牌授权书的。”该业内人士透露。



  记者调查发现,许多工厂在做服装定制、贴牌时,都不要求客户出具《品牌授权书》。部分商家甚至通过代办、转让假冒《品牌授权书》谋取利益。



  “没有经过商标权利人的授权就进行加工生产,是违法行为。”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知名外贸律师李新立认为,市场上未经商标权利人授权就进行加工生产的行为,违反了现行《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当这种不法生产达到一定的销售规模时,还将受到《刑法》的处置。此外,批发商以转售为目的,将此类产品搬上零售舞台,并从中谋取暴利的行为,同样是违反了上述法律及《不正当竞争法》。



  成本低至两元,未经消毒流入市面 走私“洋垃圾”翻新变身记



  “淘汰的旧衣物在日韩地区经回收公司回收后,像垃圾一样低价卖出,凑够一货柜就启运。一年四季都有,一货柜一货柜地运过来。”广东省陆丰市石碣镇从事服装生意的陈先生向记者描绘起他红火的生意。“旧衣服一件最低两三块钱,一般不用经过消毒,你要的话可以帮你加工,去毛球、烫直每件每项各加5毛钱。”



  如果不是耳闻目见,消费者几乎无法想象,自己从街边商店或网络平台上淘来的“外贸货”,竟有可能是远赴重洋而来却未经消毒处理的“二手货”。



  近年来,不法分子走私“洋垃圾”的行径可谓猖獗。从日韩、欧美等海外地区低价接手而来的废弃旧衣,打着“外贸原单”、“专柜正品”、“孤品服装”的名号,摇身一变,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流入市面,销往各地。由于款式新颖,价格便宜,而且多为孤品,不容易“撞衫”,这些戴着假面具的“洋垃圾”甚至受到消费者的追捧。



  然而,走私到国内再进行翻新销售的“旧洋货”,来源复杂,当中不乏有童装等货物。由于逃过海关的疫病检查,又没有经过专业的消毒处理,极有可能存在细菌、病毒等物质,对消费者,尤其是老幼妇孺的健康安全将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走私日韩旧衣每件低至两元



  近年来,打着外贸服装旗号的商品似乎特别符合年轻人的胃口。在广东省陆丰市石碣镇经营服装的陈先生向记者表示,随着韩剧韩星等文化的流行,时下的年轻人特别喜欢款式新颖独特的“日韩风”,而欧美风因为本身型号比较大件,在广东本地卖得并不是很好。



  去年开始,为了冲击销量,陈先生于是也在网上开起网店,并总结出经验:“只要在网上打出‘日韩货源’、‘仅此一件’等字眼,销量一般都会很高。”



  不过,陈先生似乎并不愿意提及“旧衣服”、“洋垃圾”、“走私”等字眼,最多只提到“库存翻新”。因为近年来,走私入境的旧服装,在未经过处理的情况下,源源不断地被当做新衣服销往全国各地。“洋垃圾”成为国家海关部门严厉打击的对象,一经发现,则将被立即销毁查处。



  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在碣石地区经营服装生意多年,有自己的档口和仓库。“我们的产品多是日韩货,主要是秋冬类的服装,以毛衣、羽绒、皮衣等为主,当然了,还有巴宝莉、LV等大品牌”。



  据陈先生介绍,自己的仓库非常大,各种衣服都分门别类摆放好。“但基本上所有款式跟码数都是只有一件的。”这是因为,这些服装是来自海外的二手货,因此,服装的型号、码数自然不可能齐全。



  “货里面也分好坏,好一点的是库存货,每件是五、六块到十多块不等,如果是旧货就更便宜了,最低的是两三块,多的也就十二、三块。如果是羽绒,一件也就五十块钱左右。”



  陈先生向记者兴奋地告诉记者:“我的货一般是销往广州、深圳、汕头等地,这些服装在市面上都非常好卖,随便一件能卖几十块甚至两三百块钱,那些老板来批发,转手至少能赚好几倍!”



  根据陈先生的介绍,其倒手翻新旧衣一年的销量就能达到几百万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仅在碣石当地,从事翻新二手服装生意的商户就有一万家,每年总销量至少在一亿件以上。 那这么多的旧衣服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谈及货源的问题,陈先生向记者表示:“淘汰的旧衣物在日韩地区经回收公司回收后,像垃圾一样低价卖出,凑够一货柜就启运。一年四季都有,一货柜一货柜地运过来。”



  据媒体报道,去年4月份,广州海关下属南海海关曾连查2批无合法来源的旧服装,共计230吨。海关以此为线索,发现了一条“越南-广西-广东”偷运走私旧服装的产业链。



  经查,不法商贩通过广州市某进出口贸易公司向韩国订购旧衣服,然后通过越南某外贸公司运输到越南芒街,并由偷运团伙将旧衣服从中越边境非设关地闯关走私偷运进入广西境内,再组织大货车经陆路运输到广东南海等地,最后运输到广东碣石等地。



  这些旧服装被运到碣石镇后,经过家庭式小作坊分拣、洗烫、包装后,相对整洁的旧衣服经不法商贩之手流入国内市场,直接卖给消费者,一些残破的衣服则被分拣出棉布卖给一些不法厂家,纽扣和拉链等辅料则卖给废品回收企业。



  广州海关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道,“洋垃圾”是明令禁止进口的,但是不发分子为了牟取暴利,钻空子的手段非常多。



  “首先是绕过海关,通过不设海关关卡的海域上岸,偷偷运进来。其次,是通过伪报商品名称,还有就是通过夹藏偷运,将非法货品藏在其他货物里,而海关抽检货柜的验柜率一般是7%,不法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鱼目混珠、铤而走险的。”



  “垃圾衣”穿上身未经消毒



  记者登录网上一搜,翻新再售二手服装的供应商信息并不少见。翻新的二手童装,款式时尚,颜色鲜艳,但每件售价甚至不到十元钱。



  陈先生告诉记者,穿过的旧衣服一件最低两三块钱,一般都不用经过消毒处理。“这些都是成捆打包进来的,数量太大,如果还要消毒杀菌那就太麻烦了,根本没必要。但如果客人有需要,我们也有专门的加工工人,去毛球、烫直这两项简单的处理,每件每项各加5毛钱,加工完衣服看起来就很新了。另外如果客人不是按批拿走,需要自己挑选货品的,每件要加两到三块钱。”



  专家指出,这些从国外走私入境,有可能携带大量病菌的“垃圾衣”,被当做新衣服销往全国各地的现象,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已经出现了。这些被使用过的服装上面,含有各种各样的人体代谢物,尤其是大肠杆菌、汗水、血迹、粪便、呕吐物、分泌物等。



  按照陈先生的介绍,这些旧衣物是经回收站、废品处回收的,实际上相当于国外的“废品”,卫生条件自然较为恶劣。此外,这些旧衣物在运输过程中,由于没有相关的保障措施,还很容易沾染鸟类的粪便等物质,而且因为是走私入境的,躲避了海关的疫病检查,还有可能存在不明确的病毒以及疫情,安全隐患不可想象。



  东莞纺织服装协会秘书长潘日辉向记者表示,因为来源复杂,“洋垃圾”的危害非常大。如果原主人患有疾病,则很有可能将病菌进行传染,对于老人和小孩等这些抵抗力较弱的人,则更加危险。



  网售低价外贸原单多为山寨货



  记者调查发现,网上很多服装店都喜欢以外贸原单为噱头,当中不乏Nike、Only等知名品牌,价格极为便宜,多为正品的一到三折,但这些货源的库存动辄却有成百上千件。



  实际上,国外大品牌通常是提供面料、版型,再在国内寻找代工厂家生产的。如果产品质量合格,自然而然就成为专卖店里的正品正货。而“外贸原单”,是指生产厂家从计划报废物资中偷偷加工的成衣,它与“真货”的区别就在于它不在原订单计划之内。



  在汕头经营服装生意的王小姐告诉记者,以前,在市场上的确有不少外贸原单或者尾单流出,这是因为国外品牌提供的原材料较多,同时对代加厂商的加工流程把关不严。但是近年来,无论原单还是尾单,都非常少见了,因为外国品牌对产品的控制和把关越来越严,样板和原料几乎是精准提供的,加工、运输过程也受到严格的控制。这样一来,大量原单货,甚至有瑕疵的尾单货流入市场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



  东莞市某鞋类代工厂的跟单员告诉记者,该厂为美国品牌Calvin klein代工制造鞋子,而产品代工有一定的耗损率,一批货,最多只有两三双是多出来的原单。而根据协议的规定,这类国际大品牌的原单货必须压两三年才能出售,绝不能随便流入市场。



  “因此,对于正规品牌来说,市面上热销的大批量、低折扣的所谓外贸原单、尾单,大多都是仿冒品。也可能是代工厂的高仿货,甚至可能是小工厂的山寨货。消费者须明眼辨识。”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