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5
工作信息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8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回不去的旧时光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8月27日

    韶光易逝,朱颜已改,世界上历史最久、声誉最隆的时尚评选,最佳着装名单(the Best-Dressed List)已步入了它的第70个年头。今年当选这张名单的人数多达48位,比起1940年的首张名单来,增加了三倍不止。更多的改变已经发生在这张曾完全属于上流社会的名单之上,正如同社会变迁一般难以抗拒。今天我们可以说,BDL的辉煌岁月,已经随着它的创办者,百岁老人Eleanor Lambert在2003年的去世而一去不返了。

    2009年《名利场》最佳着装名单(the Best-Dressed List,简称BDL)出炉,奥巴马总统夫妇榜上有名,纽约市长夫妇Michael Bloomberg和Diana Taylor双双入选。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二度上榜。Brad Pitt和Anne Hathaway则作为好莱坞明星入选――这已经是Pitt连续第三次登上名单,他的太太Angelina Jolie本年度却不幸跌出了最佳着装人士之列。而本次进入名人堂行列的则是巴黎美女的代表,凯瑟琳・德纳芙。

    这已经是BDL自创建以来的第70份名单。作为世界上历史最久、声誉最隆的时尚评选,它经历了上世纪40年代的世界大战、50年代的经济繁荣、60年代的爱之夏、70年代的水门事件、80年代的豪门恩怨、90年代的经济衰退,最终迈入了新的世纪。事实上,《名利场》接管这张名单不过五年时间而已,在此之前的漫长岁月里,它真正的主人是一位名叫Eleanor Lambert的纽约社交名媛。每年固定时间,一小群客人在她的召集下秘密聚集在一起,进行投票和讨论,最后将一份新名单确定下来。

    你也许认为对一份举世瞩目的时尚名单而言,如此小规模、主观化的评选机制未免过于草率。不过大半个世纪以来,这个较为私人化的评委会不仅保护了一个权威的评选,还将旧时代人对品质的严谨要求和对风格的不懈追求保留了下来。“我觉得自己经历了一场时光倒流。”一位与会者曾说道。

    然而,即便是像Lambert这样的大人物也无法将BDL放进真空箱。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份名单的组成渐渐发生了变化。尤其在《名利场》的四位编辑Aimée Bell、Graydon Carter、AmyFine Collins和Reinaldo Herrera接管之后,它正在变得越来越流行化――曾几何时,电影明星和流行歌手并不是BDL的常客。一些对该名单抱有深厚感情的保守人士甚至认为,今天入选的很多人根本不具备资格。就连其执掌者之一,设计师Carolina Herrera的丈夫Reinaldo Herrera也曾表示,BDL有点不合时宜了。他说:“今天漫步在纽约街头,你会错觉满街都是工人。每个人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创意没有了,个性也没有了。”

    时尚教母其人

    长寿的Eleanor Lambert小姐生于1903年,卒于2003年,活了整整一个世纪。她是美国最早的时尚新闻从业者之一,也是将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本土设计师塑造成一代名人的重要推手。在她介入这一行业之前,谁也不知道Norman Norell或者Bill Blass是何许人也,人们对jet-set风貌一无所知。设计师们都隐身幕后,时装编辑在第七大道上不受欢迎,身着防水面料套装的工厂老板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拦在门外。Lambert小姐改变了这种状况。她在纽约发起一年两度的时装发布,并创办了Coty Awards庆典――这就是今天名闻遐迩的大都会博物馆时装学院年度庆典的前身。

    Lambert小姐生逢其时,恰值社会思潮和时装潮流变更的当口。最佳着装名单是她手上的一件推广利器,但她总是轻描淡写地将其称作“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儿”。

    这件“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儿”囊括了美国现代史上最具品味的社交名媛。为了登上这一榜单,有钱人们殚精竭虑,有些人甚至不惜动用社会影响力和钱财。已故名媛Nan Kempner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几度榜上有名,她曾追忆说:“我当时骄傲极了,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一件大事,是极大的荣耀。”

    BDL的前世今生

    在二战前的巴黎曾出现过一个名为“最佳着装女性评选”的活动。Lambert对此投入了很大的关注。该活动的主办者是当时巴黎的一名定制设计师,名叫Mainbocher――他曾为温莎公爵夫人制作结婚礼服。事实上,他将评选看作自己时装屋的“宣传绝招”,大部分奖项都授予他的顾客,仅加入零星的其他名字作为点缀。“我们没把它当回事,但别人都很看重。”Mainbocher说。

    Lambert聪明地预见到,战争将令这张名单一时难以延续,于是就将它移植到了美国。在1940年秋天,她一口气发出了50份票选名单,收件人包括女帽商John Frederics和Lilly Daché,设计师Sophie Gimbel、Jo Copeland和Valentina,Bergdorf Goodman的设计团队,以及《Vogue》、《Harper’s Bazaar》和美国多份报刊杂志的编辑记者。最后,她将投票结果作为服装协会的新闻稿进行了发布。在1940年12月27日的《纽约时报》上刊登了这样一条新闻:“Harrison Williams夫人当选本国首次评选第一名/无好莱坞明星入选/温莎公爵夫人在50张选票中仅获2票。”

    上流社会的游戏

    历年来的大部分榜单给我们留下一个显著的印象:最佳着装名单较为偏爱那些风格古典、家世显赫的贵妇。“我认为评选的标准设置从一开始就带有保守色彩。”《名利场》杂志的作者AmyFine Collins说。她曾两度入选该名单,并在其后被擢升到了最佳着装名人堂的行列。

    “我们过时了。”另一位名人堂成员Vanderbilt女士说。Nan Kempner则干脆将名人堂比作“过气堂”。

    对这种保守和精英主义的倾向,外界很早就有非议。《沃塞斯特电讯报》(Worcester Telegram)曾在1953年发表文章说:“相信女性读者都会同意,这张名单根本是满纸胡言。协会为什么不选出十个穿售价30美元的衣服的女人?那才是一张信得过的名单。”对此,Lambert回应道:“‘最佳着装’已经成了优秀着装品位的标志,其意义无异于颁给记者的普利策奖、颁给演员的学院奖,它是为了表彰那些为行业设立标准和里程碑的人物。”

    换个角度看,假如这张名单不设定规则的话,它的面目恐怕就会变得稀奇古怪。《Vogue》特约编辑Andre LeonTalley曾表示:“我认为Lambert小姐维持传统的做法非常好。不过这样一来,这张名单的确很难体现出当前的文化趋势和时代精神。”

    上世纪90年代后期,评委会开始尝试收录一些出身于普通家庭的名流,比如Madonna和Nicole Kidman。然而观念开放也有个限度。作为评委会的一员,专栏作家William Norwich曾提名威廉王子和Prince乐队入选名单。当时与会的社交名流Jerome Zipkin闻言跳了起来,指着Norwich先生怒吼道:“你再把这两个名字放在同一句话里说一次看看!”

    曾几何时,评委会对权贵以外的人根本不想关心。“1998年,我提名了歌手Maxwell,”Talley先生说,“在座一些人问我:‘哦,你说的是不是麦氏咖啡的财产继承人?’”

    BDL的历史变迁

    不要因为评委会的守旧眼光,就认定BDL是一张不懂变通的名单。恰恰相反,Lambert小姐擅长根据时事变化调整名单构成。1943年正值二战期间,当时还是康涅狄格州女议员的Clare Boothe Luce与温莎公爵夫人一起入选了“战时最佳着装名单”。同期入选的还有宋美龄。而在40年代末期,Lambert则提出了一个“时装业内最佳着装名单”,其中就有Maxime dela Falaise――当时她还是Paquin的时装设计师。

    “世界变化太快了。”Lambert的客户Pierre Cardin在上世纪60年代曾这么说,“我怀疑最佳着装名单跟不跟得上。”而当时已到退休年龄的Lambert依旧紧跟潮流。大都会博物馆服装学院馆长Harold Koda说:“无论世事如何变幻,她总能适应。她的每件成果――CFDA、时装周、大都会博物馆服装学院――全部存活了下来。在这一点上,它们有点像基督教。”

    1966年,该名单出现了一个重大改变:男性获得了入选许可。当年出现在名单上的有设计师Pierre Cardin、Bill Blass、John Weitz,以及摄影师Norman Parkinson和作家Patrick O’Higgins等人。1968年,Lambert进一步将女性名单分成两个部分:经典派和创新派。有钱的嬉皮士MarisaBerenson、爱穿二手衣的影星BarbraStreisand和黑人女歌手Diahann Carroll都得益于此,进入了最佳着装的行列。

    紧接着在整个70年代,该名单不可避免地朝着大众化方向演变。到了1981年,南希・里根与她的整个西岸随行团一股脑儿进了名单,理由是她们“让全世界的女性发现了奢华而随意的加州风格”。1983年,Lambert则将奖项授予戴安娜王妃――她称其为“当今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1987年,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也获得了这一殊荣,她在唐宁街10号亲自写信给Lambert致谢。

    今天我们在名单上所看到的娱乐化局面,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能说是Lambert将名单赠与《名利场》之后才发生的改变。“实际上,名单从20年前就已经开始改变了。”在1974年进入名人堂,并长期身为评委会一员的珠宝商Kenneth Jay Lane说:“Eleanor意识到,想要吸引注意力,就必须纳入一些特定的名字。看看从前――只要看得够久远,你会发觉那时每个人都穿得很考究。如今我们必须少考虑些品质,多考虑些名声和财产。我是说,这些人当中有的根本不知道穿着那种衣服要怎么走路。”

    在1992年的经济衰退时期,摇滚音乐人Kurt Cobain的妻子CourtneyLove和传统社交名媛Pamela Harriman的名字一同登上了名单。一名当时的评委会成员解释道:“之所以出现这种奇怪的组合,是因为大家都有点晕头转向。老一派不接受改变,新成员则拼命要推行改革。”Lambert的侄女Jeanne AnnVanderhoef认为,前者当时仍以为这只是一个过渡时期,而不是美国时装业的长期状态。“Eleanor阿姨渴望看到高标准的回归。她拥有相当苛刻的艺术家眼光。但与此同时她也感到,她所熟知和信仰的时尚信条已经被Armani终结了。”她说。

    作家Lyn Revson说:“说Eleanor失去控制,这不是真的。其实是判断标准发生了变化。”社交名媛Lee Radziwill则指出:“名单应当保持简洁,要精挑细选,更具识别性。”John Loring说:“人们已经忘记,或者说不再在意这张名单的宗旨――推动美国时装发展,劝说世人注意穿着。大家都将此看作一个混入上流社会的机会。”专栏作家AileenMehle补充道:“这张名单曾经是如此辉煌,现在却变得政治化了。”

    从这张2009年的新名单看,BDL没有回头路可走。它必须让更多大众喜闻乐见的人物进入名单,以防评选成为一小撮时装编辑和社交名流内部的小范围事件。就连Lambert刚满30岁不久的孙子Moses Berdson也表示,作为名单的掌管者之一,他希望看到更多明星的新面孔。“对我这一代人而言,这是很有吸引力的。”他说。新名单的入选者多达48人,比早期的15人整整增加了三倍不止。而获奖者的归类也五花八门,除了女性、男性、夫妻、兄妹、名人堂、创新者、专业人士之外,还特别设立了“第一夫人”门类,大有不把当今世界名人齐聚一堂不罢休的势头。尽管《名利场》曾表示,绝不考虑那些依靠造型师穿衣的人选,这张不断扩充的名单也已经失去了当年让名流巨富挤破头的魅力。而各大时装屋的宣传要求也是不得不考虑进去的潜在影响之一。

    事实上,即便Lambert在世,也无法阻止这张名单最终平庸化的命运。不少人认为它在现代社会已经成了老古董,为了摆脱进一步变成活化石的命运,它唯有让自己步上纽约街头而已。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