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8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trategic Business Development, Assistant Manager - Travel Retail Asia Pacific (Based in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L'OREAL GROUP
(Assistant) IT Manager - Devop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Trade Marketing Manager,cs,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ampaign Too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Retail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are,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Compliance & Cs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Loyalty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E-Commerce Business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8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Gucci 认为这是和自己最搭调的日本景点:全球唯一一家磁带专卖店 Waltz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9年8月12日

从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日本公司离职,到在东京中目黑经营磁带店 Waltz,角田太郎(Taro Tsunoda)大概从未想过能跟鼎鼎大名的意大利奢侈品牌 Gucci 扯上关系。

“开实体店卖磁带,大概谁都不觉得这是能做下去的营生,”角田太郎如此说道。

但就在三年前,两者有了那么一丁点关系。Waltz 先是成为 Gucci 2016年秋季广告形象大片的拍摄地,2017年还入选 Gucci 文化项目 Gucci Places,成为 Gucci 在日本首个能“显现品牌经典风格和价值的景点”,之后双方还合作推出限量版商品。

一家东京住宅区的小店有什么好让 Gucci 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心神向往的?大概是因为艺术性和独特性,毕竟 Waltz 是全球唯一一家磁带专卖店,一个磁带“同好们”向往的朝圣地。





距离东京中目黑走路十分钟,Waltz 藏在一个环境优雅安静的住宅区里面,挑高宽敞的大门,大面积的白色营造出舒适的感觉。各式货架货柜上井然有序地摆放陈列着磁带、录音机、黑胶唱片、录像带、音箱、旧杂志等商品。令人惊喜的是,店里还有日本罕见的,美国和欧洲音乐唱片公司最新的作品。此外,店内还张贴着角田太郎亲手制作的海报。“店里大概有6000盒磁带,库存大概是好几倍,都收在仓库里。”

“Gucci Places 选的都是有历史的建筑物,我们真的合适嘛?能找到藏在中目黑角落里面的我们,Gucci 也是厉害了,”角田太郎回忆道。

亚马逊日本的元老员工,44岁离职创业
Waltz 于2015年8月正式开张,而在此之前,角田在日本亚马逊工作。“(辞职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太可惜,难以置信什么的,现在哪还会有人做这么傻的事。”

看似傻气的背后,是角田数十年如一日对音乐的热爱。他从小就喜欢音乐,而磁带是他打开音乐世界大门的那把钥匙。“我什么音乐都听,不限于某个流派,学生时代就对音乐有较多的了解,也常会有人让我帮忙录磁带。”角田最喜欢的音乐流派包括:摇滚、朋克和新浪潮。

大学毕业后,角田加入音乐软件零售商 WAVE(现已结业)当唱片买手,“依据有限的消息源,通过寻觅海外音乐杂志等材料深入研究,想要赶在同行之前挖掘有潜力的音乐人。”但音乐行业的不景气,导致他在四年后不得不离职。

之后,角田加入电子游戏零售连锁明响社,开始从事音乐商品相关的工作。从1990年代开始,CD 成为音乐的主流载体。“曾经一度很期待明响社能上市,但呆了大概四年时间,公司的业绩却每况愈下。之后就去了亚马逊。”





2000年11月,亚马逊进入日本市场,半年后计划增添 CD和DVD 品类。2001年,角田加入日本亚马逊,负责成立和管理相关部门。“我加入的时候只有50个人左右,十四年后,亚马逊成长为全球代表性的企业,市值高居全球榜首。”

加入日本亚马逊不久的角田就证明了一件事:他是一名谈判高手。当时不少的日本人认为,外来的亚马逊很快就会退出日本。通过反复的谈判磋商,角田说服了对亚马逊持质疑态度的客户,拿下多笔大单。基于业绩提成和奖励的薪酬系统让他有了丰厚的收入,也被老板委以重任。

在 CD和DVD 业务步入正轨后,角田还被调职负责书籍、日用品等其它部门的职务。“亚马逊是一家很看重数据的公司,不可能长期停留在同一个职位,成果一出来就会调配到其它部门。负责日用品业务期间虽然一度很迷茫,但升职了就感觉很值得,责任虽重但也很充实。”

在任务繁重的工作环境中,角田发现自己很快就陷入了“重复劳动”。某一天,他从自己收藏的数千盒磁带中找到了灵感,萌生了开一家磁带专卖店的想法。

在日本,短时间内跳槽的情况不少见,但如果在一家快速成长的公司工作十年以上,还做出了成绩,离职的情况就很少,像角田这样为亚马逊效力14年后离职,实属异类。“亚马逊是一家很棒的公司,14年里我都没想过要跳槽。”

“虽然会觉得在公司上班是理所当然,但突然想到要决定自己的人生。我都快45岁了,是时候开始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角田表示,“(2004年)曾看到过一本 MIX TAPE 画册,里面有磁带的照片,已经像是一种艺术品了——小而精致的盒子里面藏着音乐。即便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也还是为磁带着迷。自己单干的时候就想着,什么是只有我能做的,什么又是世界上没人做的?就想到磁带了。”身为磁带发烧友,角田可以确定的是,全球范围内都有同道中人。





“如果开的是一家网店,一定不会这么受关注”
在流媒体为王的时代出售磁带,还开实体店,角田也是够特立独行的,他的心得是:如果从计划开始,就会瞻前顾后没有干劲,决定了就快速行动,也不用跟身边的人商量。“创业就一定能成功,大概没人有这样的自信。数据显示,创业群体中,60%活不过一年,80%熬不过三年。计划得再好,一旦真的遇到问题才知道轻重,唯一有自信的地方,大概就是(磁带的)话题度。”

从离职到 Waltz 开张,中间只隔了5个月——2015年3月,44岁的角田从亚马逊离职,一个月后注册公司,决定把原来是工厂的一处租赁仓库改造成商店。为什么选址中目黑?“我在这附近出生长大,碰到好东西的可能性也大。租的是一间仓库,租金也省了不少。”

“(开店最辛苦)的是贴标签,给一件件商品包装再贴上价格标签…店里的每一件商品都要这么做,我跟妻子一起弄了好几天。”2015年8月的盂兰盆假期中,Waltz 就在没有任何宣传、没有任何开业促销的情况下静悄悄地开张了。

线下零售是 Waltz 的核心,直到2017年才开通网店,在此之前,网站和 Instagram 是用来线上推广宣传的工具。在角田看来,发 Instagram 状态,是“日常介绍通过磁带发布的新产品”,以及“在线打造一个现代化磁带文化的画廊”。

不过,在“全球唯一一家盒磁带专卖店”这个光环的加持下,不到一个月时间,慕名而来的拜访者就已经络绎不绝,尤其是对磁带感到新鲜的青少年和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还积极地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晒图。日本媒体也蜂拥而至争相采访,直到现在,角田还处于收媒体邀约收到手软的状态。“如果开的是一家网店,一定不会这么受关注。”

“光靠话题性当然吃不饱饭,最高兴的还是日本乃至全球的音乐爱好者,特地来我这个离车站有段路的小店淘货。”来的人多了,角田不仅在音乐粉丝群体中大名远播,甚至还传到艺人的耳中。不少音乐大牛也到访 Waltz,这家店就这么彻底火了。目前,不少唱片公司都主动向 Waltz 供货,但角田会先听一遍再选出适合门店氛围的放在店内出售。





实体门店的经营从来都是危机四伏,亲眼见证电商对实体店冲击的角田最终却选择了实体店。“利用过往经验经营网店于我而言很简单,做网店固定成本少,风险也低。但即便是开网店,在如今的时代也并非易事。”

假设在亚马逊开网店,仔仔细细把每一盒磁带的的信息备注完整,还有丰富的SKU,这家网店能不能赚钱?角田的答案是:NO。到处晃晃,能看到摸到,耳朵能听到 … 正因为 Waltz 是这样一个能让人充分体验到磁带魅力的场所,才能吸引人前往。“有一种说法是,亚马逊逼退了实体门店,但实体门店要找到展现出其存在价值的方法。也正因为 Waltz 是一家实体店,才被‘嗅觉灵敏’的人们找到,还入选了 Gucci Places。Waltz 就是创造门店价值的成功案例之一。”

Waltz 的成功,一部分原因还可以归结于日本市场的独特性——在日本,磁带流行的部分原因是便于练习卡拉OK,日本的老年人也更喜欢磁带。

而在全球范围内,磁带市场正逐步复兴,销售额持续上升。英国唱片产业协会(British Phonographic Industry/BPI)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7月底,英国已经售出3.6万盒磁带,是去年同期1.8万盒的两倍,但其市场份额仅占整个唱片市场的0.2%。The Official Charts Company 编辑 Rob Copsey 预计,截止到2019年底,英国磁带的总销量能达7.5万盒,但距离2004年10万盒的巅峰还有一段距离。

丨图片来源:Waltz 官网、YouTube 视频、Waltz Instagram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