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3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韩味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妙格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赏心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G-III APPAREL GROUP
服装设计经理Fashion Design Manager
正式员工 · 上海
中山市银轩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妍芙妮时尚集团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卡度尼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搜逻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ORIGINS
Assistant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玛尼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流行原点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诗伊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李宁 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女子运动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关于他的第 100 场秀,Dries Van Noten 都谈了什么?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today 2017年3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Dries Van Noten 今年 58 岁,进入时装行业已有 36 年。3 月 1 日,他刚刚在巴黎完成入行以来的第 100 场时装秀。

这场秀既怀旧又带着点未来感:品牌成立以来第 2、6、8、10 场秀上出现过的印花重新亮相,但表面盖上了一层新设计的图案;模特们年龄不一、肤色多样,但都在 1992 年至 2017 年期间为该品牌走过秀。她们穿过一条被花束包围的狭长甬道——花艺师 Azuma Makoto 把这些花冻在了一块块透明冰块里,当冰块缓慢融化,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谈到 Dries Van Noten,人们最常提及的说法是“不缓不急”、“想法独特但不自傲”。他的工作室不在纽约或巴黎,而是位于安特卫普市一座博物馆的原址上;一年只做两季,不做预览系列;拒绝被收购、没有融资、不做广吿,也少有明星合作。当然,你也没法在 Instagram 上找到关于他个人生活的蛛丝马迹。

按照 Bon Magazine 的描述,这位设计师的日常生活少受潮流或订单的影响,而更多是被塞车时段和花园里的季节变迁所左右。他对“安特卫普六君子”这个称号不以为意。“我们几个人当时一起在伦敦办秀,但却发现人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读我们的名字。Antwerp Six 总比什么 Ann Demeulemeester、Dirk Bikkembergs、Walter Van Beirendonck 更好记吧。“

因此,第 100 场秀也就成了少有的、Dries Van Noten 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并谈论自己观点的时刻。去年,他甚至同意拍摄了一部名为“Dries”的纪录片,公开第 100 场秀前的准备过程。该片将于 3 月 18 日于哥本哈根国际电影节首映。

当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Vanessa Friedman 问起,为什么是庆祝第 100 场秀而不是品牌成立 35 周年时,Dries Van Noten 回答:“时装秀不是蛋糕上的樱桃,而是蛋糕本身。对那些传统意义上值得纪念的以 0 或 5 结尾的周年,我往往没什么感觉。”

“这场秀标志着一个重要变化——我想往前走,不仅是改变我所设计的衣服,还要转移关注点。怀旧不是我想做的。我想问的问题是:怎么做才能前进一步?这总令人感到紧张。即使做了 100 场秀,我每次还是像新手一样。”

我们借这个机会整理了近期 Dries Van Noten 接受采访时提到的其它有趣观点。重点如下:

时尚已死,取而代之的是个人风格和个人态度

“我不喜欢时尚(fashion)这个词。当人们谈起潮流,他们其实就是在说时尚。但潮流已经不存在了,设计师们都在做独属于自己的东西。“

“过去,我是指上世纪 50 至 80 年代,每个季度总有某个廓形、某个规则、某种肩宽或某种颜色成为主流。不管你喜欢与否,这一季你得穿棕色和橙色,下一季就得换成苹果绿和亮蓝。不管你的腿型如何,这一季都是迷你裙,而下一季就都是及地长裙。时尚杂志封面看上去都是一个样子。

但现在你选择穿 Comme des Garçons、Versace 是一种潮,选择 Zara 或 H&M 也是。时尚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态度。”

“安特卫普六君子”的盛况在今天很难复制,但这样的时刻有助于回归本质

“来自比利时的时尚”在今天不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了。但那时我们也因此面临诸多问题,比如很难从银行或投资者那里得到帮助。

无论何时,时尚都是一个格外辛苦的行业:人们不会预付款项给你,你必须交付成品,必须要卖得出去。但现在设计师们其实有了更多机会:不用办时装秀,就能让人通过社交媒体了解你。即使是年轻设计师,也能找到地方做小型的系列作品展示。”

”时局动荡时,人们做事情会更专注、更愿意讨论事物的本质。美国大选等各种变化,也会不由自主地反映到服装上。比如,现在做一个完全围绕阿拉伯印花的系列是不切实际的,人们不会想穿它。”

如果选择保持独立性,就不要试图与大集团竞争

“保持独立性并不是我的目标,只是顺其自然发生的事。90 年代末,Alexander McQueen 和 Jil Sander 都被收购,也有不少大集团来联系我们,我当时都拒绝了。”

“那是一个非常怪异的时期,令人感到很不舒服。产品变得越来越重要,(更好卖的)包和鞋变得比衣服更重要。那时我们内部花了不少时间讨论该怎么办——大集团能提供梦不可及的生产能力,你不再需要每季都为了财务风险担心受怕。
不过我还是觉得自己该对手下的人和供应商负责。 Dries Van Noten 不会变成一门大生意,但会是门严肃的生意。没有人会盯着你说:‘这卖得不错。你再做一次。’”

“我也不会试图去跟开云或 LVMH 竞争,那样我一定会失败。模仿他们是不可行的,因为那种模式完全以资本驱动。”





当下的时尚业可以用“Panic Football”这个词来形容

“佛兰德语中有一个词叫‘panic football’,指的是足球队在比分落后时变得慌张、导致球不受控制四处乱飞的情况。拿它来描述当下的时尚业很合适——人们到处乱跑,不知该把球踢向何处。我不喜欢这种情况,这意味着很多决定都不是从设计理念去考虑的,而是‘缩减成本、缩减开支’。”

“我并不反对时尚的数字化,直播、电商之类的。但我想以一种正确的方式去接触它,而不会因为某些产品在顾客的手机或电脑屏幕上看着漂亮就去生产。”

“现在,为了适应屏幕,所有的颜色都必须调亮,如果你要在夹克背后绘制什么主题,最好在前胸也做个小的花纹有所呼应,因为人们看到这张照片才会愿意点击看它的背面!你也不能把花纹做得太小,也不能用太多黑色,因为在屏幕上会看不清。”

“我们浏览网络的方式决定了设计是什么样的,这很可怕。过去,你可以慢慢准备一场时装秀;现在,你讲的故事得有 5 本书那么多。大部分时装秀会换 5 到 6 套视觉,包括多个主题,以引诱人们不断点击。这十分可悲。”

讲一个完整的故事比什么都重要

“做女装时我心中会有特定的女性形象,但每一季都有所区别。这一切从一部电影、一个艺术家、一部艺术品开始,接着我会问一些老掉牙的问题:那个女孩是谁?她单身吗?结婚了吗?是同性恋吗?她有 5 个情人吗?她喜欢度假吗?她会去苏格兰、巴塞罗那、巴黎还是印度?她喝酒吗?喝 Martini、鸡尾酒还是茶?她抽烟吗?喜欢穿高跟还是平跟?还是上街穿高跟、在办公室里穿平跟?

这一切的目的是刺激团队让这个形象丰满起来,而不是‘看,我在 Pinterest 上找着了一张好看的图片’。”



题图、配图来自纽约时报、Vogue、bon magazine

copyright_qdaily