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1
工作信息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Women Lifestyle Footwear (Ndd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Regional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Omni Group Manager Regional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H&M
E-Commerce Merchandise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Learning &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HISEIDO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Socia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过去三个月Nike至少20名高管离职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月27日

虽然高管的离职为其他员工创造了晋升机会,但如此大规模的人才流失依然对Nike的运营造成一定困扰,疫情导致的供应链危机还没完全缓解,Nike又陷入史上最严重的人才流失困境。

 
据Business Insider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至少有20名Nike高管离职,寻求其他职业机会或退休。离职人员来自Nike的各个部门,包括数据科学、财务、鞋类设计和商品销售等,职级为副总裁和总经理。
 
消息人士续指,虽然高管的离职为其他员工创造了晋升机会,但如此大规模的人才流失依然对Nike的运营造成一定困扰。受疫情反复影响,在截至去年11月30日的三个月内,Nike销售额同比仅增长1%至113.6亿美元,北美市场的营收大涨12%,中国市场营收则大跌20%。

更让投资者感到担忧的是,部分高管在离开Nike后,加入了Crocs、The North Face等极具潜力的运动服饰品牌,为Nike未来发展又笼罩了一道新的阴影。
 
在竞争激烈的行业内,人才是最宝贵的资产之一,而能被Nike选中并任命为高管的人,通常都有着比其他业内人士更广阔的视野和丰富的工作经验,是各大运动服饰品牌争夺的对象。
 
1月11日,Vans母公司VF集团宣布Nicole Otto为旗下The North Face全球品牌总裁,他将于今年6月接替即将退休并返回英国的Steve Murray。资料显示,Nicole Otto是在Nike任职长达16年的老将,在2018年至2021年间担任Nike北美直销业务副总裁,主要负责监督Nike的数字体验和电商以及工厂店业务,拥有丰富的相关经验。
 
配饰零售商Claire's也于本月宣布Richard Flint为欧洲总裁,负责品牌在欧洲市场跨渠道的增长,将向Claire's首席执行官Ryan Vero汇报。Richard Flint在零售业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曾任Nike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副总裁,负责大中华区业务,对品牌的发展和战略方法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和远见。
 
Nike大中华区高级财务总监Inez Ngian则于去年11月离职,目前为Lazada执行副总裁。在Nike时期,Inez Ngian主要负责监督Nike在中国的财务报告、税务及海关业务。
 
在各界纷纷押注元宇宙的时候,拥有丰富相关经验的Nike设计总监兼北美数字品牌设计负责人Stacey Atkinson却于去年12月离任,并于1月加入Snap担任全球设计战略高级经理,负责增强现实体验业务。
 
Nike产品合规总监Jennifer Blume于今年1月退休,据领英资料显示,她于2000年3月加入Nike,担任高级商标律师助理,参与过奥运会、世界杯、Vaporfly 4%跑鞋等项目。
 
雪上加霜的是,于1990年加入Nike并设计了Air Max 95的Sergio Lozano,以及与Off-White已故创始人Virgil Abloh合作打造了“The Ten”系列的高级鞋履设计总监Nate Jobe也于去年底离开Nike。
 
于2016年加入Nike的3D鞋履设计总监Chad Knight和自2011年起担任男士运动风格创新全球高级设计总监的Tom Rushbrook同样于11月离开。在竞争愈发激烈的运动时尚行业,设计创意人才的离开对Nike也是当头一棒。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人才的流失不会对Nike业绩产生重大影响,以2018年Nike因内部的“Me Too”事件而进行的大裁员为例,当时Nike集团的销售表现并没有下滑。
 
Edward Jones高级研究分析师Brian Yarbrough 还补充道,此时正值Nike集团新CEO John Donahoe上任的第二年,而一个公司在新领导者上任后的一至两年内发生人员流动是一件正常的事。
 
Business Insider对Nike 15位现任和前任Nike员工进行采访后则发现,John Donahoe正在为Nike规划一条新的发展道路,此时的高管大换血或许是为后续的工作进行铺垫。
 
John Donahoe日前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宣布,集团将成立Nike虚拟工作室,并任命SNKRS副总裁Ron Faris为新部门的负责人,以更好地布局元宇宙,把握新的机遇。John Donahoe还透露,该部门会作为独立工作室运营,在洛杉矶和纽约建立创意中心,服务这些关键城市的创意社区。
 
在此之前,Nike于去年11月在游戏平台Roblox上打造了名为“Nikeland”的虚拟世界,并递交了虚拟商品的商标注册申请,成为首批进入“元宇宙”的时尚品牌之一。一个月后,Nike又宣布收购虚拟运动鞋品牌RTFKT,但未披露金额等具体条款。
 
为了让消费者对Nike的虚拟世界有更直观的体验,Nike在位于纽约的创新之家中特别设置了体验专区,消费者可以通过Snapchat眼镜真切地体验到“Nikeland”虚拟世界,包括虚拟人物、有趣的游戏以及复活节彩蛋等项目。
 
让John Donahoe对虚拟世界充满信心的是,多份市场分析研究表明元宇宙将成为未来发展的主要趋势。据研究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全球元宇宙市场预计2021年达到 61.6 亿美元,2026 年达到 416.2 亿美元。整个行业都将受益于元宇宙的到来。
 
摩根士丹利也在最新报告中指出,消费者对时尚和奢侈品牌虚拟商品的需求将从目前的较低水平进一步增长,2030年虚拟商品将为奢侈时尚行业带来50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摩根士丹利还表示,NFT和社交游戏有望在8年内将奢侈品集团的潜在市场扩大10%以上,并推动该行业的息税前利润增长25%左右。
 
显然,随着John Donahoe执掌迈进第三个年头,Nike这个全球最大运动服饰品牌已把行业起跑线拉到新的高度。但John Donahoe必须意识到的是,即便虚拟世界的蛋糕再大再香,最终还是要现实中的消费者愿意继续为Nike买单,如何挽回中国市场份额以及减缓通胀才是当务之急。
 
截至目前,Nike暂未对多位高管离职的消息作出回应。近半年以来,Nike股价累计下滑近12%,最新市值约为2308亿美元。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