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2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苏州中心店
正式员工 · Suzhou
记者
Yoka
发布日期
2008年12月1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活在八十年代的时尚潮人

记者
Yoka
发布日期
2008年12月11日

或许你不知道Patrice Bastian是谁,但是一定知道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一双“飞跃鞋”将他们的名字紧紧连接在一起。在欧洲人眼中,“飞跃鞋”是少林功夫的化身,2008位参加太极表演的演员都是穿着“飞跃鞋”登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舞台;但在国人记忆中,飞跃鞋是80年代时髦青年的标志……在时尚界一浪高于一浪80年代复古回潮中,“新中国元素”无疑是其中大的亮点。

全球摩登的年代

全球摩登的年代

上世纪80年代,对于国际时装界来说无疑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服装革命。如今那些不可一世的时尚教父、教母们的崇高地位,便从那个年代开始奠定。

自从80年代初Jodie Foster穿着Giorgio Armani “power suit”职业套装领取奥斯卡奖后,象征干练的女性主义套装成为了上班族女士的必备。简洁的线条、素净的颜色、中性化设计的套装成为主流,甚至在80年代任何一部好莱坞的电影作品中,我们都能看到身着职业套装、带着塑料耳环、涂着火红嘴唇神气活现的洋妞们。

1985年,正当人们得意于宽肩套装时,伦敦商店的橱窗内又出现一款19世纪风格的撑架裙,它的设计者说:“女人是有力量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弄成无性别的形体,我永不喜欢大肩膀的服装。”说出此话的设计者便是常常以夸张的手法、叛逆的设计而获得“朋克教母”美誉的Vivienne Westwood。她用她的第一个高级成衣系列“海盗”,向传统高级时装发起挑战,对传统服装美学彻底否定,在80年代独树一帜。

旧国货的前世今生

80年代的中国刚刚处于改革开放初期,虽然没几个人知道Giorgio Armani、Vivienne Westwood或是Calvin Klein和川久保玲,但依然不能阻止年轻人追赶时髦的脚步。“回力”、“飞跃”、“梅花”等那些80年代“墙内”绽放的花朵在花期过后,才香飘至“墙外”。在30年后的今天,从一小部分文艺青年对国货的迷恋,发展成为全世界对于我们国货的崇拜。

军挎/Longchamp

军挎/Longchamp

为庆祝中国旗舰店的开幕,Longchamp主席Philippe Cassegrain先生特别设计了“longchamp为人民服务”的限量版侧肩包系列,并只限于中国旗舰店发售。除了质地之外,这款包完全是“军挎”的翻版,在“军挎”流行的时代,最拉风的就是那种洗得发白、上面绣有红五星和“为人民服务”字样挎包。用现代的眼光审视,“军挎”既环保又耐用,否则卡梅隆・迪亚兹不会如此春风得意地背上军挎。

解放鞋/Ospop

解放鞋/Ospop

法国人看上了“飞跃鞋”,美国人则倾情于解放鞋。这个从建国初期便开始作为解放军“主力鞋”的解放鞋,直到2002年解放军换上了新型作训鞋它才真正退役。来自美国新泽西的Ben Walters发现了它,并对其各项进行了改良,重新定名为“Ospop”,意为One Small Point of Pride(一丁点儿的骄傲)的缩写,以75美元的价格对外销售。

飞跃/FEIYUE

飞跃/FEIYUE

如果没有法国人Patrice Bastian在上海街头的惊鸿一瞥,或许其他那些国际品牌不会这么快想到要来中国街头,甚至是旧货市场发掘一下创作灵感。如果没有精灵王子穿着“飞跃”出现在曼哈顿的片场,或许没几个人会想到要去关心一下这个创立近半个世纪的品牌现在与其他江浙工厂如何争抢外单。卖20元人民币的“飞跃”到了香榭丽舍成为了价值50欧的“FEIYUE”,与Celine的合作款售价为120欧。

经营古着店的姑娘们

在网上淘换古着的人,十有八九会逛过她们的店,按她们的话说,“BALLPARK VINTAGE”、“THE OLD TOWN GIRLS”和“扑克牌女王希尔顿先生赶时髦商店”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尖儿货”店。

琳珏

“BALLPARK VINTAGE”的琳珏说,之所以她们会如此的迷恋古着,还要从摇滚说起。经营古着店的女孩,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摇滚乐迷,在音乐的感召之下,她们的着装、生活方式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转变,衣柜中的古着服装逐渐增多,最终占据了她们的整个衣橱。琳珏说她除了古着,就没有别的衣服可穿了。对于一个上班族来说,80年代复古的打扮也让她成为公司中的另类,不是说走得多了便有路了吗?“时间一长,我的同事便也见怪不怪地习惯了。

宿竞

在这几个女孩之中,桑桑和宿竞的“THE OLD TOWN GIRLS”是唯一一家拥有实体店的店铺。也就是说,相对于琳珏的副业和晓双的“零花钱”来说,她们的店与她们的生活质量息息相关。桑桑说,她们把店开在了号称北京文艺青年聚集地的鼓楼一带,本以为会有更红火的生意,可现实却令人大跌眼镜,顾客竟然多是大妈们!“我最初穿古着的原因,仅仅是觉得买不到令自己满意的新衣服,相反却在旧衣服中发现当时国内买不到的品牌以及款式,从穿古着牛仔裤、皮衣开始一直穿到了现在。不过说实话,我们现在正在考虑转型,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古着就是陌生人穿剩下的旧衣服,并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但即使转型,也仅仅是不再卖旧衣服,我们的整体风格依然不变,因为这是我喜欢的风格。就像现在大家都想要飞跃鞋,觉得我的古着店理所当然就应该卖这些,但我个人就是不喜欢,我就不会去卖我不喜欢的东西。”

桑桑

我就不想长大

“我想不出什么理由让我不去迷恋80年代!”在塔塔经历过的几十年人生中,完整记忆的90年代几乎被学业占据了所有生活,所以90年代在她的眼中是个属于肥校服和考卷的年代;新千年之后,还没体验几日徜徉在大学校园的感觉,便投入了社会为各种梦想而奔波。所以,只有80年代,在她心中才是真正的欣欣向荣、应有尽有。

晓双

塔塔说她自己是个实用主义者,如果没有尝到那些为人称道的经典国货的“甜头”,她也不会成为经典国货簇拥者之一。“要不是上学的时候,老师制定了‘谁穿名牌球鞋就得回家换’的霸王条款,我们也不会想到要去买回力鞋对抗,集体穿着中国名牌向老师主动请命回家换鞋,差点制造了我校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罢课事件。也是在那时候,才发现一直被我认为很土的回力鞋其实很美丽。”

塔塔.

而几年之后,当塔塔的妈妈正准备为搬家而减负,清理那些压箱底的衣服时,一件深蓝色的拉锁运动衫一下便抓住了她的眼睛,而之后她才知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梅花牌”,“从那时候开始,特别留意爸妈的年轻时候的旧衣服,虽然每次翻箱倒柜的时候,我爸妈都在抱怨我把家里弄乱了,但真要找到自己喜欢的衣服穿上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俩个人也会很开心,毕竟那些衣服与他们的青春岁月有关。后来和一些朋友聊天,发现自己的爸妈年轻的时候都挺时髦的,什么都敢往身上穿。”

卡通片海报

网上的“经典国货”小组让塔塔有着归属感,在那里人们对于国货的推崇让那些老国货开始全方位地渗入到她的生活之中,“这不是刻意而为之,有的是从小就觉得很好用,所以一直就在坚持用,比如蜂花护发素,不仅便宜还好用。但现在总觉得不少人是在盲从,比如好莱坞明星穿飞跃了,大家也都穿飞跃了,可那鞋真有那么好吗?我就不信小时候别人没用臭球鞋闷过杨树叶根儿?不觉得捂脚?”

KELLY 服装品牌经营者、张悦 杂志时尚编辑

所以,塔塔说自己不是古着份子,旧东西不一定全是适合她的,她也不喜欢将80年代全部照搬,“毕竟我还是物质的,我已经过了靠服装哗众取宠的年纪,可能我会穿一身老衣服,但是会选择一些现代的奢侈品作为点缀,我不希望自己看起来很廉价。”这样的混搭在塔塔眼中就像现代人不可能只在明清家具上放紫砂茶壶,笔记本电脑就不会放在上面了吗?这样的“不和谐”在如今审美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人们审美总是在变化的,就像用现代的眼光审视童年的动画人物一样,你觉得穿海魂衫、喇叭裤、运动鞋喝玻璃瓶汽水的“小邋遢”穿得真朋克;会觉得葫芦娃的齐刘海发型实在是太英伦了,短裙配搭七分打底裤又有些日系路线,还大胆地露着乳沟,性感到“令人发指”。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