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9
工作信息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Women Lifestyle Footwear (Ndd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Regional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Omni Group Manager Regional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E-Commerce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Learning &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9月1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脚踩两只船- 明星设计师 Alexander Wang 的真实人生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9月17日

Alexander Wang (中文名:王大仁),看上去就像一个梳着凌乱马尾,活泼的“黑衣俱乐部”大男孩。


2012年,在成立自己的同名品牌五年后,已经成为纽约当代时尚宠儿的 Alexander Wang  被任命为 Balenciaga的创意总监,震惊了整个时尚界。







他不仅是这个悠久的法国品牌在过去十年中的首位美国设计师,还是自2011年倒霉的 John Galliano 被 Dior 驱逐后,首个尝试同时运营两大品牌的设计师.


现在,Alexander Wang 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往于巴黎与纽约、TriBeCa 公寓与巴黎第16区的五星级酒店、祖国与语言完全不通的国家、家族独立公司与巨型集团企业之间(Balenciaga隶属于法国奢侈品集团 Kering,这家公司还同时拥有Gucci,Saint Laurent、Bottega Venetta 和Alexander McQueen 等品牌)。


这样的人生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纽约时报》9月初的专访让 Alexander Wang 首次吐露心声:


“我觉得身体里有另外一个声音,”


“这份工作很大一部分就是要学会放手,这非常难,因为我习惯于参与到每一件事情中去。这是我的激情所在,我会全心投入去做,但我不会为了这个杀了自己。”


他的措辞虽然是玩笑话,但并不完全是偶然这么说的:近几年时尚界因为 Alexander McQueen和 L’Wren Scott的自杀事件备受冲击。尽管这个产业并没有受到责备(或并不完全),但是压力也随着行业发展而加重,现在一个品牌每年至少需要四组新系列时装。


把这个数量翻两番,或者,如果加上男装和饰品,就要翻四到五番,再加上各类全球旗舰店的开设,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有足够的创意来维持一年超过30组的时装系列的质量。


一方面,是那些相信专注于一个品牌才是最好的保持成功的人:Marc Jacobs去年10月离开了工作了16年的Louis Vuitton去“专注于自己的品牌”; Hermès近期转变战略,任命了14年来首个没有自己品牌的女装艺术总监;Riccardo Tisci 在2005年加入Givenchy后关闭了自己的品牌。


在践行两个品牌/一个设计师模式的第一代设计师中:


Michael Kors 在1997—2004年间还任 Céline的创意总监;

Narciso Rodriguez 在1997—2001年间同时负责自有品牌与Loewe的设计工作;

Tom Ford在2000-2004年同时负责 Gucci 和 Yves Saint Laurent;

当然还有 John Galliano 和 Marc Jacobs


如今,他们中只有精力无限的“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还依然担任双重职责(或三重:ChanelFendi 和自有品牌)。


另一方面,像 Alexander Wang一样相信两个要比一个好的一代新人不断涌现:


即将30岁的Jonathan Anderson,去年秋天被任命为 LVMH 集团旗下西班牙皮具品牌 Loewe创意总监的同时,仍拥有自己的同名品牌;

31岁的Jason Wu 保留自己品牌的同时,于2013年6月被任命为Hugo Boss女装创意总监;

33岁的Zac Posen 拥有自己的品牌,今年夏天开始担任Brooks Brothers女装的创意总监;

39岁的Jeremy Scott,去年同时负责 Moschino和自有品牌的设计工作。


“一开始我的确很害怕,” Alexander Wang说道。“Kering一开始找到我的时候我拒绝了。当我开始考虑这件事时,没有人说我疯了,但他们的确告诉我要保护好自己。我们从最基础的 Kering对我的期望谈起,不仅是从他们希望的Balenciaga的发展方向,还有个人公开露面、新闻等等这一类的事情。我不打算每个月都到中国去。我不想飞到欧洲第二天再为一个采访飞回来。”


纽约设计师 Joseph Altuzarra是 Alexander Wang 长达七年的好友,他表示,他并不惊讶于 Alexander Wang是他这一代人中首个做出这个决定的。(Opening Ceremony 和Kenzo 的 Humberto Leon 和 Carol Lim 虽然也经常被包括在这一代人中,但情况却不尽相同:一方面这是一个双人设计师组合,另一方面他们先接下 Kenzo 的工作之后,才从自己的设计师买手店业务发展出自有品牌,并登上纽约时装周前。)


“他拥有做多重工作的合适性格,因为他非常有效率,”Altuzarra 说道。“他在做决定的时候不纠结。很善于冒险。”


Alexander Wang 在旧金山长大,从Parsons 设计学院辍学2年后于2007年开创了自己的品牌;现在已经拥有男装、大众产品和针织长衫等产品线。







“关键是要有很强的想象力并能将它表达出来,” Parsons 时尚学院主任 Simon Collins说道。“如果你要经营两个品牌,你不能只是零敲碎打,任其自由发展。”


Michael Kors 说,“你首先需要的就是耐力。”


Alexander Wang 看重工作截止期限,喜欢言简意赅的邮件。在 Balenciaga 或  Wang 品牌的每一个会议后,他会发会议备忘录重申会议的决策是什么,如果还有待做的决定,谁来做这个决定,在什么基础上和什么时候做。据 Alexander Wang的首席执行官 Rodrigo Bazan所言,Alexander Wang 会在一天之内回复他的邮件,或更快;Kering首席执行官 François-Henri Pinault指出,Alexander Wang 的行程已经制定到了明年。


这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下午意味着:“拍摄 Alexander Wang 品牌早秋新款型录,制作 Alexander Wang 品牌的男士配饰,做一系列 Balenciaga的批准工作,”Alexander Wang 说道。“我像疯了一样在工作。”


另一方面,这个情况由于欧洲与美国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加重:8月,意大利的工厂关闭,Alexander Wang 可以专心于自己的同名品牌;因为Alexander Wang在纽约的时装秀是在Balenciaga时装秀的两个半星期之前,所以在 Alexander Wang的秀结束后,他会立刻回到欧洲,整个时装秀期间都呆在欧洲拍摄型录和宣传广告。反过来,他在Alexander Wang 的团队就有时间拿到在意大利制作的配饰原型,因此当他从欧洲回来后就要检查这些配饰。


Bazan说道,一开始他们非常小心的将 Alexander Wang和 Balenciaga 的设计与公司团队完全分开,以避免自相蚕食。唯一共同的员工就是陪 Alexander Wang忙碌于两个品牌之间的助手(Alexander Wang 还有一个专门处理自有品牌和私人机构的助理。)


尽管时尚界开始推测,Alexander Wang 在 Balenciaga的任命意味着以其创始人的纯粹主义的兴起,前创意总监 Nicolas Ghesquière不断突破的想象而闻名的女装品牌将迎来衰落,但是 Pinault表示,“正是 Alexander Wang的自有品牌和 Balenciaga 所分别代表的不同东西让他们注意到了这位设计师。”


“我们很小心的注意这两个品牌是否兼容或竞争,”他说道,虽然还有其他候选人,但是 Alexander Wang 是第一位的,我们看到了他的自有品牌处于市场上一个如此不同的位置,并且它的创意身份完全不是问题。“


Alexander Wang 与过去拥有双重责任的设计师有着关键的不同,他们大多数人自己的产品线与所承担的品牌拥有显著地相同审美,无论是 Galliano 和 Dior (经常看不出什么区别) 或是 Kors 和 Céline。咨询顾问Burke指出,通常,“一个人的审美就是吸引他们的东西。”


但是, Alexander Wang 表示,“Balenciaga引发了我都不知道我有的想法。而我的品牌就只是关于我,和我的朋友的。我们没有预计的发展方向,这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情况。”


虽然 Alexander Wang 设计的Balenciaga系列更平易近人,不如 Ghesquière所设计的更创造性地野心勃勃,但他的设计并没有模式化到他的批评者所担心的程度。上一季的设计作品显然完成了Kering想为品牌带来一些现代和年轻活力的任务。







如果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从未关注于品牌是否紧跟时代,就像评论家Kennedy Fraser在其1981年所作的书“The Fashionable Mind”中指出的那样,在时尚业中,品牌将逐步进化或变得无关紧要。


对于 Alexander Wang 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对Balenciaga 工作室与工厂的接触似乎推动了他对自己品牌的思考;在他上一次时装秀中,astrakhan T恤、皮裤和1960年代迷你裙等作品显然比此前的设计系列要复杂的多。


尽管如此,Alexander Wang 也的确承认,有时他的Wang-Balenciaga联络员会悄声说,“这很像你刚刚设计的那件,”他会退一步看看,然后意识到她是对的。


随着生意和责任的增长,Alexander Wang 表示他对生活做出了一定的改变。早前热衷于参加派对的他周末不再出去了。今年夏天他唯一的假期是8月早期去旧金山看望家人。


“当我在Instagrams上看见每个人的夏日假期时,我的确觉得有些难受,”他表示。他已经学会如何应付孤独。事实上,不会说法语对于工作并不是问题(几乎每个人都说英语),但这的确影响到了他在法国的生活。“如果停电了,我该怎么给人打电话?”他说道。


“我在巴黎没有社交生活,我没有可以一起吃个晚餐的朋友,”他说道。“但这也是平衡我生活的一种方式。周日,我没有人可以打电话相约,我只是四处走走,这强迫我用头脑思考。”


至于他是否是同龄人的偶像或是谁想成为他,Alexander Wang 拒绝被模仿。仅从数字来看,承担两个品牌的决定就很多产了。Alexander Wang公司在过去3年里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2013年收入刚过1亿美元,今年年底将在全球拥有20家门店;2016年,还将开设首家独立欧洲门店,也是伦敦最大的门店。同时,Balenciaga的零售也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Pinault说道。


据 Parsons的Collins所言:“我们的学生都想成为Alexander Wang。他们不想只拥有一份工作。他们希望在任何时候都拥有3或4份工作。”


Altuzarra 也表示,他会想象承担不止一个品牌的工作是什么样子,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他会考虑。


Burke表示他认为现在的就业趋势只是时尚业的自然波动。


“事情是循环的,”他说道。“经济衰退期间会有紧缩,品牌或设计师会尽可能做到最好。这样就有些无聊了,所以每个人都开始寻找新鲜和刺激。而在Alex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品牌开始失去自己的标志性,人们会马上表示设计师只能专注于一个品牌。”


然而,Balenciaga首席执行官 Isabelle Guichot说道:“如今,有创意的人已经有了一种新的形象,不论是在时尚、音乐还是艺术领域。不同学科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人们想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就像Pharrell Williams。”


Pinault 表示 “不像那些年轻的设计师只在上班时间有创意,”他说道。“他们任何时间都富有创意。我们要尽可能的去容纳这一点,而不是限制——只要不是以现有的业务为代价。”


连 Kors 也表示他相信社交媒体已经改变了这种情况。


“这一代人一直都处于社交媒体之中,他们永远在忙碌,”他说道。“这的确加大了对一个人能有多少点子和创意的赌注。”但是,他承认,“我们每个人的创意都是有限的。”


或许,Alexander Wang 会达到一个临界点,就像是 Jacobs 或 Kors,决定投入全身心去照顾自己的品牌。或者,他会需要一个不同的平衡方式。


“现在我没有孩子,没有狗,”Wang说道。“某些程度上,我想要更多的私人生活,或者我会想‘或许我永远不可能有了,’但我没有为这件事设定一个时限。当我想停下来的时候,只是又回去继续工作了….”




(刚出道的 Alexander Wang)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